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何毅亭:人类新社会的光辉先驱——纪念巴黎公社150周年

更新时间:2021-03-19 08:59:50
作者: 何毅亭  

   今年是巴黎公社150周年。我们怀着崇敬的心情,纪念这个伟大的“无产阶级的节日”。

  

   1871年3月18日,在法国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空前激化的复杂形势下,法国工人阶级和革命群众举行武装起义,推翻资产阶级统治,随后建立了巴黎公社。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工人阶级政权。

  

   巴黎公社废除了资产阶级国家的官僚机构,创建了工人阶级自己的政府,组织人民群众积极参加国家的管理。

  

   巴黎公社废除了资产阶级的特权制度,对所有公职人员实行全面的普选制和撤换制,取消高薪制。

  

   巴黎公社废除了资产阶级政府的常备军,代之以人民武装国民自卫军,把枪杆子掌握在工人阶级手中。

  

   巴黎公社采取了一系列“带有社会主义倾向”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教育等变革措施,维护工人阶级和劳动大众的利益。

  

   巴黎公社的英雄们在创立和捍卫工人阶级政权的殊死战斗中,表现出非凡的革命首创精神、冲天的革命积极性和奋不顾身的英雄主义,为后世的革命人民所敬仰。

  

   对巴黎公社的工人阶级政权性质,马克思当时就敏锐地作出揭示:“公社的真正秘密就在于:它实质上是工人阶级的政府,是生产者阶级同占有者阶级斗争的产物,是终于发现的、可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的政治形式。”

  

   尽管巴黎公社在人类历史长河中仅仅存在了短暂的72天,但它作为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精彩预演、作为人类社会追求解放和进步的精彩浓缩,其原则是不朽的、其价值是永存的、其精神是永恒的。马克思满怀激情地指出:“工人的巴黎及其公社将永远作为新社会的光辉先驱受人敬仰。它的英烈们已永远铭记在工人阶级的伟大心坎里。”马克思、恩格斯深刻总结巴黎公社正反两方面经验教训,丰富和发展了关于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学说,进一步深化了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理。

  

   弹指一挥间,150年过去了。巴黎公社开启的事业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和更高的阶段上获得广泛开展。人类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150年间,巴黎公社以其发动无产阶级革命和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崭新创举,推动了科学社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在全世界的广泛传播,推动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蓬勃兴起,为人类建立社会主义社会发挥了“光辉先驱”的作用。巴黎公社46年以后,俄国十月革命胜利,创建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打破了资本主义一统天下的世界格局,开辟了人类历史新纪元。列宁指出:为建立工人阶级国家,巴黎公社“走了具有全世界历史意义的第一步,苏维埃政权走了第二步”。在十月革命道路引导下,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东欧和亚洲、拉丁美洲10多个社会主义国家陆续诞生,特别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极大地壮大了世界社会主义力量。尽管20世纪90年代世界社会主义遭遇重大挫折,但巴黎公社及其后继者们的长期实践所证明的人类社会发展总趋势并没有改变也不会改变。

  

   这150年间,巴黎公社以其火热的革命斗争,极大地鼓舞了被压迫民族、被压迫人民的解放斗争和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的民族解放运动,至今仍激励着全世界追求社会公平和人类进步的人民。在巴黎公社和十月革命影响下,许多国家爆发了争取民族独立和民族解放的革命运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一大批获得独立和解放的民族国家建立起来,彻底瓦解了帝国主义的殖民体系,世界各民族平等交往、共同发展展现出光明前景。

  

   这150年间,巴黎公社以其伟大的革命精神,始终激励中国人民为实现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国家富强、人民幸福而持续奋斗。巴黎公社后几十年间,中国发生了辛亥革命、五四运动等推动民族复兴和社会进步的重大事件。特别是建立中国共产党、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进改革开放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这三大历史性事件,是近代以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三大里程碑,也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对巴黎公社事业的最根本继承和发展。

  

   回顾巴黎公社的革命实践及其后150年来世界社会主义跌宕起伏的历史进程,联系科学社会主义百年来在中国的伟大实践和取得的辉煌成就,从中可以获得许多深刻启示。

  

   (一)无产阶级专政是实现无产阶级政治统治的先决条件,必须打碎旧的国家机器,建立和巩固无产阶级的国家机器,充分发挥人民军队无产阶级专政的柱石作用

  

   一切革命的根本问题都是国家政权问题。巴黎公社最伟大的功绩和贡献,就是在打碎旧国家机器的同时,建立起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机器。马克思、恩格斯总结巴黎公社经验认为,无产阶级革命就是要使无产阶级取得政权,上升为统治阶级,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并运用这个专政来巩固革命成果,实现对旧社会的改造,建立起新的社会制度。这是科学社会主义一条基本原则。

  

   人民民主专政,是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在推翻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反动腐朽国家机器之后,创造性地运用马克思主义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建立起来的全新国家制度。毛泽东明确指出:“对人民内部的民主方面和对反动派的专政方面,互相结合起来,就是人民民主专政。”这个国家制度体现在国家政权组织形式上,就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坚持国家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坚持人民主体地位,支持和保证人民通过人民代表大会行使国家权力,集中体现了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特点和优势。习近平总书记高度评价这一制度是中国人民在人类政治制度史上的伟大创造。

  

   马克思在总结巴黎公社经验教训时曾深刻指出:“无产阶级专政的首要条件就是无产阶级的军队”。巴黎公社存在的72天,很大程度上是武装起义、武装斗争、武装自卫的72天,是战斗硝烟弥漫的72天。最使资产阶级政权恐惧丧胆的,正是巴黎工人阶级拥有手握枪杆子的人民武装。而巴黎公社的一个重大错误,恰恰是对敌对势力表现软弱和仁慈,该出手时未出手,给了他们喘息之机。恩格斯当年就指出:“要是巴黎公社不依靠对付资产阶级的武装人民这个权威,它能支持一天以上吗?反过来说,难道我们没有理由责备公社把这个权威用得太少了吗?”

  

   中国革命是走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道路获得全国胜利的。中国共产党始终坚持党指挥枪而不是枪指挥党的建军治军根本原则,确保党指向哪里军队就能打到哪里。毛泽东1949年3月5日在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就说过:“所谓人民共和国就是人民解放军,蒋介石的亡国,就是亡了军队。”实践证明,在党的领导下,革命时期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建设时期枪杆子里面出主权。面对当今极为复杂严峻的国际形势,必须全面推进国防和军队现代化,把人民军队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这样才能有力保障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才能实现祖国完全统一。

  

   (二)无产阶级革命和社会主义事业是千百万群众的事业,必须充分依靠人民群众创造历史的伟大力量,坚持发扬不怕牺牲、敢于斗争的革命精神

  

   巴黎公社革命是对资产阶级政权发起的暴力反抗,展示了工人阶级打碎旧世界、建立新世界的大无畏斗争精神。在被称为“五月流血周”的最后7天,公社成员作出了拼死抵抗,直到最后一批社员在拉雪兹神父墓地的一堵墙边全部壮烈牺牲。巴黎公社革命,充满血与火的殊死搏斗。往大里远里说,《共产党宣言》发表以来马克思主义的产生和发展、社会主义国家的诞生和发展,又何尝不充满着斗争的艰辛,充满着曲折和磨难;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建设、改革事业,也何尝不是在斗争中孕育、在斗争中成长、在斗争中壮大的呢!敢于斗争、善于斗争,是中国共产党的优良品格和政治优势。民族复兴的道路注定是不平坦的。越是接近民族复兴,越不会一帆风顺,越充满风险挑战乃至惊涛骇浪,越要保持警醒、振奋精神,越要勇于和善于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

  

   相信和依靠群众,一切从工人阶级和劳动大众的利益出发,是巴黎公社一个基本特征。公社的领导者肯定和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公社在政治、经济和文化教育方面的每一项决议、法令和措施,几乎都由群众提出并广泛讨论之后才公布实施。马克思称赞说:“这些巴黎人,具有何等的灵活性,何等的历史主动性,何等的自我牺牲精神!”列宁后来在谈到巴黎公社经验时也说:“没有千百万觉悟群众的革命行动,没有群众汹涌澎湃的英勇气概,没有马克思在谈到巴黎工人在公社时期的表现时所说的那种‘翻天覆地’的决心和本领,是不可能消灭专制制度的。”

  

   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归根到底在于始终依靠人民群众这个“铜墙铁壁”。发现人民群众的力量,为人民群众长远利益而奋斗,这是唯物史观的根本,是共产党人的特质。群策之为无不成,群力之举无不胜,是我们党百年历史反复证明的一个真理。上世纪60年代英国元帅蒙哥马利访问中国,在同毛泽东会见后深有感触地说:“毛泽东的哲学非常简单,就是人民起决定作用。”俄共中央委员会主席久加诺夫最近在《真理报》发表《中国共产党成功的最重要秘诀——善于向历史和人民群众学习》的文章也说:“中共在国内保持崇高地位的主要因素在于贴近群众。与此相对应的是‘人民至上’和‘以人民为中心’”。

  

   这里的大逻辑大道理,就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党史学习教育动员大会上的讲话深刻指出的:“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人心向背关系党的生死存亡。赢得人民信任,得到人民支持,党就能够克服任何困难,就能够无往而不胜。”

  

   (三)工人阶级的国家是为人民服务的机关,必须加强政权建设,有步骤发展社会主义民主,监督国家工作人员正确用权,防止社会公仆变成社会主人

  

   工人阶级建立自己的政权之后,如何防止国家和国家机关由社会公仆变为社会主人,是马克思、恩格斯深入思考的一个重大问题。马克思在《法兰西内战》中概述了巴黎公社关于防止社会公仆变为社会主人的若干规定,并作了精辟的评述。20年后的1891年,恩格斯在《〈法兰西内战〉导言》中又对这些规定的深远意义作了进一步阐发,强调指出了其中两项规定:一是取消资产阶级的等级授职制和官吏的一切特权,所有公职人员均由选举产生,受人民群众监督,工作不称职时可以随时撤换。二是对所有公职人员,不论职务高低,都只付给其他工人同样的工资。马克思、恩格斯认为,采取这些措施,可以防止公职人员去追求升官发财,保证人民群众可以监督和防范他们拥有特权,由社会公仆变为社会主人。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长期实践表明,马克思、恩格斯当年关于防止社会公仆变为社会主人的深虑,真是站得高、看得远、想得深,至今仍然是马克思主义执政党需要下大功夫去解决的重大问题。就拿苏联共产党来说,尽管十月革命后列宁将官僚主义视为苏维埃内部最可恶的敌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62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