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何毅亭:人类新社会的光辉先驱——纪念巴黎公社150周年

更新时间:2021-03-19 08:59:50
作者: 何毅亭  
反复告诫全党:如果共产党人成了官僚主义者,那就会毁掉我们的国家和事业。但后来苏共党内还是没能避免官僚主义、特权思想等风气的滋长蔓延,而且还逐渐形成了以领导干部为主的特权阶层和既得利益集团。这种特权及其滋生出的种种腐败现象,严重败坏党风和社会风气,严重削弱党群关系、干群关系,成为苏共丧失政权的重要原因。

  

   特权是一种社会历史现象,推翻阶级统治也并不能自动消灭特权。我国正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既存在封建特权的残余思想,又有资本主义特权的影响,加上我国国家治理体系还存在不健全不完善的地方,这就使得特权思想和特权现象在短期内难以完全消除。因此,反对特权的斗争既具有极端重要性和现实紧迫性,又具有相当复杂性、艰巨性和长期性,必须久久为功、持续治理。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对坚决反对和克服特权思想、特权现象作出全面深刻阐述,明确提出加强党风廉政建设必须反对和克服特权思想、特权现象,反复强调绝不允许任何组织或个人有超越法律的特权,谆谆告诫各级领导干部要敬畏和慎用手中的权力,明令要求采取多方面措施反对特权思想、特权现象。习近平总书记的深刻论述、鲜明态度和务实举措,为反对和克服特权思想、特权现象,防止党内形成利益集团提供了基本遵循。

  

   (四)实现社会主义必须建立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的工人阶级政党,必须坚持党的全面领导和全面建设,使党始终保持先进性和纯洁性,始终保持生机与活力

  

   巴黎公社失败的根本原因,是由于当时历史条件的限制,马克思主义还没有在工人运动中取得统治地位,还没有一个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的工人阶级政党来领导。巴黎公社的领导机构——公社委员会,只是由各种政治派别组成的集合体,其中占优势的布朗基主义者和蒲鲁东主义者,不可能把革命引向胜利。

  

   马克思、恩格斯在总结巴黎公社经验时明确提出:“工人阶级在它反对有产阶级联合权力的斗争中,只有组织成为与有产阶级建立的一切旧政党对立的独立政党,才能作为一个阶级来行动。”他们历来把无产阶级政党的领导,作为实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前提条件,并在指导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形成了马克思主义政党建设的一系列思想。纵观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全部历史,无产阶级革命和社会主义事业历来是同马克思主义政党领导与生俱来紧紧联系在一起的。没有共产党的领导,哪有十月革命的胜利!又哪有苏联社会主义建设的辉煌成就和卫国战争的胜利!20世纪一大批社会主义国家出现,也都是在斗争中形成了比较成熟的马克思主义政党,在党的领导下才取得成功。苏东后来发生剧变,同样都是因为这些国家的共产党出了问题,放弃了对国家的领导、对改革的领导,教训是惨痛的。苏联解体后,前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利加乔夫经过对比中国的情况后尖锐地提出:“为什么我国的所谓改革导致一个世界大国解体,使千百万人民陷入贫困,处于无权地位,把我们俄罗斯抛到了资本主义一边;而中国的经济改革却能把国家引导到建设、进步、改善人民生活的道路上,使中国进入了世界大国的地位呢?”他认为:“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因素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作用。”

  

   中国共产党能够领导中国革命、建设、改革不断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的确关键在于能够与时俱进地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与全面建设,充分发挥党的领导核心作用。中国共产党是最高政治领导力量,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在世界马克思主义政党历史上,没有哪个党像中国共产党这样,任何时候都高度重视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都能够有力有效地实施党的领导,把党的领导作用发挥得如此淋漓尽致。这正是中国共产党治党治国的根本之道。

  

   (五)社会主义是在改革和创新中前进的社会,必须解放思想、与时俱进,不断深化对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认识,不断开辟社会主义发展的新境界

  

   巴黎公社的诞生及其取得的伟大成就,本身就是巴黎工人阶级敢为人先、勇于变革的成果。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社会主义并没有定于一尊、一成不变的套路,只有把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同本国具体实际、历史文化传统、时代要求紧密结合起来,在实践中不断探索总结,才能把蓝图变为美好现实。”这是被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反复证明的真理。当年,列宁没有固守社会主义革命要在几个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同时发生”才能成功的论断,而是从俄国的具体实际和时代特征出发,不失时机地领导布尔什维克党干成了十月革命,并且在夺取政权后根据俄国实际及时调整战时共产主义政策为新经济政策,有效地恢复和发展了工农业生产,使新生的苏维埃政权有了稳定的阶级基础和社会基础。后来,苏联形成和坚持以高度集中统一为特征的经济政治体制,并且把这种模式绝对化、教条化,因此而窒息了社会主义的生机和活力。

  

   中国共产党在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这个基本问题的探索中,曾取得重大成果,也走过弯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随着改革开放的逐步展开和不断深化,我们对社会主义的认识也不断深入和全面。从以阶级斗争为纲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从封闭半封闭到全面对外开放,从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从单一公有制结构到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从按劳分配到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从社会主义物质文明、精神文明“两手抓”到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从提出和平与发展两大主题到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凡此等等无不是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结果,无不是对社会主义再认识不断深化的结果,无不是坚持和发展科学社会主义的结果。

  

   恩格斯早在100多年前就说过:“所谓‘社会主义社会’不是一种一成不变的东西,而应当和任何其他社会制度一样,把它看成是经常变化和改革的社会。”当今时代发展变化的广度和深度远远超出了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当时的预料,愈加需要社会主义在实践上大胆探索、在理论上不断创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在4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开创和发展起来的,也必将在今后的改革开放中不断完善和成熟。

  

   今天,我国已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这是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时代,是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时代,是科学社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在中国进一步大放异彩的时代。我们要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按照党的十九大报告的要求勇于变革、勇于创新,永不僵化、永不停滞,奋力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更大胜利!这是我们对巴黎公社的最好纪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62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