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秦亚青:世界秩序的变革:从霸权到包容性多边主义

更新时间:2021-03-15 22:13:54
作者: 秦亚青  

  

   内容提要:百年大变局最重要的一个变化是美国霸权秩序的结束,美国依然是实力最强的国家,但作为全球霸权国的地位已经不复存在,霸权作为一种世界秩序随之亦告终结。虽然两极成为当下的热门话语,但两极格局形成的基本物质性和制度性条件并不存在,二元对立的撕裂世界更不具合法性基础,也不被中美两个国家所接受,以两极对抗为主轴的世界秩序难以形成。一个多元世界的时代正在开始,多极权力格局、多层制度安排、多维思想理念是其典型特征。多元世界以包容性多边主义作为基本的秩序形态,包括以多边国际制度维护世界和平与发展、通过政策协调达成国际合作、平衡国家利益和全球利益以保护全球公地。

   关键词:世界秩序;霸权秩序;两极格局;多元世界;包容性多边主义

  

   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包含诸多内容,发展中国家的崛起、全球化的迅速发展以及受到的严峻挑战、世界经济的相互依存、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与创新,等等不一。但从总体而言,最重要的一个变化是霸权秩序的终结。从一战之后美国提出世界秩序的思想原则和制度理念至今已经100年时间,美国霸权的结束意味着霸权秩序的结束,但这并不意味着原有霸权国和崛起大国两极对抗格局的形成,而是标志着一个多元时代的开始。对于这样一个多元的复杂世界,适切的秩序形态是包容性多边主义。

   一、霸权秩序的终结

   当前世界秩序的第一个争论焦点,是美国霸权秩序是否依然存在。不少学者认为美国霸权秩序已经结束。阿米塔·阿查亚认为,美国实力的相对下降和美国在国际体系中绝对占优地位不复存在,以美国霸权为基本标志的世界秩序亦告结束。查尔斯·库普乾也提出,美国自由国际秩序与全球化难以吻合,美国现在缺乏管理世界的实力,所以需要采取适当收缩的中间道路。当然,不同观点依然存在。约翰·伊肯伯里在最近发表的论文中,一方面承认美国霸权自由主义作为国际秩序已经陷入危机之中,尤其是特朗普任期对于美国秩序起到了前所未有的破坏作用。但伊肯伯里也认为,自由主义世界秩序并没有终结,关键是需要美国和盟友的团结,共同克服危机,重建自由主义世界秩序。 美国总统拜登曾专门在《外交事务》发文称,美国必须重新领导世界。

   为了厘清美国霸权终结的问题,有必要回顾一下美国霸权的建立和运行的整个过程。

   (一)美国霸权秩序的建立与扩展

   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被称为“美国霸权秩序”或是“自由国际秩序”,它更多地表现为一种制度霸权秩序。美国建立世界秩序的思路在一战结束的时候已经显现出来,时任美国总统伍德罗·威尔逊提出的《十四点方案》反映了美国秩序的基本轮廓,包括思想理念和制度设计。当时,美国国内孤立主义意识和政策仍然占据主导地位,美国也还没有足够的力量和权威使欧洲列强接受美国提出的新的世界秩序。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重新启动了建立以美国理念为核心的世界秩序。从总体设计上来看,罗斯福的国际秩序思想和威尔逊对国联的设计没有实质性区别,以国际制度替代实力均衡、以国际组织替代列强结盟、以自由主义替代权力政治依然是核心内容。但罗斯福强调了大国的国际责任和大国之间的协调,并凭借二战胜利和美国的实力,克服了国内外阻力,实现了美国秩序的落地时刻。

   美苏冷战的爆发使美国的秩序设计失去了完整的世界意义,只能在西方范围内实施。因此,美国的秩序安排并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全球秩序,而是一种半球秩序,只适用于美国影响力可及的地域。美国展开了两个主要方面的重点建设:一是美国的自由主义理念向外传播,借此凝聚了西方盟友,增强了在世界的影响力。二是安全与经济两大领域里国际制度的建设。联合国的成立是制度建设的顶层构架,安理会成为安全领域的最重要制度安排,也是以联合国的核心任务——维护和平——为首要责任。另外就是以布雷顿森林体系为核心的世界经济制度安排,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关税以和贸易总协定。这一阶段是美国霸权秩序的建设和运行期。

   半球霸权秩序直到冷战结束才得以实质性改变。冷战之后近30年的时间是美国霸权秩序的巅峰期。正是在这一时期,随着冷战的结束和苏联的解体,美国霸权秩序扩展到整个世界。在实力基础方面,美国真正成为一家独大的霸权国家,成为一超多强中的一超;在思想理念方面,美国认为苏联的解体意味着美国价值理念已经被世界所接受;国际制度安排方面,美国期望国际体系层面的国际制度发挥主要作用,甚至认为地区性制度安排或是非体系层面的其他制度安排,都不符合霸权秩序的要求并会削弱体系层面的制度能力。也许是因为这些原因,福山看到了历史的终结 ,基欧汉也认为冷战之后20多年的这一时段是自由制度主义全面主导的时期 。

   (二)美国霸权秩序的权力基础

   简单回顾一下美国霸权的历史,可以发现建立和运行霸权秩序需要具有三种权力作为支撑,即物质性权力、制度性权力和合法性权力。物质性权力指可见权力资源,比如经济力量、军事力量、科技力量等,也被称为潜在权力,超强的物质性权力是霸权的物质基础和必要条件。这包含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作为一个国家的物质性权力,必须达到明显超越所有其他国家的程度。冷战后美国综合实力高居世界首位,国民生产总值和军事实力不仅高居世界第一,而且与跟随其后的大国相比,也有明显的距离。二是使用物质性权力的政治意愿。如果一个国家仅仅是在物质性权力方面首屈一指,但却没有使用权力的意愿,它就仍然不具霸权国身份,也难以建立世界霸权体系。比如一战之后的美国,虽然实力已居世界首位,但美国并没有用其建立国际霸权体系的意愿,威尔逊的国际秩序设想只能功亏一篑,无法得以实施。

   第二种权力是制度性权力。制度性权力指建立国际制度以及运作国际制度的能力。通过国际制度框定国际问题、设置国际议程、实施国际行动,都是制度性权力的表现。这是霸权秩序的充分条件。历史上有过两种霸权秩序:一是帝国秩序。作为帝国中心的国家,可以使用自己的实力和法律实施统治和治理,罗马治下和平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帝国的权力就是国际秩序的保障,帝国的法律就是国际秩序的法律。二是以霸权国为主导的国际秩序。霸权国主导的国际秩序虽然以霸权国家的实力为基础、以霸权国的制度原则为依据,但与帝国霸权不同的是,霸权国不可能凌驾于一切之上,需要有一种普遍适用的制度作为霸权秩序的支撑和运行机制。所谓“英国治下和平”,实际上是一种结合帝国霸权和霸权国主导的形态:一方面,日不落帝国有着广袤的殖民地;另一方面,英国又要与诸多现代国家共存共处,需要一种能够适用于处理这些所谓文明国家间关系的规则和规范体系。到了美国霸权时期,前一种帝国霸权形态已经不复存在,所以美国需要以其实力建立普遍适用的国际制度来保全霸权秩序的运行。从这个意义上讲,美国霸权从一开始就以国际制度为重点,因此可以说是一种制度性霸权。霸权国需要具备的重要权力是制度性权力。

   第三种权力是合法性权力。合法性权力指霸权国使国际社会足够普遍地接受霸权秩序的能力。合法性是霸权秩序的允容性条件。现代国际体系是以国家为主导行为体的国际体系,同时也是一个具有规则和规范的国际社会。单纯的物质性权力是不可能支撑一个霸权秩序的,强制性治理也不会得以顺利运行。任何国际秩序都需要有合法性,亦即有着国际社会的足够支持。回观美国霸权秩序,在整个冷战时期,其合法性都是不充分的,都是在半球范围之中。所以,当时美国霸权秩序是一种不完备霸权秩序,更多的是在西方世界中具有合法性,而在苏联管控的地域,无论是美国的实力还是美国设计的国际制度,都不具合法性基础。冷战结束之后,美国霸权秩序才实现了比较普遍的世界性覆盖,合法性权力也从局部延伸到全球。因此,真正的美国世界霸权是从1989年冷战结束到2008年金融危机这20年的时段。虽然伊肯伯里认为美国自由主义霸权从二战结束之后就已经开始 ,但所谓的美国“单极时刻”(unipolar moment),亦即一般意义上的美国世界霸权阶段,是从冷战结束之后才在世界范围内得以扩展的。

   综上所述,霸权秩序是需要权力作为支撑的,但是对权力的诠释决不能仅仅限于可见实力,而是物质性权力、制度性权力和合法性权力的三位一体,三种权力分别构成了霸权秩序的必要、充分和允容性条件。一个具有超强实力的霸权国家是必要条件,一个由霸权国家主导建立和运行的国际制度是充分条件,一个普遍接受霸权国理念和制度的国际社会是允容性条件。没有其中任何一个,霸权秩序都不可能得以建立和运行。

   (三)美国霸权秩序的巅峰与终结

   美国霸权的衰退是一个不断重复的话题。进入20世纪70年代,美国实力地位的下降就成为一个重要议题。美国在越南的失败、美元与黄金的脱钩,使人们联想到美国实力滑落和国际制度的崩溃。但从实际情况来看,美国的实力下降并没有渲染的那么严重。经历了里根政府与苏联的加剧竞争时期,美国综合国力反而有着相对加强的趋势。所以,作为霸权秩序必要条件的实力基础在80年代并没有受到根本的侵蚀。另外,制度霸权的各种条件也没有消失。虽然这些国际制度并没有在全球范围内得以实施,但在西方世界似乎发挥了重要作用,西方国家之间除了军事结盟关系之外的其他合作也在深化。进而,制度效应不仅在西方国家之间显现效应,在发展中世界也产生了重要的影响。玛莎·芬尼莫尔讨论过国际组织怎样教授去殖民化后的新兴发展中国家,使它们学会认识自己的身份意识和利益诉求。虽然芬尼莫尔的研究带有明显的居高临下的不平等色彩,但也说明霸权制度的传播效能。与之并行的是霸权秩序在国际社会的合法性也在苏联出现各种问题的时候,不断向更大的范围延伸。因此,霸权秩序的三个重要条件都没有消失。可以说,从20世纪70年代到冷战结束,美国霸权秩序不但没有终结,而且向更大范围拓展。

   冷战结束时,这种扩展得到全球化的助力,并在1989年至2008年期间达到顶峰。虽然美国的物质性权力比二战刚刚结束的时候有所下降,但制度性权力和合法性权力却都呈现上升的态势。2001年的“9·11”事件原本是一个恐怖主义袭击美国本土的事件,但很快被确定为威胁整个世界的恐怖主义行为,并且,因为“9·11”事件,恐怖主义被列为对人类安全的重大威胁,几乎整个世界都对受到恐怖主义袭击的美国表示了同情和支持。2008年的金融危机是始发于美国次贷危机的经济问题,但很快便席卷世界。在美国的倡议之下,成立了二十国集团,主要的任务就是应对金融危机,并且要求各主要经济体为之做出贡献。这两个例子说明美国的制度性权力和合法性权力,也说明美国霸权秩序的运行状况和实际效能。

   2008年的世界性金融危机是美国霸权秩序的巅峰,同时也标志着美国霸权的真正衰退,或者说,这一年是美国霸权秩序退位的起始。此后,美国霸权秩序的几个重要条件都开始消解。2019年的新冠疫情作为一个重要的时间点,标志着美国霸权秩序的结束时刻。

首先,霸权秩序的实力基础受到严重挑战。冷战之后,一超多强的格局突出了一超的实力地位。但这种超强地位一路下降,美国和其他重要行为体的差距已经大大缩小,相对于中国和欧盟尤为明显。同时,美国的制度性权力也在减弱。2008年的金融危机可能是美国动员世界主要国家进行合作的最后一次显示,二十国集团的发起和建立过程中也表现了美国制度性权力的效应,其后再也没有出现过类似的现象。尤其是特朗普政府对国际制度的肆意破坏,使得美国制度性权力骤然下滑,也使世界看到一个美国总统就可以全面破坏国际制度,致使原来已经下降的信心更加消退。进而,霸权秩序的合法性也受到严重挑战。无论是霸权稳定论还是“美利坚治下和平”,都不足以使世界心甘情愿地接受一种霸权秩序。中国在宣示政策中从来不承认霸权秩序的合法性,(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58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