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盛邦和:关于“亚洲认识”综合研究的回顾 ——《亚洲认识:中国与日本近现代思想史学研究》绪言

更新时间:2021-03-13 13:59:46
作者: 盛邦和 (进入专栏)  
三、研究孙中山“大亚洲主义”与日本“大亚细亚主义”的区别与紧张,“讨论超越民族-国家和国际关系的范畴理解亚洲问题的必要性”。四、以历史的亚洲、东洋及其“特殊遗产”如“朝贡体系”及早期现代性为中心,质疑现代海洋中心论、欧洲中心论,重现“亚洲”的真实存在。

   汪晖认为“在孟德斯鸠、亚当·斯密、黑格尔、马克思等欧洲作者的著作中”,构成“欧洲的亚洲概念”。其基本特征表现为:一、与欧洲近代国家或君主国家形成对照的多民族帝国;二、与欧洲近代法律和政治体制构成对立的“政治专制主义”;三、与欧洲的城邦和贸易生活完全不同的游牧和农耕的生产方式,等等。

   “亚洲”概念的提出始终与“现代”问题或资本主义问题密切相关,而这一“现代”问题的核心是民族国家与资本主义市场的关系。这一概念中的民族主义和超民族主义的张力是与资本主义市场对于国家和跨国关系的双重依赖密切相关的。由于讨论围绕着民族国家和资本主义市场等问题展开,从而亚洲社会的丰富的历史关系、制度形式、风俗习惯、文化构成都被组织在有关“现代性”的叙述之中。

   汪晖强调存在一种与欧洲“世界史”理念相关的“现代性叙述”。一切与“现代性”叙述缺乏联系的亚洲价值、制度和礼仪的“被压抑到边缘的部分”。真正的“亚洲”思考者,要在“挑战欧洲中心主义的历史叙述的同时,重新发掘那些被压抑的历史遗产——价值、制度、礼仪和经济关系”,对欧洲“世界史”作重新的思考。

   一个是“西方中心论”,一个是“殖民力量、干涉力量和支配力量”,真正的“亚洲”思考者,要反对这两个东西。“对亚洲文化潜力的挖掘是对西方中心主义的批判,亚洲概念的重构也是对于分割亚洲的殖民力量、干涉力量和支配力量的抗拒”。“亚洲”思考中一切消极部分“来自殖民主义、冷战时代和全球秩序中的共同的从属地位”。“亚洲”思考的一切积极意义,“来自亚洲社会的民族自决运动、社会主义运动和解殖民运动”。

   日本学者子安宣邦撰有《东亚论:日本现代思想批判》[19]。书后对本书的介绍云:《东亚论:日本现代思想批判》“对于日本现代知识制度和话语体系的所谓不证自明的合理性进行了猛烈的颠覆,并展开了对于‘东亚’这一个既缀满历史痕迹又有现实迫切性的话题的重新讨论”。作者写作此书,存着一个希望,即借这些问题的辨析,“对日本现代文化中浓重的国家主义和殖民时代话语的毫无反省的普遍滥用等所谓日本的‘现代性’进行全面的清理,以确立新的价值和观念”。本书强烈的批判意识,让人们见证日本学界的客观公正,“对于中日两国知识界的对话平台的真正建立预设了一些良好的要素”。书中讨论以下一些与“亚洲认识”有关的问题:“世界史”与亚洲、日本;黑格尔“东洋”概念的紧箍咒;昭和日本与“东亚”概念;关于东洋性社会的认识;巨大的他者——近代日本的中国像;“东亚”概念与儒学;日本的近代与近代化论。

   在子安宣邦看来现存东方学都是西方人的东方学,而其发难者为黑格尔。“在黑格尔那里,‘东洋’的构成,处在作为西洋原理的世界史之‘外’,在时间、空间上都是与西洋异质的社会。构成‘东洋’的乃是‘我们西洋’的原理。”[20]

   他认为日本人受到西方东方学的影响,一个代表就是竹越与三郎。他读竹越与三郎的《二千五百年史》,感觉到作者的目光专注于地中海的海洋文明,“他要描述的是在终极上日本国民文化的成立乃海洋文明的胜利。”他要说明的是,“近代欧洲文明和其亚洲代表的日本对旧文明中国的胜利。”[21]。

   宣邦説:佐久间象山《省侃录》言:“东洋道德,西洋艺术,粗略无遗,表里兼备,以此润泽民物,报其国恩。”当是最早将“东洋”对置于“西洋”的例子。宣邦认为,提出“亚洲为一”的冈仓天心最早确立起包括印度、中国的文明论概念“东洋”,“这种地域概念本质上是与帝国日本的视野分不开的地域政治概念。”[22]

   吉野耕作撰有《文化民族主义的社会学——现代日本自我认同意识的走向》,商务印书馆2004年出版。吉野耕作是日本著名的社会学家。本书以求实主义及民族主义的历史观,对十九世纪末叶日本出现的以“国粹”论、“日本人论”为特点的思潮进行分析与批判。认为这样的思潮体现日本“近代化成功”后,文化民族主义的抬头。作者认为,文化民族主义在一定条件下的涌现,既是现实的也是历史的,归属极其重要的社会学范畴,应予深入的讨论。

   野村浩一撰有《近代日本的中国认识:走向亚洲的航踪》[23]。书中涉及以下的论题:日英同盟和大隈的东西文明融合论;近代日本的中国认识——“大陆问题”的构想;对中国民族主义的洞察―——北一辉的眼睛;国权主义空想家――以内田良平为中心;支那学者内藤湖南世界里的“中国”;开放性的中国认识——吉野作造;大正知识分子周围的“中国”;社会主义者与中国革命运动;走向亚洲的航踪——宫崎滔天的思想和行动;对近代文明的控诉;情念的亢进——亚细亚主义与翻译社会主义;尾崎秀实与中国;日中全面战争的爆发——亚细亚与日本的构想;问题的所在——橘朴与中国;亚细亚主义的彷徨与寿终,等。

   此外,论及“亚洲认识”的研究成果还有和田守、王美平:《近代日本的亚洲认识——连带论与盟主论》,《日本研究论集》2007年第10 期。许岩:《福泽谕吉研究的新挑战——安川寿之辅及其新著<福泽谕吉的亚洲认识>》,《日本研究论集》2004年第9期。徐冰:《亚洲视野中的日本》(上册:《日本人的自我认识》;下册:《中国人认识的日本》)吉林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孙江:《近代中国的“亚洲主义”话语》,《近代中国与世界——第二届近代中国与世界学术讨论会论文集(第一卷)》(2000年9月),等。

  

  

   注释:

   [1]盛邦和:《19世纪与20世纪之交的日本亚洲主义》,《历史研究》,2000年第3期。

   [2]戚其章:《日本大亚细亚主义探析——兼与盛邦和先生商榷》《历史研究》2004年第3期。

   [3]盛邦和:《日本亚洲主义与右翼思潮源流——兼对戚其章先生的回应》,《历史研究》,2005年第3期。

   [4]杨栋梁、王美平:《日本“早期亚洲主义”思潮辨析——兼与盛邦和、戚其章先生商榷》,《日本学刊》2009年第3期。

   [5]葛兆光:《想象的和实际的:谁认同“亚洲”——关于晚清至民初日本与中国的“亚洲主义”言说》,《台大历史学报》第30期,台湾大學2002年。

   [6]葛兆光:《重评九十年代日本中国学的新观念——读沟口雄三〈作为方法的中国〉》,《二十一世纪》,香港中文大学,2002年12月。

   [7]葛兆光:《从历史看中国、亚洲、认同以及疆域——关于《宅兹中国》的一次谈话》,载《东方早报·上海书评》2011.2.27。

   [8] 王屏:《日本亚洲认识的新起点》,《中国新闻周刊》2008年第1期。

   [9]孙歌:《竹内好的悖论》,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

   [10]竹内好(Takeuchi Yoshimi,1908年―1977年),日本文学评论家,中国文学研究家。毕业于东京大学中国文学科,后专门从事著述工作。著有《竹内好全集》17卷、《鲁迅》、《中国的近代与日本的近代》、《现代中国论》、《中国革命的思想》、《新编鲁迅杂记》、《作为方法的亚细亚》。竹内好有《作为方法的亚洲》,收《竹内好全集》第五卷,是1960年1月25日在国际基督教大学“思想史方法论讲座”上所作讲演《作为对象的亚洲与作为方法的亚洲》的记录,最初收武田清子编《思想史的方法与对象--日本与西欧》。竹内好1967—1973年编写《为了理解中国》,论说亚洲,特别是中国的革命使得“近代超克”成为可能。亚洲本应抛弃”学习西方“的陈旧理念,回过头来”学习中国”。正是中国,开辟了超越欧洲“现代化”的真正道路,这条道路远比西欧道路好得多。

   [11]“近代的超克”源自“近代杂志的超克”座谈会。这个座谈会是日本《文学界》杂志社1942年举办的一个跨学科座谈会,一共开了两天。《文学界》1942年10月号以“近代的超克”为题,发表座谈会纪要。此后《近代的超克》(创元社1943年版)一书出版。讨论的主题有:“我们的近代”、“文明开化的本质”、“美国主义与现代主义”等。

   [12]笔者认为,就像“新教伦理”问题是一个“韦伯问题”,“现代超克”问题,就是一个“竹内好问题”。《竹内好的悖论》一书的贡献在于提出与规定了这个“竹内好问题”。

   [13]孙歌:《竹内好的悖论》,第266页。

   [14]孙歌:《竹内好的悖论》,第113页。

   [15]孙歌:《我们为什么要谈东亚:状况中的政治与历史》,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1年版。

   [16]孫歌:《亚洲意味着什么:文化间的“日本”》,台北:巨流出版公司2001年版。

   [17]孙歌、唐小兵:《孙歌、唐小兵:东亚论述与东亚意识》。

   [18]孙歌、唐小兵:《孙歌、唐小兵:东亚论述与东亚意识》。

   [19]子安宣邦:《东亚论:日本现代思想批判》,吉林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

   [20]子安宣邦:《东亚论:日本现代思想批判》,吉林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30页。

   [21]子安宣邦:《东亚论:日本现代思想批判》,第38页

   [22]子安宣邦:《东亚论:日本现代思想批判》,第59页。

   [23]野村浩一:《近代日本的中国认识:走向亚洲的航踪》,中央编译出版社1999年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56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