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白利友:中国政治学知识生产刍议

更新时间:2021-03-12 15:39:56
作者: 白利友  

   【摘  要】知识生产是人类社会的永恒主题。政治学知识生产的本质,就是要从纷繁复杂的政治实践中提炼并创造知识,不断构建、完善和丰富人类的政治学知识体系,进而间接或直接推动中国政治学自身的发展乃至政治发展。中国政治学同样面临着知识生产问题。从目前中国政治学的知识生产来看,我们需厘清政治学知识生产中的知识创造、知识创新、知识共识、知识传播和知识互鉴五个方面的议题。在政治学知识生产中,着眼于增强知识阐释力,着力提升知识贡献力,正视政治学知识生产中概念、理论及方法上存在的问题,进而超越国际化与本土化论争来推动中国政治学知识生产的科学化。

   【关键词】政治学;知识生产;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概念供给

  

   白利友,云南大学民族政治研究院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民族政治、政党认同、边疆治理。

  

   知识生产是人类社会的永恒主题。政治学知识生产的本质,就是要自觉从纷繁复杂的政治实践中提炼并创造新知识,从而构建、完善和丰富人类社会的政治学知识体系,进而推动政治学知识的不断增长。政治学知识生产具有鲜明的实践特性和时代特征,每一个时代鲜活的政治实践都为政治学知识生产提供了丰厚土壤。政治学知识生产反过来又会极大地丰富充实政治学知识体系,甚至还会直接或间接影响人类社会的政治发展。中国政治自身的实践和运行逻辑,在根本上决定着中国政治学知识生产的议程议题设置和学术话语创制。中国政治学所经历的创建、恢复、重建和发展的学科发展历程,则在很大上影响了中国政治学知识生产的路径和范式。当今中国的政治学研究,正在经历着不同以往的范式转换,越来越多的研究者意识到:一味用西方或一些既有的政治学知识和理论,已无助于理解或阐释当今中国乃至世界的政治实践。正因如此,越来越多的政治学者纷纷呼吁“原创性本土知识生产是当务之急”,并倡导“努力通过知识生产和思想创新,为中国强起来提供政治学上的有力支持”。本文的研究,旨在从学习和研究探索的角度,对中国政治学的知识生产作粗浅和尝试性的探讨。

   一、中国政治学知识生产的基本议题

   知识生产是建构和丰富完善人类知识体系的活动,正是知识生产不断推动人类社会的知识体系从无到有并从碎片化迈向体系化。综观政治学的学术和学科发展史不难看出,政治学知识生产大都面临着知识创造、知识创新、知识共识、知识传播、知识互鉴五个方面的基本问题。中国政治学同样也面临着上述五个问题,而中国政治、中国政治学发展和中国政治学研究三大因素也都在不同程度上影响着中国政治学的知识生产。

  

   1.政治学知识创造。政治学知识从无到有的生产离不开知识创造。政治学的知识创造,就是要通过在政治学研究中拓展和深化政治学研究的未知领域,创造新概念、提炼新理论来形成原创性的政治学知识,从而增进中国政治学的现有知识存量,扩大政治学知识的影响力。在政治学知识创造中,概念无疑是不可或缺的工具和载体。“概念是承载人类知识大厦的基石”,概念的创造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政治学知识的话语权,而这种话语权则又是由“定义权”所决定的,定义权决定知识生产的领导地位。我们必须看到,在现有中国政治学知识体系中,有不少概念多源于欧美国家的知识。不可否认,在中国政治学恢复重建的很长一段时期,这种移植的确在推动中国政治学发展方面发挥了重要的借鉴推动作用,但也要看到:盲目照搬西方概念显然已无法阐释当今中国的政治实践,而对一些概念的简单移植或生搬硬套,不但会削弱中国政治学的知识话语权和阐释力,也难免会陷入简单用西方政治学知识概念和政治价值框定中国政治实践的误区,甚至还会陷入西方的政治话语陷阱。相反,中国政治学的知识生产理应立足中国实际创造知识和理论。政治学知识的阐释力和生命力,主要就源自有影响力的政治学知识创造。然而与欧美等西方国家一些具有世界性影响的政治学经典理论知识相比,中国政治学在原创性理论上仍有待加强。特别是在一些重要的政治学知识领域,我们仍缺乏有国际影响力的原创性理论和创新性概念。

  

   2.政治学知识创新。如果说知识创造是从无到有的知识生产,那么知识创新则是知识生产的推陈出新。前者讲求知识生产的创造力,后者则强调知识生产的创新性,二者相互关联缺一不可。政治学的知识创新是政治发展和知识创造基础上的学术创新,从知识创新的贡献来说,政治学的创新有助于开拓新领域、探寻新规律、创立新学说、建构新理论,从而为政治学的长足发展寻找新的知识增长点。理论是知识的结晶,理论创新是知识创新的重要形式和标尺,而真正决定知识创新贡献的是学术创新能力。从目前中国政治学的发展来看,知识创新仍有两大问题不容忽视。其一,是在借鉴吸收西方特别是欧美国家政治学知识基础上的自主和自觉创新意识。如有学者就指出,中国学者“只要不搞教条主义、不崇洋媚外,面向现实去进行扎扎实实的研究,就一定能够进行有效的学术创新”。其二,是“尚未建立中国现代政治科学的方法论体系”,亟待创新研究方法,补齐制约中国政治学知识创新的方法论短板。

  

   3.政治学知识共识。不论是知识创造还是知识创新,最终还需形成并凝聚知识共识。人类社会的政治实践千差万别,政治生活时移世易,各个国家政治发展面临的形势任务也各不相同。政治学的知识生产只有从纷繁复杂的政治现象中得出一般性、规律性且富有阐释力的认知,方能形成最大限度的知识共识。中国政治是全球政治的重要组成部分,有其自身的运行逻辑和特点规律,中国政治学的知识生产也同样面临着自身特有的历史任务和政治实际。因而在形成政治学的知识共识上,一方面是政治学知识生产需在阐释好中国特色、中国道路、中国经验等问题上处理好特殊与一般的关系,另一方面是中国政治学的知识生产应主动支撑中国的哲学社会科学知识体系,自觉融入人类社会的政治学知识体系,主动回应中国政治发展进程中的历史和时代命题,在诸多备受关注和重要重大的研究议题上形成基本的政治学知识共识。政治学知识生产中取得的知识共识越多,知识创造本身所蕴含的价值和推动政治发展的可能性就越大。

  

   4.政治学知识传播。政治学知识既要生产,又要传播,因而还需解决好知识传播问题,即政治学知识不仅要“说得出”,更要“传得开”。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就曾指出,“在解读中国实践、构建中国理论上,我们应该最有发言权,但实际上我国哲学社会科学在国际上的声音还比较小,还处于有理说不出、说了传不开的境地”。这种尴尬的状况,在当今中国的政治学知识生产中亟待改变。从目前政治学知识传播的制约因素来看,主要是概念解释力和理论影响力明显不足,以至于缺乏应有的知识共识或传播力有限。特别是在政治学知识的对外传播中,我们仍面临着自说自话或语焉不详的窘境。而在学术研究中,在话语、概念和理论上囫囵吞枣,盲目地言必称西方也无异于自觉不自觉地削弱了知识传播的主动权和主导权。

  

   5.政治学知识互鉴。知识互鉴是推动知识生产的重要力量,但知识生产中却也最容易忽略知识互鉴。中国政治学的知识生产,至少需重视三个维度的知识互鉴。就国际维度来看,对政治学知识做泾渭分明甚至意识形态化的中西分野其实并不利于政治学知识生产。政治学的知识生产既要致力于构建政治学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也要注重吸收借鉴国外政治学的有益知识。就学科维度而言,政治学的知识生产应注重同法学、社会学、历史学、民族学等相邻或相关学科的知识互鉴,并从中汲取知识滋养。一些新兴交叉学科的成功创立,其实也正是得益于这种启迪和互鉴。就历史维度来说,政治学的知识创造还应当去挖掘历史并“以史为鉴”,从历史中去汲取智慧,去“透过历史现象寻找形成历史现象背后的原因,对历史现象进行理论解释,通过政治学概念将碎片化的历史现象加以关联,发现历史现象中蕴藏的规律与特点”。事实上,只有兼顾了国际、科际和历史三重维度的政治学知识生产,才能有历史纵深感和国际视野,才能在知识互鉴中取长补短推动政治学知识生产。

   二、中国政治学知识生产的着眼点和着力点

   政治学知识的生产是一个持续不断的知识生产过程,找准着眼点和着力点是开展有效知识生产的前提。结合上述五个基本议题和中国政治学知识生产的实际,如下几个着眼点和着力点或需引起重视。

  

   一是要着眼于增强中国政治学的知识阐释力。知识阐释力决定知识的生命力和传播力。政治学说史和政治思想史中的不少重要概念和经典理论,即便时至今日却仍颇具阐释力。阐释力不足也是导致中国政治学知识生产中“有理说不出,说了传不开”的一大因素。在中国政治学知识生产中,有两种现象或倾向值得我们注意。一种是将所谓的西方政治学知识理论奉为圭臬,不遗余力将其简单“拿来”教条阐释中国政治,如套用西方的治理理论来阐释当今中国的国家治理。另一种则是用本土色彩浓重的政治学知识本位主义地去理解认识国际政治,这种经验式的观察与比对,实际上陷入了先入为主以偏概全的理论预设,结果自然难免就会出现认知偏差。这两种现象,很大程度上都是政治学知识生产中阐释力不足的表现,究其根源主要就在于在政治学知识生产中割裂了理论与实际的联系,忽略了经验与事实的融通。因此,中国政治学的知识生产如何兼顾审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的中国与世界,既讲好中国故事,又准确理解外部世界就显得至关重要。

  

   二是要着力于提升中国政治学的知识贡献力。知识贡献力决定知识生产的价值。政治学知识生产的主要依托是政治学学术研究,政治学研究的智力成果能否融汇进人类社会的政治知识体系,在很大程度上就取决于政治学知识本身的贡献力。政治学知识生产的贡献力主要体现在概念的供给、理论的构建、学说的创立以及学术思想的传播等方面所产生的实际贡献,以及在政治发展中对善政良治的助益和推动。中国政治学的知识生产宜着眼于提升知识生产的贡献力。在政治学研究的国际化层面,中国政治学的知识生产本身就是世界政治知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政治学知识生产不仅只是学术的交流和对话,更是对政治学知识体系的丰富和完善。在当今中国的哲学社会科学领域,政治学知识生产对繁荣哲学社会科学扮演着重要角色,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三大体系”同样需要政治学知识生产做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在政治学知识生产的知识阐释力和知识贡献力两大着眼点中,阐释力是前提和基础,贡献力是衡量有效知识生产的标尺,二者兼顾有助于推动卓有成效的知识生产。而要增强知识阐释力和提升知识贡献力,还需着力解决好如下三个问题。

  

一是注重政治学知识生产中的知识观照。与其他社会科学相比,政治学的观照性极强,更需注重知识自身的时代观照、现实观照和历史观照。时代孕育知识,时代也呼唤知识,这就决定了知识生产需观照时代发展,回应时代需要,引领时代发展。不同时代的政治生活,都各有鲜明的时代特征,政治学的知识生产在不同的时代面临着不同的时代环境和时代主题,时代的大变革往往会给政治学的知识生产提供更多的经验素材。政治学还是一门紧密结合人类社会政治实践的学问。任何一个时代的政治学知识生产,都要立足当下并观照现实,正所谓站在当下,观照中国乃至世界的政治实践,做好当下的研究。诚然,观照现实不意味着淡化历史。相反,政治学的知识生产应充分观照历史,从历史中汲取经验智慧,在历史中检验和校验知识。政治学的知识生产观照历史,就是要打通历史与现实的知识逻辑,从世界和中国的深邃历史中汲取知识滋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54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