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程广云:行为逻辑论纲

更新时间:2021-03-12 11:01:13
作者: 程广云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行为理论是许多学科的基础,如博弈论等应用于许多学科中。政治哲学同样需要一种行为理论作为基础。我们所提出的作为政治哲学的动名词体系,不仅与作为政治社会的行为集合体相对应,而且在这种研究方式中,力图排除心理学的研究方法,从而以逻辑学的研究方法来贯穿始终。这种研究方法就意味着,当我们研究任一行为时,不需要分析行为所蕴含的如意愿、动机等任何心理倾向,只需要揭示行为和行为之间的因果关系,并对它们的意义及价值作出判定,这是我们政治哲学研究的方法论原则。

   关键词:行为集合体  动名词体系  行为规范  制度安排

  

   一、政治社会:一个行为集合体

   作为自然哲学家的前苏格拉底时期的哲学家们主要是把世界当作一个事物的集合体,寻找这个事物集合体的始基和本原。在考察一个个事物的同时,他们注意到了事物之间的相互联系,注意到了事物所构成的系统。某些哲学家(如德谟克里特、亚里士多德等)有初步的系统论思想。“系统”这一个词来自德谟克里特,亚里士多德断言“整体大于它的各部分的总和”、“脱离了身体的手,只是名义上的手”,这里就包含了系统论的思想。这一思想在中国哲学、印度哲学中更加显著。按照这一思想,我们不能“只见树木,不见森林”,而要“既见树木,又见森林”,就是既见一个个事物,又见事物之间的联系以及事物所构成的系统。

   恩格斯指出,黑格尔对世界的理解由“事物的集合体”转变为“过程的集合体”。当然,黑格尔用概念的辩证法取代了事物的辩证法(“用头立地”),被马克思重新颠倒过来了(“用脚立地”)。[1]按照这一思想,事物之间的相互联系和相互作用推动事物的运动、变化和发展。任何一个事物,都处在一个从产生到灭亡的过程当中。在这一意义上,这个世界就不仅是一个事物的集合体,更是一个过程的集合体。所谓“过程”就是对一个有开端、有终点的事物运动、变化和发展的描述。任何事物都是一个过程,这意味着任何事物都是有始有终的、暂时的,没有一个事物是无始无终的、永恒的,但作为事物集合体和过程集合体的世界本身却是无始无终的、永恒的。这是一个矛盾,这个矛盾可以理解为现象和本体、经验和理性之间的矛盾。我们所感知和经验的只是一个在时间和空间上有限的领域,无限的世界本身是我们所无法感知和经验的,只能在理性思维中把握。当然,黑格尔否定“坏的无限”,肯定“真的无限”。黑格尔认为,无限不在有限之外,而在有限之内。有限的连续叠加并不构成无限,有限中就包含了无限,就转化为无限。[2]

   无论将世界理解为一个事物集合体,还是将世界理解为一个过程集合体,这个世界都是自然世界,当然也包含了政治社会,但这种理解范式却没有突出政治社会不同于自然世界的根本特点。

   维特根斯坦把世界理解为一个事实集合体。[3]这就是说,这个世界不是由房屋、人、桌子、椅子、电脑等等事物构成,而是由诸如此类一些事实构成:例如在一个房屋里,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操作着放在桌子上的电脑。一个事实对应着一个逻辑命题,事实包含了原子事实和分子事实,命题包含了原子命题和分子命题,一个原子事实对应着一个原子命题,一个分子事实对应着一个分子命题。维特根斯坦将世界理解为一个事实集合体,为对世界进行逻辑分析奠定了基础。在某种意义上,事实是事物的连接,这种连接既可以是物与物的连接,也可以是人与物的连接,更可以是人与人的连接。但是,当任何一个事实被观测、被描述时,它就被赋予了一个参考系——观测系或描述系,这个观测系或描述系既有人,也有物,是二者的连接。

   当我们对政治社会进行研究时,我们应该知道,组成政治社会的单元既不是一个个孤立和静止的事物,也不是这些事物之间的相互联系和相互作用所构成的一个个系统,也不是事物之间的运动、变化和发展所构成的一个个过程。将构成政治社会的基本单位理解为一个个事实,同样没有彰显政治社会不同于自然世界的根本特征。

   政治社会是由人构成的,按照亚里士多德的说法,人是政治动物。[4]他们的个人行为,尤其涉及两个人以上的N(N≥2)个人之间的行为,如劳动、交往等,绝大多数不同于动物的本能活动,已经具有某些政治性和社会性。政治社会是一个行为集合体,行为的规范化和制度化就构成了政治社会。

   行为的主体一定是人,是有意识和有目的的人,行为的客体(对象)可以是物,可以是人。因此,我们可以将行为区分为两种基本类型:一是涉物行为,一是涉人行为。无论何种行为均有一定意义指向。涉物行为如劳动,它是人和物之间物质、能量、信息的变换过程;涉人行为如交往,它是人和人之间物质、能量、信息的变换过程。前者形成主客体关系,后者形成主体间关系。政治行为主要不是涉物行为,而是涉人行为,具有主体间性。在实际生活中,涉物行为和涉人行为并不是截然分离的,它们经常是相互关联的,表面上是单纯涉物行为,实质上仍然是涉人行为。比如,当一个人进行生产劳动时,他使用的生产工具涉及制造生产工具的其他劳动者,他的劳动成果一旦进入商品交换过程就涉及人与人的交往,也涉及产品的分配和占有关系,最终涉及其他消费者。因此,只有当我们独立考察单一行为时,才能划分涉物、涉人两种行为。

   行为可以区分为原子行为和分子行为,原子行为是行为的基本单元,是最小的、不可再分的行为。分子行为由两个或两个以上原子行为复合而成。

   若主体用S(subject)表示,客体用O(object)表示,中介用M(medium)表示,人用p(person)表示,物用t(thing)表示,则我们可以得出六种原子行为模型:

   原子行为Ⅰ:S-Ot

   原子行为Ⅱ:S-Op

   原子行为Ⅲ:S-Mt-Ot

   原子行为Ⅳ:S-Mp-Ot

   原子行为Ⅴ:S-Mt-Op

   原子行为Ⅵ:S-Mp-Op

   原子行为Ⅰ的特点是:主体是人,客体是物,无中介。主体以自身身体和身体器官直接作用于物,这是人的一种自然行为。但是,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这种自然不是自在自然,而是人化自然。无论作为主体的人,还是作为客体的物,都不是纯粹的自然人和纯粹的自然物,人是社会人,而物则被人对象化了。但是,无中介的行为还是比有中介的行为更简单,人与物的直接作用比人与物的间接作用更趋向一种自然行为。这种行为不仅在历史上是最原始的行为,而且在逻辑上是最基本的行为,是我们分析一切行为的起点。因为在人与物的直接行为模型中不直接包含人与人的相互关系,所以不直接构成人与人的人际规范,而只构成人与物的技术规范。这种技术规范是最简单的动作规范,比人利用工具作用物的操作规范更简单。比如仰望星空,就是这样一种行为。

   原子行为Ⅱ的特点是:主体和客体都是人,无中介。人与人之间身体和身体器官直接相互接触都是这种行为,这同样是人的一种自然行为,类似原子行为Ⅰ。所谓自然同样是比较而言的,无论作为主体的人,还是作为客体的人,都是社会人。同时,在这种行为模型中,主体和客体的位置可以互换。这种行为除了动作性的技术规范之外,同时涉及人际规范。当主客体的位置互换时,人际规范也就发生变化。比如男女性爱,从传统社会男女之间主客体的不平等行为到现代社会男女互为主体的平等行为,两性行为规范已经发生根本变化。

   原子行为Ⅲ的特点是:主体是人,客体和中介是物。主体是社会人,客体和中介有可能是对象化或工具化的自然物,更有可能是人造物。在这一行为模型中,人不是以自身身体和身体器官直接作用于物,而是通过中介(工具)间接作用于物,因此仅仅具有动作性的技术规范是不够的,需要操作性的技术规范予以补充。因此,比较原子行为Ⅰ和原子行为Ⅱ,原子行为Ⅲ的技术规范要求更为复杂。操作性的技术规范涉及工具的制造和使用,而工具的制造和使用又刺激了人类理性思维的发展。这就是黑格尔所谓的“理性的机巧”[5],中介(工具)环节越多越复杂,理性(思维)程度也就越高越发达。这一行为模型已经彻底脱离完全意义上的人的自然行为,人的行为与人的动物式的本能行为的区别,标志着真正意义上的人的社会行为的开端。比如天文观测,就是这样一种行为。

   原子行为Ⅳ的特点是:主体和中介是人,客体是物。在这种行为模型中,作为主体的人与作为中介的人的相互作用,要求一种人际规范;而他们与作为物的对象之间的关系,则要求一种技术规范。与原子行为Ⅲ相比较,原子行为Ⅳ突出了人际规范比技术规范更重要的意义。两种规范比较起来,技术规范显然应该服从人际规范。比如,顾客从广告代言中了解产品信息,其中技术含量是建立在人际信用基础上的。

   原子行为Ⅴ的特点是:主体和客体是人,中介是物。与原子行为Ⅲ相比较,这种行为模型补充了人际规范的要求。在这种行为模型中,人是客体,不是中介。当人作为客体时,他的位置可以与作为主体的人互换。这就将它与原子行为Ⅳ中的人作为中介区分开来。当人作为中介时,他的位置既不能与主体互换,又不能与客体互换。比如,礼尚往来就不同于商品交易,双方并不具有任何买卖关系。

   原子行为Ⅵ的特点是:主体、中介、客体三者都是人。这种行为模型最典型地显示了人际交往关系的特征。在这种行为模型中,技术规范已经被人际规范所取代,是一切原子行为的最高级的模型。原子行为Ⅱ是简单的二人游戏,而原子行为Ⅵ则是复杂的三人或三人以上的多人游戏,它们之间有着根本区别。比如,婚姻介绍就不同于男女恋爱,媒人对于双方负有一定责任。

   按照行为有无中介,原子行为可以区分为动作行为和操作行为,动作行为是无中介的主体—客体行为或主体—主体行为,记为S-Ot/p。操作行为是有中介的主体—中介—客体行为或主体—中介—主体行为,记为S-Mt/p-Ot/p。我们将主体—主体行为(S-Op)以及主体—中介—主体行为(S-Mt/p-Op)作为政治行为的两个主要原子模型。中介既可以是物,也可以是人。

   一个原子行为既可以是几个动作的复合,也可以是几个操作的复合,或是几个动作和几个操作的复合,因此,不能简单地把一个动作或一个操作当作原子行为来理解。例如司机开车是一个原子行为,该行为由若干动作和操作构成:手握方向盘,脚踩油门、刹车,挂档或换档,观察路况,……这些动作和操作是该原子行为必要或充分的构成要素。它们各自没有独立意义,不能分别构成一个原子行为。动作不是动作行为,操作不是操作行为。它们之间的划分标准在于一个动作或操作有无独立意义,有独立意义的是动作行为或操作行为,无独立意义的是动作或操作。若以为一切动作或操作都是动作行为或操作行为,原子行为则不能成立,它可以被无限划分下去,乃至每一个肢体关节的活动、每一个细胞组织的活动等等。

   上述原子行为Ⅲ、Ⅳ、Ⅴ、Ⅵ不能被理解为分子行为,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同一物作为中介和客体,或者同一人作为中介和客体,在性质上是有根本区别的,这四种行为模型不能被化约为更简单的行为。正因为它们是最简单的行为模型,所以才被称之为“原子行为”。

   若一行为由若干原子行为构成,该行为则为分子行为。如一司机驾驶汽车在人行横道上撞倒一行人,这一行为可以分析为三个原子行为:一是司机开车,二是行人过路,三是司机开车撞人。在这一事件中,司机和行人是两个当事人,汽车是行为的一个中介。按照上述分析,司机开车、行人过路是原子行为Ⅰ(S-Ot),司机开车撞人是原子行为Ⅴ(S-Mt-Op)。

首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54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