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孙大伟:脱贫攻坚视阈下新“三农”问题辨析

更新时间:2021-03-11 20:38:48
作者: 孙大伟  
更好发挥驻村工作队脱贫攻坚生力军作用。经过精准扶贫、脱贫攻坚的洗礼,目前我国中心部地区22个省(直辖市、自治区)的农村基层党组织建设得到了空前加强,以往较为普遍的软弱涣散的党组织已消失殆尽。但应看到,农村空心化问题还没有根除,农村内生发展动力还需增强,因此在全面推进乡村振兴过程中应进一步加强农村基层党组织建设,全面从严治党应进一步向基层延伸、向农村延伸。

   2.“村霸”难题。农村中相对优秀的人才流失一定程度上给农村黑恶势力提供了活动的空间,个别农村地区“村霸”横行,操纵选举、开设赌场、霸占资源、暴力抗法,呈现出乱政、抗法、霸财和行凶“四大特征”。“村霸”还有自己的“保护伞”,而充当“保护伞”的,多是那些可以管到“村霸”恶势力的上级实权人物。[16]2017年1月18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印发《关于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依法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积极维护农村和谐稳定的意见》,强调各级检察机关要坚决依法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刑事犯罪,突出打击为“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的职务犯罪。随着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纵深,特别是党的十九大以来,党中央、国务院部署开展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这次专项斗争与精准扶贫一样,都要求“不留锅底”,即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深挖黑恶势力背后“保护伞”,对党员干部涉黑零容忍,严防黑恶势力侵蚀基层政权,坚决铲除黑恶势力滋生土壤。农村基层的党风政风民风都为之一清,农村基层社会达到了空前的团结和谐稳定。“村霸”问题由来已久,整治绝非三拳两击就能济事。因此,既要打突击战,又要打持久战;既要打击恶势力,更要培育善治理。[16]未来,还应继续按照全面依法治国的要求,在发挥好扫黑除恶斗争威慑作用的基础上进一步推动乡村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三)农民分化衍生的难题

   1.失地农民权益保障难题。随着打赢脱贫攻坚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持续深入,绝对贫困问题将得以解决,但相对贫困问题还会存在较长时间。在我国,农民所拥有的诸多权利和权益都是以“土地”为载体的,一旦失去了土地资源,农民也就丧失了土地使用权、承包权、收益权和经营决策权等多种权利,其生存和发展均面临很大的不确定风险。在我国城镇化进程中,失地农民已成为一个庞大的社会群体,预计2020年总数将超过1亿。[18]有学者基于对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的大数据分析认为,失地农民主要的利益诉求集中在货币性补偿、社会保障与安置两个主题上。[19]为保障失地农民的合法权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2004)》第二十条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以下简称《宪法》)第十条第三款“国家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规定对土地实行征用”修改为“国家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规定对土地实行征收或者征用并给予补偿”,《土地管理法》第二条第四款也作出了相同的规定。同时《土地管理法》第四十八条规定:“征收土地应当给予公平、合理的补偿,保障被征地农民原有生活水平不降低、长远生计有保障。征收土地应当依法及时足额支付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以及农村村民住宅、其他地上附着物和青苗等的补偿费用,并安排被征地农民的社会保障费用。征收农用地的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标准由省、自治区、直辖市通过制定公布区片综合地价确定。制定区片综合地价应当综合考虑土地原用途、土地资源条件、土地产值、土地区位、土地供求关系、人口以及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等因素,并至少每三年调整或者重新公布一次。征收农用地以外的其他土地、地上附着物和青苗等的补偿标准,由省、自治区、直辖市制定。对其中的农村村民住宅,应当按照先补偿后搬迁、居住条件有改善的原则,尊重农村村民意愿,采取重新安排宅基地建房、提供安置房或者货币补偿等方式给予公平、合理的补偿,并对因征收造成的搬迁、临时安置等费用予以补偿,保障农村村民居住的权利和合法的住房财产权益。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将被征地农民纳入相应的养老等社会保障体系。被征地农民的社会保障费用主要用于符合条件的被征地农民的养老保险等社会保险缴费补贴。被征地农民社会保障费用的筹集、管理和使用办法,由省、自治区、直辖市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2018修正,以下简称《社会保险法》)第九十六条则规定:“征收农村集体所有的土地,应当足额安排被征地农民的社会保险费,按照国务院规定将被征地农民纳入相应的社会保险制度。”然而,无论《宪法》还是《土地管理法》抑或《社会保险法》,都未就征收农用地的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标准、征收农用地以外的其他土地、地上附着物和青苗等补偿标准以及被征地农民社会保障费用的筹集、管理和使用办法作出具体规定,而是要求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自行制定。从立法技术层面来看,上述法律均属于高位阶法,实无必要对失地农民补偿标准及社会保障规定过细。但是,也不宜直接将失地补偿标准及失地农民社会保障等涉及公平正义的重大问题决策直接让渡给地方政府。笔者认为,应针对失地农民就业、养老、医疗等制定一部专门法规,并针对失地农民专门设立相应的法律援助机制。

   2.农民工权益保障难题。改革开放以来,农民工数量激增。截至2019年,我国农民工总量已达29077万人。[5]作为城乡二元体制下的特殊群体,农民工是我国工业化、城镇化和现代化建设的基础力量,为城市的繁荣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但是,正如有学者认为的,农民进城打工,绝大多数是边缘性的流动人口,低工资和缺乏最基本的社会福利使大部分农民工无法支付在大城市的定居成本,享受不了和城市居民一样的社会福利和保障。[21]农民工时至今日仍属于社会弱势群体,工资待遇低与企业欠薪、超强度劳动与休息权难以保障、工作环境差与职业病频发、社会保障与教育权缺位等问题同时存在。[22]有关农民工权益保障的法律法规尚存在盲区。自1995年1月1日起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虽经2009年、2018年两次修订,但并无专门针对农民工权益保护的内容。《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2014修正)、《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2018修正)、《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2012修正)、《中华人民共和国就业促进法》(2015修正)、《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虽进一步细化了关于劳动者权益保护的相关规定,但同样缺乏对农民工这一特殊群体的立法倾斜。2006年1月31日发布的《国务院关于解决农民工问题的若干意见》明确了做好农民工工作的指导思想和基本原则,同时提出要抓紧解决农民工工资偏低和拖欠问题、依法规范农民工劳动管理、搞好农民工就业服务和培训、积极稳妥地解决农民工社会保障问题、切实为农民工提供相关公共服务、健全维护农民工权益的保障机制、促进农村劳动力就地就近转移就业,这是首份从国家层面关注农民工问题的综合性文件。随后,原建设部于2006年3月30日发布《建设部关于贯彻〈国务院关于解决农民工问题的若干意见〉的实施意见》,要求抓紧解决农民工工资偏低和拖欠问题,依法保障农民工职业安全卫生权益,加强农民工职业技能培训,依法将农民工纳入工伤保险范围,多渠道改善农民工居住条件,大力开展农村基础设施建设、促进农民就业和增收,积极稳妥地发展小城镇、提高产业集聚和人口吸纳能力。但遗憾的是,以上两份文件在性质上分别属于行政法规和部门规章,法律效力不强。

  

   三、落实党中央破解新“三农”问题及其衍生难题谋篇布局的路径

   在2017年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了“三农”工作面临的问题,并就推进乡村振兴进行了顶层设计:一是完善党领导“三农”工作体制机制,二是深化农村改革,三是强化投入保障,四是强化规划引领。[23]2018年9月26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以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三农”工作的重要论述为指导,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作出阶段性谋划,分别明确至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2022年召开党的二十大时的目标任务,细化实化工作重点和政策措施,部署重大工程、重大计划、重大行动,确保乡村振兴战略落实落地。现在的关键是要在党的坚强领导下抓好任务的具体落实。

   (一)坚持和加强党对“三农”工作的全面领导

   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是我们办好中国事情的最大优势,“三农”工作尤是如此。“党对农村的坚强领导,是使贫困的乡村走向富裕道路的最重要的保障。”[24]坚持和加强党对“三农”工作的全面领导不仅是大力推进脱贫攻坚伟大实践的基本原则,也是破解新“三农”问题及其衍生难题、推进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进而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的根本保障。2015年11月29日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明确提出要“坚持党的领导,夯实组织基础。充分发挥各级党委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领导核心作用,严格执行脱贫攻坚一把手负责制,省市县乡村五级书记一起抓。”在推进乡村振兴过程中,更要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强调,要“毫不动摇地坚持和加强党对农村工作的领导,健全党管农村工作领导体制机制和党内法规,确保党在农村工作中始终总揽全局、协调各方,为乡村振兴提供坚强有力的政治保障。”新时代,坚持和加强党对“三农”工作的全面领导必须重视农村基层党组织建设和党员素质建设。一是切实发挥农村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一方面,选优配强乡镇党政领导班子。要注重从农村党支部、村委会中有针对性地选拔有觉悟、有能力的农村党员充实到乡镇领导班子中去,从各级党委政府、高校、企业、科研院所选派有知识、有情怀的党员干部到乡镇任职挂职;另一方面,加强村级党组织建设。要充分发挥村民自治制度的优越性,选好用好农村带头人。要加快推进村务监督委员会建设,继续落实好“四议两公开”、村务联席会等制度,健全党组织领导的村民自治机制。二是切实发挥农村党员的先锋模范和示范带头作用。紧紧抓住农村基层领导干部这个“三农”人才队伍中的“关键少数”,要求其在政治立场方面要带头拥护党的全面领导,带头学习宣传党的理论、政策,带头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增强“四个意识”,坚决做到“两个维护”,坚定“四个自信”;在发展经济方面要想方设法带领农民群众发展生产、摆脱贫困,实现共同富裕;在社会治理方面要自觉提高纪律意识和法治意识,严于律己、锤炼党性,尊重农民意愿、维护农民利益。

   (二)造就和建设专业化的“三农”人才队伍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迫切需要造就一支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的农村工作队伍。”[23]破解新“三农”问题及其衍生难题、推进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进而全面推进乡村振兴急需造就和建设一支与农业、农村、农民发展相关的党政、经济、法律、教育、文化、科技、卫生等专业化人才队伍,让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一是采取政策性引智的形式鼓励专业化人才向农村基层一线流动。目前,我国通过“边远贫困地区、边疆民族地区和革命老区人才支持计划”已向“三区”选派了大量包括教师、医生、科技人员、社会工作者、文化工作者在内的专业人才。这一计划将于2020年底结束,但鼓励专业化人才向农村基层一线流动没有休止符,未来应根据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的实际继续加大向农村基层一线输出专业人才的力度。二是注重农村本土人才的培养。农民既是乡村振兴的基础,也是破解新“三农”问题及其衍生难题、有效衔接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的主体。要把广大农民培养成才,进而组织并引导广大农民积极投身到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的历史进程中去,这是符合历史唯物主义规律的。“历史活动是群众的事业”,[26]“群众是真正的英雄”,[27]“群众是我们力量的源泉”。[28]实现乡村振兴伟业,必须一切为了农民、一切依靠农民,深入农民、组织农民、引导农民、培养农民。三是加强“三农”法治人才队伍建设。(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53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