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倪梁康:关于情感意识的现象学分析

更新时间:2021-03-09 08:55:59
作者: 倪梁康 (进入专栏)  

  

   摘要:在意识现象学的领域中,情感行为占有很大的权重。与它相近的意识体验类型还有感受或感情、情感、情绪、心态等等;而与它相邻的意识领域则主要由认知行为和意欲行为构成。对情感意识的各个类型的界定和分析是意识现象学所要施行的初步工作。舍勒所完成的诸多情感意识的现象学分析为后来的情感哲学研究揭示了一个方向。他将感受行为首先理解为价值感受及其种种形式,对应于被感受价值的种种质料。各种迹象表明,情感领域中的先天感受形式与后天感受内容完全可以用认识领域中的“先天综合判断”模式来解释,因而在整个意识领域中都处处可以发现胡塞尔所说的“先天综合原则”在起作用。

   关键词:意识类型;知—情—义;感受形式;价值质料;先天综合原则

  

   一、引论:处在认知、意欲、性格之间的情感意识

   汉语中用来标示“情感”的类概念有许多,除了“情感”之外,还有“感受”“情绪”“感情”“心绪”“心态”等等。它们基本上都可以在西方语言中找到自己的对应项,例如,感受或感情(Fühlen)、情感(Emotion, Gemüt)、情绪(Stimmung)、心态(Zustand)或精神状态(Geisteszustand)等等。而在梵文中含有的大量情感类用词至少表明,文化人类用来表达“情感”的意识类型的语词是十分丰富的,而这也进一步意味着,在这些语词后面或这些语词所指向的意识类型是极为繁多的。

   我们在这里将情感意识算作总体意识的三种类型之一:认知、情感、意欲。这种归纳具有人为抽象的性质。我们也有理由将意识仅仅分为两类,或更多分为四类、五类。这些划分是以划分者各自感受到情感意识类别来决定的,就像佛教各派的,除了将心或心王分作八识的之外,也有分作六识或九识的;还有,除了将心所分作五十一种的之外,也有分为四十六种、五十二种的等等。

   作为总体的情感意识种类本身,其界域也并非泾渭分明。它一方面与其他两大类意识,即认知意识与意欲意识相邻,而且在交界处彼此相融,另一方面它也与无意识领域相接壤,并在这个方面与最宽泛意义上的性格(Charakter)难分难解。这个广义的性格涵盖本能(Instinkt)、情结(Komplex)、素质(Disposition)、气质(Anlage)、禀赋(Talent)、秉好(Neigung)、性情(Temperament)以及如此等等。

   这就意味着,我们对情感意识的研究一方面在意识领域要与认知意识、思维意识或智识意识的研究区分开来,另一方面,情感学也应当从一开始就与隶属于无意识领域或机能心理学领域的性格学划清界限。前一种区分是意识现象学始终在做的事情;而后一种区分则涉及意识现象学与无意识理论或机能现象学的划界问题,类似于作为意识现象学论题的回忆与作为机能心理学论题的记忆的分别。尤其要留意的是,这个对意识现象学与机能心理学区分在理论领域或实践领域中常常是要么被忽略了,并因此而被纳入心理生理学的领域一并处理,要么被误解了,并因此而被等同于经验主义心理学与形而上学心理学(或实验心理学与心而上学)的区别。

   区别情感与性格的一个重要视角是通过反思来确认它们是否可以被自知。情感可以通过自身反思而被自知,例如我反思自己并未因为一个熟人的去世而感到悲哀。反之,性格是无法通过自身反思被自知的,例如我无法通过反思而知道自己是一个勇敢的还是懦弱的人,或是一个谦虚的还是骄傲的人。

   另一个区分情感与性格的视角在于,情感是意识活动,是显现出来的,是性格的表露;而性格是稳定的趋向与禀性,是潜在的和未意识到的,需要通过一系列的意识活动表现出来。

   因此,情感连同其繁多复杂的分类型是情感学或意识现象学的研究课题,性格连同繁多复杂的分类型是性格学或机能心理学的研究课题。

   在完成以上的基本划界之后,我们接下来要将目光仅仅集中在情感意识方面。

  

   二、情感意识的各个类型

   情感意识首先可以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意向情感,一种是非意向情感。意向情感指向对象,例如愤怒、喜悦、悲伤、快乐、焦虑、同情、羞愧、敬畏、忧伤、怨恨等等,通常我们也将它们称作“感受”(feeling, Fühlen)。例如审美感受:面对美的事物时的愉悦感和面对丑的事物时的厌恶感;再如道德感受:面对善行时的赞赏感和面对恶习时的忿怒感。

   而非意向情感不指向具体的对象,如悠闲、忧郁、惆怅、烦闷、寂寞、孤独感、失落感等等,通常我们也将它们称作“情绪”或“心情”(emotion, Gemüt)。

   当然,意向情感与非意向情感之间的界限也并不始终明晰可见或并不始终固定不变。有些情感意识既可以算作意向情感,也可以算作非意向情感,例如烦躁、无聊、郁闷等等。我们有时可以发现它们的相关项或引发原因,有时则完全不能。胡塞尔曾举“莫名的喜悦”和“无名的悲哀”等例子来说明一个情感意识的意向对象并不始终是可以直截了当地被确定的。

   最简单的感受与感觉直接相衔接。例如绿色的感觉和与之相应的感受彼此相连,灼热的感觉与苦痛的感受息息相关。中文的“感受”一词十分恰当地表达了在感觉(以及感知)与感受之间的这个紧密联系。而鲍德温用“sensibility”一词来概括普遍情感的特征和本质,也是出于类似的理由。英文的“sense”“sensation”和“sensibility”与中文的“感觉”和“感受”一样指示着它们对于感官的共同依赖。

   但原则上我们还是可以区分这两者。应当说,许多感受是奠基在感觉或感知之中的,或者是由感觉引起的。但还有许多感受与感觉或感知无关。鲍德温曾将感受划分为“低级的感官感受(sensuousfeeling)”与“高级的观念感受(ideal feeling)”两类。这两类又各自再分为复合的简单的感官感受和观念感受,而其中的复合感官感受和复合观念感受又再各自分为共有的与特殊的感官感受和观念感受。这些分类如今仍然可以为我们当下的研究和分析提供参考。它们的分类、命名及描述与亚里士多德的灵魂论中的做法相似,而亚里士多德也因这些做法而被海德格尔称作“第一个现象学家”。

   但我们在这里仅仅需要留意一点:观念感受虽然也指向对象,但不会像感官感受那样指向感性对象,而是指向观念对象。鲍德温在这里使用的“观念的(ideal)”,并不追溯到柏拉图或康德意义上的“理念(?δ?α, Idee)”那里,而更多是与休谟意义上的“观念(idea)”相关联。

   鲍德温的这些情感分类的工作显然受到冯特影响。冯特在《生理心理学原理》和《心理学纲要》两书中都区分简单感受与复合感受,尽管是在不同的名称下。对他来说,“简单感受”相当于认知意识中的感觉(Empfindung),是最基本的要素,而“复合感受”相当于认知意识中的表象(Vorstellung),已经属于情感(Gemüt)的范畴。

   冯特在《心理学纲要》中并不认可鲍德温“感性感受”的说法,当然也不会将“简单感受”等同于“感性感受”,尽管他承认“简单感受”与感觉有密切联系。同样,他也没有接受“观念感受”的说法,没有将“复合感受”与“观念感受”放在一起讨论。

   但冯特在这里提出了所谓的“情感三度说”。按照我们这里的术语翻译:它指的是感受的三个主要方向(Hauptrichungen):快乐的与不快乐的(Lust und Unlust)感受、兴奋的与平静的(erregenden und beruhigenden)以及紧张的与松弛的(spannenden und l?senden)感受。

   这个三重划分对于冯特来说并不等同于对情感的具体类别的划分。他认为不可能完整地列举出所有可能的简单感受的类型,因为感受根据其自己的特性而构成一个总是处在关联性中的杂多性。冯特在这里列出的情感的三个主要维度,涉及的是在所有情感中都可能包含的三种相互对立的性质。作为生理心理学的创始人,冯特最终是想将这三个维度还原为生理过程的心理反应,并通过脉搏的强弱变化来解释它们。

   这是另一种对情感的划界:情感的生理学划界。当然这已经超出我们这里的意识现象学的讨论范围。对于一个现象学家来说,他要问的问题并不是例如:“特殊的生理过程是否与简单感受相符合?”而更多是:“哪些现象引发恐惧?”“我们的同情心从何而来?”如此等等。

   前面的问题是冯特自问的问题,后面的问题是舍勒自问的问题。这里可以看出生理心理学家和意识现象学家的视角、论题、意图与主旨的差异。

  

   三、价值感受中的价值与感受

   舍勒的感受现象学虽然没有受到鲍德温的情感划界分类尝试的影响,但很明显受到鲍德温的老师冯特的影响。不过这种生理心理学方面的影响并不强烈到足以使舍勒成为生理心理学家的程度。舍勒的情感理论,更多是在价值感受的现象学的方向上展开。

   与胡塞尔将客体化行为(表象、判断)视作最为基础的意识种类,并据此而将意识的第一本质视作意向性的做法不同,对于舍勒来说,感受行为才是全部意识行为中最为基础的。他的意识现象学首先表现为一种感受现象学(Gefühlsph?nomenologie)。

   舍勒将全部情感生活划分为四类感受:1.感性感受(sinnliche Gefühle);2.生命感受(Lebensgefühle);3.纯粹心灵感受(rein seelischeGefühle);4.精神感受(geistige Gefühle)。舍勒在这里所说的“感受”(Gefühl),主要是指被感受的内容,它们所对应的是感受活动(Fühlen)。它们的关系与胡塞尔那里的意向活动和意向相关项的关系是相似的。

   原则上舍勒也会说,所有感受都是关于某物的感受,或者更确切地说,关于某个价值之物的感受:“感受活动原初地指向一种特有的对象,这便是‘价值’。”(GW II, 4)而且反过来也可以说:所有价值都是被感受到的,都属于感受的内容(Gefühl)。

   如果在胡塞尔那里,不可能有一门纯粹的意向活动学(Noetik)或一门纯粹的意向相关项学(Noematik),那么在舍勒这里也可以说:一门纯粹的“感受活动学”和一门纯粹的“感受内容学”都是不可能的,因为它们始终处在相互关联的状态中,无法将它们从彼此中分离抽象出来。

   如果声称有价值存在,但这种价值不以任何方式被感受到,那么舍勒就会将这种言论贬之为价值本体主义,而这种本体主义是与他坚持的价值感受的现象学相悖的。在此意义上,感受是意向性的或对象性的。但这个对象并不仅仅是感知性的对象,如外部空间事物或他人等等,而主要是指感受性的对象,即价值对象,或者说,作为价值的对象。

   在与感受活动的王国相对应的价值王国中,舍勒认为可以发现两种价值先天秩序的类型:“一种秩序按照价值的本质载体方面的规定而在等级上有序地含有价值的高度;而另一种秩序则是一种纯粹质料的秩序,因为它们是在——我们想称作‘价值样式’(Wertmodalit?ten)的——价值质性(Wert)序列的最终统一之间的秩序。”(GW II, 117)

舍勒将第一种秩序称作在价值高度与纯粹价值载体之间的关系的先天等级秩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49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