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朱锋:大变局下的南海局势:新问题与新特点

更新时间:2021-03-05 17:59:51
作者: 朱锋  
DDG-54)和美国海岸警卫 队的“巴索夫”号(WMSL-750)再次穿越台湾海 峡;4月10日中午,美军一架RC-135U电子侦察 机(RC-135U Reconnaissance Aircraft)也途经 台湾南方的巴士海峡,在中国大陆沿海进行抵近 侦察。4月23日,美军导弹驱逐舰“巴里”号通过 台湾海峡,造成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军舰(刚 结束远海训练的“辽宁舰”编队)和美国海军 军舰同时出现在台湾附近的状况。[17]4月25日, 一架美国海军P-3C反潜机航经巴士海峡,由东 北向西南朝南海方向飞行;4月28日,在开展 “航行自由行动”的同时,美军“斯特塞姆”号和 “威廉·P·劳伦斯”号导弹驱逐舰(Guided Missile Destroyer, DDG 63)通过台湾海峡;5月4日,美 军B-1B战略轰炸机再度出现在台湾外围空域。据不完全统计,在2020年3月出现或可能经过台 湾海峡附近海空域的美国军机达到11批次,4月 以来更是有12次航经台湾南部外围空域。进入 7月后,美国P-8A反潜机和EP-3E侦察机不仅 逼近中国福建省、广东省沿海,甚至还对上海 市、浙江省进行抵近侦察。[18]10月~11月,美军 战舰在不到30天的时间内三次穿越台湾海峡。

   整个2020年,美国舰机在南海和台湾海峡周边 地区经过多达2000余次,其规模几乎是2019年 的翻倍。[19] 整个2020年,美国以新冠肺炎疫情为借口, 加大了在南海的军事存在和对华军事威慑。美国 以所谓的中国南海“修正主义行动”为借口,不顾 疫情对亚太地区的灾难性冲击,从外交、政治和 军事上全面升级在南海的军事存在和对华军事挑 衅,生动反映了特朗普政府罔顾新冠肺炎疫情在 美国恶化态势、狭隘地想要在西太地区强化美国 霸权地位的危机心态。2020年3月,美国五角大 楼宣布针对中国的超音速路基导弹试验成功。[20]7 月13日,时任国务卿蓬佩奥专门就南海问题发表 政策声明,几乎全面否定了中国在南海的海洋 权益主张,全面挑战中国在南海岛礁的主权事 实。[21]美国媒体在报道此次蓬佩奥讲话时,也纷 纷认为“特朗普政府旨在全面否定中国的南海海洋 权益诉求”[22]。2019年9月,美国新型反舰导弹试 验成功,并开始实现量产,于2020年5月后优先 部署在前往南海的美军舰艇上。与此同时,美国 海军陆战队(United States Marine Corps)针对南 海的演习和多军种协同作战准备,都在紧锣密鼓 地实施中。美国印太司令部已经特别申请了200 亿美元的海军新型装备采购和作战部署调整与 训练费用,将在2020年~2021年间实施。2020 年美国《国防授权法案》提出了“太平洋威慑计 划”,旨在进一步加强美国在西太地区的军力部署 以及与盟国的协同作战演练。这是2014年乌克兰 危机爆发后美国在欧洲针对俄罗斯实施“欧洲威慑 计划”之后,再度对另外一个美国眼中的战略竞争 大国——中国实施的区域军力升级计划。

   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美国军方在南 海的活动已经超越了之前的活动,包括定期舰机巡弋、执行对中国岛礁主权进行直接挑衅性的“航 行自由行动”、组织多国联合军演、派遣美国海警船只到南海帮助东南亚国家进行海上执法能力建 设等,进而越来越明显地转向针对中国南海岛礁 采取军事行动准备,甚至是在南海和中国军方直 接发生军事冲突的全面准备。美军在南海行动的 各种迹象表明,其在南海的军事存在和深度介入 的“实战化”转型正在加速。

  

部分周边国家的南海主张强化在中美之间 “两边下注”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给南海局势带来的另 一个重大影响,是周边国家对中国战略意图的警惕性提高,与中国发生摩擦的可能性增大。受美 国宣传战的影响,东盟国家的许多政要、媒体和 专家学者也认定,中国会利用所谓的“战略窗口期”在南海采取行动。

   近年来,越南成为在南海问题上与中国对抗 的“排头兵”,对美国在南海的军事存在和“航行自 由行动”持积极配合态度,也是美国干涉南海问题 的重要“抓手”。2020年又恰逢美越建交25周年, 3月5日,美国“罗斯福”号航母停靠越南岘港,多 架日本、菲律宾和越南的飞机登舰访问。事实 上,当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暴发时,越南反而更 像是看见了“战略窗口期”,多次派出渔船非法侵 入我国领海。根据我国相关战略态势研究所发布 的报告来看,2020年3月一共发现569艘越南渔 船侵入我国的海南岛内水水域、领海和专属经济 区,进行违规捕捞作业。中国内水及领海是不存 在争议的海域,越南此举不仅严重侵犯了我国的 领海权益以及我国的海洋资源利益,更是对我国 海上主权的无视和践踏,对我国海上安全造成很 大隐患。4月2日凌晨,越南渔船QNG90617TS 号非法进入中国西沙群岛海域进行侵渔活动,中 国海警4301舰(CCG PL.4301)依法对其进行 警告驱离。越渔船拒不驶离,并多次做出危险动 作,撞到我海警4301舰后沉没,越方8名船员全 部被我海警救起。经询问,越渔船船员对非法进 入我管辖海域作业和实施危险驾驶行为供认不 讳。中国海警局通过中越海警联络窗口向越方 通报,并提出严正交涉,现场将越沉没渔船的 全部8名船员移交越方,并将其驱离西沙毗连区 (contiguous zone)。然而,越南政府却对此表 达了激烈的抗议,称这侵犯了越南对西沙群岛的 主权,造成越南渔民的财产损失,并危及越南渔 民的生命安全与合法利益。讽刺的是,越南的声 明也得到美国和菲律宾的大力支持。随后,5月1 日至8月6日,中国宣布南海进入休渔期,越南却 又一次带头在东盟国家中进行抗议,指责这是中 国单方面行动,“侵害”了越南渔民的利益,越南 将“拒不执行”,事实上,越南渔民依然在休渔期 间的南海上持续进行越界捕捞作业。可以预见, 2021年中越围绕海上渔业执法的矛盾还会继续。

   在政治外交上最引起国际舆论关注的,是 中国宣布在海南省三沙市设立两个辖区。据中国民政部2020年4月18日消息,国务院批准海南省 三沙市设立西沙区和南沙区,西沙区管辖西沙群 岛的岛礁及其海域,代管中沙群岛的岛礁及其海 域,人民政府驻永兴岛;南沙区管辖南沙群岛的 岛礁及其海域,人民政府驻永暑礁。4月19日, 越南外交部发言人黎氏秋姮在新闻发布会上对 “中国设立所谓‘三沙市’及采取的严重侵犯越南主 权的相关行动”提出强烈抗议,重申越南“拥有充 分的历史证据和法律基础证明对西沙和南沙的主 权”,强调中国应当“尊重越南的主权、终止错误 的决定,并在未来不要再重复类似的行为”。越南 《人民军队》(Quan ??i Nhan Dan)报、《时 代》报(Vietnam Times)等国内媒体均将此抗议 作为其头条新闻。

   2020年4月13日,中国派出“海洋地质8号”勘 探船与随行护卫的10艘海警船只前往中国南沙群 岛西部的万安滩执行科研考察任务时,越南派出 4艘海警船与我方进行对峙。这类事件已经不是 第一次发生了,2019年“海洋地质8号”在万安滩 海域开展油气勘探时,也遭遇到越南海军舰艇和渔船的追踪阻挠。越南是2020年东盟轮值主席 国,中越两国持续发生冲突也影响到了“南海行为 准则”的谈判。

   2016年,杜特尔特当选菲律宾总统之后, 中菲关系得到实质性改善。但受菲律宾国内政治 的影响,杜特尔特政府自2019年下半年以来在南 海主权争议上的立场开始重新走向强硬,中菲两 国在南海的摩擦时有发生。在中国2020年4月18 日宣布在海南省三沙市设立市管区并将南沙区行 政中心设在永暑礁之后,菲律宾外交部即于4月 30日发表声明,抗议中国“非法指定”永暑礁为南 沙区行政中心,以及中国海军一艘军舰2020年2 月中旬用火控雷达照射菲律宾海军一艘舰船。菲 律宾前外交部长阿尔伯特·德尔·罗萨里奥(Albert del Rosario)更是认为,中国“一直在无情地利用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来推动其在南海的非法 权利主张”[23]。

   虽然马来西亚在政治和外交上对中国与其的 南海海洋争议表面态度相对平和,但是,其实际行动却越发强硬。继2019年12月马来西亚向联合 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Commission on the Limits of the Continental Shelf, CLCS)提出,中国侵犯 马来西亚专属经济区、要求就马来西亚专属经济 权益作出划界要求之后,2020年2月末,马来西 亚国家石油公司(Petronas)不顾中国的反对, 派出其运营的“西卡佩拉”(West Capella)钻井 船进入中国南海断续线海域进行海上勘探和打井 作业。4月20日,中国“海洋地质8号”勘探船和随 行的中国海警船只进入“西卡佩拉”钻井船所在海 域。马来西亚外交部长希沙穆丁在接受马来西亚 《星报》采访时表示:“南海中任何军舰和船只 的存在都有可能加剧紧张局势,从而可能导致误 判,影响该地区的和平,安全与稳定。”“我们的 立场是,所有有关各方应通过和平手段,外交和 互信友好解决争端。”[24]尽管马来西亚海事执法机 构(APMM)负责人祖比尔·马特·索姆否认了中 国和马来西亚船只海上对峙的报道,新加坡《海 峡时报》(The Straits Times)依然刊登文章,将 这一事件视为中国利用“口罩外交”来掩盖在南海 不断升级的冲突[25]。

  

南海争议:疫情加剧了国际舆论的动荡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持续扩散,各国 都将把更多精力投入到防疫与抗疫的过程中,但是,部分热点地区的紧张局势并没有在疫情对各 国的冲击下得到缓和。尤其是南海地区,在中国 率先走出疫情扩散的阴霾且逐渐恢复正常经济生 产和社会生活之后,再度成为国际目光关注的焦 点。以中美两个大国之间的博弈和拉锯为主,加 之域内部分声索国的过激行动,使得疫情暴发之 后的南海风高浪急,局势紧张程度再度升级。西 方媒体和东盟国家长期以来都在追踪报道南海地 区的动向,对中国的军事存在十分敏感,对中国 在南海的动态也保持高度警惕。2020年中国与美 国、越南、马来西亚在南海发生的摩擦和冲突, 令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和南海地区的争端国纷 纷将矛头对准中国,指责中国利用疫情欲把在南 海断续线和其他国家专属经济区重叠海域、迄今 未能形成有效规则行动的海域,都进行“强制执 法”行动,并将此变成中国南海维权的“新常态”。类似的国际舆情“一边倒”地批评和指责中国维稳 与维权行动的局面,着实令人遗憾。南海域内外 国家这种极端错误的看法,使得疫情暴发以来, 南海再度面临持续升温的严峻态势。

2020年4月越南渔船QNG90617TS号在西 沙群岛碰撞中国海警4301号的事件,是域内与 域外媒体在南海争议上一味“指责中国”的典型案 例。国际媒体广泛报道了此次撞击事件,但大 多以“越南渔船在争议海域被中国海警船撞击沉 没”作为对事故的基本报道内容,国际媒体不仅 没有客观、准确、详细地展现整个事件的过程, 甚至还虚假地聚焦于有关方杜撰的所谓撞击发 生那一刻“中国海警船只拒绝救援落水的越南船员”[26]以及越南政府公开宣称落水越南船员是被 菲律宾渔民救助的,这种报道显然将事故责任片 面地归咎于中方。只有极少数的媒体报道了中方 发言人对此事件的陈述,表示越南渔船在西沙水 域非法捕鱼,在中方多次警告后依然拒绝离开, 并冲撞中国海警船才导致了沉没。[27]大多数域内 与域外媒体只引援越南外交部发言人的声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wangp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423.html
文章来源:人民论坛学术前沿2021年第三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