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孙惠柱:从夏威夷看戏曲海外传播的三部曲

更新时间:2021-03-02 23:25:29
作者: 孙惠柱 (进入专栏)  

  

   “凡有海水流到之处,即有操粤语的华侨,即有粤剧的演唱。”陈茂庆教授在《中国戏曲在夏威夷的传播与接受》一书中引的这句话,概括了戏曲在海外很多地方传播初期的大致情况。夏威夷是个特别的地方,位于太平洋当中,离任何大陆都极远,似乎哪都不靠、哪都不像;但是,戏曲在夏威夷的经历竟可以代表戏曲海外传播的三个阶段。不是说戏曲所到之处都会有这样三个阶段,但可以根据这个历史个案,参考戏剧的发展脉络,做一个理论的推演。

   中国戏曲剧团出洋演出是从粤剧开始的,比传教士翻译、改编《赵氏孤儿》并请欧洲演员做舞台演绎要晚很多。1735年法国人马若瑟发表节译的元杂剧《赵氏孤儿》,引起了伏尔泰、歌德等文豪的兴趣。1832年于连又把《灰阑记》译成了法文,还出过三个该剧德文版,但都未曾演出。伏尔泰改写的《中国孤儿》在十八世纪多次成功演出,全按欧洲戏剧的方法演,和戏曲表演无关。比起那些以剧本故事为主的跨语言、跨文化传播,粤剧演员的跨国巡演更接近“原汁原味”的戏剧传播。自上世纪末二十世纪起,看过戏曲演出的西方人逐渐多起来,美国人看到了给修铁路的华工演出的粤剧。[1]夏威夷的华人在1879年就建起了剧院,专给中国来的粤剧演员演戏。

   第一阶段的戏曲传播主要体现在海外华人因乡愁而请国内剧团来巡演。后来又出现了当地华人票友的清唱活动,也有卖票公演的;但主流社会的白人对戏曲感兴趣的不多,早期还有当地人嫌锣鼓太吵而引起纠纷的事。在戏曲传播的第二阶段,个别超高水准的演出引起了华人和当地主流精英的共同兴趣,主流精英的关注就会使戏曲进入社会的日常话语,并可能在巡演结束后仍留下些种子。这一阶段最著名的无疑是1930年的梅兰芳访美——中国戏曲海外传播史上空前绝后的奇迹。梅兰芳在巡演纽约、芝加哥、旧金山、洛杉矶后,还在檀香山演了一星期,在夏威夷戏剧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打破了粤剧在夏威夷一枝独秀的局面,让在中国本土影响更大的京昆也成为夏威夷人熟悉的剧种。

   在早年有海外华人生存的城市里,比较容易看到戏曲传播的第一阶段。以后过去的海外华人接受了较高的西方教育,通讯和交通也越来越便利,未必那么需要靠家乡戏来解乡愁。戏曲能否继续传播就要看第二阶段的机遇了,而超高水平的演出可遇不可求。梅兰芳访美的成功空前绝后,像他这样能用极独特的魅力折服东西方各国各层次观众、又能不辞辛劳到处跑码头去巡演的戏曲名角太难得了。时至今日,剧坛最接近梅兰芳的名角要算张火丁,2015年她也去了美国演出,却被安排只在纽约演了两场。虽然媒体的宣传也做得很大,毕竟看到她表演的人太少了,不可能有梅兰芳那样的影响。戏剧的魅力必须让人在现场感受到,有了大量演出的基础,媒体才会有说服力。而现场演出少、媒体宣介多成了现在对外交流的常态,这对戏曲走出去不利。梅剧团的轰动主要是这位超级演员全美巡演72场的成就,六十多年后,一个“传奇”剧本的演出轰动了美国的主流文化界。美国人突然发现了《牡丹亭》这个戏剧文学精品——迥异于武戏《闹天宫》《三岔口》等常见的巡演剧目,眼界大开;几个不同的演出拓宽了戏剧界和学界对戏曲的认识,扩大了中国戏剧的影响,也使更多高校把戏曲加进了他们的戏剧课程。

   夏威夷因地处中美航路的中段而且亚裔居民较多,幸运地得到梅兰芳的惠顾,开启了戏曲传播极重要的第二阶段。那以后,从中国大陆、台湾过去的受过高等教育的华人及非华人开始更多地学、演京剧,办起了文化品味更高的京昆剧社。夏威夷大学彩虹昆曲社和夏威夷国剧(京剧)社相继成立,经常公开演出。1963年起,夏威夷大学开始以英语进行京剧表演——这也是第二阶段的成果催生出来的第三阶段。

   第三阶段就是依托大学进行系统的推广,这在大多数地方很难做到,而夏威夷是最好的典范。夏威夷远离美国大陆,没有全国性的顶尖大学,夏威夷大学就是全州无可置疑的最高学府;而该校戏剧系恰好是全美唯一以亚洲戏剧为特色的戏剧系,因此夏大推介的中国戏曲在全州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力,远超美国内地任何一所高校可能造成的影响。这方面做出最大贡献的是魏丽莎教授,她的夏大京剧生涯长达近半个世纪:1971年读硕士就开始学习京剧昆剧,读博士时于1979年到南京大学留学,拜梅兰芳关门弟子沈小梅为师,成为中国舞台上第一位“洋贵妃”。回到夏大任教后,她最大的成就是在沈小梅指导下,在戏剧系建起一套完整的京剧教学体系,每四年从中国邀三位资深演员去教学生一部新戏,让学生通过学戏、排戏、演戏全身心体验京剧艺术。每部戏都是魏丽莎亲自翻译、导演,这些按京剧程式和唱腔演出的英语京剧都公开卖票演出。至今共推出的十部京剧都在夏威夷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其中《凤还巢》《玉堂春》《秦香莲》还来了中国巡演。

   魏丽莎在她那个“戏曲特色系”里除了教、排京剧,还带出了几十位研究中国戏曲的硕士生、博士生。像这样系统地教戏曲的戏剧系在美国三千多所高校中独一无二,是海外其它大学不大可能仿效的。但不少别的大学也有各种个别的戏曲项目,我当年在塔夫茨大学任教时开过一门亚洲戏剧课,一位当过导演、经营过剧团的博士生迷上了《牡丹亭》,计划改编一个适合两小时演出的版本去全国巡演。我也曾邀上海戏剧学院范益松教授去那里教暑期学校,“用京剧演莎士比亚”,四周内我们一起排出一个京剧风格的《奥赛罗》,极受欢迎。一位知名权威教授说,这个简化版的“类京剧”演出比专业的美国方法派演员远更接近莎翁演剧的风格。我教的主要是西方戏剧,后来又跳槽去了别的大学,否则塔夫茨的跨文化戏曲项目很可能会有更大的发展。范益松也曾被多个美国大学请去教授京剧课程。我回国后2011年去母校纽约大学客座一个学期,教的课中有一门是“用京剧演布莱希特”,由戏曲演员出身的博士生刘璐教美国学生京剧动作,最后排练演出了京剧风格的《高加索灰阑记》;纽约电影学院校长看后请我去纽电,也要开一门那样的课。2014年上海戏剧学院的京剧《孔门弟子》剧组去美国几个大学和中学巡演,是和当地的学校和孔子学院合作的文化项目。

   要指望外国的大学都像夏威夷大学那样系统地研究、推广中国戏曲并不现实,但我们的孔子学院可以是传播戏曲的重要资源,中国戏曲学院在纽约州立大学就建了以戏曲为特色的孔子学院。近年来由于美国政府的政策,一些孔子学院关闭了,但毕竟还是有不少,特别是在美国以外的五大洲,到处都有设在大学的孔子学院。比起包饺子、写春联等节令性的短期活动,系统地教授包括剧本与表演的戏曲是传播中国文化的更好途径,也更符合大学的使命。就世界戏剧发展的趋势来看,以高校为基地的戏剧越来越繁荣,已经可与专业院团平分秋色。美国这个戏剧大国也不是每个城市都像纽约有那么多演出,但大多数大学都有戏剧院系或课程,即便是偏远的小镇,只要有大学就会为社区提供戏剧演出。2015年把总部从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院搬到上海的国际戏剧协会成立于1948年,那时候只管各国的专业戏剧,近年来越来越把院校戏剧作为另一半工作来抓。在劳动力成本越来越高的当今世界,劳动密集型的戏剧的纯商业生存越来越困难;在一些职业院团难以深入的领域,非营利性的大学正好大显身手——戏曲的传播正是这样一个领域。

   夏威夷是个辽远的所在,然而那里的确曾经历了一个“戏曲传播的三部曲”,而且,最近的榜样就是夏威夷大学近几十年来的系统戏曲课程。我们何妨把夏威夷的戏曲传播三部曲看成一种虽然极其独特、但也许能在未来逐步推广的理想模式,开展更多的研究和实验?

  

   (原载《解放日报》2021年1月28日)

   ------------

   [1] 见 Daphne P. Lei. Operatic China: Staging Chinese Identity across the Pacific. New York: Palgrave, 2006. P. 1-2.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36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