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余淼杰:如何应对中国在服务贸易领域的三大挑战?

更新时间:2021-03-02 18:54:22
作者: 余淼杰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在十四五期间,我们面临一些挑战但也有一些机遇,下面我想从服务贸易的角度谈一谈我们的挑战和机遇。先说挑战,以下三个挑战比较重要,应引起我们的重视。

   第一个挑战是总量,2019年中国服务贸易的总量目前较小,大约7800亿美元,相对于商品贸易4.57万亿美元,服务贸易额不到商品贸易额的20%左右。因此我们的服务贸易总量还较小,这是我们面临的第一个挑战。

   第二个挑战是结构,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一是逆差大,二是附加值低。我们有近2100亿美元的服务贸易逆差,尽管我们不以追求贸易顺差为目标,但作为一个贸易大国,服务贸易的长期贸易逆差还是应该值得注意的。从服务贸易的结构看,服务贸易顺差主要体现在附加值较低的行业,如旅游、建筑、运输等行业,附加值相对较高的行业,如咨询,保险,金融等行业,我们的逆差都比较大。

   再进一步看,旅游和教育产业,有几个现象值得我们重视。第一,旅游。尽管中国旅游资源丰富,但可挖掘的空间还很大。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外国游客来中国旅游会感到非常不方便,因为景区用英文的标志很少,导致外国游客寸步难行,基本上5A和4A的景点都有类似的情况。

   第二,教育。留学方面我们的逆差在不断扩大,我们团队之前做过一个研究,我们的企业通过商品贸易顺差挣到了钱后,这些企业经营者通常有较大动机将小孩送到国外留学,特别是中学生和本科生留学,都需支付高额的出国留学费用。这就相当于我们在商品贸易顺差中挣到的钱变成了服务贸易中的逆差。我们在留学方面的逆差是巨大的。事实上,美国许多公立大学的国际生源中最多的是中国留学生,其次是印度留学生。

   第三个挑战是数字贸易新形态,也就是数字贸易和服务贸易的结合,在这方面我们的逆差也相当大。数字贸易和服务贸易既是挑战也是我们的机会,尽管我们的数字贸易相对美国滞后些,但与传统的金融、保险行业相比,我们在数字贸易方面与美国的差距还没那么大,因此数字贸易有可能在十四五规划中成为我们可以弯道超车的产业。

   在面临这些挑战时,如何应对?我有四点不成熟的思考。

   第一点,如何对接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的: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我想强调的是,当我们讲国内大循环为主体时,绝对不是不要外循环,从某种程度上看我们更应该做好经济外循环。因为中国经济目前是15.8万亿美元,2020年中国经济总量上升2.3%,美国经济总量下滑3.5%,是20.3万亿美元,同时人民币也经历升值,因此2020年我们已经占美国经济的77%。但是,我们要注意,即使中国经济体量再大,我们也只占了全球经济的18%或者19%,意味着还有81~82%的经济是世界经济。换言之,从某种程度上看外循环,其实才是我们工作的一个重要方向。

   第二点,十四五期间,我们的服务贸易应该朝这个方向发展:扩总量、调结构、找亮点、树特色、减逆差。扩总量,意思是我们服务贸易总量是7000亿美元,这个体量目前还较小。如果从服务贸易与货物贸易的比值看,这个比例也是失衡的,我国2020年货物贸易32.2万亿元,折算为4.98万亿美元,服务贸易占货物贸易14%左右。若以美国外贸情况作参照物,美国的服务贸易占商品贸易的比重是30%左右。所以,调结构也是当务之急,并且调结构和找亮点也是紧密相关的。

   找亮点:在服务贸易的十四五规划中,我们要做好数字贸易这个亮点工程。数字贸易有两个关键词值得强调,一是知识密集,二是数字导向。这两个方向应成为我们未来服务贸易的重点。事实上,数字贸易可有三个部分,一是数字的商品贸易,二是数字的服务贸易,三是数据贸易。数字的服务贸易又可以分成两大块,一个是以数字为形式的服务贸易,如用数字化形式包装起来的教育、留学、医疗等。另一个是以数字为内容的服务贸易,如我们的数字外包。我们与发达国家比较,数字贸易发展相差不大,可以说我们有弯道超车的机会,也可以认为数字贸易是我们的比较优势。去年我们的信息技术外包和知识流程外包做得很好,信息技术外包和知识流程外包2020年离岸执行额分别为3204.1亿元和2921.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0.7%和17.9%。而业务流程外包相比之下出现了下降。但应值得注意的是,业务流程外包下降并不是一个问题。因为业务流程外包相对知识流程外包的附加值较低,因此,我们应发挥好数字贸易,得在调结构上下功夫。

   树特色主要是指做好我们医疗保健行业的服务贸易,树好我们的中医药产业的特色。如果服务贸易想在质量上赶超日韩,一定要找出我们主导牵头的产业,而中医药产业可以是这样一个产业。之所以选择中医药产业树特色,是因为我们中医药产业理念在东亚地区,基本上还是大家能接受的。

   减逆差:我们可以通过推动留学服务出口、高端培训、发展旅游来进行。在留学服务出口中,我们现在对外留学项目的招生,更多是免费项目,或援外项目,我认为这个定位有待商榷。研究生项目,我们可以不收或少收费,但本科生项目宜收取一定费用。如果不收学费,第一来的留学生不多,第二来的留学生质量也不拔尖。另外一点是高端培训,高端培训其实也可以通过收费减少服务贸易逆差。北大的留学生源中最多应该是韩国留学生,以后我们全面推进区域经济伙伴协议(RCEP),就可以考虑多做高端培训。

   “减逆差”的另外一个着力点在旅游。中国的旅游贸易一般都是逆差,我们曾做过一个测算,中国人每天在美国的旅游花费1亿美元,因为一年是365天,而早在2016年中国人在美国旅游的总开支就超过365亿美元。实际上,中国的旅游资源非常丰富,但是如上文提到,在旅游便利化上,我们做得还不够。如英文标识的配置,假如我们去日本旅游,我们并不会感觉到特别不方便,因为日本所有路标等都有英文的标记。在国际化方面,我们做得还不太够,我们的路标还是以本国的文字为主,这样外国人来中国旅游,就或多或少会感到不便。这些细节的东西,我们一定要做好。同样在电信服务方面,我们可以充分利用北斗卫星,探讨如何利用北斗卫星定位实现更多商业化的运作。总之,在计算机、电信服务方面我们还有发挥的空间。另外一点是数据流动。数据流动方面的服务贸易实际上是在寻求两个方面的平衡,一个是在保护数据的私密,另一个是允许数据的跨国流动。在数字贸易领域处于前沿的国家,如美国,就会较多地强调数据跨国共享,其次会强调数据源代码不能强制本地化。一些数据服务比较落后的经济体通常会要求强制本地化。对中国而言,可能是应该在中间找一个平衡,一方面是保护隐私保护私密,但同时也要强调扩大开放的态度。在数据自由流动方面,中欧全面投资协定(CAI),和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也对数据流动这个议题做出了强调。另外,加工服务、政府服务、建筑服务,这三个领域是我们的传统优势领域。

   第三点,充分利用区域经济合作。我们可以通过多边经贸合作的方式来促进国内服务贸易发展。RCEP和CPTPP在服务贸易的议题上都有明确的规定。如RCEP明确规定,15个国家中包括中国以内的8个正面清单国家,在六年内正面清单必须转成负面清单。剩余的7个国家包括日本、韩国、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新加坡、文莱,澳大利亚目前已是负面清单,这给我们明确提出一个未来的路径。正面清单在规定时间内转负面清单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可以促进国内服务贸易的发展,帮助我们在服务贸易方面与国际接轨,对我们的帮助类似于20年前我们加入WTO的情况。

   第四点,我们要参与国际贸易服务规则的制订。这一点与第三点紧密相连,意即除按照协定执行我们要做的事情外,我们也应参与规则的制订。因为目前在新兴的产业数字贸易,如果某国制定的规则或提出的规则没有反对意见,那么该国在后面的发展上就会占据比较主动的地位,因此这是我们未来发展的方向。另外一点是做好知识产权的保护工作和推进负面清单模式,实际上也是要利用RCEP和CPTPP等协定,来推进我国服务贸易的进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360.html
文章来源:网易研究局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