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扬:国家资产负债表的治理信号

更新时间:2021-03-01 22:16:02
作者: 李扬 (进入专栏)  
占GDP的比重为18%。

  

   将上述四个部门加总,得到中国经济整体的债务规模为111.6万亿元,全社会杠杆率为215%。

  

   从总量看,中国的总债务水平低于大多数发达经济体,但比其他金砖国家(不包括南非)都高,属比较适中的水平,尚处于温和、可控的阶段。不过,鉴于中国的债务水平近年来上升较快,我们应当对此保持警惕;如果将地方债务或者更宽口径的主权债务考虑在内,中国的政府(主权)债务将有较大增长并带动总债务水平有较大幅度提高。对此,我们绝不可坐视不管。

  

   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国家和主权部门资产负债表均呈现出快速扩张之势。其中,在资产方,对外资产、基础设施、以及居民房地产资产迅速积累,构成资产扩张的主导因素。这记载了出口导向发展战略之下中国工业化与城镇化加速发展的历史进程。在负债方,各级政府以及国有企业等主权部门的负债规模以高于私人部门的速度扩张。这凸显了政府主导经济活动的体制特征。

  

   国家资产负债表近期的风险点主要体现在房地产信贷、地方债务、以及银行不良贷款等项目上,而中长期风险则更多集中在对外资产、企业债务、以及社保欠账等项目上。无论哪一类风险,都与当前的发展方式与经济结构密切相关。因此,应对或化解风险的最佳途径,还是转变发展方式,调整经济结构,实现健康、高效率、高质量、可持续的增长。

  

   如果继续执行现行养老保险体系,到2023年,全国范围内职工养老保险即出现资金缺口,到2029年,累积结余将消耗殆尽,到2050年,职工养老金累计缺口占当年GDP的比例将达到91%。另外,到2050年,中国全社会总养老金支出(包括职工和居民养老保险)占GDP的比例将达到11.85%,这一水平与当前欧洲一些高福利国家的水平大致相当。

  

   我们还在多种情境下分析了某些政策措施和养老金制度设计对养老保险财务的可持续的影响。发现,提高退休年龄和提高领取居民基础养老金年龄,可以起到很强的作用,能够大幅降低养老金缺口程度。同时,提高养老保险的投资收益率也有一定帮助,但作用相对较小。而维持高的养老保险替代率将明显提高养老保险潜在债务水平。我们更偏向提高退休年龄和提高领取居民基础养老金年龄的对策,同时,我们主张提高投资收益率,并保持高的养老保险替代率。

  

   当然,通过国有资产的股息积累或者出售国有资产的方式,以及通过提高税收、发行债券并对养老保险进行财政补贴来为养老保险融资,也是解决或缓解养老保险的融资缺口问题的可行选择。

  

   肆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了“加快建立国家统一的经济核算制度,编制全国和地方资产负债表”的战略任务。在国家最高层面上推动国家资产负债表的研究和编制工作,在当今世界实属罕见。这充分显示了中国政府努力“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决心和智慧。

  

   作为国家设立的最高社会科学研究机构的学者,我们将响应三中全会的号召,继续用我们的努力,做好国家资产负债表的研究和编制工作,为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贡献绵薄之力。

  

  

   [1]李扬、张晓晶、常欣、汤铎铎、李成(2012),《中国主权资产负债表及其风险评估》(上、下),《经济研究》2012年第6、7期。

   [2] LI Yang, ZHANG Xiaojing, 2013, “China’s sovereign balance sheet and implications for financial stability”, in China's Road to Greater Financial Stability: Some Policy Perspectives, edited by Udaibir S. Das, Jonathan Fiechter, and Tao Sun. The IMF Press.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349.html
文章来源:《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2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