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盛邦和:一部中国“至上之书”的辨伪之路

更新时间:2021-02-27 22:49:33
作者: 盛邦和 (进入专栏)  
这是重大史学证据,凭此就可断订古文之伪。秦焚书未及六经,汉朝六经博士所读孔门足本,亦无残缺,且孔子所用文字即秦汉时的篆书。康有为说:“始作伪,乱圣制者,自刘歆;布行伪经、篡孔统者,成于郑玄”。又说:“王莽以伪行篡汉国,刘歆以伪经篡孔学,二者同伪,二者同篡。”

  

   此书一出,石破天惊,于当时学坛造成极大的震动。1894年清政府禁毁此书,1898年戊戌变法运动中再呈光绪皇帝,又再度遭禁。

   康有为撰《新学伪经考》,又撰《孔子改制考》,同样意义深远。然而时隔不久即引发争议,有人指出这两本书分别源自廖平《辟刘篇》、《知圣篇》,廖平及其学生不断撰文,以证康有为“剽窃”。[2] 1887年,廖平著《今古学考》,回顾自己曾于1889年在广州与康有为有过两次学术晤谈,声言1891年康有为刊《新学伪经考》,当受己著启发。然而,此一公案终因没有更多过硬证据而无定论。

  

   余论:辩伪工作的今世延展及历史意义

   时至今日,由于有了考古发掘与科学鉴定技术的介入,延续几个世纪的《尚书》辨伪事业更有长足的进展。陈梦家《尚书通论》、刘起釪《尚书学史》、张岩《审核古文尚书案》、吴通福《晚出<古文尚书>公案与清代学术》(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年。)等专著次第刊出,论文则有《梅赜《尚书》古文真伪管见》、《论古文<尚书>的学术价值》等。围绕《尚书》真伪这个几世纪以来纠缠不解的古老话题,当代学者新论迭出。

  

   张岩《审核古文尚书案》针对清初阎若璩著《尚书古文疏证》,将孔传古文《尚书》二十五篇论为“伪书”。本书对阎若璩《尚书古文疏证》证伪方法与材料作深入辨析,于历代古文《尚书》研究中出现的未解难题尝试解答,有意为以科学方法重建中国古史资料基础做出努力。[31]黄肃撰论文《梅赜《尚书》古文真伪管见》(许昌师专学报,1987年第3期。)指出:辨伪者断定梅《尚书》古文是“伪作”的前提是:“晋永嘉之乱,经书损失殆尽"[3]。经“永嘉之乱”,晋宫廷政府藏书会有所损失,可是说“经书损失殆尽”未免夸张。至于损失到对“伪"《尚书》古文无法辨认,更难以置信。2018年11月,清华大学战国竹简研究成果表明:人们见到的《古文尚书》系后人伪作。这方面的论文有李学勤《清华简与<尚书>、<逸周书>的研究》、廖名春《清华简与<尚书>研究〉》等。

  

   以上说的即为一部《尚书》曲折“生平”的简要介绍。《尚书》从其诞生日起,就踏上了曲折离奇的跌宕历程。先是遇秦火之难而佚失,而后分出今、古文两途及今文经时兴,此后有刘歆推崇、杜林获《漆书尚书》及“古学大兴”,最后则有阎若璩刊《尚书古文疏证》,被判为伪书。然而“定论”未定,直至今日,围绕“古文真假”,聚讼纷纭。《尚书》是中国古代社会主要经典之一,蕴含中国封建礼教的最核心的基本元素,就此而言,对《尚书》内容的怀疑责难,应予历史的肯定。由此,“恪守祖训”的陈规受到冲击,封建统治的基石亦被摇撼。不能说,阎若璩等人所进行的“疑古”已经具有这样的思想境界,但可以从中看出,中国向“近代”靠近之际发生于知识界的精神“进化”。这样的情况,愈往后愈明显,康有为、梁启超等对疑古史的评判及他们本身所为的疑古实践及后来疑古思潮的勃发已属明证。然而,问题都分出对应的两端,当其一端走过了头,另一端会不适而作出反应。辩证法的命题是,事物前进的方式是连带与互动。具体而言,中国古代经典既含消极停滞的负面内容,又体现民族体质的基因元素,而此基因元素往往正是中国民族的生命价值与存活理由。当疑古走过了头,演为虚无的否定,中国文化生命也会因基因缺失而受损。因此,我们要做的是:当以上的进步意义既被认知,就不必投放过剩能量,更不能将一个既已传世千年,承担教化的经典一味抹杀。

  

   此处原文为脚注:

  

[1]参引袁玮:《阎若璩《尚书古文疏证》辨伪成就试论》,《档案学通讯》2010年第2期。

  

   [2] 吴仰湘:《重论廖平、康有为“学术公案”》。

  

   [3] 《隋书·经籍志》。

  

   注释:

   [1]关于佚失的《古文尚书》信息,可从《左传》、《墨子》等古籍中查考,“引用《书》的次数最多的是《左传》,共达五十多次,所引到的篇名有十八篇,而《墨子》引到的达二十二篇,其余儒、法、杂等百家及一些史书都纷纷引用,除了泛称《书》的以外,所引到的篇名合计达四十余篇,其中三十余篇是现存《尚书》中所没有的,可知道这些战国人读过的《书》,后来又失传了。而传到汉代的二十八篇中,先秦诸子没有引用的也有十四篇。”引刘起釪:《尚书》学源流概要,辽宁大学学报,1979年第6期。

  

   [2]《今文尚书》为伏生本。汉初伏生口传晁错,以隶书抄录,共28篇。《古文尚书》主要指使用籀文写成的孔壁本,又有河间献王本、杜林本等。

  

   [3] 伏生(前260年-前161年)又称伏胜,字子贱,济南(今山东滨州 )人 ,秦博士。以今文《尚书》教齐鲁间。文帝求能治《尚书》者,年九十余不能行,使晁错往受之,为今文《尚书》学开山。

  

   [4]《汉书·艺文志》载:“鲁恭王坏孔子宅,欲以为宫,而得古文于坏壁之中,《逸礼》有三十九篇,《书》十六篇。天汉之后,孔安国献之,遭巫蛊仓卒之难,未及施行。”

  

   [5] 《汉书·艺文志》。

  

   [6] 《史记·太史公自序》。

  

   [7] 《史记·儒林列传》。

  

   [8] 《史记·五帝本纪》。

  

   [9] 西汉末期有纬书《尚书璇玑鈐》(赵传仁、鲍延毅:中国书名释义大辞典,济南:山东友谊出版社2007年,第619页。)云:“孔子求书,得黄帝玄孙帝魁之书,迄于秦穆公,凡三千二百四十篇,断远取近,定可以为世法者百二十篇,以百二篇为《尚书》,十八篇为《中候》,去三千一百二十篇。”以此为背景,东莱人张霸伪造《尚书》百两篇献上。

  

   [10] 刘起釪:《<尚书>学源流概要》,辽宁大学学报,1979年第6期。

  

   [11] “歆及向始皆治《易》,宣帝时,诏向受《穀梁春秋》,十余年,大明习。及歆校秘书,见古文《春秋左氏传》,歆大好之。时丞相史尹咸以能治《左氏》,与歆共校经传。歆略从咸及丞相翟方进受,质问大义。初《左氏传》多古字古言,学者传训故而已,及歆治《左氏》,引传文以解经,转相发明,由是章句义理备焉。”(《汉书·楚元王传》)。

  

   [12] 颜师古注:“中者,天子之书也。言中,以别于外耳。”

  

   龚自珍《说中古文》云:“ 成帝命刘向领校中五经秘书,但中古文之说,余所不信。秦烧天下儒书,汉因秦宫室,不应宫中独藏《尚书》,一也;萧何收秦图籍,乃地图之属,不闻收《易》与《书》,二也。”又言:若是皇家本何以不立学官,又何不出示于世?

  

   [13] 汉以太常、光禄勋、卫尉、太仆、廷尉、大鸿胪、宗正、大司农、少府为九寺大卿。太常寺设博士,称太常博士,分经任职,各经任一人。

  

   [14] 《汉书·刘歆传》。

  

   [15] 《汉书·儒林列传》。

  

   [16] 《后汉书?宣张二王杜郭吴承郑赵列传》。

  

   [17] 《东观汉记?杜林传》。

  

   [18] 李荣陛:《尚书考》卷一,《续四库全书》45 册,第 575页。李荣陛,乾隆二十八年(公元1763年)进士。曾任湖南永兴知县等。著《厚冈文集》二十卷,诗集四卷及《易考》、《尚书考》等。

  

   [19] 王国维:《观堂集林》,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2001 年版,第12 页。

  

   [20] 《后汉书?宣张二王杜郭吴承郑赵列传》。

  

   [21] 《后汉书?儒林列传》。

  

   [22] 梅赜《古文尚书》含今文《尚书》33篇及《古文尚书》25篇,附孔安国序与注,又称《伪古文尚书》、《伪孔传》。

  

   [23] 许建平:《丝路出土〈尚书〉写本与中古〈尚书〉学》。

  

   [24] 《新唐书·刘子玄传》。

  

   [25] “《尚书》一经,汉以来所聚讼者,莫过于《洪范》之五行;宋以来所聚讼者,莫过于《禹贡》之山川;明以来所聚讼者,莫过于今文、古文之真伪。”(《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26] 梅鷟:《尚书考异》,北京:中华书局1985年第7页。

  

   [27] 阎若璩:《古文尚书疏证》卷八。

  

   [28] 朱熹:《朱子语类·卷第七十八·尚書一》。

  

   [29] 刘光胜:《由怀疑到证实:由宋至清抉发<古文尚书>伪迹的理路 》,《中原文化研究》2018年第5期。

  

   [30] 梁启超:《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上海:东方出版社,1996:第86页。

  

   [31] 张岩:《审核古文尚书案》,北京:中华书局2006年。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33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