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宋冬林 汤吉军:资源型城市制度弹性、沉淀成本与制度变迁

更新时间:2007-01-03 08:46:23
作者: 宋冬林   汤吉军  

  

  「内容提要」与非资源型城市相比,资源型城市具有显著的经济性、体制性和社会性沉淀成本,从而导致资源型城市制度需求弹性较小,同时存在阻碍制度变迁的经济学逻辑。假设其他条件不变,同样的制度供给,由于资源型城市各类沉淀成本非常大,该地区的制度需求弹性相对来说较小。因而我们需要从降低沉淀成本角度,增大资源型城市制度需求弹性来深化制度变迁,即采取各种制度安排或者经济政策以降低或减少沉淀成本数量为基本原则,来增大资源型城市制度需求弹性强度。

  「英文摘要」Compared with non-resource-based cities,resource-based citiesobviously have sunk costs in economic ,institutional,and societal terms ,whichlead to limited elasticity in institutional demands and the existence of economiclogic for hindering institutional changes.This paper argues that ,with the sameinstitutional supply and all the other factors being constant ,there is a relativeinadequacy of elasticity in institutional demands in resource-based cities due toenormous sunk costs of various kinds.It is therefore suggested that sunk costsbe reduced to increase elasticity in institutional demands in resource-based citiesin order to deepen institutional changes.It is necessary to adhere to the principleof lowering or reducing sunk costs by adopting various institutional arrangementsor economic policies in order to increase elasticity in institutional demands inresource-based cities.

  「关键词」资源型城市/沉淀成本/制度需求弹性/制度变迁resource-based cities/sunkcosts/elasticity in institutional demands/institutional change

  

  一、问题的提出

  

  从新制度经济学理论可知,制度供给与需求是经济主体的一种理性行为。对于一个地区或国家来说,不同的经济主体对制度的供给与需求会有不同的反应程度,这种反应程度我们称为制度弹性。它一般划分为制度供给弹性与需求弹性。在我国体制转轨时期,一般认为我国的制度变迁是政府主导型的[1],因此对于制度需求是一种被动局面。但不管怎样,制度需求者还是会因制度供给给自己带来成本或者收益差异作出不同的反应,因此在一定程度上这也是是否引起制度变迁的关键因素。换言之,制度变迁实际上是经济主体对于制度供求变化的一种理性反应,不仅符合一般的制度供求规律,而且还取决于需求者的反应程度。

  与非资源型城市相比,同样的政府制度供给,资源型城市的反应一般是不十分灵敏。例如,同样是民营化制度改革,对于非资源型城市来说,实施起来相对容易,这是因为民营化不会给经济主体带来沉淀成本,经济主体的利益至少不会遭受损失。但对于资源型城市来说,实施起来很困难,这是因为民营化尽管带来了成本下降或者收益增加,但同时也给经济主体带来极大的沉淀成本,使经济主体遭受显著的利益损失。依此类推,补贴政策、优惠政策等,对资源型城市来说并不会带来制度变迁。事实上,对于像东北这样的老工业基地,中央政府已经出台了很多政策和制度,但为什么没有更大的起色,为什么这些地区对制度需求的反应十分迟钝,什么样的制度供给才能发挥预期效果,这些都是值得我们探讨的问题。为此,本文力求从制度需求弹性角度剖析资源型城市制度变迁障碍的经济学原因。

  

  二、制度需求弹性内涵及其影响因素

  

  一般说来,只要两个经济变量之间存在着函数关系,就可以用弹性来表示因变量对自变量反应的敏感程度。下面就引入弹性概念进行制度供求均衡分析,如图1所示:

  

  在图1中,横轴表示制度数量,纵轴表示的是成本,对于制度供给来说,它表示政府在进行制度供给时所进行的投入成本,它包括决策成本、创建与实施成本等。一般说来,制度供给数量越多,所花费的成本越多;反之,制度供给数量越少,所花费的成本越少。因而制度供给曲线向上倾斜。对于制度需求者来说,它表示制度供给给制度需求者所带来的成本变动大小。一般说来,制度供给所带来的成本变动越大,制度需求越少,成本变动越少,制度需求越多。因而制度需求曲线向下倾斜。与此相对应的说法是,假设其他条件不变,制度供给所带来的收益变动越少,制度需求越少。制度供给所带来的收益变动越大,制度需求越多。

  为了说明简便,我们假设制度供给具有完全无弹性特征。一方面,可以突出制度需求者弹性大小对制度需求的影响程度;另一方面,这样的假设也符合我国制度供给的基本特征,与有些学者论述我国的制度供给是政府主导型分析相一致。实际上即使我们考虑制度供给曲线向上倾斜,也并不影响本文分析的基本结论。

  接下来分析制度需求弹性。任何经济主体,包括公众和企业,其经济行为都是为了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因而对制度的需求也是如此。一般说来,一项制度供给给经济主体带来成本变动,只有当制度给经济主体带来成本降低足以补偿以前的投资成本,它才会真正引起制度需求,否则,当制度给经济主体带来成本上升,或者即使下降也不会补偿以前投资成本,它不会引起制度需求。为此,本文确立制度的需求弹性概念,简称制度弹性。此时,

  

  在(1)式中,E[,d]为制度需求弹性,(ΔI /I )为制度需求变动百分比,(ΔC/C )为制度供给给经济主体所带来的成本变动百分比。具体来说,现有的制度为I[,1],其所代表的成本为C[,1].变迁后的制度为I[,2],所带来的成本为C[,2].此时,ΔC =C[,2]-C[,1],ΔI =I[,2]-I[,1].

  所以我们可将式(1)转变为:

  

  从式(2)中可知:首先,制度需求偏好越强,制度需求弹性越大,反之,制度需求弹性越小。其次,制度替代性程度,一般说来,制度替代性越小,弹性越小,反之,制度需求弹性越大。最后,制度变迁所带来的成本越大,制度需求弹性越小,反之,制度弹性越大。因此说,制度需求曲线越平坦,弹性越大,极端地说,它呈现一条水平线,表示完全有弹性。反之,制度需求曲线越陡峭,弹性越小,极端地说,它呈现一条垂直线,表示完全无弹性。

  为此,假设其他条件不变,仅仅考虑制度供给所带来的成本变化来探讨制度需求弹性大小。在图1中,制度供给完全无弹性,此时由S 变成S[,1],其中D 表示制度需求弹性较小,因为制度给经济主体带来的成本变动幅度较大,而D[,1]表示制度需求弹性较大,因为制度供给带来成本变动幅度较小。由于制度被定义为影响经济与社会绩效的博弈规则,因而我们着眼于制度供给所带来的成本变动方面,能否补偿以前的投资成本,即是否发生沉淀成本,来说明制度需求弹性大小。如果C[,2]-C[,1]>0,则说明出现沉淀成本,反之,则没有沉淀成本。如果沉淀成本越大,则制度需求弹性越小,反之,制度需求弹性越大。

  

  三、资源型城市沉淀成本的例证分析

  

  沉淀成本是指投资成本中无法通过生产产品和自身残值得到补偿的那部分成本,是经济主体一种净损失。一项制度供给,如果给经济主体,主要是国有企业和政府决策者,特别是重工业性质的国有企业带来大量的沉淀成本,改革将难以进行。即使制度供给带来成本下降,但由于无法补偿或者降低这些沉淀成本,依旧不会带来制度变迁。根据马克思再生产理论可知,只要是社会生产,就存在着物质补偿与价值补偿两重关系。马克思把社会生产划分为简单再生产和扩大再生产两种形式。在整个社会再生产过程中,一种是补偿,更换从过去一直到现在已经积累起来的劳动资料,在实物形态上实现其原有规模的再生产;另一种是积累,在实物形态上增加现有的劳动资料规模。马克思指出,“年劳动产品的价值,并不就是这一年新加劳动的产品。它还要补偿已经物化在生产资料中的过去劳动的价值。因而,总产品中和过去劳动的价值相等的那一部分,并不是当年劳动产品的一部分,而是过去劳动的再生产。”因此说,在全部年产品的价值中,一部分是属于过去劳动的价值,另一部分是属于新增加劳动的价值。在过去劳动的价值中,又可以分为两部分,一部分体现在已消耗掉的原料、燃料、辅助材料等劳动对象上面,一部分则体现在已磨损的机器、设备、厂房、建筑物等劳动资料上面。为了使简单再生产正常地维持下去,其中的重要条件之一是,耗费多少劳动资料就要补偿多少劳动资料,只有根据生产过程中的各种磨损与消耗,及时地、足量地进行补偿,才能保证简单再生产顺利进行,为扩大再生产奠定基础。如果投资成本耗费无法得到补偿,经济主体难以进行下一期连续生产。

  在生产过程中,生产耗费的补偿,既是企业维持简单再生产的起码条件和进行扩大再生产过程中耗费的资金,只有不断从产品销售收入中得到补偿,才有可能不断购入新的生产过程所需要的材料,才有可能不断支付职工劳动报酬和其他生产成本,才有可能逐步积累固定资产更新改造准备金,才有可能取得一定的盈利并从中提取企业基金,从而保证企业再生产的顺利进行。如果企业在生产过程中,所获得收入无法补偿物化劳动和活劳动的耗费,企业的产品生产就会受阻,下一轮生产过程就没有办法进行下去。这是对单个企业而言的。对于一个行业、一个部门,以及一个地区或一个国家,同样存在这样的问题。因此,投资成本补偿是企业再生产补偿的基础。当投资成本没有得到销售收益和自身残值的补偿,那么就会出现沉淀成本,从而严重影响单个企业、行业、地区和国家经济发展状况。

  因此,当同样的制度供给,资源型城市会出现显著的沉淀成本,而不易引起制度变迁,因为这部分沉淀成本构成经济主体自身一种净损失。

  东北老工业基地改革和振兴的难度主要在于计划经济体制、传统的以资源初级加工为特征的重化工业结构和国有经济比重过大等形成了大量的沉淀成本。我们以东北老工业基地资源型城市为例剖析沉淀成本形成的经济背景,进而阐述沉淀成本对其制度创新的各种影响。

  第一,东北地区实行传统的计划经济历史长,影响大,市场经济基础设施薄弱,市场机制对资源配置的调节作用不强。早在1945年以前,日伪统治时期的东北实行的是战时经济,对资源和物资实行配给制。建国初期,由于我国实施重工业优先发展战略,资源要素禀赋结构必须适应工业化要求,从而导致与该战略相配套的体制只能是用高度集中的以计划手段来配置资源的经济体制。因此,长期以来东北地区的资源配置手段主要以行政权力调拨为特征的命令型经济和计划经济为基础。由于资本被纳入计划配置的框架,要想使资本发挥作用,就必须保证资本所需要的劳动力、原材料等也纳入计划经济体制的框架,并把劳动力、原材料等资源同样配置到重工业生产领域。也就是说,在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下为了实现优先发展重工业战略目标,不仅要把资本、劳动力等生产要素以集中计划安排的手段配置到重工业领域,而且还要压低资本、劳动力等要素的价格,从而降低重工业产品的生产成本。(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3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