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萧衡锺:告别特朗普:国际体系权力变化与特朗普政府的中国政策

更新时间:2021-02-27 00:17:39
作者: 萧衡锺  
美国与中国大陆间的相对权力变动其实并不如2003至2010年间的变动,但特朗普却推出了全面性的制衡政策,如要解释这样的情况,则单以美中相对军事权力变动来解释似乎稍嫌不足。

  

   五、国家潜在权力变化对特朗普政府中国政策的影响

   Mearsheimer指出,潜在权力(latent power)是一国能够打造军事力量的社会资源,而此种资源中,最重要的便是一国的财富。一国唯有拥有金钱、技术去训练、现代化其部队,才能建立强大的军事力量。而因现代战争的花费非常高,国家也需要大量的财富才能有足够资源转化以进行战争。因此,财富是军事权力的基础,也是一国现在与未来潜在军事权力的指标。

   国民生产毛额(Gross National Product, GNP)理论上等于本地居民总收入(Gross national income, GNI),此指标经常被用来衡量一国在特定年度的经济实力。在2009至2017年,中国大陆最高的经济成长率为2010年的10.64%,最低则为2018年的6.6%,相对的,美国经济成长率最高为2015年时的2.88%,最低则为2009年的-2.54%。在此消彼长之下,美中之间的相对潜在权力确实逐渐被拉近,在2009年时,美中之间的GNP相差9兆余美元,而至2017年,此差距仅剩下七兆余美元,在此期间,中国大陆也成为世界的第二大经济体。

   更有甚者,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若使用购买力平价(purchasing power parity, PPP)进行调整,则自2014年开始,美国经济占世界的比重已小于中国大陆。若使用此指标,至2019年,中国大陆经济占世界经济的比率为19.25%,而美国经济占世界经济的比率则为15.51%,也就是说,中国大陆具备的潜在、可转化为军事力量的实力可能已比美国还高。

   然而,Mearsheimer也认为,在衡量不同经济发展阶段的国家,如工业化与半工业化的国家时,使用GNP会较难体现真实的潜在权力差距,因高度工业化的国家会有远超半工业化国家的可支配财富,其技术水准也远远不同,因而比较这两种国家时,应该加入其他的衡量标准。

   有鉴于GNP较难体现真实的潜在权力差距,Mearsheimer在其2001年的书中,采用钢铁产量、能源消费量等资料作为计算一国真实财富的指标,认为这代表了一国当前的技术以及消费水准。但其也承认,由于钢铁重要性的下滑,使用此指标计算1970年代后的国家财富已逐渐失准。故本文采取世界银行2010年与2018年计算各国财富的报告,以对美中间的相对财富消长进行测量。

   世界银行在此两份报告中,采用生产资本与都市土地(produced capital and urban land)、自然资本(natural capital)、人力资本(human capital)、净国外资本(net foreign assets)等四个指标,来对一国的财富,也就是当前与长期的经济发展能力进行评估。中国大陆的总财富在2000至2014年间快速增加,在2000年时,中国大陆总财富仅为180,690亿美元,而美国为1,884,200亿美元,美国总财富为中国大陆的十倍以上。但至2014年,中国大陆总财富为1,475,750亿美元,而美国为3,135,740亿美元,美国总财富仅为中国大陆的两倍多。由此可见,中国大陆在2000年后的总体经济实力确实上升甚快。

   世界银行目前的财富统计仅至2014年,故尚无法确定在特朗普政府时期,美中总财富是否出现重大变化,以至于特朗普政府的中国政策出现重大转变。但可以确定的是,在奥巴马政府时期,中国大陆的总财富,也就是潜在可转化为军事权力的经济实力已快速逼近美国。

   但若采用科技技术的发展程度来测量美中之间的真实潜在权力,则会得到不同的结论。联合国在2001年时首先使用了“科技成就指数”(Technology Achievement Index),来衡量一国的科技实力,此指标包含了科技发明、新科技扩散、旧科技扩散以及人民技能等四大面向,而每一个面相又包含两个子指标,来衡量一国科技的综合实力。

   在2009年的科技成就指数上,中国大陆在91个国家中排名第54名,而美国则排行第8,两国在专利项目、专利权利金等项目上差距非常大,显示两国科技硬实力的差距。此外,在人民技能上,中国大陆就读高等教育,甚至一般学校的比例也远小于美国。到了2016年的科技成就指数上,中国大陆在105个国家中排名第62名,而美国则排行第10,中国大陆在专利项目、专利权利金等科技发明的项目上虽有成长,但仍差美国甚远,而在人民技能上,中国大陆就读高等教育、一般学校的比例有显着成长,但由于有计划名额招生故仍小于美国。

   因此,无论是在奥巴马或特朗普政府时期,中国大陆的科技技术仍与美国有段差距。但很明显的是,中国大陆正持续追赶拉近、未来甚至有可能超越美国。科技实力不只是一国的财富,其很大程度与一国战时能将经济实力转化为军事实力的能力有关(如快速制造、研发精良与大量的武器),考量到一国真实的潜在权力必须是一国在战争时所能转换成军事实力的经济实力转换效率来看,中国大陆在美国两任政府时期的潜在权力变化相当大。

   以综合经济实力指标而言,中国大陆过去十多年的经济成长率从未低于6%,而美国则从未高于3%,美中之间的GNP差距仅余七兆美元; 而若使用PPP调整下,中国大陆GNP则在2014年已超越美国。显示奥巴马到特朗普政府时期,美中间的潜在权力似乎已相当程度的拉近。若使用财富衡量美中之间真实的潜在权力差距,根据世界银行的调查,美中之间的财富差距至2014年已显着拉近,显示中国大陆的真实潜在权力确实已显着提高。

  

   萧衡锺,国立台东专科学校通识教育中心助理教授、北京大学暨中国文化大学博士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305.html
文章来源:《中国评论》月刊2021.2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