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瑜:晚清“新小说”的地方路径

更新时间:2021-02-26 11:06:24
作者: 陈瑜  
黄福本人并不事小说写作,作为存古学堂的词章教习,他能为杂志题写刊名,从某种程度上就表明新小说在武汉获得了正统文学的认可。胡石庵请其书写刊名,背后折射的是胡及其同人的办刊态度:对于小说宗中还是宗西的一种选择。虽然当时国粹主义思潮对许多小说杂志都有影响,但相比于其它杂志,《扬子江小说报》请黄福题刊名,本身就是旗帜鲜明地亮口号,行为更为激进,态度更为彻底。

   这种选择势必影响到对翻译小说的态度。《扬子江小说报》刊登翻译小说,有李涵秋译《梨云劫》,包柚斧译《金钏案》,胡石庵译《蜂蝶党》,陶报癖译《红发会奇案》,这几部小说,除了陶报癖所译注明原作者是英国考南道外,其它几部小说都没有标注原作者,这样的做法在当时的小说杂志中是不常见的,无论是早期的《新小说》《绣像小说》,还是后期的《新世界小说》《月月小说》《小说林》等杂志,译文小说极少不注明原作者的。这种态度的背后,关涉到了编者的小说观。小说家何海鸣评价《扬子江小说报》主编胡石庵的一段话或可为此作一注解:“创办了一家扬子江小说日报,专门提倡小说,即找不着西译名著,也能自出心裁,创造出西洋的小说故事来,人名和地名,全步上西洋译音,充作译本,如侦探冒险等作,应有尽有,居然能以伪乱真。”22如此“翻译”小说,想从西方小说中获取小说创作的资源和养分,显然不大可能。这与以突出“西”为思想资源创作小说的做法有了差异。可见当时武汉在小说资源的选取上,只以中西为区隔,不以新旧为分野。

   胡石庵及其同人创作小说主要是从中国传统小说中汲取资源和养分。他们对于传统小说的价值定位极高:“嗟乎,国之不强所长亦善变为短,是非不足自存,无如今日之甚矣。不然,即如小说一书,集东西著述,其求有如红楼西厢诸作,曲尽言文之妙者乎。”23在他们看来,大众之所以认为西洋小说胜于传统小说,不是小说本身的问题,而是因为国力的差别,这样的结论自然过于夸大了本土小说的位置,但将精力聚焦于传统小说,对于小说开始走上审美性的自觉,不断推进小说地位的独立,都不无裨益。《扬子江小说报》曾连载胡石庵撰写的《小说说》十五则,《小说说》是典型的小说文论,里面讨论的对象全部是中国传统小说,十五则文论中除了一两则涉及到政治教化外,其它都是从艺术的角度切入。《小说说》开篇便讨论了《西游记》的主旨,清朝年间,在三教汇通的背景下,《西游记》往往被定义为一本道书,或者一本佛书,或宣传三教同源之书,胡石庵认为这种观点不可靠:“意此书亦不过一小说家言耳”24,以小说家眼光,胡石庵剥除了附着在《西游记》上的学说观点,将它归置于纯文学的小说领域。为什么没有西学背景的胡石庵,也可以从纯文学的角度来认识《西游记》呢?已有研究指出,中国古代“小说”概念本身就包含多层意义,其中一种就是文体学意义,清末民初“传统小说概念逐渐与西方近现代以来小说概念走向一致”25,此处《扬子江小说報》上的例子也可以作为一个有力的佐证。除此之外,《小说说》还记载了小说报同仁在一起品评传统小说优次的趣事,与友人借《红楼梦》来讨论小说虚构与真实等问题。这说明,《小说说》虽由胡石庵执笔,但背后的诸多理念都是小说报同仁的共识,他们以传统作品为桥梁,结合自身的创作经验体会进行的小说理论讨论。这不仅有效地传播了小说的文体学概念,也在一定程度上开始脱离附着在小说上的政治功利主义,回归到小说文本内部。

  

   三  从武汉走向中心的作家

  

   从上文可知,《扬子江小说报》立足地方,有着清晰的办刊理念,这与杂志创办人胡石庵密不可分。胡石庵和许多晚清小说家一样,出身世家,身兼革命者和小说家、办报人等多重身份,是晚清武汉小说界“执牛耳”的人物,他对武汉充满了感情,“其作品只供给武汉一隅之需要”26,即便后来因为在辛亥起义的炮火中创办了第一张革命报纸《大汉报》,声动海内外,他也没有离开武汉,只是将主要精力都放置在办报上。虽然《扬子江小说报》只出了五期就停刊了,但它所秉承的很多理念并没有因为刊物的停办而消散,许多当年和杂志、和胡石庵有交集的作家,后来在他们的身上依然能够发现这些理念的闪现。

   《扬子江小说报》作者中成就最大的当数李涵秋,他因为作品《广陵潮》而在通俗文坛大放光彩,魏绍昌先生将之列为鸳鸯蝴蝶派“五虎将”之一。李涵秋是扬州人,《广陵潮》中有大量扬州风俗的描写,也引用了不少当地方言,因而许多研究者把注意力都放在了李涵秋与扬州文化的互动研究之上,所用的关键词正是“地方性”。但若把“地方性”的关键内涵进行一个转换,不再将注意力仅仅放在风光风俗、方言土语之上的传统地域文化角度,而是从李涵秋文学的发生、生成及受影响的文学路径来进行讨论的话,我们会发现,“武汉”也是其绕不开的重要文化社会空间。李涵秋好友兼研究者贡少芹曾言:“涵秋治小说家言也,即在为汉皋寓公之时”“涵秋就馆武昌,得读石庵说部。虽爱其辞藻典丽,觉描写体会处似以为未足,因感而有所触发,不觉怦然动于中”27。正是受了胡石庵的影响,李涵秋才开始创作小说,他的第一篇小说和代表作《广陵潮》都是发表在武汉的报纸上,1909年,李涵秋离汉赴扬,依然与武汉小说界保持着紧密的联系,常年向武汉报刊提供小说稿件。1921年,李涵秋出任《时报》副刊《小时报》主笔,发表了98则题名为《我之小说观》的创作谈,讲述自己的创作与传统文学的渊源。28今天我们考察新文学作家的思想来源,很少关注通俗作家接受传统文学的路径,好像他们受传统文学影响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但通俗作家也不是天生就自带传统文学修养,也需要有机缘,有催化,因而考察其来路也是文学研究者需要做的一项重要工作。毋庸置疑,考察李涵秋接受传统文学的影响路径,“胡石庵”和“武汉”是绕不开的两个关键词。

   何海鸣也是一位深受《扬子江小说报》和胡石庵影响的作家。这位辛亥革命的功臣,后来以“倡门”题材出名,范伯群称他为“倡门画师”,并指出他写作的思想资源来源于传统小说。29从传统小说中汲取养分,与胡石庵和《扬子江小说报》不能说没有。胡石庵曾回忆何海鸣在武汉当新兵时“常以文送余改削,以师相视”。30何海鸣自己也说他早期开始写小说时,常拿作品与胡石庵、李涵秋阅览,请他二人批评指教31。在他的评价体系中,创作优于翻译,李涵秋一直是他心中地位极高的一位作家,当年林纾因翻译西洋小说而大受欢迎,但他对此不以为然,认为林只是翻译,不是创作,只能算文学家,或者“古文学大家”,真正能称得上小说家的首选应为“无闻达之李涵秋”32,重创作轻翻译,这样的评价体系实则来源于他在武汉受到的文学启蒙。

   李涵秋和何海鸣都在文学史上留下了自己的代表作。但是武汉这个助他们文学起步的城市,却只留存在他们的生平简介上,并不被文学研究者关注。其原因就是我们要么束缚于“影响—被影响”的思路,只关注他们在中心城市上海的发展,要么受制于传统地域文化研究的影响,只关注作家的出身地。如果我们重梳历史细节,就会看到一条一条从边缘走向中心的路径。当下,我们要反思,受“全球化—发达城市现代化—后发达地区逐渐开化”33的下渗式思维影响,我们是否忽略了在地知识的向上扩散?是否忽略了地方本身的力量?现在回过头看范韵鸾在《扬子江小说报》发刊词中关于“沟—河—海”的运动趋势描述,对应着这些作家的发展路径,其实已经证实的确有一种发展路径是向上扩散的,或者说是从边地到中心的。

   当然,作家与地方的互动是一个极为复杂的过程,地方经验如何经过作家最终转化成为独特的文学作品,需要更多细致入微的考察。不过我们既不能把地方经验当成千篇一律、稳定不变的实体,不能忽视历史情境中地方确实存在思想潮流,这种潮流的存在的确是以地方的开放性为前提的,但同时这种潮流的存在也是以自我为主体的,因而需要我们转变观察视角,要以地方为主体,而不能将地方仅仅看成是中心地区的副本或者变样。

   注释:

   ①专门研究论文只有一篇,参见刘鹏:《晚清沪外小说专刊<扬子江小说报>研究》,《明清小说研究》2018年第3期。

   ②陶祐曾:《中国小说报调查表》,《扬子江小说报》1909年第1期。

   ③学者刘鹏已指出这个统计不全,笔者推测统计不全的原因是受限于交通,统计者没有见到宁波和粤港地区的小说杂志。参见刘鹏:《晚清沪外小说专刊<扬子江小说报>研究》,《明清小说研究》2018年第3期。

   ④范韵鸾:《扬子江小说报发刊词之一》,《扬子江小说报》1909年第1期。

   ⑤李怡:《“地方路径”如何通达“现代中国”》,《当代文坛》2020年第1期。

   ⑥《<扬子江小说报>出现》,《汉口中西报》1909年5月16日。

   ⑦参见姜榮刚:《“小说改良会”缘起及相关活动考论——兼论中外互动与晚清“小说界革命”的发生与演变》,《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2020年第5期。

   ⑧顿根:《扬子江小说报发刊词之五》,《扬子江小说报》1909年第1期。

   ⑨范韵鸾:《蒲阳公梦》,《扬子江小说报》1909年第2期。

   ⑩范韵鸾:《蒲阳公梦》,《扬子江小说报》1909年第1期。

   11蛤:《述学卮言上(论今日宜讲诸子之学以辅翌孔学)》,《扬子江小说报》1909年第4期。

   12关晓虹:《晚清学部研究》,广东教育出版社2000年版,第176页。

   13刘望龄:《黑血·金鼓——辛亥前后湖北报刊史事长编》,湖北教育出版社1991年版,第10页。

   14付登舟:《<江汉日报>与晚清革命文学的发生》,《文学评论》2014年第1期。

   15参见朱峙三:《辛亥武昌起义前后记》,《鄂州文史资料》第十四辑,鄂州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2001年版,第91页。

   16姜荣刚:《国粹主义思潮与晚清“小说界革命”之转向》,《文学评论》2018年第1期。

   1726陶报癖:《小说家天门胡石庵小史》,《心声》1923年第3卷第1期。

   18参见璩鑫圭、唐良炎编:《中国近代教育史资料汇编·学制演变》,上海教育出版社2007年版,第363-365页。

   19朱峙三:《朱峙三日记》,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259页。

   20罗灿:《关于湖北存古学堂的回忆》,《武汉文史资料第八辑》(内部发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武汉委员会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1982年版,第55页。

   21郭书愚:《开放而不失其故:张之洞兴办湖北存古学堂的努力》,《社会科学研究 》2014年第6期。

   2231求幸福斋主:《民元报坛识小录》,《越风》1936年第7期。

   23凤俦:《小说报缘起》,《扬子江小说报》1909年第1期。

   24石庵:《小说说十则》,《扬子江小说报》1909年第5期。

   25段江丽:《中国古代“小说”概念的四重内涵》,《文学遗产》2018年第6期。

   27贡少芹:《李涵秋》,震亚图书馆1928年版,第14页。

   28参见黄诚:《论新发现的李涵秋<我之小说观>》,《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2014年第2期。

   29范伯群:《在倡门小说中泛出人道之光的求幸福斋主——何海鸣》,《倡门画师何海鸣代表作》,江苏文艺出版社1996年版,第1-9页。

   30胡石庵:《湖北革命实见记》,《辛亥革命在湖北史料选辑》,湖北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21页。

   32何海鸣:《求幸福斋随笔》,上海书店出版社1997年版,第8页。

   33李怡:《地方性文学报刊之于现代文学的史料价值》,《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2010年第1期。

   (作者单位: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湖北民族大学教育学院)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292.html
文章来源:当代文坛 2021年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