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郑力刚:我所经历的2020年及对未来期许

更新时间:2021-02-24 09:17:46
作者: 郑力刚 (进入专栏)  

  

   郑力刚,1978年就读于湖南大学应用数学系,1982年入清华大学从师秦元勋,蒲福全教授读研究生,1984年就职于清华大学,1986年赴加拿大渥太华大学从Angelo Mingarelli教授读博, 1991年8月加盟加拿大能源、矿产、资源部(现名,天然资源部)能源研究所,并成为Research Scientist。

  

   问:请谈谈2020年投入精力最大的事情是什么,以及为什么想去推动这件事,取得了什么进展?

  

   如同往年一样,弹琴,滑雪,打网球,跑步,一言蔽之,enjoy life!其重要性不证自明。其结果?明天还想如此。

  

   问:在所关注的领域2020年有哪些重要事件/人物/变化趋势,有哪些未来值得特别关注的话题?

  

   在2013年著名的煤专家Dave Osborne邀我和友人为其主编的《The Coal Handbook》(两卷)写燃煤发电一章时,水电以外的其它再生能源(风,太阳能,生植物等)的发电量是很少而且价高,在美国不到总发电量的2%。然不到十年,其已占10%。在欧盟,这情形更是好得让人都不敢相信,今年上半年三分之二的电已是由无碳的再生能源产生。真正是“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难怪Morgan Stanley 预测到2028年, 在美国再生能源的发电量将超过天然气,更不用提煤了。我也非常高兴看到中国政府下决心在2060年前中国实现 carbon neutral。为发展自毁蓝天青山绿水毕竟是愚蠢的行为。

  

   问:2020年令您最为气愤的事情是什么?

  

   网上传的李文亮的《悔过书》让我最为震惊。21世纪的文明社会面对此,情何以堪?一个现代社会应该不仅仅是物质方面的,否则沙特就是世界最先进的。让人遗憾同是也让我惊讶不已的是《方方日记》能导致如此大的讨论和分歧,但这也让我明白了《悔过书》的社会基础。

  

   问:目前您面临的主要挑战(或焦虑)来自哪里,打算如何应对?

  

   “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每天看着日出日落,常感叹没有足够的时间弹巴赫也没有足够的时间越野滑雪。

  

   问:在2020年阅读旅程中,有没有特别值得推荐或大失所望的书籍?

  

   从2016年底起,我就几乎再没有关心过美国的时事。历史往往惊人地重演,只是这重演的地方和时间让我不能相信。Kurt Andersen的《FANTASYLAND: HOW AMERICA WENT HAYWIRE: A 500-YEAR HISTORY》一书,使我有更多的了解。但我实在难以相信在今日仍有多于七千四百万的人依然将前途寄托在充满谎言和反智的“梦”里。

  

   问:请谈谈2021年的工作(生活)计划,会有哪些重点或变化?

  

   人生这些年让我明白“似水流年”的生活其实就是美好的生活。明年的生活计划不会有变化:“和调度以自娱”。

  

   问:个人生活还有什么梦想?(这梦想当然不一定是能实现。)

  

   冬日每天能越野滑雪三小时。无情的现实告诉我这在退休之后都不见得有可能。然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问:对于社会未来发展还有什么期待?

  

   大哉问!只是在下这等升斗小民实在不应该操心这样的问题。有许多人思考这问题的社会, 在我看来,不是一个正常的社会。如要谈具体一点的期待的话,渥太华湛蓝的天空常让我想起上世纪八十年代北京秋天的天空。那时,年纪和我差不多的人认识“霾”这个字的人是很少的。我期待在未来的一天又只有很少的人认识这字。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25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