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吕耀东:拜登政府与美日同盟的发展趋向

更新时间:2021-02-23 15:52:16
作者: 吕耀东  
2020年11月17日,菅义伟与到访的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举行会谈,双方宣布已在原则上就签署《互惠准入协定》(RAA)达成一致。若这一协定成功签署,日澳两国因联合训练而在对方国家停留时,能顺利携带装备和弹药等物资入境,有望强化双方防卫合作的深度和广度。这意味着日澳的防务合作关系会朝着更加紧密且制度化的方向发展,并对日本与西方国家构建“准同盟”关系起到示范作用。此外,菅义伟与英国首相约翰逊一致同意在“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构想下,加强安全保障领域的合作,推动构建日英“准同盟”关系。日本还计划与美国、法国和英国于2021年5月联合举行大型海军演习,地点在日本海域的偏远无人岛屿;英国最快于2021年初向演习海域派遣“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编队。事实表明,日澳、日英不仅以安全防务交流为重点,而且积极深化双边战略伙伴关系,寻求在全球和地区事务上的深度合作。日本以日美同盟为基础扩大“盟友圈”的尝试将成为印太地区新的不确定因素。

美日同盟的对华针对性及政策趋向

   基于《美日安保条约》的美日同盟是“冷战产物”,不应损及第三方利益,更不应危害地区和平稳定。但是,拜登和菅义伟关于“钓鱼岛适用于《美日安保条约》第五条”的言论,不仅损及中国的领土主权,更是危及亚太地区的和平、稳定和发展。

   第一,菅义伟和拜登确认钓鱼岛适用于《美日安保条约》第五条,明确了“美日同盟”的对华针对性。在中美关系持续恶化的背景下,美国格外关注菅义伟能否长期稳定执政以维持牢固的日美同盟关系,并期待与菅义伟政府在对华政策上共进退。换言之,将中国视作对手的美国政府期待日本对华态度变得更为强硬。为此,拜登明确表示,钓鱼岛是《美日安保条约》第五条的适用对象,展示出了重视以日美同盟机制合作对华的姿态。同样,菅义伟把确认钓鱼岛适用于《美日安保条约》第五条,视为日本对美外交的头等大事,甚至不惜进一步恶化日中关系。菅义伟不断向美方渲染中国在钓鱼岛、东海和南海开展的维权活动,并以防范中国军事崛起为由头,突出日美同盟的对华针对性。日本预想拜登可能会回归奥巴马执政时期采取的对华外交融合路线,所以要求美方切实参与针对钓鱼岛、东海及南海的防卫应对及安保合作。这将给未来中美关系、中日关系带来重大的不确定性。

   第二,基于美日同盟构建西方“盟友圈”提高对华针对性。中国的和平发展对于世界繁荣稳定的贡献举世瞩目,但在一些欧美国家看来却是“威胁”。在美日同盟主导和引领下,亚太地区少数国家正逐步组建新的对华战略联盟。拜登确认钓鱼岛适用于《美日安保条约》第五条,可见其对华遏制意图十分明确。日本有舆论研判,拜登将在维持特朗普执政时期对华制裁的基础上重新推敲对华战略,特别是在经济领域,拜登将力争与日欧等国家携手“纠正中国的贸易惯例”。预计2021年5月由美国、日本、法国和英国在亚太地区联合举行的大型海军演习,对华针对性不言自明。美国希望更多的欧洲盟友加入“印太战略”机制,共同应对中国。日本政府也期待拜登能够回归国际协调路线,以“价值观外交”加强与盟国合作,不断扩大应对中国的“盟友圈”。

   第三,日美同盟下的日本对华“平衡外交”难以实现。菅义伟在强化日美同盟关系的同时,强调“将与近邻各国构筑稳定的关系”。尽管这样的对华政策与安倍既往方针出入不大,但是菅义伟想通过所谓“平衡外交”处理中美日三边关系,显然是不现实的。因为日美同盟作为双边性质的军事同盟,在政治上同样具有排他性和针对性。既然菅义伟已表示继续将日美同盟关系作为外交基轴,那么日本同其他大国及周边国家间关系势必深受这一框架安排的影响,不可避免会出现以日美同盟的利益为重,并不惜淡化他国利益和地区安全利益。鉴于新冠肺炎疫情对于东亚经济的影响,日本与中国积极互动,推动签署拖延已久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但当谈到涉及盟友美国利益的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议题时,菅义伟称中韩加入CPTPP并非易事。目前主导CPTPP的日本的借口是,遵守高水平的规则将成为展开CPTPP谈判的前提条件。与此同时,日本却强烈希望美国拜登政府能重返TPP。日本行政改革担当相河野太郎认为,CPTPP是制定“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规则的框架,“若美国不加入,CPTPP将处于漂泊状态”。日本的做法表现出忽视地区共同经济利益并以日美同盟为优先的明确政治态度。

结   语

   拜登和菅义伟将美日同盟定位为“印度太平洋地区和平与繁荣的基石”,显然是基于构建“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的战略共识。在日美同盟下形成的“四国安全机制”,其对华针对性日益显著。加之菅义伟和拜登有关钓鱼岛适用于《美日安保条约》第五条的言论,均是对中国领土主权及国家核心利益的公然侵害。从长远来看,中日关系中固有的结构性矛盾加上中美关系的紧张状态,不能排除日本为迎合美国而采取进一步的对华遏制政策。日本基于日美同盟及其与澳大利亚、英国构建“准同盟”关系的立场,在涉港、台湾及南海问题等方面发出消极言论,使得亚太地区的国际关系变得更加复杂,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亚太乃至世界的和平、稳定与发展。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wangp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245.html
文章来源:《当代世界》2021年第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