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褚静涛:中国近代史钓鱼岛与琉球归属

更新时间:2021-02-22 22:41:28
作者: 褚静涛  

  

   内容摘要:日本侵占琉球,清政府爱莫能助,坐视日本的侵略扩张。1895年,日本窃占了钓鱼台列岛,又通过《马关条约》,侵占了台湾岛、澎湖列岛等。民国前期,中国知识界对琉球问题鲜少研究,社会大众一般也不知道琉球沦亡的经过以及与中国的宗藩关系。蒋介石早有收复台湾、琉球之志,因实力所限,收复琉球并未上升至国民政府的大政方针。在开罗会议中,蒋介石明确提出收复台湾、澎湖、东北等失地,建议中美在战后共管琉球。为了在战后建设一个新中国,胡焕庸等人深感中国必须汲取东部沿海遭到侵略的历史教训,不但要收复台湾,更应将与台湾相连的琉球群岛收归中国版图,来保证中国东部大陆有一道天然的安全屏障。他们努力搜集资料,汇编成册,介绍给社会大众,毋忘琉球,提出收复琉球的建议。根据《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日本降书》,中国将收复包括钓鱼台列岛在内的所有失地。因美军攻克整个琉球群岛,中国需与美国交涉,来收复钓鱼台列岛。

   关键词:国民政府 钓鱼岛 琉球归属

  

   前言

   近年来,海峡两岸几位学者根据台湾国民党党史会、“国史馆”、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收藏的“国民政府外交部档案”、“国民党群众组织档案”等资料,展开国民政府与琉球归属问题的研究,取得了初步成果,台湾方面主要有许育铭《战后处理与地缘政治下的国民政府对琉政策:以40、50年代为中心》(“中国のインパクトと东アジア国际秩序”学术研讨会论文,大阪:大阪大学千里生命科学中心,2006年11月),任天豪《中华民国对琉球归属问题的态度及其意义(1948—1952)——以“外交部档案”为中心的探讨》(《兴大历史学报》第22期,2010年2月)。大陆方面主要有,石源华《论战后琉球独立运动及琉球归属问题》(第五次中华民国史国际学术讨论会参会论文,浙江溪口,2006年7月),王海滨《中国国民政府与琉球问题》(《中国边疆史地研究》2007年第3期),王建朗《大国意识与大国作为——抗战后期的中国国际角色定位与外交努力》(《历史研究》2008年第6期),侯中军《困中求变:1940年代国民政府围绕琉球问题的论争与实践》(《近代史研究》2010年第6期)。上述论文存在着一些缺陷,一是将日本、美国占领下的琉球等同于古代琉球,二是未探讨钓鱼岛与琉球之间的关系,三是对国民政府琉球政策的曲折性未做深入探讨,四是没有回答中国人民是否关注过日据下钓鱼岛。为此,笔者不惴浅陋,对钓鱼岛与琉球归属问题展开初步探讨,分析国民政府的琉球政策。不当之处,尚祈海内外方家批评指正。

  

   一、日本侵占琉球、钓鱼岛、台湾

   琉球群岛位于太平洋上、东海之中,陆地总面积约有3000平方公里,包括470多个岛屿,散布在北纬24度至31度、东经124度至131度之间,自东北向西南蜿蜒横列在日本九州鹿儿岛与台湾岛之间。

   古代琉球群岛的范围(古中山国),包括大隅诸岛、吐噶喇列岛、奄美诸岛(统称萨南诸岛,现属日本鹿儿岛县),冲绳诸岛、宫古列岛、八重山列岛等(统称琉球诸岛,现属日本冲绳县)。

   在中国古代,中国与琉球保持着宗藩关系,明、清政府多次派使臣,册封琉球国王。明洪武五年(1372年)以后,琉球王国一直使用中国的年号,奉行中国正朔。琉球王国的官方文书、外交条约、正史等,都用汉文书写。

   日本对琉球觊觎已久。1875年,日军开入琉球,禁止琉球进贡中国和受大清册封,用明治年号取代中国年号。1879年,日本宣布“废琉置县”,将琉球国改为冲绳县。之后,日本占领下的琉球群岛的地理范围有所扩大,与古中山国的地理范围并不完全一致。

   清政府对此持反对立场。1880年,日本政府提出,琉球三部分岛屿中,宫古、八重山两岛让给中国。中日两国几次交涉,未达成协议,清政府未承认琉球归属日本。

   钓鱼台列岛(简称钓鱼岛)位于我国台湾岛东北方,北纬25度44分至25度56分和东经123度28分至124度34分之间,由钓鱼屿、黄尾屿、赤尾屿、南小岛、北小岛及其附近的3个小礁组成,陆地总面积约6.3平方公里。它是大屯山及观音山山脉向东北延伸入海底的突出部分,在地质上与台湾东北方花瓶屿、棉花屿、彭佳屿一脉相承。岛上没有居民,附近海域是闽台地区渔民的传统捕鱼作业区。

   钓鱼岛是中国人民最早发现、最早命名、最早使用、最早宣称归中国所有,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中国历史文献有大量关于钓鱼岛属于中国的原始记录。

   明朝嘉靖十三年(1534年),正使给事中陈侃受命出使琉球。自福州出海北行,“九日,隐隐见一小山,乃小琉球也。十日,南风甚迅,舟行如飞,然顺流而下,亦不甚动。过平嘉山、过钓鱼屿、过黄毛屿、过赤屿,目不暇接,一昼夜兼三日之程。夷舟帆小,不能及,相失在后。十一日夕,见古米山,乃属琉球者,夷人鼓舞于舟,喜达于家。”[1]

   嘉靖四十年(1561年),正使给事中郭汝霖受命出使琉球。自福州出海北行,“二十九日,至梅花,开洋。幸值西南风大旺,瞬目千里,长史梁炫舟在后,不能及,过东涌、小琉球。三十日,过黄茅。闰五月初一日,过钓鱼屿。初三日,至赤屿焉。赤屿者,界琉球地方山也。再一日之风,即可望古米山矣。”[2]

   清康熙五十八年(1719年),海宝、徐葆光受命出使琉球。徐葆光著《中山传信录》,关于古代琉球的地理位置与所属岛屿,“琉球属岛三十六,水程南北三千里,东西六百里,远近环列”,包括东四岛、正西三岛、西北五岛、东北八岛、南七岛、西南九岛。西南九岛包括八重山、乌巴麻二岛、巴度麻、由那姑呢、姑弥、达奇度奴、姑吕世麻、阿喇姑斯古、巴梯吕麻(“在八重山极西北”,“此琉球极西南属界也”)。[3]并没有将钓鱼岛地区列入琉球群岛范围。

   从上列明清古籍可知,钓鱼岛地区位于中国福建海域,与琉球群岛相邻,属于中国的固有领土。

   琉球是中国的藩属国,与中国东部海域相邻。明清中国政府并未与琉球政府就中琉海域做过类似于今天的海域划界工作。即使有海域争端,应当由中国人民与琉球人民通过和平谈判的方式来解决争端。

   1894年,日本挑起甲午战争,中国战败。1895年4月17日,李鸿章被迫签订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其第二款规定,中国将“台湾全岛及所有附属各岛屿”以及“澎湖列岛”,并该地方“所有堡垒、军器工厂及一切属公物件,永远让与日本”。

   1885年前后,清政府经过研议,决定将台湾岛从福建省析出,设立台湾省。台湾建省后,闽浙总督与台湾巡抚并没有明确划分福建沿海附属岛屿与台湾岛附属岛屿,闽浙总督也没有明确表明已将钓鱼岛海域的行政管辖权划归台湾省行政管辖。

   1885年,日本对钓鱼岛进行过实地调查,没有发现中国人居住和开发的痕迹。甲午战争期间,日本决定侵占钓鱼岛。1895年1月21日,日本内阁会议通过决议:“对于内务大臣建议的位于冲绳县八重山群岛之西北称为久场岛、鱼钓岛之无人岛,近年有人试图从事渔业等,故须加以取缔之。对此,应按照该县知事呈报批准该岛归由冲绳县所辖,准其修建界桩。此事应如建议顺利通过。”[4]日本内阁同意冲绳县在钓鱼岛设立“国标”,占据钓鱼台列岛,并将其划入日本版图,改称为“尖阁群岛(尖阁诸岛)”。至1945年日本战败,钓鱼台列岛一直在日本的占领下,钓鱼岛海域和岛群一直编列在冲绳县八重山郡内。

   因日本已侵占了钓鱼岛,1895年6月,清政府代表李经方与日本政府代表桦山资纪在交割“台湾全岛及所有附属各岛屿”以及“澎湖列岛”过程中,“台湾所有附属岛屿”包括棉花屿、彭佳屿、龟山岛、兰屿、火烧岛、小琉球岛等,并没有以文字的方式明确将钓鱼台列岛包括在内。

   日本侵占中国领土有多种方式,如偷窃、武力侵占、通过不平等条约等。日本侵占台湾岛、澎湖列岛是通过《马关条约》,中国“割让”了台湾岛及澎湖列岛,日本是“明抢”。日本侵占钓鱼台列岛则是通过偷窃的方式,是“暗偷”,未告知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以致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很长一段时间不知晓此事。所以,日本侵占钓鱼台列岛,更精确地说,不是依据《马关条约》,而是通过甲午战争。日本发动侵略战争,来攫取中国的固有领土,不管是已签约的台湾岛、澎湖列岛等,还是未签约的钓鱼台列岛,都是非正义的。由于日本窃取钓鱼台列岛,未得到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的认可,日本仅仅获得了钓鱼台列岛的占领权,钓鱼台列岛的主权并没有发生法律转移,钓鱼台列岛仍然是中国的固有领土。日据下的钓鱼台列岛与日据下的台湾岛、澎湖列岛等在法律地位上是有差异的。

  

   二、蒋介石对琉球的认识

   在1920、1930年代,中国大陆人民一般将琉球、朝鲜、台湾等同齐观。九一八事变爆发后,日本侵占东北,直逼华北,亡华之心昭然若揭,加剧了中国人民的危机感。一些国民党员、知识精英回首琉球、朝鲜、台湾被侵占经过,试图从中吸取教训,警惕日本侵略者南下华北。

   1931年11月,国民党浙江省党部编印“反日宣传小丛书之二”《台湾、朝鲜与东北》。作者提及中国与琉球的关系:“台湾的东北有岛,曰琉球群岛,本是我国属土,明朝万历年间,日人来犯琉球,掳去尚宁王,并迫琉球为他的藩属,虽未能达其目的,但实际上琉球已不能不受日本相当支配。到了日本明治元年,采用帝国主义的政策,决意侵占琉球,竭力经营,不遗余力,所以这时的球民,实际上已在日本统治之下。”[5]

   作者指出:“琉球、台湾、朝鲜本来是我们的藩属,中日之战,不幸暴日战胜,于是并吞台湾、朝鲜,使我台鲜的人民,受异族蹂躏压迫者已数十年了。迭年来台湾和朝鲜的民族,因不堪其苛虐和残暴,屡起热烈悲壮的革命,结果为了势力的单薄,不幸次第失败!今日帝国主义更进而侵占我东北,欲使其为台湾之绩。”呼吁“一致研究边疆问题。国人对于疆土情形向多茫然,国防研究素不措意,吾人当此国难,应痛下决心,对于边疆国防诸问题,加以彻底之研究”。[6]

   地理学者葛绥成(1897—1978年)编写了《朝鲜和台湾》一书,1935年3月由上海中华书局印行。该书包括绪论、朝鲜(历史与地理)、台湾(历史与地理)、附琉球(历史与地理)、结论,约3万字。简要叙述了琉球的历史沿革、地理位置、资源物产、风俗习惯等。

   作者指出:“满清政府轻视领土,不能预为保护,这是朝鲜和台湾、琉球等地丧失的最大原因,到了日本人势力伸入于各领地后,已无能为力,只得任凭日本人的要挟,拱手割让了。”“朝鲜、台湾等地,当属于我国的时候,我国人对于该两处地方的富源,是否能尽量开发?对于教育,是否能竭力整顿?”[7]

   1972年,当美国擅自将琉球群岛、钓鱼台列岛的行政管辖权交给日本,引发全球华人的保钓运动。一些学者便开始反思蒋介石政权的琉球政策,并有“蒋介石拒收琉球”的传言,以讹传讹至今。蒋介石到底是对琉球茫然无知,还是早有收复之志?对此,还是要通过大量的史料来证实,而不可预设结论,人云亦云。

   作为南京国民政府的领导人,蒋介石对琉球、朝鲜、台湾沦亡的经过了然于胸。蒋介石何时最早公开表露收复台湾、琉球的想法,学术界有不同的看法。

1931年,日本侵略者挑起九一八事变,侵袭上海。蒋介石关注日本的侵略活动。1932年9月13日,蒋介石表示:“倭寇狂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22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