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冯绍雷:当前的国际秩序调整期将持续多久?2024或是重要节点

更新时间:2021-02-19 11:38:53
作者: 冯绍雷  

   总体而言,今后几年将是决定俄罗斯长期发展态势的关键。以政治保守主义为核心的政治体制构建还在演进过程中,但其发展方向与体制韧性经得起压力。改革能源依附性经济模式势在必行,大国空间与潜能尚能提供回旋余地。尽管各方对俄罗斯的实力地位颇多争议,但2020年的《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大国排行榜上,俄罗斯赫然位列第二,仅次于美国。

   调整期的中俄关系

   第一,若与当代欧美政治所强调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的排他性相比,中俄关系注重“和而不同”。无论就其哲学境界,还是对当前国际转型中的复杂情形而言,中俄都要棋高一着。包括当前调整期,如何调处大国关系,化敌为友,转危为机,中俄“和而不同”式的构想也比意识形态的排他性更为合用。但是,在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盛行的背景下,意识形态的排他性在一定时期也具有不可忽视的动员能力。这也对中俄关系提出了更加需要铸造自己的政治定力和构建、交往、传播能力的历史性要求。

   第二,全球转型为中俄提供了历史机遇。中俄内外战略的立足点,不仅基于自身国家利益,而且承担着改革完善地区与全球秩序、促使全球顺利转型的大国责任。调整期中,欧美正在拟议一系列针锋相对的举措,将G7七国集团扩大为“民主十国联盟”、举行全球民主峰会、修订新《大西洋宪章》、维持对印太战略的支持等。中俄在尊重各国人民选择的同时,加强提升自身治理能力,维护联合国为核心的多边合作,乃是根本应对之道。

   第三,中俄所拥有的非西方文明传统、当代制度选择、两国强劲地位与实力,这些因素不可避免地带来与欧美国家之间的长期博弈。调整期中,欧美极端势力会继续使用科技封锁、网络攻击、金融控制、经济制裁等手段打压中俄。即使东西方意识形态抗争有所弛缓,地缘政治博弈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中仍不可避免。和平与发展,不只是一个政治宣言,也是一个需要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才能得以维持的宝贵国际环境。

   第三,中俄都希望与西方合作来实现现代化目标,同时毫不意外的是,也一直存在对中俄分化离间的势力。经过多年的严峻考验,无论中国还是俄罗斯,都坚定维护中俄合作,不愿意以牺牲中俄友好,来换取一时一己之利。值得关注的是,普京在去年和今年已经两次提到:中俄现在不需要结盟,但不排除未来可想象的前景。中方也一再表达过“中俄战略伙伴关系不封顶”。这些表达不违背中俄关系所奉行的“不冲突、不对抗、不针对第三者”的重要原则。就全球转型的调整期而言,挖掘战略伙伴关系的潜能,与上述“三不”原则相辅相成。

   第四, 面临新形势,中俄关系正在步入一个提质增效的新阶段。中俄关系需超越较多依靠外部危机才推动双边关系的阶段,发掘更多的内生需求来支持长期发展。需要以更多跨部门跨领域的创新机制、更多来自民间的认同、更为丰富多样的精神产品的支撑、以及更更周全的双边与多边合作的互动,来推动合作升等。双边关系中加强精神层面的建设,是关键的提升。

   第五,中、美、俄是当今最为重要的三方关系,但三方之间并没有任何专有的共享平台、协议、机制。大国关系的这一真空地带值得逐步填补,寻求更多中、美、俄三边合作机遇。冷战高峰时期,中苏、中美之间尚且在防疫领域开展过合作,当今更有必要从疫情合作开始,来探讨三边关系。中、美、俄也可以经过一段沟通与铺垫,以东北亚唯有的三个核大国身份,就朝核问题发挥自身无可替代的独特影响,并以此推动和重新启动相关的双边和多边对话机制。

   第六,欧亚地区冲突的症结,源于若干既是排他、又是扩张式的区域建构的抱负。“一带一路”作为非排他性的、不急于推进刚性的区域建构,侧重项目主导型的务实倡议,因此具有巨大的潜能可穿行于各种区域构建之间。俄罗斯既是“一带一路”的重要伙伴,又是涉及自身利益需要保护的谈判对手。近年来,在中欧班列、重启喀山铁路、金融合作、司法互助等方面,俄方重现合作热情。上海合作组织秘书长诺莫夫最近来沪参会期间告诉笔者,对于多年期待、却未能推进的中吉乌铁路项目,普京总统表示,应该在这一问题上对吉尔吉斯斯坦米尔济约也夫总统提供帮助。这是中俄与中亚国家推进合作的一个好兆头。

   第七,中俄科技合作需加强信息交流,中俄合作园区的技术含量仍需提升。农业、物流等相对较易起步的科技合作可大大推进。金融是中俄合作关键。在中俄本币结算增加、俄方对两国资本市场合作兴趣增加之际,建议推进保险、审计、认证、电子商务等合作,对中资企业业务结算和信贷加大支持力度。中方金融机构可以更为创新开放态度促进合作。

   近来,俄方与各欧亚国家对于参与中国长三角、珠三角、海南自贸港等国内重点开发区域合作的呼声有所抬升。因此,建议加强和落实这些领域合作可能性的研究部署,组织对中俄关系各领域的全方位、跨部门的深入调研,提升政策执行绩效。俄方学者曾有抱怨,中俄双边经济合作的基础性数据,尚有不实与缺失,与大国身份不符,需认真校正,以进取态度呼应当前的这一新变化。

   第八,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诞生100周年,也是苏联解体30周年;同时,也是《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20周年续约、上合组织成立20周年的纪念,舆论必有热议。我们需要更多地发掘中俄交往的思想含量和民间积累,展示双边关系对现代化发展、世界历史多样化、大国外交模式、以及当今和平与稳定的贡献。在此背景下,有必要采取积极步骤,拓展中俄在人文社科学术规范构建领域的合作,共同培养政治、传媒、学术、外交等领域——包括具有跨领域禀赋的优秀青年精英。

  

  

冯绍雷,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主任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172.html
文章来源:观察者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