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冯传禄:近期中印边境局势及双边关系走向探析

更新时间:2021-02-14 22:43:41
作者: 冯传禄  

   不过,印度对华关系总体上或将维持一种"斗而不战"的限度之内。从宏观层面来看,中印作为崛起国都存在"风险厌恶",在现阶段两国也并没有发动相互战争的合理动机和必要性,战争并不符合两国战略利益,不利于各自大国崛起目标的实现。假如冲突上升至一个极端情况,可以肯定地说,印度"打不赢"、"熬不过",并也不能承受失败之重。客观而言,避免战争也是近期印度高层态度有所转变的一个主要考量。9 月 10 日,苏杰生在与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会晤时表示,印方不希望看到印中边境地区紧张局势升级。他指出,"印度的对华政策没有变化,相信中方也没有变化。印方始终认为,印中双边关系的发展,不必然以边界问题解决为前提,也不希望走过去的回头路。事实上,印中关系近些年来不断取得积极进展,两国领导人多次会晤,就发展双边关系达成一系列重要共识。印方愿同中方一道,通过对话谈判缓解边境紧张局势,恢复并维护边境地区的和平与安宁"。苏杰生讲话的同一天,印度国防部长辛格也有类似发声,而在此前辛格与中国国防部长魏凤和会晤时,也會强调"维护中印边境地区的和平与安宁对两国关系的进一步发展至关重要"。9月15日,辛格再次表示"目前的局势与过去发生在边境的对峙非常不同,但和平解决问题仍是双方努力的方向"。

   从整个形势发展的进程来看,通常是军方的态度强硬,互不退让。但当局势紧张到一定程度之后,外交部通常会出来为局势降温,这种节奏避免了局势失控。当然,这种节奏也并不难理解∶ 军队的作用在于以武力维护国家安全,外交部内的作用在于通过外交方式与和平手段促进国家利益。

  

   二、边界问题上印方的行为与动机

   在边界问题上,印度如何与中国互动,主要由印度的边界政策所决定。与此同时,边境上的军事行为,还需要超越边界问题来理解。事实上,边界问题早已成为印度一个可以适时选择的对华博弈工具,中国的战略克制很大程度上令印度有了战略投机的勇气与获利预期。印方军事行为的动机在于服务印度战略全局与战略利益,而不仅仅是应对 "边境威胁"。中印边境尽管存在摩擦和小冲突,但总体上安全并不存在"稀缺性"。

   (一)博弈行为与策略

   印度的边界政策有其连续性,所谓的"前进政策"及其背后的"绝对安全"理念是其政策的内核。与2017年洞朗对峙相比,当前印度边界行为所体现出来的挑衅性与进攻性十分明显。尤其是加勒万河谷冲突之后,印方几乎所有看似冒险和鲁莽的挑衅行为其实是精心设计的博弈行为。本质上,加勒万河谷冲突、班公湖对峙,都是印度企图改变中印边境西段相关地区的实际控制状况而实施的挑衅行为,但遭到中方的坚决抵制。印方挑衅行为归根结底受到印度"前进政策"及其背后的绝对安全理念的驱动,是"印度常年追求 '绝对安全' 与主导地区秩序的政策惯性"。与此同时,从整个边境地区印度与中国的互动来看,通常是印方主动发起挑衅,中方被动应对这样一种模式,大多数时候中方处于战略被动,印方反复挑衅的行为背后是印方十分明确的博弈策略。最近,印度前外交秘书兼印度政策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萨仁山(Shyam Saran)就边境局势向印度政府提出的相关建议,可谓"一针见血"。印度总理莫迪在拉达克地区发表讲话之后,萨仁山在其发表的 《度应依据实控线地区的新现实调整对华态度》一文中指出 "印度总理莫迪在拉达克地区发表的讲话试图让公众认为——中印边境西段实控线治线的危机已经被印度军队的坚决反击化解了。然而,这不过是脱离对边境局势与中印关系客观评估的危险幻想而已"。进而他提出了以下三点建议。

   第一,印度应该关注中印之间的"差距"并采取行动。在中印边境的西部、中部与东部实控线地区,印度与中国的基础设施与硬件能力都存在差距,这一差距还在不断扩大。印度不应该仅仅关注某处边境地区的威胁,还应该重视边境实控线的整体情况。印度可以总结军队所拥有的战术优势,并采取行动加强在边境地区的军事存在。

   第二,如果脱离接触只是意味着中印军队从目前位置撤退几公里,这可能没有多大意义,因为中国可以更加迅速地在边境实控线地区集结大量军队。即使局势降级,双方进一步撤回后方部队和军事装备,拆除半永久性或永久性建筑物,也无法构成对印度有利的局面,因为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让部队的机动能力远超于印度。在实控线问题上,印度只有在某些时间点上采取出其不意的行动,才可能让中方暂停行动并重新评估当前局势。但印度没有抓住有利时机。

   第三,印度要从对峙事件中吸取教训,加快边境基础设施建设。对政府而言,让印度人民充满信心并与他们分享边境的真实情况十分重要。任何出于国内政治动机或为了维护领导人的公众形象而掩盖现实的企图,都会造成比边境争端问题本身更大的风险。在世界各国都拥有高分辨率卫星来收集复杂情报的今天,印度领导人所发表的言论都可以很容易地得到验证和评估。如果他们的言论与现实不符,印度政府及其政治领导层的国际信誉就会受到严重损害。在印度增强经济实力和安全能力、缩小与中国的巨大差距之前,印度必须将国际信誉作为对外平衡战略的重要部分。

   除了要求政府言论真实之外,萨仁山的观点其实很好地诠释了当前印度的军事行动动机又或者说博弈策略,其一是作为弱势一方,印度需要发挥战术优势,并采取行动加强在边境地区的军事存在; 其二是在实控线问题上,印度部队需要在某些时间点上主动出击,先发制人。尽管没有充分的证据表明萨仁山的建议是否得到印度军方的重视,但近一段时间印度的行动,确实与其建议十分吻合。根据印度观察家基金会研究员马诺伊·乔西(Manoj Joshi)在一篇文章中的分析,近日,印度占领了班公湖南岸的高地,以此增加与中国谈判的筹码。不过,印度在声称占据了"黑顶"与"头盔顶"之后,并未对这些地区实行长期控制,因为该地区显然位于中印边界西段实控线的中方一侧。这也为中印谈判与妥协留下了空间。

   (二) 博弈工具与战略讹诈

   边界问题已成为印度对华的博弈工具,且印度认为边界问题上对华强硬的风险可控,收益可期。就安全感知而言,以印度学者和印度智库对中国的深入研究,以印度各届政府与中国多年打交道的经验习得,再愚笨的印度领导人至少也会深知一点∶ 基于中国的发展理念和周边政策,在中印边界问题上,只要印度不寻求改变现状,印度就是充分安全的。

   事实上,自1988 年印度总理拉吉夫·甘地对中国展开历史性的破冰之旅之后,中印两国因1962年边界战争而处于冻结状态的外交关系逐渐开始升温。而边界问题在中印关系正常化后,虽然依旧被冠之以中印之间的安全问题、领土争端、历史遗留问题之名,但对印度而言,在中印边界问题上并不存在真实的威胁,所存在只是自身真实的战略图谋——地区性权力诉求以及如何为该图谋选择一个有效博弈工具的问题。另一方面,印度在以往对中国反复试探中产生了"强硬无过"的错误认知,从以往边界行动中得出了"对抗有利"的错误经验。中国在"洞朗事件"中的克制,让印度从中所获得的不是挑衅中国的惨痛教训,而是"敢于对华亮剑"的"成功"经验。中国政府在 2017"洞朗事件"的处理中,对印度展现出了极大的克制。事件发生之后,中国政府又做了大量外交努力,很快促成了中印关系的回暖上升趋势,并提出了"中印+"之类的合作计划。但中国的克制、十分明显和强烈的维稳诉求以及合作期望,让印度决策层尤其是军方高层产生了一种错觉,只要敢于跟中国硬碰硬,就能够带来更多符合自身利益的战略回报。所以,当"中国威胁论"在国际上或者印度国内甚嚣尘上之时,印度政府其实心知肚明,中印之间的安全并不稀缺,相反很充足,内在并不认为中国是印度的安全威胁。但是,出于战略竞争需要与其他投机性考量,需要将中国界定为安全威胁。

   从潜在收益来看,一方面,印度在边界问题上对华显示武力和强硬一面,即便不足以威慑中国和获取争议领土,却也能给中国制造麻烦,形成战略牵制,更又能给南亚小国传递明确信号——印度是南亚地区意志坚决、行动果断的主导性力量。印度认为自身敢于对华强硬足以威慑南亚小国,使它们顺从印度在南亚和印度洋的战略意志,而不是挑战其权威,也使这些小国在与中国合作时,需要顾及印度的感受和利益。从这个考量来看,印度认为,在边界问题上对华显示武力和强硬一面,将为印度的地区性权力带来长期性的回报。另一方面,印度以在边界问题上为中国制造麻烦,进而可以向中国讨要相关好处并兼具向美国及其战略盟国寻求战略投机。对中国,通过在边境问题上制造麻烦,印度期望在一些地缘问题上(如中巴关系、中巴经济走廊、中缅经济走廊)让中国受压、谨慎甚至退让,又或在另一些问题上(如谋求体现印度大国地位的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身份、核供应国集团成员身份)获取中国的默许甚至支持。

   不仅与此,对美国及其盟国,印度以对华强硬来显示与他们之间拥有共同战略利益,从而获得他们对印度地区性权力诉求和印度崛起的宽容和支持,并还有可能获取武器、资本、技术、市场等方面的实实在在的利益。比如9月11 日,印度与美国以线上模式举行了"2+2"会谈。双方回顾了自2019年 12月18日在美国举行的 "2+2"部长级会议以来,两国在国防、安全和外交政策领域的合作进展,并探讨了在共赢的基础上加强在这些领域合作的可能性;还就区域发展前景交换了意见,并一致认为应该继续构建一个自由、开放、包容、和平与繁荣的印太地区。

   从这个意义上,中印之间安全的充足性,不仅是印度敢于对华挑衅的原因之一,也是边界问题成为印度一个可选的博弈工具的前提条件;而对华强硬的潜在收益,则进一步使印度在边界问题上坚持其对华强硬立场,使其成为有利可图的选项。换言之,因为安全充足、风险可控、成本很低且回报可期,印度才敢于尽可能在边界问题上对华挑衅及进行战略讹诈。

  

   三、印度对华政策调整及其博弈逻辑

   当前,试图激化中印结构性矛盾、对华"对抗性竞争"并兼得对美"战略性投机",已经成为印度政府当前对华外交战略的基本框架,而其"知"与"行"的逻辑是一种 "印式"战略现实主义的博弈逻辑。

   (一)中印关系波动的支配性因素

   长期来看,中印关系波动的支配性因素,主要还是中印之间的结构性矛盾以及国际体系提供的战略牵引。短期而言,印度对华强硬的直接动因,在于印度处理双边事务、双方分歧有着不同于中方思维(维稳大局、弥合分歧、平息争端、合作共赢取向、周边命运共同体理念)的一种"印式"战略现实主义(争当"领导型大国"、谋求相对权力和地区优势、在维持战略自主同时进行战略投机)。

   众所周知,中印地理上互为比邻,有着漫长的未定边界及 1962 年的边境战争记忆; 同为亚洲地区新兴经济体、处于崛起进程中的大国,又带来周边地缘影响力之争;在差不多的起点和时间上独立建国,但两者的国家实力和国际地位存在巨大差距进而带来心态落差; 同为金砖国家、上合组织成员,但在国际体系霸权国的眼中,一个是需要遏制的战略竞争者,另一个则是需要拉拢的战略合作对象。

现阶段,中印之间的竞争在日益增强,相关摩擦则日益增多。这种趋势与中印之间固有的结构性矛盾和几乎同时崛起的现实是密切相关的。与此同时,体系大国美国对中印关系的发展构成了一个外部的牵引性力量因素——美国将中国界定为战略竞争对手,需要打压的对象,而将印度视为需要争取的合作伙伴、'"印太"战略资源中的增量。基于美国的这种不同定位,印度认为自身处于有利的国际战略环境,拥有同时向美国和中国进行战略投机的空间,故而现阶段印度对华关系中的对抗性博弈竞争因素趋于增加。(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13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