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树军:执法五行艺

更新时间:2007-01-02 02:25:19
作者: 张树军  

  “金”复归于“土”,新的循环开始。监督如“金”,贵在限权(权力或权利)。而监督权力之启动在于“土”的运化,也即取得民心的支持——监督以民心为导向,惟民心而动,民心是天理。这恰是法治的灵魂所在。因为,民心不是权力,也不是权利,只是天理。这样四维权力归于民心,以民心为核心,这也正是五行“土”居中的道理的体现。而四权一心结构,是公权力与民权统一,其中民权是民心的表达,不同于民意。民心与民意的张力恰可以在民权与公权力的融合中化解。四权与民权形成一种真实的(广义人权)统一体。所以,五权不是一致的公权力,所谓“五行权”就是一种自我平衡制度,有制衡有监督有天道人心,是可以自我调节的动态平衡系统。

  3、分权是制衡(权力之间的平衡),监督是限权(权力-权利平衡),人格独立是自律(权利者之间权利的平衡)。

  火 ,司法,属性阳;水,立法,属性阳;木,执法,属性阳,这是三维国家权;金,监督,属性阴,这是一维社会权;四者属于公权力,都指向“土”这个核心,也即以民心为核心,这是民权(广义人权),也是人类中正之天道人心。这样看来,立法如水,流动不息;执法如舟,借水而行;司法如日,光明正大;监督如气,遍布四方。这个系统可能有三种基本模式:1)立法为水,司法为火,执法为木,民心为土,监督为金,预防为主。2)司法为水,执法为火,立法为木,民心为土,监督为金。3)执法为水,立法为火,司法为木,民心为土,监督为金。立法、执法、司法“三实”,监督为“虚”,民心为中(土,厚德载物)。这就是“三实一虚,一为中”,用太极五行理论语言说,它们都是“气”。“五气”好似是弥漫的存在“真空”态,一旦运行即为四时之序,这是一种时间循环观,是天人共在,无先后之绝对差别。所以说,分权只是制衡(权力之间的平衡),监督乃是限权(权力-权利平衡),人格独立就是一种主体自律(权利之间的平衡)。这种格局形成“五行权”法系的基本理论结构。

  

  四、执法五行艺的基本原则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可以得到三点结论:1)权力制衡关系——立法权力司法权力制衡,执法权力监督权力制衡。2)权力相容关系——通过执法权力则立法权力司法权力可以相容,通过民心表达机制,则执法权力和监督权力可以相容。3)权力和谐关系——“五行”分离则对立,整体生和谐。这些观点可以作为执法“五行”技艺的总体指导思想。

  (一)三权分立,相互制衡原则。

  如果用“水木火”分别表象立法权力、执法权力和司法权力,因为“水木火”相互之间具有相克关系,那么,这就启示人们要懂得权力的制衡关系这个道理。即权力分立以制衡,制衡以和谐,达到整体权力系统的综合效果。这表示国家权力机关应当分立,只有权力分立才能实现权力合一,取得法权系统的整体效应。因此,国家权力机关必须分立,通过相互制衡平衡权力关系,不使任何一种权力集中、膨胀,从而使公共权力机关体系正常运作。

  (二)监督独立,制约权力原则。

  “水火木”还要转化为金,金复转化为水。这表示权力需要监督以恢复权力的不良结果或者说其副作用的降低,从而使权力系统生生不息的运转下去。这不同于权力之间的制衡。因为制衡是权力之间相互限制,各有其职;而监督权力是为了纠正权力之间相互越权、侵权,尤其是相互侵权,严格限制权力非法或不当运作,这又取决于权力是否与民心(土)相通。只有当这种监督权力直接来自民众,具有独立性,才具有更大的效力。所以,它不应是法定的国家强制权力,而是灵活的社会公共权力。

  (三)以人为本,民心为重原则。

  “水火木”化为土,土聚集而生金。权力运作的结果、使权力运作的副作用减弱,就需要启动“金”,即新的生气——监督权力的运行。总之,无论是国家公权力还是社会公权力,最终都要以民心(土)为核心而运转。

  (四)因时因地,权重不同原则。

  “水火木金土”在不同的时间和地域,份量占整体的比例不同,它启示我们,权力“五行”在权力-权利法治系统中的权重也不同,这就要有所区别和侧重,以灵活调整权力运作的中心,以实现体系和谐,纠正偏差。

  (五)权权变化,天道不易原则。

  无论“五行权”怎样变化,但都不能离开天道人心,不能违背法治精神,这样,“五行权”法治体系才是有意义的,才能实现法治社会的永恒和谐之存在。

  

  五、执法五行的实践技艺

  

  (一)一般技艺

  1、无极法

  法治社会的建设需要大力培育全社会(世界性、人类性)共同的法治信仰。这需要做到以下几点:其一,人人都需要树立无贪欲意识,即无欲则静,对于执法者(广义,下同)而言,就是要无过度贪欲、无非分之想是其必须具备的执法(广义,下同)品格素质。其二是执法者要把握执法无极的艺术,即立法无极艺:无偏私,无拘执,立普世之法,立不朽之法,所谓世界宪法就是无极之律;司法无极:公正无私,在律法面前人人平等;执法无极:以民为本,平等保护一切合法权利;监督无极:实现权利-权力平等。其三是,形成权力-权利一体化制度。权利自由则生权力,权力合一则生权利,可谓“五气布,四权行”,权载道而立。周氏认为,“无极亦太极”,【9】人间万事万物的至理莫不有“无极”贯之。由是思之,社会众生的衡常关系也是“无极”之理一以贯之。这种权力-权利的统一性关系应当制度化、规范化。这样久而久之就可以形成——在一个法治社会其实就是要求天理于人心之中,执法者当是君子,自应明天理于胸中的风气。所以,执法者应谙熟“无极”执法之艺,这是一种最基本的执法方法。

  2、相对论

  周氏认为,所谓阴阳只是一气,阴气流行即为阳气,阳气凝聚即为阴气,非真有二物相对也。【10】这个思想用之于“五行权”法系,也就是权力-权利本质一也,区分是相对的。执法者偏于权力或者偏于权利都是误解,都是有极而非无极,都非道也。“五行权”具有相对性,所以,执法者绝不可偏执于一点,也不可以将权力或者权利绝对化。

  3、阴阳律

  周子认为,太极生阴阳,理生气也。阴阳既生,则太极在其中,理复存气之内也。太极为理,阴阳为气。【11】这就是说,太极在阴阳之中,太极分虚实,阴阳为实,中无极为虚。同理,在权利-权力的“五行权”法治系统中,可以认为,法为理,治为气,理气一体,二者互为其根,互相转化,和谐为中,为无极。阴阳为两极,无极为中,为太极,为法治。法是不可见的抽象的理,治是有、是可见的阴阳之气,即是从具体到现实的权利系统和权力系统。通过权力-权利阴阳平衡律必然可以导出宪政国家或者宪政世界(社会)的思想。这就要求,社会治理当行法治阴阳之术(权力-权利平衡)。对于执法者而言就是要善于把握权力的阴阳关系,使各种法律关系得到平衡处理,以取得良好的执法效果。

  4、分权术

  周子曰,有太极,则一动一静两仪分;有阴阳,则一变一合而五行具。然五行者质具于地,而气行于天者也。…以质而语其生之序,则曰水火木金土。…以气而语其行之序,而曰木火土金水。…又统而言之,则气阳而质阴也。【12】五行是“气”之象,以象而论,其用无穷。作者以为,太极无象,阴阳无形,五行具象而可用之。也就是说,执法者如果使用具象思维方法,则可以看到国家机关应具有的“四权”结构,懂得民权是核心的道理,这样就形成“五权”社会之图像。其生之序:“水火木金土”对应于立法司法执法监督民心;其行之序:“木火土金水”对应于执法司法民心监督立法;其死之序:“水火木土金”对应于立法司法执法民心监督。这就是所谓“五行权”的三序循环说。【13】这启示我们,在法治社会需要公权力的分立,“分权”为“布五气”,之后才可能“四权”行,然后得民心,天下治。所以,任何人(广义)都不可以以任何理由实行集权统治,那是违背天理人道的做法。

  5、一法权

  五行学说还认为,事物与事物之间存在着一定的联系,而这种联系促进着事物发展变化。相生,含有相互滋生、促进促长的意思;五行相生,即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相克,含有相互克制、制约和抑制的意思,五行相克,即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相生相克,象阴阳一样,是事物不可分割的两个方面;没有生就没有事物的发生和成长;没有克就不能维持事物在发展和变化中的平衡与协调。【14】这个思想启示我们,在“五行权”法系的权力之间的相克关系,需要权力制衡和监督;权力之间存在相生关系,它需要权力统一。而这种权力的统一就是五权一统(四权力一民权)的“一法权”的大和谐社会图像。它完全不同于集权或者专制统治,而是一种真实的、科学的社会关系图像。对于执法者而言,就是要懂得“一法权”的本质关系,不要搞集权统治,集权统治是对“一法权”关系的误解。

  (二)特殊技艺

  “五行权”法系是一种科学的法权体系,在具体运用这种思想时,需要执法者(广义,下同)因时因地因人因事因情而具体对待,懂得各法权皆一太极,有阴阳,别五行而流变的道理适宜地达到执法目的。

  1、权变法

  它包括五个方面内容:时变,即时代差异;地异,即国情、地域差异;事别,极具体案情差异;人差,即个体差异——民族、性别、年龄、身心状况等;重情,即人情习俗差异。以上因素都是执法(广义)五行技艺需要综合考虑的因素,执法者(广义,下同)必须灵活运用而不可以偏执于一点。

  2、相乘法

  乘,即乘虚侵袭之意,相乘即相克太过,超过了正常的制约程度,其相乘次第与相克同,但被克者更易虚弱,是相克关系失常后的一种表现。其一,五行一方本身不足(虚弱)会使原来克它的一行乘虚侵袭,而使之更加虚弱,即乘其虚而袭之;其二,五行中任何一方本身过度亢盛,而原来受它克制的那一行仍处正常水平,而出现过度相克的现象,即强而欺弱,亢极则乘。【15】这种五行相乘的关系,启示我们:在“五行权”法系中,执法者懂得要保持权力之间制衡和监督适度性,不要使制衡、监督行为过度(不要相克过度),何时何地都不可以破环法治的统一,而要严格、科学、依法进行制衡、监督活动。

  3、相侮法

  侮,即恃强凌弱之意,相侮是指五行中任何一行本身太过或过度亢盛,而原来受它克制的那一行,不仅不能去制约它,反而被它所克制的一种逆克现象。【16】这种五行相侮关系,启示我们:在“五行权”法系中,执法者处理“五行权”关系时,要懂得并善于保持权力之间应不过而相侵;法治主体的权利之间应自由有自律;也就是不要使“五行权”之任何一种权力自己发生相侮情形,使权力过度膨胀,这样才能达到“五行权”法系整体的的和谐、平衡,系统能够自我调节,使这种法权系统能够保持持续的良性运转态势。

  

  小结

  

  中国古代的太极学说包含的阴阳五行理论具有广阔的应用领域,不仅是科学的哲学理论,历史上曾经对古代中医学、政治理论乃至现代物理学都有过重要的历史贡献。但是,作为科学哲学,它的价值远非历史性的,也不应仅仅局限于运用于以上知识领域。正是基于这种考虑,作者试图将这种理论运用于法哲学研究。显然,这是一种全新的法学理论研究尝试。这种探索无论成功与否,但我相信它都将是未来世界法学理论研究的一个新的道路。因此,这里研究方法的意义远比作者得到的一些具体结论重要,这也正是作者的真正用意之所在。

  

  注释

  【1】桑振中著,《经济系统运行的和谐——阴阳五行与经济运行系统的思考》,2006-08-10,学说连线。

  【2】【清】张伯行辑,《太极图详解》,文苑出版社,1990年10月第一版。

  【3】【4】佚名文章,互联网。

  【5】【6】【7】【8】【9】【清】张伯行辑,《太极图详解》,文苑出版社,1990年10月第一版。

  【10】【11】【12】【13】【14】【15】【16】佚名文章,互联网。

  参考文献

  1、张树军著,《法治之道》,互联网。

  2、张树军著,《走向法治社会》,中国文史出版社,2006年6月第一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1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