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新刚:《资本论》中的虚拟资本范畴及其中国语境

更新时间:2021-02-11 00:48:03
作者: 刘新刚  
对这些本质规定进行梳理概括,是我们科学把握虚拟资本范畴的最为重要的工作。通过分析不难发现,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对虚拟资本范畴所作的本质规定至少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虚拟资本与资本一般相比有更为独特的经济关系规定性。这些经济关系规定性极大地影响了虚拟资本的现实运行,它们集中体现为以下几个方面。其一,虚拟资本具有信息不对称的特性。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所揭示的虚拟资本的信息不对称特性,主要是指金融商品的持有者,并不掌握金融商品背后的企业的现实生产经营的全面、真实的信息。马克思集中指出了两种形式的信息不对称,一是由于金融商品自身复杂性和流通繁复性造成的信息不对称,抽象地说,持有者通过证券价格的变动可以掌握对应企业的现实生产经营的情况,而现实中,虚拟资本一旦以证券形式进入市场流通,这些证券的价格往往“不决定于它们所代表的现实资本的价值”(13),人们难以通过证券价格掌握对应的现实生产经营信息,从而形成信息不对称。二是由于欺诈而造成的信息不对称。马克思在对“铁路欺诈活动”(14)“东印度市场和中国市场上的欺诈”(15)等的分析中,都揭示了金融市场中通过隐瞒、谎报商业经营和生产情况,使广大金融市场参与者陷入严重的信息不对称的现象。其二,虚拟资本极易造成亢奋、恐慌等非理性心理。《资本论》在对虚拟资本运行的分析中,非常重视非理性心理这一重要因素,将其作为分析金融市场变动的重要推动力。总体来看,马克思主要指出了两种形式的非理性心理。一是由于对市场的错误预期造成的非理性心理,如马克思谈到的1844年夏,英国市场繁荣和人们对市场过分乐观的估计使得人们“只要有钱足够应付第一次缴款,就把股份认购下来”,形成普遍的亢奋情绪。(16)二是由于人们的贪婪、自私导致的市场非理性心理,如马克思谈及的危机来临时一些企业家的行为,“他就不再关心是赢利还是损失;他只求自身安全,不管其他人的死活”(17),这种不管不顾的“逃跑”和“踩踏”,会加剧和放大市场的恐慌情绪。其三,虚拟资本的集聚集中的特点。货币本身容易集中而形成货币势力,而虚拟资本相对于产业资本和商业资本能够更快使资金回流并具有更高收益,在虚拟资本的集中过程中又进一步吸引其他领域货币进入虚拟资本领域,出现虚拟资本与货币集中的交相呼应。当时最典型的金融机构是银行,社会上大部分的货币资本,“都会集中到银行手中”(18),这使得虚拟资本极易集中。

   其次,独特的经济关系规定性使得虚拟资本有独特的运行规律。其一,虚拟资本的诸多特殊经济关系规定性,使其得以通过内部循环实现价格变动和所谓的“增殖”。虚拟资本作为所有权证书的存在形式一经成为商品,便能够在市场上进行买卖,在这一过程中,信息不对称、赌博欺诈等经济关系使得人们可以通过金融商品的价格变动获得高收益。也就是说,虚拟资本可以不依赖现实生产过程,就实现“自行保存、自行增加”(19)。其二,虚拟资本通过内部循环实现自我“增殖”,驱使其独立运行,逐步脱离实体经济的拘束。一旦虚拟资本开始内部循环,资本家就会发现,在虚拟资本的独特运行中,资本家通过其所拥有的信息优势和资金优势在金融商品的价格变动与买卖中可以谋得巨大利益。于是,相对独立的金融市场就会逐渐发育和壮大起来,并且与职能资本所构成的实体经济越来越分离,而虚拟资本也就“取得了一个完全表面的和现实运动相分离的形态”(20),开始独立运行。其三,随着金融市场发展和金融虚拟化加深,金融市场会吸引越来越多的资本,反过来同其赖以为根本的实体经济争夺资源,阻碍实体经济发展,呈现越来越强的异己化运动的趋势。当金融虚拟化程度加深时,相比之下实体经济的两个“劣势”越发凸显出来,一方面是实体制造业领域“在剩余价值率不变或资本对劳动的剥削程度不变的情况下,一般利润率会逐渐下降”(21);另一方面,要实现产业资本增殖必须要经过购买生产资料、产品制造、产品销售等一系列过程,而虚拟资本因其独立运行便能够省却冗长的生产周期。因此金融市场会吸引更多资本,反过来与实体经济争夺资源,形成异己化的运动趋势。这些因素共同导致“虚拟资本有它的独特的运动”(22)。

   最后,独特的运行规律使得虚拟资本带来的生存论问题比资本一般带来的问题更为尖锐。其一,虚拟资本阻碍甚至破坏人类社会的物质生产发展。关于虚拟资本对社会物质生产的影响,马克思指出其“把资本主义生产的动力——用剥削他人的劳动的办法来发财致富——发展成为最纯粹最巨大的赌博欺诈制度,并且使剥削社会财富的少数人的人数越来越减少”(23)。据此至少可以做出两条判断,一是金融虚拟化及其膨胀使得实体经济整体发展空间缩小,物质生产规模变小;二是赌博欺诈盛行,金融安全性降低,金融风险加大了实体经济的不稳定性,妨碍物质生产发展。其二,虚拟资本加剧社会结构失衡,造成严重的社会问题。虚拟资本的独特运动规律,使其成为少数金融垄断资本分割社会财富的工具。在高社会性密度的金融市场中,金融寡头与一般的市场参与主体相比,享有更大的资本优势、信息优势,虚拟资本成为掠夺欺骗中小投资者甚至国家财富的工具,社会贫富差距加深,“社会财产为少数人所占有”(24),社会阶层固化,流动性变差。其三,虚拟资本的畸形发展使得社会精神气质萎靡。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没有专门分析虚拟资本对社会精神文化的影响,但是“金融贵族”“寄生虫”“投机”“赌博欺诈”“骗子”(25)等无不反映了他对金融过度虚拟化对人类精神文化的危害的愤怒和担忧。基于上述马克思对虚拟资本的规定性,不难推论,金融虚拟化使得物质生产、科技创新等发展空间被压缩,通过劳动、创新而获得发展的路径被堵塞,锐意进取的精神受到腐蚀;赌博欺诈盛行,诚实劳动反而被排斥,追求一夜暴富的不良风气蔓延;阶层固化导致失望、绝望、仇富的心理滋长,社会精神文化混乱萎靡。

   尽管马克思在上述意义上阐释了虚拟资本这一范畴丰富的内在规定性,但是历史条件的发展和经济社会发展实践需求的变化,给我们提出了很多关于虚拟资本的新课题。立足于中国的实践需求,我们需要紧扣马克思关于虚拟资本的本质规定,将这一范畴引入中国语境。

  

   三、虚拟资本范畴的中国语境

  

   马克思在创作《资本论》过程中,发现了虚拟资本这一范畴,并对虚拟资本的本质进行了规定,但是此后这一范畴命运多舛。由于没有完全把握住这一范畴,人们在处理金融问题时,缺乏实践性的视角,从而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当今时代,人类发展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其中一个重大挑战就是全球经济的过度金融化、金融过度虚拟化的问题。在这一大变局中,中国踏上了实现民族复兴的伟大征程。在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新征程中,中国为发展中国家实现现代化提供了新方案,为全球治理提供了“共商共建共享”的新方案。要提供新方案,我们只有在新的语境中去把握虚拟资本这一范畴。

   首先,在中国语境中,我们要做的第一个重要的学术工作,就是站在马克思思想的高度去解决马克思时代未曾出现的金融资本严重虚拟化的问题。如果我们首先作一个提纲挈领式的分析,就会发现,有两个重要课题是我们研究新时代虚拟资本运行规律的枢纽。第一,探讨在虚拟资本赖以存在的经济体系发生巨大变化的条件下,作为经济体系一部分的虚拟资本的新的运行规律。一个半多世纪以来,全球和各国经济体系发生了巨大变化,最明显的一点是货币环境的变化,马克思所处的时代,还主要实行金属货币本位,而20世纪以来,信用货币得到极大发展,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被广泛使用,为了应对经济疲软和危机而持续增发货币成为全球经济运行中的常见现象。如前文分析,虚拟资本的独特运行使其对货币具有巨大吸引力,信用货币和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的发展,一方面使基础货币量激增,大量货币的进入使虚拟资本急速膨胀,另一方面使得在很大程度上对马克思时代虚拟资本起到“调节”作用的经济周期,发生了巨大变化。这都使得当今时代的虚拟资本整体运行环境有了很多新特征,只有充分研究经济体系环境的变化,我们才能把握虚拟资本的运行。第二,在虚拟资本内部出现诸多新的金融主体和金融商品的条件下,探讨虚拟资本的新的运行规律。金融主体和金融商品是虚拟资本得以展开运动的基础,其中,金融商品的基础性作用尤为突出,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所分析的金融商品主要是股票、债券和商业票据等,而当今时代,随着金融产业链的高度发展,各种新的金融工具层出不穷。但是,很多金融工具,在很大程度上都是金融垄断资本凭借信息优势、金融技术优势、金融资本规模优势构建出来以分割社会财富的,加剧了虚拟资本的独立运动,因此我们就需要切实从现实经济效益及安全性的角度,分析各种金融工具对现实经济发展的影响,同时分析金融主体的行为规律,从而切实地把握不同金融主体借助多种金融工具形成的虚拟资本的运动规律。

   其次,在中国语境中,我们要做的第二个重要的学术工作,就是在深刻了解虚拟资本内在运行规律的基础上,探索在经济层面对虚拟资本的治理方案,解决虚拟经济为实体经济服务的理论问题。在《资本论》中,由于马克思面临的任务是揭露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矛盾,因此他并没有提出关于虚拟资本的治理方案,而在我们处于而且还要长期处于市场经济时代的条件下,“金融活,经济活;金融稳,经济稳。经济兴,金融兴;经济强,金融强”(26)。因此,基于虚拟资本的运行机理,探索使虚拟资本切实为实体经济服务的问题就成为一个重要任务。完成这一任务,需要我们着力研究以下两个基本课题。第一,研究金融难以服务好实体经济的现实病症及病理。我们研究经济层面对虚拟资本的治理,首先要对虚拟资本的病症和病理做一个系统的、具体的诊断。从整体来说,当今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主要存在两方面的问题:一是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效率低下;二是金融自身安全性较低,系统性风险过大。我们探索中国虚拟资本治理方案,就需要从金融市场结构、金融监管、金融工具等方面系统分析中国金融市场服务实体经济效率低下,金融市场存在系统性风险的表现、机理,锁定问题所在和发作机理。第二,研究挖掘所有制、企业治理、精神文化等可以有效治理虚拟资本病症的资源,探讨具体治理方案。上文我们已经谈到,马克思指出,形成虚拟资本各种运行问题的根本原因在于经济关系,因此治理虚拟资本问题必然要采取一些反向的经济关系力量。对于中国的虚拟资本问题治理来说,我们的所有制结构、与党组织结合的企业治理结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等,都是对当今虚拟资本问题形成有效治理的重要资源。但是,如何将这些资源充分开发出来、如何将其转化成为具体的经济治理方案都是需要系统研究的重大学理问题。而我们治理虚拟资本问题的中国方案和经验,可以为其他国家的虚拟资本治理提供借鉴。

最后,在中国语境中,我们要做的第三个重要的学术工作,是在了解虚拟资本内在运行机理之后,从生存论层面,探讨在虚拟资本存在的时代,人如何实现自由和全面发展的问题。正如我们在上文分析的,马克思已经指出,虚拟资本在完全自由的市场条件下,会带来一系列严重的人类生存论层面的问题。而马克思之后的历史发展更是充分地表明,虚拟资本的放任式发展,容易带来金融资本的自由、发展和人的不自由、不全面发展。因此,我们需要集中研究以下两个课题以解决虚拟资本带来的生存论问题。其一,研究探讨虚拟资本与社会的和谐共生问题,防止虚拟资本引发各种社会问题。关于这一问题,我们不但要研究上文中探讨的虚拟资本与经济系统的关系,还要将虚拟资本摆到更大的社会大系统中去进行研究。通过考察人类创造的所有现代性技术,能够发现,虚拟资本所赖以存在的金融技术的不正当运用是社会运行出现问题的重要原因,我们要从社会运行的角度花大力气对其进行分析。将虚拟资本摆到社会大系统中去进行研究,就需要我们研究和解决虚拟资本的独特运行所带来的社会公平、社会分层和社会流动等问题。其二,研究探讨虚拟资本与人的和谐共生问题,防止虚拟资本对人的精神世界产生负面影响。这背后需要我们解决一个重大的学理问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509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