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壁生:礼在古今之间

——“城市祠堂”祭祀的复兴

更新时间:2021-02-03 21:20:30
作者: 陈壁生 (进入专栏)  
皆为有位的贵族所设,并不以之要求平民,所谓“礼不下庶人”是也。

   第二阶段是宋代理学家设计的祠堂制度,旨在重建宗族。自北宋程子为复兴宗子法,倡导士大夫阶层的宗族祭祀,范仲淹设立范氏义庄,司马光作《书仪》,诸大儒都思考着同一个问题,即如何重建社会。及至南宋朱熹因《书仪》而制作《家礼》,祠堂祭祀的基本格局最终确定,甚至连“祠堂”这一名词,也是朱子所定。程、朱的士大夫家礼构想,目的是复兴宗子法,以使朝廷有“世臣”。程颐所立的是大宗之法,朱子所立的是小宗之法。程颐说:

   今无宗子法,故朝廷无世臣。若立宗子法,则人知尊祖重本。人既重本,则朝廷之势自尊。…且立宗子法,亦是天理。譬如木,必有从根直上一干,如大宗。亦必有旁枝。又如水,虽远,必有正源,亦必有分派处,自然之势也。

   程氏又云:“凡言宗者,以祭祀为主,言人宗于此而祭祀之也。” 而其设计的祭法,“时祭之外,更有三祭:冬至祭始祖,立春祭先祖,季秋祭祢。他则不祭。” 概括程子所立祭祀之法的礼意,祭祀的主体是作为士大夫的宗子,不是庶人,而且祭及始祖、先祖。在祭祀中,一个家族要祭拜先祖,都要统归于宗子,由宗子主持进行祭祀,这就是“敬宗”;而一族之人通过宗子的率领,祭祀共同的先祖,这就是“收族”。程氏的祭法,是为了复兴大宗。不过,程子的这一设计并没有真正产生社会影响,深刻地影响了后世宗族建构的是朱子之法。

   朱子的祠堂祭祀设计,本意是为了复兴小宗,最典型的表现是朱子的设计中没有始祖、先祖祭祀。《朱子语类》有云:

   尧卿问始祖之祭。曰:“古无此。伊川以义起。某当初也祭,后来觉得僭,遂不敢祭。古者诸侯只得祭始封之君,以上不敢祭。大夫有大功,则请于天子,得祭其高祖;然亦止得祭一番,常时不敢祭。程先生亦云,人必祭高祖,只是有疏数耳。”又问:“今士庶亦有始基之祖,莫亦只祭得四代,但四代以上则可不祭否?”曰:“如今祭四代已为僭。古者官师亦只得祭二代,若是始基之祖,莫亦只存得墓祭。”

   也就是说,按照朱子的设计,只有做官的士大夫,才能设立家庙(祠堂),祭祀其高、曾、祖、父四代。在《家礼》的神主牌位中,朱子云:“为四龛,以奉先世神主。”自注云:“祠堂之内,以近北一架为四龛,每龛内置一卓。大宗及继高祖之小宗,则高祖居西,曾祖次之,祖次之,父次之。” 明代丘濬作《家礼仪节》,据朱子之意而作图 :

   特别必须注意的是,朱子认为祠堂祭祀始祖、先祖,有僭越之嫌,因此,只设计祭祀四代神主,朱子自己也说:“大宗法既不得立,亦当立小宗法,祭自高祖以下。” 如果祭祀始祖、先祖,那么整个族人都能够在宗子的主持下参加祭祀。但是,如果只祭祀“君子”的四代,那么便只有四代以内的族人,在作为宗子的“君子”主持下参加祭祀。因此,朱子的祠堂祭祀,在“敬宗”方面达到了目的,但是因为没有祭祀始祖、先祖,所以不能形成大宗族,也可以说在“收族”方面大打折扣。也就是说,《朱子家礼》事实上是士大夫之礼,而非平民百姓之礼。不过还必须看到,宋代的中国社会不像后来的明清两代,有大量移民现象,人口大量繁殖,倘若不存在聚族而居的自然聚落,要“收族”便非常困难。而明清二代宗族的发展,使当时的士大夫突破《家礼》,提出始祖祭祀,祠堂的发展进入第三阶段。

   第三阶段是明嘉靖年间夏言上疏之后,祠堂祭祀遍于东南沿海,而这一阶段旨在建设家族。夏言上疏乞诏天下臣民冬至日得祭始祖,提出:“朱熹纂集《家礼》,则以为始祖之祭近于偪上,乃删去之。自是士庶家无复有祭始祖者。” 对此,他提出,应该允许祠堂祭祀始祖。同时,他又提出让天下臣工建立家庙。祭祀始迁祖与普遍建立家庙,直接的结果就是大家族的普遍兴起。为什么祭祀始迁祖,会有如此重大的影响呢?“始迁祖”的意思,明代丘濬有云:

   以始迁及初有封爵者为始祖,准古之别子。又以始祖之长子,准古之继别之宗。

   所谓“始迁”,即迁居某地的第一代祖先,此为本地族人的惟一共同祖先。所谓“初有封爵者”,是指父祖无封爵,至此始有封爵,能营宫室,建祠堂者,其实也就是相当于祠堂的始祖。《礼记·大传》云:“别子为祖,继别为宗。”始迁祖相当于“别子”,而其嫡长子相当于“继别之宗”,即由此开出一个新的宗族。清代的程瑶田已经生活在宗族社会之中,他也论证祭祀始迁祖对敬宗收族的影响说:

   百世不迁者,今之所谓始迁祖,或在一乡,或专一村,聚族而居之。其族人每相与言曰:“吾家某世某年曰某祖者,自某所来居于此。”《记》曰“别子为祖”是也。传至于今,凡若干世矣。其嫡嫡相承之宗子,谓之大宗。大宗者,尊之统而收族者也。

   事实上,不管是明代的丘濬,还是清代的程瑶田,都是根据宋以后东南沿海地区多迁居、聚族的现实,而改变朱子以祭始祖为僭越礼制的观点,另外从《礼记·大传》中的“别子为祖”中寻求祭始祖、收宗族的礼制依据。明代之后,祠堂普遍祭祀始迁祖,我们可以从清代徽州府休宁县虞芮乡趋化里茗洲村的吴氏家族为例,来说明这一问题。吴翟编《茗洲吴氏家典》自称其宗族家礼,“仪式并遵文公《家礼》”,其祠堂祭祀之图如右 :

   当时茗洲吴氏的始祖是“小婆”,肇自龙潭,为多个吴姓支派所宗。而茗洲村的始迁祖则是“小婆”的后代“荣七公”。《家典》以为,应当以荣七公为始祖,立神主于祠堂,而笼和其他吴姓支派,在小婆墓旁建立墓庙,祭祀小婆。这样,便建立了一个以始祖祭祀为中心的纯正的宗族村。

   如果对比朱子所设计的祠堂祭祀,朱子的四代祭祀,是一种宗子之法,旨在塑造士大夫文化。按照朱子《家礼》实行的,只能够复兴“宗族”,而不可能形成“大家族”。而在明清两代,东南沿海地区的社会结构,已经是以家族为天然的基本单位,因此必须从塑造宗族转向塑造大家族,大家族制不一定需要设立宗子,行宗法制,但是需要设立族长,行大家族制。清初广东学者屈大均在描述当时广州地区的宗族、家族建构时曾说:

   岭南之著姓右族,于广州为盛。广之世,于乡为盛。其土沃而人繁,或一乡一姓,或一乡二三姓,自唐宋以来,蝉连而居,安其土,乐其谣俗,鲜有迁徙他邦者。其大小宗祖祢皆有祠,代为堂构,以壮丽相高。每千人之族,祠数十所,小姓单家,族人不满百者,亦有祠数所。其曰大宗祠者,始祖之庙也。庶人而有始祖之庙,追远也,收族也。追远,孝也。收族,仁也。…今天下宗子之制不可复,大率有族而无宗,宗废故宜重族,族乱故宜重祠,有祠而子姓以为归,一家以为根本。仁孝之道,由之而生。

   平民百姓聚族而居,宗子之法本来难行,而祭祀大家族共同始祖,虽不能“敬宗”,但是完全可以“收族”,而且,始祖祭祀使天下庶民皆知追远重本,对教化有着重大的意义。目前所见的清代大多数祠堂,都不是行宗法制,而是行家族制,行宗法制,必须特别突出宗子的地位,祠堂中祭祀宗子的高、曾、祖、父四代,而在一个同姓家族村之中,确实不宜特别凸出宗子的地位。因此,严格来说,民间的祠堂只重“收族”而不重“敬宗(子)”。

   而潮阳目前的三座大祠堂,都是不设宗子的大家族建制。以萧氏“四序堂”为例,“四序堂”作为潮阳萧姓总祠,祭祀始迁祖萧洵以下历代先祖,其基本设计如下图 :

   在这些神主牌位中,有七世祖牌位七位,无八世祖、九世祖,而有十世祖牌位一位,这是因为这些牌位本来供奉于潮阳县城的萧氏分祠之中,这些分祠自1949年之后被拆除,后来也没有重建,所以分祠的始迁祖牌位,也都纳入总祠之中。

   目前“四序堂”的管理体制,既不像标准的宗子法那样,以“宗子”为核心与主导,也不像古代大家族主义那样,以族长为主导,而是设立“广东潮阳萧氏四序堂宗亲联谊总会”,作为祠堂日常事务管理机构。总会于1995年成立,设会长、理事,都是由萧氏本地较有名望的族亲担任。总会第一任会长萧熹枬,出生于潮阳,后旅居香港,属海外华侨,正是在他的倡导下,收回“四序堂”业权,并申办文物保护单位。在祠堂建制上,为什么不设立宗子,四序堂理事萧智辉先生告诉笔者:

   萧氏在潮阳年代久远,族人众多,在重建祠堂之处,族人召开会议,决定不设立宗子。以前有的祠堂设立宗子,因为宗子要有绝对权威,一般都比较有钱,办事理智,能够照顾到各房利益。但现在四序堂是总祠,设立宗子便会突出一房,这样反倒不利于萧氏大家族的和睦。但是,我们设了族长,由本地辈分最高的老人担任,拜祖排在第一位的就是族长。不过祠堂的管理由宗亲总会负责。

   设立“宗亲联谊总会”管理祠堂,是祠堂制度“现代化”的表现。以前的宗子制,旨在敬宗收族,突出宗子的地位。而族长制则是在聚族而居的地区选举天然的权威人物,管理本族内部事务,在目前潮阳地区农村社会,基本上采用源自“族长制”的“老人组”管理本村的拜神、游神,乃至募集资金修桥造路等事务。而在城市生活中,立世袭的宗子固然已经毫无意义,聚族而居也已经不再可能,因此,必须转变管理方式,才能重新“收族”,建立新的大家族共同体。“四序堂”等城市祠堂成立的宗亲联谊总会,可以说是传统家族制度在现代社会中的制度创新,即将家族制转化为现代法人,将家族视为现代社会团体,通过祠堂祭祀,建立起这一社会团体成员之间的精神联系。

   从“四序堂”的神龛牌位中可以看出,“四序堂”作为潮阳萧氏总祠,是整个潮阳萧氏的发源之地。始迁祖萧洵之下,子孙们在各乡村建立祠堂,祭祀本乡村的始迁祖,这些祠堂都成为分祠,统归于“四序堂”。新修《萧氏族谱》所载,四序堂之下有105座分祠,遍布潮阳、海陆丰各城乡。这样,便形成了一个以总祠为支杆,各个分祠为旁支的庞大网络。共同的祖先,共同的姓氏,把这个网络联系成为一个有机体。

   “四序堂”的祭祀也针对实际情况做了一定的变革。在朱子所制《家礼》中,仿古四时祭之法,用仲月;另外,冬至祭始祖,立春祭先祖,季秋祭祢,又有忌日祭。而萧氏“四序堂”祭祀,也行四时祭,分别是正月初一、正月十五、春分、秋分。自2010年以后,祠堂又针对潮汕人除夕拜祖的习俗,增设除夕上午开龛祭拜。

   与传统祠堂祭祀相比,四序堂的祭祖表现出两个特点:

   一是分散性。传统祭祀,像朱子《家礼》以及各种古代宗族礼书中,都有非常繁琐的祭祀仪式,而在现代城市祠堂中,祭祀活动由宗亲联谊会主持。祭祀之日,理事会准备好各种祭品,一大早打开总祠的大神龛,祠堂周围,乃至各个乡镇的萧氏族人,聚集到祠堂,分散地上香祭拜。祠堂祭祀的分散性,即表现在没有进行统一的集中祭拜,也没有传统家礼严格的仪式。

   二是开放性。传统重宗法的祠堂,主要由宗子主祭,其他旁支不与祭。而现在的祠堂祭祀,则面向所有族人开放,主要目的在于收族,而不在敬宗。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wangp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495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