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万俊人:普世伦理的正义及其对功利价值的优先性

更新时间:2021-02-02 16:35:25
作者: 万俊人 (进入专栏)  
它是一种普遍人类正义的或基本道义论的立场,而不是一种普遍人权的或崇高目的论的立场。确立这样的理论立场与我们对普遍伦理的低限度理解是相一致的。

   (2)赋予伦理正义而非道德人权或最大化功利以优先考量, 表达了普世伦理对各种特殊的道德文化传统、各民族和国家的道德权利(主权)与伦理要求的公平尺度。面对不同民族和国家之间的文化传统差异、政治经济之基本结构(制度)和发展水平的差异,以及由这些差异所产生的道德价值观念分歧甚至冲突,普世伦理既不采取任何形式的独断一元论理论姿态,不诉求于任何形式的“权威主义道德”(ErichFrom语)([美]E.弗罗姆著:《自为的人》,万俊人中译本,北京:国际文化出版公司1988 年版, 第6 —11 页。 在原中译本中, 我将“authoritarianist ethics”译为“权力主义伦理学”,欠贴切, 现更改为“权威主义伦理学”),也不采用罗尔斯的“原初状态”、“无知之幕”一类的概念预设和假设推理。低限度的普世伦理把任何形式的一元论视为不可接受的文化霸权主义和帝国主义而予以拒斥;同时也反对从某种理想化的假设前提出发,来建构或证明普遍的伦理原则。与其他形式的普遍伦理不同,低限度的普世伦理所面对的不是某单一的地域性社会文化背景,而是多种地域性或特殊性的道德文化传统,和充满差别、分歧、甚至竞争和对峙的道德观念的客观现实。它必须摈弃那种“自上而下的方式”(Top-down approach),而取“自下而上的方式”(Bottom-upapproach),从人类生活世界的道德现实出发,而不是从理想状态或理论设想状态出发,来寻求普遍伦理。显而易见,低限度普世伦理所由之出发的道德现实,是一种充满差异性和异质性的道德分歧事实。由于人类生活的世界是一个由不同种族、肤色、语言、文化传统或信仰体系的人所组成的人的世界,是一个存在着政治制度、经济发展水平和文化道德传统等巨大差异的生活世界。因而,不仅形成了多种异质性的道德文化传统和价值观念取向,而且导致了多种文明或文化、多种价值观念之间长期难以消除的“诸神竞争”。在此情况下,普世伦理唯一可能的探究之路,就只能是在多样性中寻求认同;在多元道德文化的相互对话间寻求理解;在宽容互通的基础上寻求共识。或者说,在文化多元论的前提下寻求文化共享, 在理性多元论或多元理性(reasons)的前提下寻求道德的“公共理性”(public reason )(关于多元理性或“理性多元论”之提法,分别见之于麦金太尔和罗尔斯。前者最近的提法,请见他为其《三种对立的道德探究观》一书中译本所撰写的序言,已预先刊发在《读书》杂志,1998年第9期。 该书中译本由万俊人等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年出版。后者的最近提法,见诸其《政治自由主义》一书,该书中译本由万俊人译出,南京:江苏译林出版社1999年版)。而这一切,首先需要确立基本的伦理正义,而不是强调某种价值目的(如,功利)或目的论的普遍人权理想。

   (3)确定伦理正义之于道德人权的优先地位, 具有较为普遍的可接受性和可行性。对此,我们至少可以提出三点支持性理由:第一个理由是麦金太尔教授提出的,即认为,人权观念并不是普遍存在于所有社会和道德文化传统之中的,即使如此,它也未必是最基本最重要的道德观念。与之相对,我们可以补充的是,正义的道德观念却为几乎所有道德文化传统和社会群体所共享,而且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也是如此。从最古老的古埃及道德文明中以原始宗教崇拜形式所出现的“正义神”(Osiris),到古犹太民族带有对等互待之朴素色彩的“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式的原始正义观念;从古希腊先哲的德谟克利特、柏拉图等提出的正义伦理秩序概念,到中国传统儒家伦理中的“公正”或“正直”美德观念;从中世纪西欧骑士阶层生活中的公正时尚,到当代伦理思想家罗尔斯的正义伦理;……都为普遍伦理正义的建构提供了丰富而深厚的道德资源。这一历史资源共享的优势,是仅仅作为“现代性道德”,甚至是“西方现代性道德”之核心理念的人权所难以媲美的。第二个理由是,伦理正义的消极道义论取向和低度普遍化要求更容易为各种不同文化传统和社会生活条件底下的人类所接受和达成。最后一个理由是,即使就现代人类世界而言,将伦理正义置于优先于道德人权的位置来考量,也是十分适当和必需的。诚如许多学者所严厉指出的,现代人类对权利道德的偏执,已经导致了人类道义和责任的普遍淡漠,生态环境的恶化、对技术知识(与德性知识相对)的盲从、以及对物质实利的片面追逐,都是现代人类道德责任淡漠的显证。或可说,对于现代人类而言,承诺普遍伦理正义的道义,要比执着于个人道德权利更为紧迫,更具普遍真实的人类道德意义。

   然而,确定伦理正义之于道德权利的优先性,并不意味着普世伦理轻视或拒绝道德权利的概念。恰恰相反,普世伦理仍然把权利或人权视为一种基本的普遍性的道德理念,并把一种合理限制的人权理念作为其理论探究的起点性概念。与传统的或许多现行的权利伦理体系不同的是,它没有局限于个人权利的范畴,而是着眼于人类的普遍权利,着眼于个人权利与集体权利的整合。同样,它反对任何形式的纯目的论权利伦理,主张和强调权利与义务的关联意义。并通过普遍人权的理解,揭示道德权利本身的道义性质。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普世伦理对伦理正义的优先考虑,正是基于这样一种判断,即:惟有在首先建立起公平合理的人类道德秩序并确定公正有效的权利与义务的正义分配之普遍规范的前提下,人类道德权利的普遍实现才有可能。在一种差异互竞、异质分歧的现代道德境况中尤其如此。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4914.html
文章来源:《湘潭师范学院学报》2016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