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许耀桐:列宁党内民主思想探析

更新时间:2021-02-01 18:49:08
作者: 许耀桐 (进入专栏)  

   5.自治权。在一个国家范围内建立的无产阶级全国性政党,必然有着中央组织和地方各级组织,这就产生了地方组织对于自身的事务究竟由谁管理的问题。是由中央统管还是自己管理?作为民主性的政党,如同党员个人享有民主权利一样,地方组织也享有自治的权利。列宁指出:“党章第8条已经规定,任何一个组织都在本地的事务方面享有自治权(自主权)”(25),因为“民主集中制不仅不排斥地方自治以及有独特的经济和生活条件、民族成分等等的区域自治,相反,它必须既要求地方自治,也要求区域自治”。(26)如果所有的事务都由中央来管,既没有必要也不可能管好,“一个民族成分复杂的大国只有通过地区的自治才能够实现真正民主的集中制。”(27)

   6.批评和思想斗争。列宁十分重视在党内开展批评,他指出:“共产党人的责任不是隐讳自己运动中的弱点,而是公开地批评这些弱点,以便迅速而彻底地克服它们。”(28)敢不敢批评和能不能批评,这是衡量一个党成熟与否的标志。“一个政党对自己的错误所抱的态度,是衡量这个党是否郑重,是否真正履行它对本阶级和劳动群众所负义务的一个最重要最可靠的尺度。公开承认错误,揭露犯错误的原因,分析产生错误的环境,仔细讨论改正错误的方法——这才是一个郑重的党的标志”(29)。批评,也包括自我批评。1921年3月俄共(布)第十次代表大会期间,党代表、小人民委员会主席阿·谢·基谢廖夫批评列宁使用“机关枪”一词不当,列宁马上诚恳地作了自我批评:“同志们,十分抱歉,我用了‘机关枪’这样的字眼。我郑重保证,今后不再用这一类字眼来打比方,因为这些字眼会毫无必要地把人们吓一跳,结果使人弄不清楚这要说的是什么了。(鼓掌)谁也不打算用什么机关枪来扫射任何人。我们绝对相信,无论是基谢廖夫同志,还是其他人,都用不着开枪射击。”(30)为了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活跃党内思想斗争氛围,列宁还要求“创办报刊(争论专页等)来更经常、更广泛地批评党的错误和开展党内各种批评”(31),争论专页上刊登的内容包括对党和领导人进行批评和辩论。列宁认为:“一切党组织可以在符合代表大会意志的范围内对中央委员会的策略提出异议和纠正中央委员会的偏向和错误的权利。”(32)

   7.保护少数人权利。在党内民主生活中,当一些人的看法、观点、意见、建议不被大家认可,被否决了,这些人就成为少数派。列宁认为,必须保护少数派以及他们的权利。列宁说:“在全体党员必须遵守的党章中明文规定了对任何少数派的权利的明确保证。少数派现在有党章保障的绝对权利坚持自己的观点,进行思想斗争”(33)。列宁还强调,务必尊重少数人的合法权利,团结少数人,要善于“使少数派能和多数派在一个党内共事”。(34)

   8.经常和定期举行党的会议。党内民主要求经常性和定期地举行会议讨论党的事务,如党的代表大会每年要召开一次,实行年会制。1906年4月,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四大制定的党章中就规定了,党的最高机关是党代表大会,定期代表大会由党中央委员会召开,每年一次。同时,应提前一个半月将代表大会的议事日程宣布。党章还规定,遇到特殊和紧急情况时,还要专门召开代表大会,如果占代表大会总票数一半的党组织要求召开代表大会,中央委员会必须在两个月以内召开紧急代表大会。党之所以要定期或增开代表大会,是因为党内事务必须经代表大会和各级党组织进行民主讨论。如果长期不开党的代表大会和其他的会议,就会导致党的封闭性,助长“一言堂”和少数人当家的倾向,最终将破坏党内民主。列宁还要求:“为发挥党员的主动精神,除其他措施外,还绝对必须更经常、更广泛地召开党员大会”(35)。

   9.工作报告制。通过各种工作报告把党内的情况告诉给每一个党员,使党保持公开、透明的状态,这是党内民主的基本要求。如果党的一切活动都是神秘的、隐蔽的,只让个别人或少数人知道,那就根本违反了党内民主原则。1919年12月,在列宁领导下,俄共(布)召开的第八次全国代表会议制定的党章明确规定,代表大会要“听取和批准中央委员会、检查委员会和其他中央机关的总结报告。”(36)这之后,作为民主集中制的四项规定之一,党章明确要求党的机关定期向自己的组织报告工作。在列宁时期,党的会议规则还允许,有的报告可以在作了正报告之后再作观点不同的副报告。议案也是如此,可以提出不同的提案、建议。没有谁的提案自然而然地获得通过或接受,即便是列宁的提案也可以被否决。例如,在一战后期,列宁主张接受德国的条件签订布列斯特和约,为新生的苏维埃政权争得喘息机会,但布哈林为代表的“左派共产主义者”反对签订和约,托洛茨基则主张停战,复员军队,但不与德国签约,保持不战不和。列宁的提议在1918年1月2日和1918年1月24日因处于少数,两次遭到否决,直到2月23日再一次进行表决时才获得通过。

   10.质询、监督和罢免。党员享有质询、监督和罢免的民主权利。质询制是指,党的任何一项政策主张和纲要计划等提出后,应允许党内同志对之怀疑和进行问询,然后,由相关负责的同志进行回应答复。列宁曾在全俄国民经济委员会第三次代表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由于俄国从战争转向和平经济建设,科学管理需要用一长制来取代集体管理制,但遭到了国家建筑工程委员会主席季·弗·萨普龙诺夫等人的质疑和反对,列宁在俄共(布)第九次代表大会上就此做出回应性解释,阐明“苏维埃政权的国家政治制度是民主制,但这并不意味着生产管理上不要权威,不要责任制。一长制只是组织和领导生产的一种具体管理制度。”(37)监督制是指,对党员干部的言行进行检查,以便查究是否违反了党的纪律规定,并对违反者做出相应的惩处。列宁指出:“对于党员在政治舞台上的一举一动进行普遍的(真正普遍的)监督,就可以造成一种能起生物学上所谓‘适者生存’的作用的自动机制。完全公开、选举制和普遍监督的‘自然选择’作用,能保证每个活动家最后都‘各得其所’,担负最适合他的能力的工作,亲身尝到自己的错误的一切后果,并在大家面前证明自己能够认识错误和避免错误。”(38)在实行真正、普遍监督的基础上,列宁特别注重专门性的监督,即由负责专职监督工作的机构来进行。1920年9月,在提交给俄共(布)九大的一个决议草案中列宁指出:“有必要成立一个同中央委员会平行的监察委员会,由受党的培养最多、最有经验、最大公无私并最能严格执行党的监督的同志组成。党的代表大会选出的监察委员会应有权接受一切申诉和审理(经与中央委员会协商)一切申诉,必要时可以同中央委员会举行联席会议或把问题提交党代表大会。”(39)根据列宁的这个提议,1921年3月,俄共(布)十大专门做出《关于监察委员会》的决定,由党的全国代表大会选举产生了中央监察委员会。监察委员会的任务是“同侵入党内的官僚主义和升官发财思想,同党员滥用自己在党内和苏维埃中的职权的行为等现象作斗争”(40),并把不称职的党员干部清除出党。罢免制是指,对渎职、不称职的干部,由选举他的党员和组织依据党内相关法规免去其职务。列宁指出:“任何由选举产生的机关或代表会议,只有承认和实行选举人对代表的罢免权,才能被认为是真正民主的和确实代表人民意志的机关。真正民主制的这一基本原则,毫无例外地适用于一切代表会议”(41)。列宁还强调指出:“拒绝实行罢免权、阻挠行使罢免权以及限制罢免权的行为都是违反民主制的”(42)。

  

   党内民主产生的作用与遵循的原则

   由上可知,列宁十分重视党内民主建设。列宁为何如此重视党内民主并推动党内民主的发展呢?这是因为,列宁深知,作为马克思主义先进的无产阶级政党,如果不发展党内民主或不能正确地开展党内民主,党就一定会走向反面,或形成专制独裁,导致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制定盲目不当,甚至是错误;或一盘散沙、四分五裂,陷入群龙无首的无政府状态,丧失团结战斗的力量。没有党内民主,党就会失去生机活力,就难以避免覆亡的厄运。对此,在列宁党内民主思想中,揭示了实行和发展党内民主产生的三大积极作用与开展党内民主必须严格遵守的三项基本原则。

   实行和发展党内民主,有利于党领导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列宁对于党内民主作用的认识,是建立在对民主与整个社会主义事业发展规律和趋势内在关系深刻洞察的基础之上的。列宁指出:“没有民主,就不可能有社会主义,这包括两个意思:(1)无产阶级如果不通过争取民主的斗争为社会主义革命作好准备,它就不能实现这个革命;(2)胜利了的社会主义如果不实行充分的民主,就不能保持它所取得的胜利,并且引导人类走向国家的消亡。”(43)列宁所说的第一个意思是,党在领导无产阶级革命过程中必须争取民主,否则就完成不了无产阶级革命的任务;列宁所说的第二个意思是,党成为执政党后,开始了社会主义建设,更要充分发展民主,否则就谈不上发展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列宁把发展民主当作调动党内外千百万人民群众参加国家经济建设和建成社会主义的强大动力。列宁说:“社会主义不是按上面的命令创立的……生气勃勃的创造性的社会主义是由人民群众自己创立的。”(44)社会主义也“不是少数人,不是一个党所能实施的”(45)。显而易见,党要发展社会主义民主,也就包含着要发展党内民主。如果不实行和发展党内民主,党就无法承担起领导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重任,也无法发展社会主义民主。

   实行和发展党内民主,有利于激发全体党员的积极性和创造力。党内民主何以能够激发全党的积极性和创造活力呢?这是因为党内民主规定了党内开展任何一项工作和活动,都要确立民主的思想理念,赋予每一个党员对党内事务和党的发展有了解、知情、言论、批评、建议、呼吁等等民主权利。民主的对立面是专制,列宁指出:“所谓专制,就是一个人拥有至高无上的、不受监督的、不对其他人负责的、不经过选举的权力。”(46)如果没有党内民主,就必然出现党内专制,出现独断专行、颐指气使的“家长制”、“一言堂”现象,党内就将鸦雀无声、死水一潭,势必造成决策的严重失误。党是一支由先进分子组成的浩浩荡荡的队伍,党员和干部分布于社会的各行各业。只有在充分发扬党内民主的条件下,全体党员和干部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才能得到有效的调动,他们的聪明才智、奋斗精神必然得以空前的迸发,好点子、好思路、好办法就将层出不穷,党和国家遇到的任何问题就没有解决不了的,就没有闯不过去的难关。

   实行和发展党内民主,有利于清除党内的官僚和坚决反对官僚主义、形式主义。什么是官僚呢?列宁说,旧国家沙皇时代的官僚,就是“专干行政事务并在人民面前处于特权地位的特殊阶层”(47)。新型的社会主义国家,当然不应该存在这样的官僚。遗憾的是,苏维埃政权建立后,“沙皇时代的官僚渐渐转入苏维埃机关,实行官僚主义,装成共产主义者,并且为了更便于往上爬而设法取得俄国共产党的党证。”(48)沙皇时代的官僚和官僚主义残余,也影响了一部分新进入国家政权机关的工农分子和共产党员。列宁尖锐地指出:“共产党员成了官僚主义者。如果说有什么东西会把我们毁掉的话,那就是这个。”(49)在苏维埃国家机关里,与官僚主义密切联系、相伴随的形式主义也流行起来了。形式主义就是“过分玩弄辞藻或十足的官僚主义的形式主义,即杜撰一些多余的、显然没有益处或文牍主义的条款”。(50)对于党内出现的严重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毫无疑问,只有通过发展党内民主,加强党内监督的途径,才能予以坚决的、有效的克服和铲除。

   党内民主固然能够产生积极的、重大的作用,但党内民主并不是无需任何条件就可以自然而然地发挥出作用来的。实行和发展党内民主,必须遵从一定的原则规定,受到一定的纪律约束。

首先,实行和发展党内民主必须遵循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如前所述,党内民主属于民主集中制中的民主制范畴。党内民主制和党内集中制是相辅相成的,只有通过民主制走向集中制,党才会是坚强有力的。这是因为,从党内民主的初始进程来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4871.html
文章来源:《福建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年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