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余盛峰:连接一切:人脸识别的隐私危机

更新时间:2021-01-30 00:09:55
作者: 余盛峰 (进入专栏)  
因为识别一切的社会,本身也将成为自我识别的对象。不仅被识别者被识别,识别者本身也被识别,识别机器被嵌入到一个相互嵌套的识别网络之中,这种嵌套识别形成了一种封闭运转的循环闭合生态。社会本身成为自我识别的对象,这将形成一种镜像重叠效应,当社会进入自我镜像化的内向运转,这样一个没有打破陈规可能性的社会,这个远离了事与愿违的社会,就可能陷入一种无法跳脱的套套逻辑和循环怪圈。

   隐私不只在于保护隐私本身,保护隐私,也是在现代社会的无数个自我和他我之间,形成相互不被彼此洞察的可能性。这种不可洞察的事实增强了自我心理的深度,从而在自我与他我之间形成双重强化的不确定性。正是在不确定的自我之上,通过叠加的镜像他我的不确定性,在全社会形成了由无数个凹凸不同的复合主体镜像相互辉映的复杂性与丰富性。这同时大大提高了自我和社会的同一性反思与边界重塑的潜力。而社会过度识别的结果,不仅将是个人隐私的死亡,它同时也意味着社会自我反思能力的退化。

   隐私死亡的后果是个人心理系统的退化,心理系统的蜕化则直接影响社会系统的活化。社会的过度识别化,会带来社会的过度整合,社会因此缺乏必要的分化,社会与其大数据镜像之间形成没有意义的病态观照。由于偶然和意外的排除,社会丧失了异己观察的视角与能力,因此就很容易陷入一种自我指涉同义反复的递归循环之中。个体观察者视角的萎缩,自我和他我随机沟通不确定性的消失,都意味着社会行动自由空间的坍塌。社会只是在内向增殖的大数据浮面上封闭运转,社会逐渐变成了孤独而自恋的那耳喀索斯(Narcissus)。

   脑科学研究已经揭示,自闭症与大脑镜像神经系统的受损有关。其典型症状包括社交互动障碍、语言沟通障碍、固着化的行为、对声音或触觉的过度敏感。镜像神经元之于心理学,犹如DNA之于生物学。换言之,镜像神经元的健康是模仿和理解他人,形成移情能力与学习能力的前提,镜像机制乃是社会沟通的解剖学基础。而社会的普遍识别和过度识别,由于压抑了内部变异的机会,它也会不断损害社会大脑的镜像神经系统。社会单向度的自我指涉、自我监控、自我计算,也可能会陷入一种自言自语的精神病学症状。随着镜像神经系统的崩坏,社会就可能在自我呓语和自我打量中最终迷失自我。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482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