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建永:黄老易学与道教关系研究的肇基——以汤用彤陈寅恪论历数为中心

更新时间:2021-01-28 23:10:40
作者: 赵建永  

  

   摘 要:作为20世纪中国学界的代表人物,汤用彤和陈寅恪对黄老学与道教关系的研究具有典范意义。陈寅恪的道家道教研究,证实了汤用彤关于《太平经》与历数关系的观点,并对汤说多有指引和启发。汤用彤则揭示出黄老易学与早期道教之间存在的密切联系,开创了学界对二者关系的研究,完善了陈寅恪的有关论断,并由此解决了《太平经》成书年代问题。汤用彤和陈寅恪的研究,开启了从文化融合发展层面解析黄老道家易学史的先河,为海内外学者所重视。

   关键词:黄老;易学;道教;历数;《太平经》;汤用彤;陈寅恪

   基金: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黄老道家思想史”(16ZDA106)。

  

   作为20世纪中国哲学界和史学界的领军人物,汤用彤和陈寅恪对黄老学与早期道教关系的研究具有典范意义。汤用彤在梳理初来的佛教与儒道关系时,对道教发生史上第一部经典《太平经》和易学关系的研究颇为用力,并常与陈寅恪交流心得。1他们共同考订该经为汉代作品,解决了其成书年代问题,并梳理出作为汉代本土文化典型形态的早期道教与黄老道家易学关系的基本概貌。学界对他们在此领域的奠基性建设,尚无专门探讨。笔者校理汤用彤和陈寅恪遗文时,深感其有开创之功,故试作此文。

   2017年春,在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黄老道家思想史”课题组会议上,笔者提出一问题:关于黄老学的特点,现在我们认为是“推天道以明人事”,而易学的基本特点则早已被公认如此。如何看待两者之间的关系?为寻求答案,本文研究了两汉黄老道家易学中的“历数学”,重点从其中的“刑德”等观念展开探讨,发现“推天道以明人事”是黄老道家和易学的共通特点。几乎已成绝学的“历数学”至今鲜为学界所知晓,或许它可以作为黄老道家与易学关系、黄老学与道教渊源等研究的一个新突破口。

  

   一、汤用彤陈寅恪通信之一——揭示历数体现《太平经》、黄老、易学合流

   《太平经》面世标志着道教的产生,其成书时间的确定是《太平经》研究的前提。汤用彤与陈寅恪的道教研究,正是以此为发端。从现存两封汤用彤与陈寅恪的通信来看,他们讨论的重点是,如何厘清黄老道家的历数学线索,以此来断定《太平经》的成书年代、传授谱系及其理论来源。这是国内学界对《太平经》的原创性研讨,鉴于尚未充分引起研究者注意,今全录第一封信如下:

   寅恪兄道席

   惠片敬悉。所谓《太平经》传授之记载,系出于该书之后序,首叙于吉、帛和等,中言及陶隐居,后言及陈宣帝时智响法师。《云笈七签》曾载陈之(智)响法师事,而谓为“近人”所言。2因此,弟以为此序出世颇晚。吾兄言于此有考证,必有卓见,甚盼见教。后序全文,缓数日当钞呈。

   关于《太平经》之真伪,最确切之证明,当在其中所记之历数。惜弟于此不懂,愿兄暇时加以检讨也。如此经非后人伪托,疑其中历法必与纬书所用者相同也。又班《书》东方朔为武帝陈“泰阶六符”,应劭云,《黄帝泰阶六符经》曰:“泰阶者,天之三阶也。……三阶平……是为太平”(此段弟前所未见,故未引及)。其所根据理论,与《太平经》之理论相同,可见太平之义来源甚早,而其与天文历法有甚密切之渊源也。(夏贺良等主张改元为“元将太初”,3并增益漏刻,亦与历法有关。)来教指出当注意此点,诚一针见血也。惜弟近日甚忙,否则当出城请教益。专复。

   顺颂著祺

   弟彤顿,四月十四。4

   影响学界对此番通信展开研究的主要障碍是,写作年份及其背景都不甚明确,故宜先加考辨。陈寅恪将此信夹在他当时用力甚勤的《高僧传》内,由是幸存至今。蒋天枢编《陈寅恪先生编年事辑》载:

   (陈寅恪)居西院时有“与汤用彤书”,语及《高僧传》之法和,并嘱汤用彤代借《太平经》。惜先生原书已不存,今存汤先生第一次信稿,乃接先生明信片时复信。5

   陈寅恪自1933年入住清华大学西院36号,至1937年抗战爆发后南迁。综合他们来往通信的内容来看,蒋天枢所言“嘱托汤用彤代借《太平经》”,表述过于笼统,其实是指请汤用彤代为抄写《太平经》“传授之记载”部分,即《太平经》后序。蒋天枢编《陈寅恪先生编年事辑》时,把此信与陈寅恪从1927年到1935年间所写校书记,综系于1935年。孙尚扬教授所编《汤用彤年谱简编》因这封复书只有月日,不详何年,而姑且系于1935年。6笔者协助汤一介先生编《汤用彤全集》收录汤用彤该函时,未及详细考证,也将之列为1935年。如今根据汤用彤、陈寅恪当时的研究进展和汤文对信中内容的落实情况来看,此信时间也可能是在汤用彤1935年3月发表《读〈太平经〉书所见》前一年。

   汤用彤复信的要点在于指明,判定《太平经》真伪的最确切证据,是其所记之历数。此经若非后人伪托,则其中天文历法必与汉代谶纬相同。在通信中,汤用彤和陈寅恪共同关注到了道教与历数的关系问题。由于作为专门学问的历数,在学术界罕有研究,故需先对其进行界定。历数有两层含义:

   (一)原指观测天象以推算岁时节候次序的历法,即计算日月运行经历周天的度数,以确定闰月,调和四时。如,《尚书·洪范》:“五纪:一曰岁,二曰月,三曰日,四曰星辰,五曰历数。”《庄子·寓言》:“天有历数,地有人据。”葛洪《抱朴子·博喻》:“是以鸡知将旦,不能究阴阳之历数。”

   (二)引申为奉天承运的帝王相应于天象运行的序位。如,《论语·尧曰》:“咨!尔舜,天之历数在尔躬。”《论语注疏》:“谓天厤(历亦作厤)。运之数。帝王易姓而兴,故言厤数谓天道。”蔡邕《光武济阳宫碑》:“历数在帝,践祚允宜。”杨炫之《洛阳伽蓝记》:“天眷明德,民怀奥主,历数允集,歌讼同臻。”

   《太平经》中的历数概念多是融会了上述两层意思。西汉成帝时齐人甘忠可造《天官历包元太平经》(简称《包元太平经》),将神仙信仰与历算术数融为一体,其推演历数是为了尊天法道,息灾去殃,重整社会秩序。《太平经》以“真人”与“神人”(即天师)问答的形式成书,试图建构神学教义体系和宗教组织,而统摄其理论和实践的,正是藉由汉代黄老道家与易学合流而发展成熟的历数思想,他们共通的思维特点都是“推天道以明人事”。东汉时期出现的这种用黄老学说来解释易学的思潮,逐渐形成了儒道互补的黄老易学。

   陈寅恪在致汤用彤函中,之所以能“一针见血”地指出《太平经》的理论来源与天文历法的关系,是因为他对与道术、易学关系密切的古代天文历法都有相当程度的专业研究。他出任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导师时,就把“年历学”(古历闰朔日月食诸类)排列在其指导学科中的首位。7汤用彤自然熟知陈寅恪在此领域造诣精深,所以尽管汤用彤素有汉易研究的家学传承,8仍在信中虚心请教。他极为重视陈寅恪来信所指出当注意的问题,随后在其论著中多有发挥,初步厘清了《太平清领书》与今本《太平经》的关系,及其与黄老学、易学的渊源。

   汤用彤对《太平经》卷帙版本的演变考辨甚详,并根据《理惑论》《抱朴子》、李贤《后汉书注》等记录,在综合比较中认定《后汉书》所记载的《太平清领书》即今本《太平经》。9其论证过程以《太平经》中汉代黄老道家与易学关系为主线,现分述如下。

   《后汉书》称《太平清领书》以阴阳五行为家,多巫觋杂语。汤用彤对照今本《太平经》,发现颇多内容可证实《后汉书》此说。《太平经》中多黄老道家方士之术,如言:人本于阴阳五行之元气,故当辟谷食气。多延年、却病、救死、驱邪之方。以星象诸符,佩之于身。葬宅须辨逆地、生地。音乐之精者,可以和阴阳,定四时五行,感召鬼神。现存《太平经》之性质与史书所载完全符合。10

   《后汉书》所载襄楷上桓帝书曰:“前者宫崇所献神书,专以奉天地、顺五行为本,亦有兴国广嗣之术,其文易晓,参同经典。”汤用彤在葛洪《神仙传》中找出更为详细的说法是:

   宫崇者,琅邪人也。有文才,著书百余卷。师事仙人于吉。汉元帝时,崇随吉于曲阳泉上遇天仙,授吉青缣朱字《太平经》十部。吉行之得道,以付崇。后上此书,书多论阴阳、否泰、灾眚之事,有天道,有地道,有人道,云治国者用之,可以长生,此其旨也。11

   汤用彤细勘今本《太平经》,发现其性质与襄楷、葛洪所言,完全相符:

   其文平铺直叙,反复解释,不多引书卷(以《易经》《老》《庄》为主),不多用典故(皆老子事迹),文极朴质,不尚浮华,故襄楷言“其文易晓”也。又其书推尊图谶,所言颇合于纬书。其畅谈灾异占卜,与汉代儒家相似,故襄楷谓其“参同经典”也。其旨以为天地万物受之元气,元气即虚无、无为之自然。阴阳之交感,五行之配合,俱顺乎自然。全书据汉代最流行之天人感应学说,以早夭为神罚,谓灾害为天谏。人之行事,不当逆天,须事事顺乎阴阳五行之理。又屡言太平气将至,大德之君将出,神人因以下降。其所陈多治国之道。谓人君当法天,行仁道,无为而治。12

   《太平经》所言阴阳五行诸说极多,且多合于汉代流行的谶纬之说。“谶”是一种假借天意、诡为隐语、预决吉凶的启示,“纬”则是附会儒家经典的神学解释。谶纬的理论框架是阴阳五行和天人感应学说,后来多被道教吸取。像《太平经》大谈“天谶”“地谶”“人谶”“图谶”等术语,卷六十九有专章讲述“天谶支干相配法”。汤用彤19342年写成《甲戌读书札记·关于太平道》对此做了专题研究。13对于《太平经》与纬书相合的基础理论,他举例说,《太平经》卷四十曰:“万物始萌于北,元气起于子。转而东北,布根于角。转在东方,生出达。转在东南,而悉生枝叶。转在南方,而茂盛。转在西南,而向盛。转在西方,而成熟。转在西北,终。物终当更反始,故为亥。……亥者核也,乃始凝核也。故水始凝于十月也。”又卷六十九谓,北方乾坎艮,南方巽离坤,乾在西北,巽在东南。《易纬·乾凿度》依据《周易·说卦》而有八卦用事之说,与《太平经》所说相符合。14

   汤用彤接着考辨了《太平经》与黄老学、历数学的渊源。他在1938年出版的《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中指出:

   黄老之道,盛于汉初。……《汉志》著录之《泰阶六符经》,谓天之三阶平,则阴阳和,风雨时,社稷神祇咸获其宜,天下大安,是为太平(见《汉书·东方朔传》注)。则是黄帝之道,已有太平之义。而黄老道术,亦与阴阳历数有关。15

   汤用彤西南联大时期的讲课提纲《玄学与中华佛学》,在“玄学之起源”一节首列“黄老之学”,在“君人南面之术,无为之术”下,引述《泰阶六符经》“阴阳和,风雨时,社稷宜,天下大安,是曰太平”之语,并把《包元太平经》《太平经》放在“黄老之学”中讲述其“天人感应”思想。16上述《泰阶六符经》之语,汤用彤同一时期的讲课提纲《汉唐佛学纲要》则列在“道术”章目下,与“灾异与治术”相关的“易学”部分一起来讲。17

东方朔援引《泰阶六符经》陈说天人感应之义,深受武帝嘉赏。“泰阶六符”意为三台六星之符验,也就是《史记·天官书》所述北斗七星中对应世局的魁下六星。泰阶分上、中、下三阶,每阶两星,又分上下,两两相对,分别对应人间的男主、女主,诸侯、大夫,士、庶人。三阶各得其所,则阴阳调和,各得其宜,天下太平。若三阶不安其职位,则天应灾变。此经托名黄帝所著,当与汉代流行黄帝为北斗神的说法有关,而北斗星也是无为而治的意象。汤用彤从《汉书·东方朔传》及注引《泰阶六符经》中,推断当时黄帝学对《太平经》形成的影响。汤用彤发现,《泰阶六符经》所依据的三阶平致太平的天人感应和黄老无为政治理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4808.html
文章来源:四川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