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梅波 段秋韵:“数字丝路”背景下的中非电子商务合作

更新时间:2021-01-27 00:01:00
作者: 黄梅波   段秋韵  
其中尼日利亚为2 028美元,南非则达到6 339.6美元。但非洲总体是经济落后的大陆,世界上最贫穷的50个国家中有33个在非洲,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最低的10个国家中有9个在非洲,布隆迪、索马里、马拉维、尼日尔、中非共和国、莫桑比克、马达加斯加、塞拉利昂、刚果(金)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不足600美元。在如此巨大的经济发展差距中,电子商务会使得这个数字鸿沟进一步扩大。经济极为落后的国家无法承担技术发展的成本,经济较为发达的国家则会借此机会快速发展。

   从纵向看,数字鸿沟也存在于同一个国家拥有计算机和互联网的非洲富人、城市居民和穷人、偏远村镇居民之间。非洲地区贫富差距本已较大,以南非为例,世界银行2018发布的一份关于南非贫困和不平等的报告指出,以白人为主的少数精英群体蓬勃发展,但大部分南非人资产少、技能弱、工资低,南非最富有的10%人口掌握了社会总财富的71%,南非最富有家庭的财富几乎是贫困家庭的10倍。在这种贫富差距悬殊的背景之下,多数的贫困家庭无法负担基本生活支出,更何况是网络,然而网络是电子商务的基础,这些贫困家庭根本无法搭上电子商务的致富列车。电子商务虽说可以给人民的生活带来便利,但非洲国家的贫困人口根本无法负担移动网络费用,更难说从电子商务中受益,长此以往,数字鸿沟则会越来越深,国内贫富差距也可能愈加严重。

   (三)电子商务已经成为非洲经济发展的重要推进器

   电子商务给非洲经济发展带来了利弊的同时,随着全球电子商务市场持续性增长,非洲顺应全球趋势推动电子商务发展是毋庸置疑的。除此之外,非洲各类电子商务平台也如雨后春笋般蓬勃发展,其电商市场极为活跃,电子商务已经成为非洲经济发展的重要推动器。

   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电子商务凭借其小额交易、低成本、敏捷灵活等特点而成为全球贸易市场发展的新趋势。互联网接入水平和消费者购买力的提高,以及移动设备普及带来的电商渗透效应也使得全球电子商务蓬勃发展。全球网络零售额占全球零售总额的比重从2017年的10.3%上升至2018年的11.9%。在非洲,随着电子商务正在替代传统的贸易模式成为全球贸易新焦点,发展电商已经成为非洲各国实现经济发展的重要路径。2019年,移动技术和服务业占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国内生产总值的9%,贡献超过1 550亿美元。

   相对于世界其他地区,目前,非洲地区的电子商务还仅处于发展的初期,2018年,非洲占全球网络零售交易额的比重不到1%,但非洲电子商务零售额增速则达到22.6%。除此之外,2018年商对客(B2C)电子商务指数全球排名前100的国家中,非洲国家已有9个,并且排名也在逐年上升。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突显数字经济的独特价值。根据全球移动通信系统协会(GSMA)发布的《2020年撒哈拉以南非洲移动经济》报告,在疫情重灾国南非,该国实行全国居家隔离以后全国上网数据量较以往增加了40%左右,可见其电子商务市场潜力十分巨大。在非洲国家面临巨大发展压力的时刻,发展电子商务可能会成为该地区追赶世界经济的重要路径之一。非洲国家若要更加深入地参与全球经济,电子商务领域的发展与合作是其发展的重要路径。

   总之,电子商务的发展将会给非洲经济社会各方面带来正负两方面的影响,但不论电子商务对于非洲的发展是有利还是有弊,电子商务目前已经成为全球贸易市场上的新潮流,非洲各国为推进经济发展,更加积极地参与全球化,电子商务的发展和国际合作是无法避免的。与此同时,中国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及中非两国的贸易互补性,使得中非双方的电子商务发展合作成为非洲发展电子商务的重要选择。

  

   中非电子商务合作的现状

  

   近年来,中非双边合作务实发展,贸易往来频繁,电子商务领域的合作也快速推进。在国家层面,中国与非洲各国政府相继出台相关支持政策;企业层面,中非双方企业大力合作共建电商平台,联手完善移动支付体系。阿里巴巴平台数据显示,2018年4月至2019年3月,来自非洲商品进口成交额同比增长98%,购买非洲商品的买家数量增长64%,对非出口商品成交增长达到69%。跨境电商已经成为中非贸易往来的新增长点。

   (一)中非双方政府相继出台相关支持政策

   2018年,中国与卢旺达签署电子商务合作备忘录,建立了双边电子商务的合作机制。除此之外,中国与南非、埃及、毛里求斯等众多非洲国家也达成一些电子商务领域政策方面的合作协议,积极完善跨境电商规章制度,推动中非电子商务合作。

   跨境电子商务作为互联网技术以及数字技术在国际贸易领域的先行应用,可为金砖国家制造商、贸易商和消费者提供了全方位的互动式商贸服务,大大促进金砖国家内的国际贸易深化发展。在2017年金砖国家工商论坛上,南非、中国等五国就电子商务合作领域达成《金砖国家电子商务合作倡议》,内容包括:建立电子商务工作组;加强政府部门与电子商务业界间对话;开展电子商务的联合研究。该倡议有助于扩大开放金砖国家市场,实现资源共享与产品共享,充分发挥金砖国家的电子商务技术优势、人口优势与市场优势,为中国和南非之间的电子商务合作创造有利条件。

   埃及和卢旺达作为非洲适宜投资的重要国家,它们正在寻求新的合作方式来更好、更快地推动经济发展。近年来,中国在电商领域的快速发展为两国与中国创造了新的合作商机。在“数字丝路”框架下,中国与埃及、卢旺达分别在2017年、2018年签署了关于促进电子商务、互联网+领域的交流合作的谅解备忘录,共同打造良好的电子商务发展环境,推动彼此在数字经济领域的合作。

   毛里求斯位居非洲电子商务指数排名之首,该国除与中国签署合作协议以外,还通过补充双方跨境电商相关规则,完善中毛电子商务合作规章制度。2018年,中国与毛里求斯签订的自贸协定电子商务章节涵盖了电子认证、电子签名、在线消费者保护、无纸化贸易、透明度等丰富内容。

   在中非双方的共同努力下,2019年“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及《中非合作论坛—北京行动计划(2019—2021年)》均鼓励中非双方把握数字经济发展机遇,通过跨境电子商务在经济上实现互利共赢。在2020年新冠疫情蔓延期间,中非双方企业通过多双边渠道,快速发展各类数字合作平台、线上推介会、直播带货等新业态,带动了非洲特色产品对华出口。中非之间的“数字丝路”既可以推动非洲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也必然能为中国分享数字化转型变革红利创造条件。

   (二)中非合作建设多个电商平台

   电商平台作为促进非洲电子商务发展、方便交易与支付的平台,其建设和发展是中非电子商务合作的重头戏。在这些年的不断努力下,尼日利亚、肯尼亚、卢旺达等国均已与中国合作建立起中非合作电子商务平台,在非洲电子商务市场中占有相当份额,成为电子商务领域的“领头羊”。

   2012年被称为“非洲的阿里巴巴”的茱米亚电商平台设立,尼日利亚是该平台在非洲最大的市场,其估值超过10亿美元。2016年,茱米亚在中国深圳开设办事处。2019年茱米亚代表出席在乌镇举办的第六届互联网大会的分论坛,寻求与中国建立更紧密的合作伙伴关系。

   中国与肯尼亚合作的电商平台主要有三个:一是科丽贸(Kilimall)。作为中国第一家进入非洲电子商务行业的企业,2014年科丽贸入驻肯尼亚互联网电商行业,其服务涵盖了电子交易、移动支付和跨境物流三大领域,自身配备国际平台运营中心、全球商品数据中心、跨境清关服务中心、多语种服务中心等。2018年科丽贸“黑色星期五”活动期间,平台客户超过千万,交易额比上年增长十倍。二是“中国买”(Chinabuy)。2015年,中国电子商务集团中国买在肯尼亚推出了“客对商”一站式网上购物平台,肯尼亚消费者可通过网站直接从中国制造商中购买商品,支付方式移动货币(M-Pesa)手机支付便捷。三是阿曼波(Amanbo)。2015年,中国电商平台阿曼波进入肯尼亚市场。阿曼波平台采用“线上+社会+线下”(Online+Social+Offline)相结合的立体营销策略,通过其海外仓帮助商家把商品转移至目标市场,结合线下展示厅,大大提高了商品成交机率。截至2017年3月,该平台注册用户已突破十万,月成交额突破2 000万美元。

   卢旺达政府与中国阿里巴巴集团开展了有效的合作。2018年10月,中国阿里巴巴集团和卢旺达政府在基加利为世界电子贸易平台揭牌,拟通过电子商务更好地帮助中小微企业发展,增加当地就业岗位,共促中卢双方的经济发展。在揭牌仪式上,双方签署了整体合作、数字旅游和数字人才培训等三方面的合作协议。阿里巴巴希望通过该项目,帮助非洲打造数字经济体系与电商生态,为非洲企业提供一个参与全球贸易的平台。在数字人才培养方面,世界电子贸易平台计划举办政府新经济研讨班,以了解并学习中国数字化经济以及阿里巴巴电商生态,同时为卢旺达青年创业者进行企业家培训,培养当地数字人才;在数字旅游方面,2018年底,卢旺达飞猪旅游旗舰店上线,向中国消费者展示卢旺达风土人情、旅游景点等,促进卢旺达旅游业发展;在数字贸易方面,通过阿里巴巴电商平台,卢旺达的特色产品如咖啡等在中国销量已经迅速增长。2019年,阿里巴巴为卢旺达开设天猫卢旺达咖啡国家馆,进一步将卢旺达咖啡引入中国市场。

   中国与乌干达在电子商务领域也开展了合作。2018年3月,乌干达辽沈工业园在中国义乌举办招商会。2019年12月,乌干达义乌商会暨乌干达义乌经贸文化交流促进会在坎帕拉成立。义乌作为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中心,随着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义乌正在寻求经济转型,开拓多元化市场。义乌小商品企业成熟的跨境电商商业模式随着企业入驻乌干达产业园,将有助于园区的转型升级与电子商务产业的迅速发展。

   中国与埃及也在开拓在电子商务方面的合作。2019年12月,埃及网络技术有限公司(DTOD)电子商务平台迎来首单业务。该平台创始团队来自中国,是一个面向北非地区的在线超市品牌配送平台,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平台注册用户达到10万人,日活跃用户约6 000人。该公司下一步计划在埃及投资建设国际物流中心,参与埃及港口建设。

   (三)中非推动移动支付领域合作

   电子商务平台的运行需要移动支付的配套发展。近年,中国企业如腾讯、蚂蚁金服、银联等,通过利用技术创新帮助消费者获得普惠金融服务,不断加强与非洲地区的移动支付合作,逐渐完善中非跨境支付体系,为中非电子商务合作保驾护航。

   2016年,微信支付与南非标准银行合作,在南非地区推广移动钱包,允许“点对点”(P2P)支付、电话费和话费预付以及零售店支付,并与世界最大的食品分销企业家家悦(Spar)展开合作。2017年8月30日,蚂蚁金服在南非宣布,旗下支付宝业务已经接入南非1万家商户,南非成为非洲首个线下接入中国移动支付方式的国家;2017年8月蚂蚁金服与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和国际金融公司达成合作,2020年2月,支付宝与非洲泛非经济银行(Ecobank)展开合作,通过投资和技术扶持推动非洲数字金融普惠化;2018年,银联联合商业银行推出云闪付应用程序,云闪付二维码支付服务在非洲落地。2019年3月,总部位于内罗毕的肯尼亚股权银行(Equity Bank Kenya Limited)计划扩大微信和支付宝在非洲的业务。

2018年中非网正式上线,成为尼日利亚与中国数字金融合作的重要平台。中非网与尼日利亚第一银行签订战略合作备忘录。尼日利亚第一银行拥有超过千万人的活跃用户群和境内最大的零售客户群。(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4738.html
文章来源:《西亚非洲》2021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