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韩星:上帝归来——段正元的上帝观及其现代意义

更新时间:2021-01-24 22:21:52
作者: 韩星 (进入专栏)  
在中国思想史上,春秋战国以后儒家以人文理性为本质特征,宗教色彩越来越淡化,人格化的“上帝”逐渐隐退,学者们更多地理性地讨论“天”、“道”、“理”,段正元要重新回归中国文化的本源来讨论这一问题。

  

   二、整合各教,同归上帝

   段正元回归儒家的上帝,试图以上帝为核心整合各教。他认为先秦儒经中所言之“上帝”与基督教之“上帝”都是一个上帝,比较起来,儒家之“上帝”为先宗,耶、回诸教之“上帝”为后学:

   问:西人传教,常言祷告上帝,耶稣言独一无二之上帝。我中华迄今,何以无一人言及上帝耶?答:中国唐虞三代,尊称上帝者不少,如虞舜之肆类于上帝,大禹之昭事上帝……何言无人称上帝耶?其他耶、回诸教,尊称上帝,皆是后学,盖我中华古昔圣贤,具先知先觉之道者,曾先言之,而实行之,成书具在,可覆按也。

   段正元不像近代中国人普遍误解的上帝是西方基督教的专利,他引经据典,说明唐虞三代一下尊称上帝的不少,因此其他宗教尊称上帝其实算是后学了。在这个基础上,他试图让中国古代上帝回归现代社会,借以整合中国文化内部的儒道佛三教以及晚来的基督教,把是否以上帝为依归看成是辨别宗教与非宗教的标准。他分析了中国与外国,孔、耶、佛、道、回等教的都有上帝,但名称不同。有学生问:“中国称上帝,外国亦称上帝,不知万国九洲,普天之下,究有若干上帝?”段正元回答道:“同此天地,即同此上帝。中外虽分上帝,上帝则一。”“上帝者肇造天地人物之真主宰也,《旧约》所云此点正是。无论天地之中,天地之外,诸天诸地上帝俱在,固非一物之上帝,实万物之上帝。非一人之上帝,实万人之上帝。非一国一教之上帝,实万国万教之上帝。”当美国传教士何乐意质疑说:“上帝既为中外人人所共生,而中国佛道两教,何以不言上帝耶?”段正元回答道:“凡是宗教,无有不尊奉上帝者。不过各国宗教名称,土音不一。道教尊奉太上,佛家尊奉如来,即是尊奉上帝也。”“中国儒释道三教,即不啻上帝之精气神三宝。”“世人谓太虚上帝、太始上帝、玉皇上帝、耶和华上帝者,特风土各殊,语言不一耳,其实总隐微之精,统万变之原者,无非一上帝而已矣。”古今中外,不同文化,不同宗教,对上帝有不尽相同的称呼,但其实无非是一个上帝。

   何乐意按照西方基督教一神教的思路继续问段正元:“上帝为天地人物真主宰,万教皆同一上帝,故昭事上帝,即可聿怀多福。然则敬爱上帝之外,不即可不敬天地,与圣贤仙佛,祖宗父母耶?”段正元回答:“否!不然也。天地为上帝之形体,有天地然后见上帝之功用,如人有身。然后心之虚灵方有实用,是敬天地,即敬上帝也。圣贤仙佛,代上帝立言宣化,是敬圣贤仙佛,即敬上帝也。祖宗父母,代上帝生育教养,是敬祖宗父母,即敬上帝也。焉可举一而废百哉!”这就以中国人理一分殊的思路把一神与多神巧妙地结合在一起,让何乐意听了心悦诚服,感叹闻所未闻,欣然握手而去。

   但是,各大宗教在其发展演变过程中,某些信徒往往认为教各有类,分门别户,造成各教冲突,甚至演变成宗教战争。在段正元看来,“教原无类,凡信教不得其真者,以其不知教皆本于独一无二之上帝故也。……总之各教俱阐明上帝真道,分之各行一教,合之同归一道,未可妄为分别也。”显然,他试图通过彰显各教上帝,使各教认识到教虽有分,而上帝则独一无二,最终应该同归一道,同归一上帝,以实现其万教归一的大同理想。

  

   三、三教合源,万教归儒

   面对多元宗教怎么和谐相处?段正元通过分疏道与教的关系来化解这个问题:当今世界多元宗教,观今之世,教宗万端,各是其是,各非其非,誉丹毁素,纷纭众说,一些教内莫不分流别派,各树一帜,相互攻扞,乃至发动袭击,伤生害命。段正元认为,“万教虽不同,要莫不各协于教之原理。原理维何?道是也。道者,所以统万教而一之者也。无道则无天地无人物,又何有于教?不过散之则为万殊,合之则仍归一道。……故信教而不知有道,则愈执着而愈支离;明道然后信教,则百变不离乎其宗。”就是说,“道”才是统合万教的根本,各教如果能够同归一道,在明道的基础上信教,则万变不离其宗。他引《中庸》“修道之谓教”来进一步说明“教”出于“道”,并进一步分析了道一而教不同的原因:“盖以古今时代之变迁,天下国家之殊域,众生习性之不一,上帝乃因时因地而生圣人,圣人即因时因地因人而立教义。如孔子生于华夏,以人道立教,所以教大同也。佛祖生于天竺,以性道立教,所以教进化也。太上生于中土,以天道立教,所以教归化也。耶稣生于犹太,穆罕生于回部,各以博爱合群立教,以上帝真宰为归,所以启泰西之文明,而将引之以当道也。……此道之所以散为万教,万教之所以各立其宗焉。”因为道大无不包,细无不具,语大天下莫能载,语小天下莫能破,任何一教都不能竟其功,完其量,所以必须修道以立教。教不可一日废,即道不可须臾离。教之所在,即道所在,信其教即要重其道,重其道可以明其教。

   道与教的关系展开就是道德与万教的关系,他要以中国文化的核心观念“道德”来融会各教,他说:“儒释道之教,皆不出‘道德’二字之范围。不但此三教不出此范围,即万教亦不能出此二字之范围,即如耶稣之讲博爱,亦根源于‘道德’二字。何也?当其发博爱之初心,即为道;将博爱之心,推行于外,即为德。又如穆罕默德,讲认真敬事,发认真之心,即为道;以认真之心,推而敬事,即为德。其它种种,可以类推。由此观之,道德者,为万教之根源。万教者,为道德之寄宿。”他这里对“道德”的诠释显然是儒家内圣外王的思路,是以“道德”万教的根源,以“道德”融合万教,最后又“万教归儒”:“大道之行,万教归儒”他分析说:“中外未通之时,外邦为耶稣教畅行之时,上帝即命令耶稣,为外邦之救世主。今则环球交通,上帝又命三教合源,万教归儒,将以孔子为天下之木铎,……《中庸》有云:‘舟车所至,人力所通,天之所覆,地之所载,日月所照,霜露所坠,凡有血气者,莫不尊亲。’尊亲者何?尊亲孔子之人道主义也。孔子之学,格致诚正,修齐治平,举凡身心性命之微,家国天下之大,无不本末兼该,体用俱备。人能实行孔子之教,然后人道主义始能完全,世界和平方可实现。当耶稣纪元五百年前,上帝降生孔子,昌明儒教,发明大同学说,迄今两千余年,万国交通,与时俱进,人道主义,待人而行。世界大同之日,即孔子学说实行之际。万教归儒,今其时矣。大同救世教主,舍孔子吾谁与归?”

   为什么万教归儒?段正元说:“惟儒讲人道,其教始于日用伦常,由下学而上达,随人随事,随时随地,行之而无不宜焉。纵学有不成,然刻鹄不就尚类鹜。……儒教重人道也,人道踏实一切。踏实一切者,即是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一盘完全大道,推而广之,体而行之,俾人道之基础,从此建立,而后万教斯有所倚,庶能致并行不悖之殊功。”就是说儒教与其宗教比较起来最切合百姓日用,重人道,踏实一切,这就为其它宗教的存在奠定了基础,同时又能够与其它宗教并行不悖。他又说:“我今所讲实行道德,亦同自古大圣人之志愿,不分何等种族国界及教派,并不辟诸教。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以三教合源,万教归一为宗,以集万教大成,开万世太平为主。不过诸教之中,惟儒教踏实认真,最尚实行,最能实行。”“三教中,惟儒教能说得出,做得到,可以统括万教。”

   他推崇孔子之道,认同孟子所说的孔子为集大成者,并有更全面的概括:“孔子祖述尧舜,宪章文武,集群圣之大成,贯为时中大道,以之征其效于当时,则乱贼是惧;垂其法于后世,则愚智率由。举凡君臣、父子、昆弟、夫妇、朋友之伦,罔能越其有义、有恩、有序、有别、有信之义,随人、随地、随事、随时,在在皆不能离其学。所以然者,以其集大成于先,折中天道物性人性于至当,故其效用于世也。以之修身而身修,以之齐家而家齐,以之治国而国治,以之平天下而天下平。范围天地而不过,曲成万物而不遗,玉振金声,始终条理,虽至神而至妙,又至平而至常。”孔子以道为教,成为上古以来中国文化的集大成者。段正元发挥孔子之教说:“孔子之教,因时制宜。浅而愚夫愚妇,一时不可离,及其至也,圣人有所不知。上而君相师儒,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亦是孔子之教;下而士农工商,皆是用孔子之道。孔道不可须臾离,慢说中国用此道,即是外国,讲富国、讲强兵、讲文明、讲自由、讲平权、讲大同、讲进化,皆是此道。圣道者,下学上达,如兜天之罗帕也,能大能小,能刚能柔,包罗天地,曲成万物,故不可离也。大哉!孔子之教,真宜古宜今,宜中宜外也。”“孔子之教是道。道不易明,不易行,我必要使其易明易行。”所以万教归一其实是万教归儒,这是他的思想归宿与坚定信念。

  

   四、神道设教,尊师重道

   段正元使上帝归来的目的是为了教化世人敬畏上帝。他认为上帝生人而爱人,又生万物以养育人。“上帝恩爱人类之心,犹不仅此也,又复为人谋生后种种之利益,特生万物以备人生饮食、衣服、居住一切所需,于此益见上帝爱人之德,全人之功,殆可谓无所不用其极者矣!”“惟皇上帝,降衷下民,人秉上帝之灵光,化生而成形,故为万物之灵。上帝独爱于人者,即是上帝之所以自爱也。”上帝掌管人间祸福,积善者得福,作恶者受惩,人应该敬畏上帝,“为善不昌,必有余殃,殃尽必昌;为恶不减,必有余德,德尽必灭。和盘核算,方知上帝之赏罚,至公至明,不爽毫厘,故曰上帝可畏可敬。”如何敬畏上帝?

   敬畏上帝之法,务要言行动静,时时刻刻,知上帝在我头上,在我心中。畏者何?畏上帝鉴我罚我也。敬者何?敬上帝生我成我也。人若不畏上帝,即是失了天理。人若不敬上帝,即是昧却良心。世之知过则改者,即是所以昭事上帝者也。

   所以,人的言行动静都应该知道有上帝的监督,知错必改,则可昭事于上帝。

   上帝对人的教化要通过其在人间的代言人来实现。圣贤神佛、帝王将相、祖宗父母就是上帝在人间的代言人。圣贤仙佛以道立教,教化大众;帝王将相辅道治国,安定天下;祖宗父母,生育教养,和谐家庭。扩而充之,一切有德有功于世的人,都是上帝之道的宣化者和辅助者,都应该被人们敬畏:

   圣贤仙佛,代上帝立言宣化,是敬圣贤仙佛,即敬上帝也。帝王将相,代上帝裁成辅相,是敬帝王将相,即敬上帝也。祖宗父母,代上帝生育教养,是敬祖宗父母,即敬上帝也。总之,昭事上帝之道,对于一切有德于人,有功于世者,莫不当敬。

   人们应该对“三教之经典,万教之垂训,遵而行之。”因为“上帝无形,以万教圣人之形为形。上帝无言,以万教圣人之言为言。”三教的经典,万教圣人的遗训,就是在代表上帝进行社会教化。这就回归到了传统儒家“神道设教”的理路。“神道设教”出于《易经·观卦·彖传》:“观天之神道,而四时不忒,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这里“神道”实即天道,是从信仰的意义上的“天道”,因此也可以说就是“天之神道”,表现为日月相推、星辰运行、四季循环等天道自然秩序。圣人制作敬天祭祖的礼仪,将天之神道彰显出来,目的在于实现人道教化,民众容易接受和服从。尊崇神道,祭天祀神,显然是宗教性的教化。唐代孔颖达解释说:“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者,此明圣人用此天之神道以观设教而天下服矣。天既不言而行,不为而成,圣人法则天之神道,唯身白行善,垂化于人,不假言语教戒,不须威刑恐逼,在下自然观化服从,故云天下服矣。”孔颖达对“神道设教”的诠释可谓揭示了儒家神道设教的本质。

   段正元认为,师是上帝在人间的代表,有道之师即是上帝。

《书》曰:“天佑下民,作之君,作之师。惟其克相上帝,宠绥四方。”由是言之,师也者,又上帝之代表也,为代上帝以宣化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465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