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海鹏:冲绳-琉球历史文化考察记

更新时间:2021-01-24 11:11:11
作者: 张海鹏 (进入专栏)  

  

   2019年10月31日凌晨,作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冲绳首里城被一把大火焚毁,东亚各国一片唏嘘。许多中国人为之惋惜不已。首里城是14世纪时琉球王国建筑的仿唐宫殿,二次大战末期被焚毁,现在焚毁的是1992年按照原样在原址复建的,它的历史文化意义不容低估。

   我从当天早晨就从朋友发到微信群的大火照片知道了这个消息,分外感伤。感伤的理由很简单,我刚刚在7个月前参观了首里城,那是我的第一次首里城之行,看起来好像是我对首里城的告别之行了。首里城再次被焚毁,象征着琉球的命运多舛。现在距那次告别之旅刚满周年,应《远望》杂志社邀约,试着写一篇考察追记。

  

   组团作冲绳-琉球之旅

  

   北京有一批研究琉球历史的学者,近年来多次召开琉球历史文化学术讨论会,探讨琉球历史,以及琉球与中国、日本和东亚的关系,与冲绳地区研究琉球历史的学者、教授多有往来。冲绳的琉球史学者访问过北京、福州和台南等地,也希望中国的琉球史学者有机会访问冲绳。北京大学历史系徐勇教授出面组织了这次冲绳-琉球历史文化考察活动。徐勇教授早就知会我,希望我也参加这个团。我欣然表示同意。原因有二,一是我对琉球历史抱有学习的愿望,2013年5月8日我与李国强联名在人民日报发表一篇文章,那篇文章最后一句话是历史上悬而未决的琉球问题到了可以再议的时候,引起国内外舆论的广泛关注。二是,我虽然多次访问过日本,却没有访问过冲绳,早就想找机会去看看琉球。考察团的组织者和核心人物是徐勇教授,他一定要我当这个团的“团长”。在这个团里我的年龄最长,不好推脱,也就半推半就挂名了。除徐勇和我外,考察团里还有北京大学历史系宋成有、臧运祜、唐利国,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所陶文钊,上海交大季卫东,海洋大学文学院修斌,以及爱思想网站总编辑郭琼虎,除我以外,多数人都精通日文和英文,都是怀着对琉球历史文化的浓厚学术兴趣、名重一时的学者。这是一次民间的学术之旅。

   冲绳-琉球历史文化考察团应冲绳大学历史教授又吉盛清邀请,于2019年3月17日飞抵那霸市。又吉盛清是冲绳人,曾任冲绳县地域史协议会代表(首任)、浦添市图书馆馆长、浦添市立美术馆馆长、冲绳大学教授,还担任中国大连市历史文物研究所特别研究员。他一向以冲绳人的立场和视角,以受到过日本、冲绳人加害的历史观在台湾、中国、韩国等东亚国家做调查,著有《日本殖民地下的台湾与冲绳》、《台湾今昔之旅—台北篇》、《中日甲午战争100年  台湾统治和日本人》、《日俄战争百年》以及《靖国神社与历史教育》等。在机场,冲绳国际大学友知政树教授和导游程天虹小姐来接机。程小姐是天津人,在琉球大学念过了琉球史硕士学位。一行未及入住旅舍,便在又吉教授陪同下参观了琉球王陵和首里城。

   又吉教授在往后的几天陪我们一行在那霸各地考察历史古迹,给我们每人都印发了学习材料,包括《从东亚近代史思考冲绳》、《首里城迹》、《那霸史迹》等。琉球王陵称作玉陵,是琉球尚真王等历代王陵墓,分东室、中室、西室,高大围墙取琉球本地石灰岩砌成,庭内用琉球的珊瑚砂铺筑,墓顶树立雌雄狮子各一个。狮子的形象不是威猛的,而是和善的。陵区规模不小,建筑很古朴,充分体现了琉球王陵建筑的特色。庭外有一处古老的石碑,碑文漶漫,幸而旁边有用拓片制作的假碑,显示碑文用琉球文字书写(手书体),偶尔夹有汉字,末尾用汉字署“大明弘治十四年九月大吉日”,明确反映了琉球与明朝的藩属关系。据说明文字,碑文写有尚真王等九人名,未列出尚真王的长男、次男名,可能是宫廷内部斗争的缘故。碑文还强调了以后哪些人可以埋葬在这里,不得违反。

   玉陵不远处就是首里城。玉陵和首里城等古迹为联合国教科文登录为世界遗产。进入首里城区域,首先看到的是“守礼之邦”牌坊,完全是代表中国文化的建筑物。从这里拾级而上,沿途都有古迹,如园比屋武御狱石门等,过了欢会门,可以看到路两边竖立着明清时期册封使的题名碑,如康熙年间册封琉球副使徐葆光的楷书“中山第一”、嘉庆年间册封琉球正使齐鲲题写的“活泼泼地”四个大字、道光年间册封正使林鸿年和副使高人鉴分别题写的“源远流长”、“飞泉漱玉”以及清朝最后一任册封使赵新和副使于光甲同题的“灵脉流芬”等。过了广福门、奉神门,可见琉球国王宫正殿,均是仿唐建筑。正殿大门上方的弯曲门楣是仿日本的。其中中国文化元素甚多,御座上方有康熙皇帝御赐的“中山世土”匾额。据又吉盛清介绍,这个大殿是仿1609年(万历三十七年)琉球“两属”后的王殿式样复建的,主要标志是大殿一侧建有招待日本萨摩藩使节的房子。明清册封使到来,有一个庞大的团队,国王要组织盛大欢迎仪式,这时候,日本萨摩藩使节是要回避的。又吉说,宫城大门以及中枢大道是正对着西方的,即是正对着中国,表示琉球国王对中国的尊崇和仰望。

  

   认识琉球人

  

   中国与琉球历史的大轮廓我是知道一点的,但与琉球人很少接触。20年前访问日本山梨学院大学,得到法学部学部长我部政男教授的接待。我部告诉我,他是琉球人,原来在琉球大学教书。他对我很热情,提供我很多材料去复印。他告诉我,琉球话中有许多中国话的因素,他说,琉球人见人的问候语与中国人一样,都是你吃过饭了吗?我记得,他说过他还会说一点琉球话。在北京参加学术讨论会,有时也会看到琉球人,会场上应酬,打个招呼而已。

   这次到冲绳,有机会遇到一些琉球人学者,相处多些,观察近些,了解就多些。过去多次去日本,与新老朋友见面,总免不了要很客气说:はじめまして、どうぞ よろしくお愿いします(初次见面,请多关照),どうも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谢谢),どうぞよろしく(请), どうぞおかけください(请坐),さようなら(再会),礼貌,周到,但给人以距离感。与琉球的这些学者朋友们见面,没有这一套,热情、真诚、直接、随意,没有距离感。对琉球人的行为举止,我一下就感觉很适应。与他们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就像见了老朋友一般。我部政男教授说的话,在这里得到了某种验证。

   往下的日程,会加深我对琉球人的认识。17日晚上在那霸市抱瓶酒店接受冲绳学术界的接风。琉球大学名誉教授金城正笃(84岁)、琉球大学名誉教授比屋根照夫(80岁)、东亚共同体研究所琉球冲绳中心理事长绪方修、冲绳大学名誉教授又吉盛清、冲绳国际大学教授友知政树以及高良铁美(随后即当选为日本国会议员)等多位朋友热烈欢迎。绪方修说,除了他是日本人,其他都是琉球人。我记得,比屋根照夫与一位年轻的朋友(他想到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念研究生学位),弹起三弦(琉球人称三线),情绪很投入,在狭小的空间里,两位女士随着三线节拍跳起舞蹈。琉球朋友告诉我,这个舞蹈就是当年琉球王宫欢迎中国来的册封使跳的舞蹈,琉球朋友们还随着音乐节拍唱起歌来。他们用委婉、热烈的歌舞欢迎来自中国学术界的朋友。他们告诉我,琉球人喜欢弹三线,因为这是从中国来的乐器,三线的音箱是用蛇皮包的,与中国的三弦一模一样,与日本的不同。琉球人喜欢中国歌曲,不大喜欢唱日本歌曲。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经常可以看见琉球的三线陪着我们。

   第二天我们看了郑迵纪念碑。在这个碑附近有一个护国寺,紧邻护国寺是波上宫神社。神社当然是1609年以后才出现的建筑。护国寺就很早。又吉盛清告诉我,琉球国王只到护国寺,不去神社。中午在那霸市金城2丁目的那霸亭吃便餐—那霸そば,主人告诉我,这家的そば是有名的。但是日本有关方面不许那霸的そば叫そば,因为日本そば是荞麦面做的,那霸そば没有荞麦面。据说冲绳人为此斗争了60年,才获得允许,那霸的そば也可以叫そば。

   我们一行参观了冲绳县博物馆,田名真之馆长替我们讲解了历史综合厅。这个厅里展出的琉球历史主要是1609年以后的历史。这反映了1971年“交还”琉球后的基本政治观点。在冲绳县公文书馆与有关编辑人员座谈。这里是编辑琉球《历代宝案》的地方。史料编辑班班长西江幸枝与琉球大学人文社科部教授豐见山和行等参与座谈。金城正笃教授是早期主持《历代宝岸》编辑工作的,豐见山和行现在是第四代了。他介绍了《历代宝案》现在的编辑情况。近几年,冲绳县教育委员会已经把他们新出版的《历代宝案》除了第一册都寄给我了,我在座谈会上表达了感谢之意,同时就琉球历史问题做了讨论。《历代宝案》是琉球王室的重要历史档案,从洪武二十二年(1424年)到同治六年(1867年),全部用汉文书写,用中国明清皇帝年号纪年,所记述的是琉球与明清两朝的来往和琉球与李氏朝鲜、暹罗以及东南亚地区各国的来往案件,是非常重要的历史档案资料。所谓宝案,即珍贵的文案或者珍贵的文书。20世纪30年代这份重要档案曾被人抄录,其中一份抄稿藏在台湾大学图书馆,1960年代该图书馆影印出版1000套,广为流传。我曾购得一套。还有其他抄本流落在琉球和日本。战后又发现了琉球东恩纳抄本、久米村天后庙保存的抄本等。王宫所藏原本被日本强劫往东京,据说在1923年东京大地震中毁于火。冲绳县公文书馆搜集流传各地的抄本,重新校核,增加注释,出版了校订本15册,日文译注本十余册。滨下武志、金城正笃、小岛晋治、西里喜行等著名学者都参加过校订工作。校订和译注工作还在进行中。校订和译注工作都极为认真和细心。这部书对于研究琉球历史,研究琉球与中国关系和世界的关系都是不可多得的史料。可见至今,琉球人是多么重视这部书的整理与注释。

   19日,友知政树教授陪同我们一行前往边野古参观,途中经过东恩纳村、万座毛以及沿海国家公园(2011 年日本在这里召开过G8会议),往前有冲绳科学技术大学院大学,再往前,路两边有嘉手纳美国空军基地,据说树丛里隐藏着弹药库,包括核导弹、潜射弹等。下午就到了边野古(Henoko)。边野古是预备替代普天间美军基地的。由于冲绳人民不间断反对,日本政府决心撤销普天间基地,在边野古地区填海造地,形成一个新的美军基地。这个举措,依然受到边野古地区居民强烈反对。冲绳县前任和现任知事也反对中央政府的政策。边野古居民在施工现场两侧,搭建了许多临时的棚子,长期有人值守,抗议并阻止施工进行。几年过去了,边野古基地填海造地进展不大。接近边野古,路边经常出现边野古地区人民的抗议窝棚以及戒备甚严的日本警察。我们一行是作为学术考察团是来考察的,我们只想了解一下边野古地区的情况,不与抗议民众互动。车子停下来,我们在海边护坡上,能看到民众的许多小棚屋,看到民众打出的标语和口号。如“民意は新基地建设NO”、“反对基地”、“边野古居民反对违法工事”、“边野古居民的生存权”、“新基地建设阻止!”等等。在现场,我没有看到基地施工的迹象。海上也没看到施工的船只。因为没有施工,今天住在抗议窝棚里的人不是太多。这样,我们总算是看到了、了解了边野古地区人民您的愿望,他们坚持了数年的抗议行动。

   下午返回那霸市。一行人都很累了,几乎都在车上呼呼大睡。我没有睡,还在思考琉球人民的命运。忽然诗兴大起。我利用手机记事本,记下了我在颠簸的旅途中吟咏的琉球吟。后来经过整理,以《咏琉球》刊发在《远望》杂志2019年第四期上,此处不赘。

从宫古岛回来的那天下午,在又吉盛清先生陪同下,我们一行访问了冲绳市和平祈念资料馆。馆长原田真美女士接待,参观了冲绳-琉球历史陈列,重点看了1945年冲绳战役造成琉球人大规模死亡等内容。参观后,考察团一行与原田馆长座谈。座谈时,我提出今天琉球人民应当如何看待1950年代琉球人民反美“复归”运动?向原田馆长请教。中国政府当年支持了这一运动的。原田似未正面回答。也许因为翻译原因,我没有听出一个所以然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464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