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伯江:中日韩合作战“疫”与东北亚区域治理

更新时间:2021-01-23 00:24:52
作者: 杨伯江 (进入专栏)  
任何地区都难以单纯依赖某一个区域内或区域外强国,而是需要建立多边机制有效应对挑战。

   中日韩机制化合作的长期积累为区域治理合作提供了深厚基础以及拓展深化的广阔空间。中日韩三国比邻而居,同处一个地缘生态系统,相互关联紧密、合作需求巨大。但传统上,东北亚更多以大国权力斗争、地缘政治博弈著称,朝鲜半岛被称为“冷战的活化石”。所幸的是,新冠肺炎疫情反向激发的合作治理动能存在于中日韩之间,也同样存在于东北亚区域之中。对照区域联结(regional connectivity)、区域建制(regional institutionalization)等有关区域治理的关键变量,⑥东北亚已开始具备推动区域建制、启动治理合作的基本条件。相较于欧盟和北美自贸区,东北亚区域内贸易比重偏低,这与其说是中日韩产业结构关联性不强,毋宁说是经济合理性以外的因素所致。2019年日韩爆发贸易争端,两国相互制裁,造成双输结局,从反面说明了这种紧密关联的客观存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冲击又为这种紧密关联进一步合理化提供了调整契机。

   东北亚区域治理应当遵循自己的特色路径。国际学界关于区域治理的研究迄今多以欧洲一体化进程与欧盟治理为范本,但“欧洲中心主义”并不具有普遍性。从东亚地区的特性来看,无论是历史上的“朝贡体系”还是现实中的国家关系结构,都有别于西方以权力为主导的历史经验和思维模式;从冷战后的现实来看,东亚地区也没有复制曾在欧洲盛行的多极均势秩序。东亚地区历史传统与现实需求和西方世界的突出差异使东亚地区秩序建构与转型的理念和路径应该植根于自身的历史进程和地区特性。⑦中日韩在此次疫情防控过程中就表现出某些文化共性,可为东北亚区域治理的路径设计提供参考。

   概括而言,以中日韩合作促进区域治理、以区域治理为切入点重塑东北亚地区秩序,可从以下三个方面着手:一是借鉴东盟经验,奉行“柔性的多边协调主义”原则;二是坚持“优化存量、改善变量”的基本思路;⑧三是探索由浅入深、循序渐进的实际操作路径。总之,应在坦诚面对现实、有效管控分歧以及推动问题朝着妥善解决方向发展的同时,丰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地区国际关系的观察角度,从非传统安全领域入手,逐个机制、逐个基金、逐个项目地扎实推进。

   ①《2020年3月20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记者会》,http://search.fmprc.gov.cn/web/fyrbt_673021/jzhsl_673025/t1758730.shtml,访问时间:2020年3月29日。

   ②《中改院召开“疫情全球大流行下的中日韩产业合作”专家网络座谈会》,https://caijing.chinadaily.com.cn/a/202004/03/WS5e86ae0aa3107bb6b57aa96a.html,访问时间:2020年4月4日。

   ③《中改院召开“疫情全球大流行下的中日韩产业合作”专家网络座谈会》,https://caijing.chinadaily.com.cn/a/202004/03/WS5e86ae0aa3107bb6b57aa96a.html,访问时间:2020年4月4日。

   ④杨伯江:《关于区域国别研究的一点思考》,载《日本研究所科研交流简报》,2019年第40期,http://ijs.cass.cn/xsdt/xsjl/202001/t20200102_5069988.shtml,访问时间:2020年3月29日。

   ⑤刘雪莲、李晓霞:《东亚未来秩序:以权力为主导还是以治理为主导》,载《社会科学战线》,2019年第1期,第208-218页。

   ⑥张云:《国际关系中的区域治理:理论建构与比较分析》,载《中国社会科学》,2019年第7期,第186-203页。

   ⑦刘雪莲、李晓霞:《东亚未来秩序:以权力为主导还是以治理为主导》,载《社会科学战线》,2019年第1期,第208-218页。

   ⑧杨伯江主编:《“全球变局下的中日关系:务实合作与前景展望”国际学术研讨会文集》,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2020年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4613.html
文章来源:《世界经济与政治》2020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