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耀铭 张路曦:互联网驱动的青年与社会变革

更新时间:2021-01-21 16:26:03
作者: 张耀铭 (进入专栏)   张路曦  
简约的设计、精致的配图、淡雅的文字,让良仓看上去像是一份倡导高品质生活的杂志。2013年良仓上线,因其“传播故事和价值”的理念吸引了大量优秀设计师的目光,很快聚集了国内外的五百多个品牌和设计师。良仓不是一个草根市场或大众市场,而是一个分众市场或精致市场,围绕中产阶级的理想生活方式提供高品质的服务。在这个平台上,既有意见领袖的分享推荐,又有文化名流对生活、艺术的爱憎褒贬,还有朋友圈“邂逅式的相遇感”,更有与一些明星、设计师合作互动的机会。前卫理念,时尚追求,精准平台,口碑效应和明星效应的双重叠加,使良仓在互联网上闹了场美学革命,从而使许多人开始喜欢上了这个集分享社区、线上杂志、良品商店为一体的电商平台,感受到美学也是生产力的魅力。

   2012年6月,29岁的程维从支付宝离职并创立了小桔科技,创业项目是做智能出行的应用滴滴打车。3个月后,滴滴打车App上线。上线当日,全北京只有16个出租车司机在线,前景暗淡。一般创业者也许就偃旗息鼓了,可程维选择了坚持。作为一家移动互联网公司,滴滴在线建立了一支强大的技术开发团队,滴滴打车App在短时间内进行了多次的完善升级,不断推出新的改进版本。这一独特的战略决策使滴滴打车仅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便成为打车市场中的领先者,并不断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和青睐。2012年12月,滴滴打车获得了A轮金沙江创投300万美元的融资;2013年4月,滴滴打车获得了B轮腾讯公司1 500万美元的融资。随着腾讯公司介入滴滴,阿里巴巴介入快的,两家公司短兵相接、狼烟四起。你补十块,我补十一;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轮流抬高补贴,越打越凶,双方烧掉二十多亿元,堪称惨烈。“这是一场‘支付+红包’大战,这是出行排行第一和第二公司的一场决斗,更是互联网两巨头你来我往、不断攻守转换的一次交手,凌厉、果敢又绵里藏刀。打到中途,真的不知道怎么收手了,谁也不好意思先喊停。神仙打架的事,其他人也不好插手,只能看他们有钱任性。”[6] 滴滴公司员工的平均年龄只有27岁,年轻、体力好,补贴大战进入白热化的时候,整个技术团队杀红了眼,连熬五天五宿不下楼,连续作战,使出洪荒之力,取得了攻城拔寨的胜利,从而也造就了一支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队伍。2015年情人节,滴滴与快的这对冤家以史无前例的速度完成了合并,四千多人的团队没有一个核心员工离职,令人吃惊。经历血与火的洗礼,滴滴已成为涵盖了出租车、专车、快车、顺风车、代驾、巴士、试驾等多条业务线的一站式出行平台,用户规模超过3个亿,各类司机达到1 500万,覆盖四百多个城市,日订单量突破1 000万。仅用短短的4年时间,滴滴从80万创业资金到2015年底近200亿美元的估值,已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分享经济平台。

   2013年中国电子商务交易总额达到10万亿元,其中网络零售超过1.8万亿元,首次超越美国,成为网络零售第一大国。这一年,中国跨境电商进出口交易额达到3.1万亿元,同比增加31.35%,交易模式也从B2C(企业对消费者)转向B2B(企业对企业)。跨境电商已经站到了资本市场的风口上,有望成为带动外贸增长的新引擎。

   3. 互联网媒体融合浪潮:2014年至今

   “媒体融合”(Media Convergence)这一概念,最早由美国马萨诸塞州理工大学的浦尔教授在《自由的科技》一书中提出,其本意是指各种媒体呈现出多功能一体化的趋势。简单地说,媒体融合是指报纸、电视台、期刊等传统媒体与互联网、移动手机、数字电视等新兴媒体相互有效结合,资源共享,优势互补,并产生出一些新的信息产品,然后通过不同的信息平台传播给受众的过程。

   2014年被我国传媒界称为“媒体融合元年”,因为这一年8月1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通过了《关于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将媒体融合发展提升到了国家关注的层面。2015年7月4日国务院印发《国务院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由此全国上下启动了“一场全覆盖的社会化创造性实验”。新华社评论说,“互联网+”行动计划的发布,标志着在全功能接入国际互联网20年后,“中国全面开启通往‘互联网+’时代的奇幻大门。”[7]

   第一,传统媒体加快转型。在媒体融合政策的推动下,传统媒体为了更好地争抢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用户,纷纷大力布局移动互联网。中国网络电视台(CNTV)全面部署多终端业务架构,拥有中央重点新闻网站———央视网,并建设网络电视、手机电视、移动电视、互联网电视、IP电视等集成播控平台,通过部署全球网络视频分发系统,覆盖全球二百一十多个国家及地区的互联网用户,并推出了英、西、法、阿、俄、韩6个外语频道以及蒙、藏、维、哈、朝5种少数民族语言频道,建立拥有全媒体、全覆盖传播体系的网络视听公共平台。

   芒果TV是湖南广播电视台精心打造的互联网视频平台,独家提供湖南卫视所有栏目高清视频直播点播,并为用户提供各类热门电影、电视剧、综艺、动漫、音乐、娱乐等内容。由于有强势内容产品的支撑,平台日均活跃用户超过3 500万,日点击量峰值突破1.37亿次,移动端累计用户破2亿,累积1亿用户时间比微信少用103天。2015年年收入近10亿,公司估值超过70亿[8] 。

   羊城晚报报业集团继成功开办羊城创意产业园之后,2015年1月,又搭建了服务于“双创”的“创世代”平台。这个平台包括《创业园》报纸栏目、“创世代”微信公众号、“羊毛财经”网络视频频道等,重点挖掘华南地区一批优秀创业者、投资机构、孵化器,以文字、图片、视频、音频等多元形态,报纸、网站、微信、微博等丰富渠道进行跟踪报道。同时借助晚报的品牌影响力,举办创业沙龙、创业俱乐部、创业大赛等线下活动,为“双创”各方搭建对接的桥梁。2015年9月,羊城晚报与腾讯共同打造的腾讯众创空间开园,将致力于建设全国首个“移动互联网生态树创业综合体”,这标志着羊城晚报媒体融合转型之路进入快车道。

   第二,跨界融合如火如荼。跨界融合让传统的新闻媒体也不再局限于新闻供应商的角色,而是扩大了投资、收购可传递信息的范围和载体。2015年5月凤凰传媒集团收购北京凤凰学易科技有限公司51.80%的股权。此次投资虽然对公司业绩的贡献有限,但对于公司未来的在线教育布局立起了一个关键的支撑点,有利于提升公司在在线教育方面的综合实力及整体竞争能力。2015年6月郑州日报报业集团联手北京东方笑脸科技有限公司,共同打造了社区智能化管理平台“笑脸社区”,集成移动App、社区网站、多媒体终端一体机等多种智能终端,统筹物业、公交、社保等各类服务资源。

   国内互联网巨头也抓住媒体融合的窗口期,以更加强势的姿态介入内容产业。新浪将读书频道分拆出去,整合微博读书、微漫画,成立了北京新浪阅读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腾讯收购盛大文学,收编起点中文网团队,启动创世中文网,并整合旗下读书频道、QQ读书、QQ书城等推出腾讯文学。百度推出原创文学网站多酷文学网,为用户提供涵盖玄幻、武侠、都市、历史、军事、游戏、竞技、灵异、科幻、言情、穿越、同人等内容的文学,并实行二八分成,作者占大头,这对于网络作家来说,颇具吸引力。当下的互联网巨头们正加速跑马圈地,“由‘文学+阅读’延伸到‘文学+影视’‘文学+游戏’‘文学+社交’,以期上下游通吃。完善产业链,成就当前正热的IP经济。”[9]

   国际互联网公司收购传统媒体的成功案例,催生了国内“倒整合”的浪潮,而在这一轮“倒整合”中,阿里巴巴身手敏捷、行动果敢,发挥了头狼效应,2013年,投资《商业评论》、新浪微博;2014年,投资文化中国、华数传媒、优酷土豆、虎嗅网、华谊兄弟;2015年,投资光线传媒、无界新闻(与财讯集团、新疆网信办联合组建)、《北京青年报社区报》、《第一财经》、博雅天下、封面传媒(与四川日报报业集团成立的新媒体平台),收购香港《南华早报》。“阿里巴巴以电子商务起家,已经吸引了数以亿计的庞大用户群,之后进入互联网金融、泛娱乐产业、健康产业、传媒产业等,打造了一个正反馈的正强化生态系统。阿里巴巴通过在传媒业的一系列并购,已经成功在视频、社交媒体、传统媒体、电影业、新闻客户端等传媒业领域布局,传媒帝国已然成型。”[10]

   第三,自媒体的发展壮大。2003年7月,美国新闻学会媒体中心发布了由谢因波曼与克里斯威理斯联合提出的“We Media(自媒体)”研究报告,对“自媒体”下了一个明确定义:“We Media是普通大众经由数字科技强化、与全球知识体系相连之后,一种开始理解普通大众如何提供与分享他们本身的事实、他们本身的新闻的途径。”简而言之,自媒体是互联网打破传统媒体垄断、释放文化发展潜力之后的产物。普通大众不要特权、不要审批、不要成本,只需注册,就可以通过网络终端,在网络平台上发布自己的所见所闻。

   2002年,33岁的方兴东和合作者王俊秀最先将Blog翻译成“博客”。2005年,国内各门户网站如新浪、搜狐等也加入博客阵营。2008年是博客的全盛期,彼时中国的博客用户达到1亿之巨。然而,到了2009年下半年,国内大批老牌微博产品(饭否、腾讯滔滔等)停止运营,一些新产品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其中,新浪微博借助它强大的媒体属性横空出世,正式进入中文上网主流人群视野。从个人的生活琐事到体育运动盛事,再到社会上的突发事件,微博已经成为全国网民们表达意愿、分享心情、舆论监督的重要渠道。截至2013年6月,中国微博用户规模达到3.31亿,97%以上的中央政府部门、100%的省级政府和98%以上的地市级政府部门开通了政府门户网站,政务微博认证账号超过24万个。仅微博每天发布和转发的信息就超过2亿条[11] 。微博的兴起标志着中国进入社交媒体时代。这一时期,微博上出现了一批粉丝达到百万级甚至千万级的大V。2011年1月21日腾讯推出微信,一个为智能终端提供即时通讯服务的免费应用程序。微信支持跨通信运营商、跨操作系统平台通过网络快速发送免费语音短信、视频、图片和文字,同时,也可以使用通过共享流媒体内容的资料和基于位置的社交插件“摇一摇”、“漂流瓶”、“朋友圈”、“公众平台”、“语音记事本”等。微信创始人张小龙提出了一个新观点:微信是一种生活方式。

   吴晓波34岁时成立的蓝狮子财经出版中心,是针对快速成长中的中国财经阅读市场而构建的独立图书(文本)策划出版机构。本着“只与最好的商业出版有关”之宗旨,蓝狮子开始了内容创业,出版了一批有影响的公司案例和企业家管理思想的图书,构建了自己的出版特色和体系,获得了巨大反响。蓝狮子研究过的中国公司包括:万科、海尔、阿里巴巴、百度、中国平安、德隆、携程、苏宁、联想、腾讯、中兴通讯、酒鬼酒股份、招商局等,推出的代表性图书有《激荡三十年》《道路与梦想》《吴敬琏传》《解构德隆》《非常营销》《再造招商局》《这些年马云犯过的错》《我奋斗在最残酷的战场上》《大败局》《大企业病》等,聚拢了一批国内最优秀的财经作者如陈志武、秦朔、叶檀、肖知兴、胡宏伟、胡泳、许知远、金错刀、徐明天、林军、程东沈、张翼、俞雷等,所有这一切造就了蓝狮子的品牌效应。2015年4月皖新传媒用现金1.57亿元收购吴晓波领衔的蓝狮子公司45%股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以此为契机,吴晓波联合创立了狮享家新媒体基金,重点投资自媒体。截至2015年9月,狮享家基金已经完成了对酒业家、B座12楼、十点读书、餐饮老板内参、12缸汽车、车早茶等微信公众号的投资,加上吴晓波频道,已完成近千万总订户的覆盖。

罗振宇从央视辞职成为自由职业者时,已经35岁。他倡导一种“U盘化生存”的生存状态,个人不依附于任何组织,基于兴趣,打磨专能,与其他人进行时时协作,在市场中找到个人定位,即“自带信息,不装系统,随时插拔,自由协作”[12]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4523.html
文章来源: 中国青年社会科学. 2017,36(01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