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鲁枢元:愧对王元化先生

更新时间:2021-01-21 15:25:32
作者: 鲁枢元  
中国音乐史学家、音乐理论家。上海音乐学院研究员、博士导师,《人民音乐》编委。著有贺绿汀、丁善德、陆华柏的音乐年谱长编及《刘天华传》,参编赵元任、萧友梅、黄自、贺绿汀、丁善德等的全集及专集。因病于美国纽约时间六月二十四日上午九点二十五分在纽约皇后医院逝世,享年87岁。在我国音乐学界,戴鹏海先生素以刚正不阿、直言不讳著称。

  

   这篇记录是戴先生事先与我约定的一次电话通话的记录(2008年5月24日,午后2时40分--3时47分)

  

   戴:我是戴鹏海。昨天接到你寄来的书,今天又收到你的信,我眼睛不好,不写信,电话上说一说。

  

   王元化先生那里我经常去,我们住得很近,过一条街转一个弯就到了。有时,隔一段时间不去,元化先生还要打电话叫我过去。他今年88岁,我比他小十岁,今年79了。

  

   一个月前,他就很不好了,只能躺在床上,已很虚弱。他三姐在身边。

  

   去年,我到他那里还说起鲁迅、高长虹与许广平之间的事,他不甚清楚,很感兴趣,问我怎么知道。我爸爸当年办杂志搞出版,也是文化人,与向培良、高长虹很熟,小时听老爸说起。

  

   张平(鲁注:我的爱人,此时为海南师范大学副教授,在上海音乐学院做访问学者)到上海,是居其宏介绍给我的,说是她进音乐学院访学。这里院长都是小字辈,我向杨立青说了。张平来后,院里很重视,想请她上节课,她怕耽误学业,没有接受,也曾想过留下她,但一定要先拿个博士学位。她说外语不好过关,没有学位,不好调入的。

  

   张平有抱负、有才华,一些想法很好。她从海南带来的苦丁茶,每次我都要分给王元化先生一半,他喝了感觉不错。因此就谈到鲁枢元,张平的朋友,我说不清你们之间的关系,两地,结婚还是没有,只是听居其宏说过,我不清楚。说到鲁枢元,第一次还是在两年多前,王元化先生说他是搞文艺心理学的,很肯钻研,也做出了成绩。

  

   元化先生其实也是自学成才,当然,他有家学的底子,父亲是清华名教授。自己却没有上过什么像样的大学。他在大夏大学读了三年,那是个野鸡大学,给钱就能上,给钱就给文凭。我问他干嘛上这个大学,他说:干地下工作方便么。

  

   我有一个老同学,叫王柏林,很有才华,一直在下边做个群艺馆的馆员,他和赵元任先生的女儿赵如兰是同学。我曾想把他弄到音乐学院来,给老院长贺绿汀先生讲过,最终没有弄成。

  

   知识分子的生存状况越来越坏,学术界的风气越来越恶化。元化先生说,人都势利得很,经常生气。他说,许多小地方却有大人才,但不容易出来,一辈子就“捂”在那里了,他举例说,像鲁枢元,完全可以到上海、北京发展,把事情做大,现在捂在了苏州。他说,这个人学术上很有开拓精神,又很低调,不张扬,先是搞文艺心理学,现在听说在搞生态文化批评。属边缘学科,交叉学科,跨学科研究。他不吃剩饭,不抄冷饭,敢于超越自己的过去,开辟新领域,不怕丢开自己已取得的成绩。这大约是去年11月份,我到元化家,他对我说起的。

  

   元化先生晚年经常叹息学界风气一天不如一天。他说,他是绝对的悲观主义者,他很看重史华兹的那篇文章,你看了吗?

  

   鲁:看了,林毓生的阐释很容易理解,我有同感。

  

   那天林毓生先生来与元化先生谈,我也在场的。

  

   元化先生也常批评我,说我活到八十岁了还像小孩儿,处事情绪化,怕改不了啦。

  

   这样的大形势,时代潮流,无法阻挡,更无力回春。唯一可以的是守住自己,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

  

   (鲁问戴先生身体可好?)

  

   我的身体很差,脑子的病压迫视神经,什么也看不清。必须要到美国治疗了,我的家人都在美国。这里的工作一时还离不开,今年有三个人联系博士后进站,三个人中两个是冲我来的,一个搞钢琴史……

  

   那天(王元化先生的)追悼会上,我看见了你的挽联,上署“弟子鲁枢元”,就是没有见你,见你也不认识,当时我还和钱谷融、徐中玉说了话,和胡晓明、钱文忠说了话。

  

   有人要我写一写王元化,怎么写?我不能写,现在的王元化不是以前的王元化,那是两个人。

  

   重写历史,重写音乐史,谈何容易。

  

   历史无法还原……

  

   王元化的《思辨录》你看了吗!他的每本书都要送我的,有20多种了吧?季羡林(?)说得对,两种做学问的,一是学问型,一是思想型。元化是思想型,中国当代仅有的思想型学者。

  

   他身后很寂寞的,老伴死了,这是没有办法的。他们夫妇感情很深,张可人很高雅。一个儿子,不搞这一行,也已60岁了,没有孩子。

  

   学生中最好的是钱钢,死了。王元化亲自写悼文,白发人送黑发人。现在最好的是胡晓明,人品好,扎实。

  

   还有一个许纪霖,一直搞知识分子问题,不错!人很沉稳,也有深度,元化先生也很看重他。

  

   你有没有我的电话,我的电子信箱(学校给我设的)你记下吧。

  

   (这里记录的主要是戴先生的谈话,全文2127字,通话中对海上一些学人多有臧否,故删去500余字。)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4508.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