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明昊:疫情背景下美国“印太战略”的进展

更新时间:2021-01-19 10:58:11
作者: 赵明昊  
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共和党众议员马克·索恩伯里 (Mac Thornberry)等人提出有关“印太威慑倡议”的法案,要求2021财年美国政府为印太地区追加60亿美元防务开支, 用于加强导弹防御、 情报、监控、侦察、基础设施建设和人员培训等项目。该法案针对中国的意味很强,它实际上是比照美国针对俄罗斯推进的“欧洲威慑倡议”,其共同点就是遏制所谓中俄的“扩张”。“印太威慑倡议”的核心内容包括:美国要在关岛建立陆基综合导弹防御系统,在夏威夷建设国土防御雷达站,在印太地区建立轰炸机轮换驻扎基地,增加美军的水下作战能力;美军建立印太地区应急预置中心,提前存储弹药;美国为“印太海洋安全倡议”和“太平 洋伙伴”计划等提供更多资金支持,与地区盟友和伙伴国家加强安全合作,增强美国国民警卫队与印太地区国家的交往。加大国民警卫队力量在印太地区的部署和活动,这是美国旨在应对所谓中国构成的“灰色地带”威胁的重要举措。

   需要警惕的是,特朗普政府持续炒作“中国威胁”,不断深化美日印澳“四国机制”,同时从双边层面加大与盟友和伙伴国的协调,力图促进形成旨在抗衡中国的“印太版北约”。2020年8月27日,美国防长马克·埃斯珀(Mark Esper)在亚 太安全研究中心(Daniel K. Inouye Asia Pacific Center for Security Studies) 成立25周年纪念仪 式上发表演讲称,美国国防部通过设立对华政策 办公室、增加国防预算、扩大对外军售、巩固盟友 关系和建设伙伴关系网络来应对中国挑战。埃斯珀强调,美国需要盟友及伙伴在政策上与其保持一致,为“印太战略”的推进做出贡献,从而维护各国的共同利益。

   此前,埃斯珀还在新加坡《海峡时报》发表题为《美国与同盟站在一起,推动自由开放印太》的文章。埃斯珀在文中称,美国自2019年6月发布 《印太战略报告》 以来,“印太战略” 取得重大进展,美国将通过安全合作、信息共享与演习,继续与印太盟国和合作伙伴建立更紧密关系。埃斯珀文中特别提到中国,诬称中国的相关行动给东海和南海带来不稳定,“尽管美国及我们印太盟国和伙伴致力维护自由开放的全球体系,但中国却试图削弱和重塑它,与我们的共同价值观和利益背道而驰”。埃斯珀称,尊重主权、和平解决争端、 遵守国际规则和规范、促进自由公平的贸易和投资,是美国和世界共同的价值观,美国将与盟友站在一起,对抗正试图削弱别国主权、破坏国际规范的中国。

   美国国务院则主导推动“美日印澳”四国机 制的升级,包括以“四国机制 +”的模式扩展该机制的地区影响力,强化对中国的制衡。2020 年 3 月,美日印澳与新西兰、韩国、越南举行副外长级 别的视频会议,虽然它们对外表示相关交流聚焦 疫情和经济协调问题,但这一举动是“四国机制” 向外扩展的重要一步。2020年8月31日,美国 副国务卿斯蒂芬·比根(Stephen Biegun)在美印战略伙伴关系论坛期间举行的在线会议上提出, 要将四国安全对话“正式化”,建立某种更为紧密的、近似北约的关系。比根称,“印太地区实际上缺乏强有力的多边结构”,美国的印太战略是“在几乎所有领域反击中国”,美国政府的目标是将 美、日、印、澳以及区域内的其他国家整合在一起进行合作,以形成一道能够对抗“来自中国潜在挑战”的壁垒。比根还称,四国安全对话的目的是围绕共同价值观和利益建立一个关键群体,以吸引更多印太国家, 甚至来自世界各地的国家,并最终以一种更有条理的方式缔约结盟。2020年10月,国务卿蓬佩奥赴东京参加四国机制外长会议,并在会前与其他三个国家的外长进行了单独会晤。蓬佩奥在接受《日经亚洲评论》采访时表 示:“我们四方一起,可以开始建造一个真正的安全框架”,其它国家可以在“适当时候”成为这个架构的一部分。

   除了在“四国机制”上发力,特朗普政府还进一步深化与澳大利亚等国的双边安全关系。2020年7月底,澳大利亚外交部长玛丽斯·佩 恩 (Marise Payne)、 国 防 部 长 琳 达·雷 诺 兹(Linda Reynolds)到访华盛顿,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以及国防部长埃斯珀举行美澳“2+2”部长级磋商。美澳双方公布的联合声明称,与中国相关的议题是磋商的重中之重,美澳致力于加强两国在军力态势等方面的安全合作。美澳双方签署了《同盟 防务合作和印太军事态势优先事项的原则声 明》,同意建立双边军力态势工作组。这一工作组的主要任务是对如何推进在印太地区的美澳军力态势合作提出建议,以促进安全而稳定的印太 并阻止强制行为和使用武力。双方还讨论了如何 在印太地区加强应对各种挑战的能力,包括抗衡 “灰色地带”(grey zone)战术、遏制侵略行为等。此外,美澳称将加强在南海以及印度洋地区的机制性海上合作,包括双边合作以及与“志同道合国家”共同采取行动。

   值得警惕的是,美澳两国将在澳大利亚达尔文建立战略军事燃料储备基地。这一项目由美国出资,但将采取商业运营模式。美澳还在加强防务科技与产业方面的合作,涉及高超音速技术、电子战、太空战能力建设等。很大程度上,为加大对华战略制衡,2020年7月,澳大利亚《2020年国防战略更新》提出在未来10年投入 2700亿澳元(约合1900亿美元)的国防预算。曾在澳大利亚外交部担任国家安全顾问 的约翰·李(John Lee)目前是美国哈德逊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他认为,澳大利亚在军事能力建设方面将重点关注远程导弹、高超音速导弹、无人装备和网络作战能力。澳大利亚这一计划的目的明显是为了对抗中国军队,“目标是让中国在考虑扩大其在印太地区的军事影响力和存在时三思而后行”。

   在“印太战略”的经济部分,特朗普政府也不断加入推进力度。正如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 ”副总裁丹尼尔·伦德 (Daniel Runde)等人所言,印太地区对美国国家利益至关重要,疫情虽然给该地区基础设施建设和经济 发展带来严峻挑战,但也给美国及其盟友与中国公司展开竞争提供了机会。美国与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力图在印太地区加大私营部门的投资,支持所谓在法治、主权和自由市场原则上遵守国际标准和最佳实践的伙伴国家,为它们提供高质 量、能持久的基础设施和资源类经济项目。特朗普政府关注所谓“债务陷阱”问题,称将维护有关国际发展和基础设施援助的高标准,避免使受援国背负不可持续的债务。美国在供应链调整问题上也重视发挥“印太战略”的作用。特朗普政府力 图促进供应链的多样性、持久性,尤其是在医疗 设备、药品、关键技术和关键矿产资源方面。比如,针对中国对稀土等资源的控制,美澳双方在稀土精炼方面展开合作,推动实施《美国-澳大利亚关键矿产资源行动计划》。

  

三、美印关系助力“印太战略”

   近年来,在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框架 中,印度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尤其是,2019 年在得到印度方面的同意之后,美日印澳“四国 机制”才得以从司局级上升为部长级。虽然特朗普政府对印度的政策具有“交易主义”特征,且美印之间在关税、H-1B 签证等方面存在摩擦,但在美国将中国作为首要战略竞争对手的情况下,印度成为美国重点拉拢的对象。在中印边境冲突升温的背景下,美国进一步抬升印度在印太地区经济、安全和政治事务中的地位,并且支持印度与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等国扩展协调合作,促使印度在“印太战略”中发挥“牵针引线”作用。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印度项目负责人坦维·马 丹(Tanvi Madan)称,中印在喜马拉雅山的冲突将新德里推向了华盛顿。

   在经济层面,特朗普政府将经营美印关系和削弱中国经济影响力更加紧密地结合起来。为了推动与中国经济和产业“脱钩”,特朗普政府推进“经济繁荣网络”计划,如果从中国迁出的美国企业难以回到美国本土,则可以转移至印度等“经 济繁荣网络”的成员国。此举实质上是推动其他 国家与美国一起针对中国进行“协同脱钩”,削弱中国在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中的地位,降低其他国家对中国的经济依赖。除了美国,日本政府也斥资22亿美元推进所谓供应链的多元化, 尤其是促动日本企业从中国撤出。美日两国政府都希望帮助企业从中国转移到印度,把印度打造为美日商业界的重要投资目的地。

   为此,2020年4月,美国国务院高官赴新德里进行磋商,并与在印度经营的美国企业展开交流。印度莫迪政府则予以积极响应,通过提供产业迁移补贴等方式为美日企业提供支持。印度方面还计划为迁入该国 的企业建设园区,专门辟出 40 多万公顷土地用于相关的基础设施建设和产业布局。6 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公开表示,印度可以与美国等国加大合作,使全球供应链从中国转移到印度。

   此外,美印还共同加强了针对中国企业的审查和管制力度,双方在若干政策上的一致性、联动性越发突出。2020年4月,印度通过一项立法,要求任何来自中国实体的投资都必须通过政府批准。6月29日,印度政府宣布,出于“安全”考虑禁止包括TikTok和微信在内的59款中国应用软件,称这些应用软件会损害印度的主权、国防、国家安全和公共秩序。8月26日,印度政府要求印度各大电信公司禁用华为和中兴等中国公司生产的设备。打压华为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对华施压的重中之重,美国对中国在美投资的审查也不断收紧。2020年8月,特朗普政府宣布, 将以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等理由对 TikTok 进行封禁。显然,印度政府采取的有关举措与特朗普政府对中国企业的打压如出一辙,在禁止 TikTok 等软件方面印度甚至走在了美国的前面。

   在外交层面,美印战略伙伴关系得到进一步强化。2020年2月24-25日,特朗普在疫情背景下对印度首次正式访问,印度总理莫迪称此访是“开创性的”(path-breaking)。访问期间,双方在经济、能源、防务等领域签署了一系列协议,尤其是价值30亿美元的防务贸易合同,印度将向美国采购军用直升机等先进装备。近年来,美印防务贸易合作不断升级,2019 年两国防务贸易额已经升至 150 亿美元。2020年10月,美印举行外长和防长“2+2”会谈,国务卿蓬佩奥和国防部 长埃斯珀赴新德里访问。蓬佩奥在印度期间,对中国和中国共产党进行恶意攻击,称美印将加强“应对所有威胁的合作”。埃斯珀表示,美国致力于与印度建立“全面和前瞻性的防务伙伴关系”,并扩大美印区域安全合作和防务贸易。

   此访期间,美印签署《基本交流与合作协定》(BECA),这是美印达成《一 般 军 事 信 息安 全 协 议 》 (2002 年 )、 《后勤交流协定备忘录 》 (2016 年)、《通信兼容与安全协议》(2018 年)之后签署的第四份重要军事协议。基于《基本交流与合作 协定》,印度将可以获得美国方面提供的 GPS 数 据,这将提升印度导弹和无人机打击相关目标的 精准程度。上述四份军事协议,是美国与北约盟国之间安全关系的重要支撑,如今美印也基本达到盟友关系的“标配”。在此次访问中,蓬佩奥和埃斯珀还专门赴印度国家战争纪念馆献花圈,向在中印边境冲突中丧生的印度士兵致意,以表明美国对印度的支持姿态。

在具体军事行动层面,美国和印度的互动关系也在不断深化。2020年7月,美国海军“尼米兹号”航空母舰打击群与印度海军在印度洋安达曼 - 尼科巴群岛附近海域进行联合演习。这一航 母 打 击 群 由 “ 尼 米 兹 号 ” 核 动 力 航 母 (USS Nimitz)、“普林斯顿号”(USS Princeton) 导弹巡 洋舰、“斯特雷特号”(USS Sterett)导弹驱逐舰和 “拉尔夫·约翰逊号”(USS Ralph Johnson)导弹驱 逐舰组成。其中,“尼米兹号”航母刚结束与“里根号”航母在南海地区进行的联合演习行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442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