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徐汉明 邵登辉:新时代依法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挑战的行动指南

——学习 “习近平依法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挑战论述” 的体会

更新时间:2021-01-19 01:08:27
作者: 徐汉明   邵登辉  
遇到的阻力和压力就会越大,面临的外部风险就会越多”。与此同时,他对国际风险形势作出精准判断,指出“当前,世界大变局加速深刻演变,全球动荡源和风险点增多,我国外部环境复杂严峻”。基于对我国所面临的国内国际风险挑战的综合叠加态势的精准分析,习近平同志告诫全党及全体人民:“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们在国际国内面临的矛盾风险挑战都不少,决不能掉以轻心。”习近平同志的这些论述深刻、全面地分析了我国在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内所面临的风险挑战,阐明了依法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挑战的重要性,这些新论断新思想新战略构成了“习近平依法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挑战论述”的“时势观”。

  

   (二)依法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挑战的“战略地位观”

  

   习近平同志把依法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挑战提高到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制度、文化、理论及实践的高度,将其置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以及“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观布局之中,进行系统思考、科学谋划与推动实施。习近平同志在系统分析、精准研判国内的经济、政治、意识形态、社会风险、自然风险与国际的经济、政治、军事等风险时深刻指出:“如果发生重大风险又扛不住,国家安全就可能面临重大威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程就可能被迫中断。”习近平同志一再强调,必须坚持底线思维,增强忧患意识,提高防控能力,着力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保持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和社会大局稳定,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坚强保障。基于对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挑战的极端重要性的深刻洞察,习近平同志将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挑战摆在“三大攻坚战”之首,强调“要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的攻坚战,使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得到人民认可、经得起历史检验”。这些新论断新思想新战略构成了“习近平依法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挑战论述”的“战略地位观”。

  

   (三)依法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挑战的“目标任务观”

  

   习近平同志从社会和谐稳定、人民安居乐业、国家长治久安、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事业的高度深刻阐释了依法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挑战的目标任务。习近平同志将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挑战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伟业紧密联系起来,并对此作了深刻阐释。他指出,要“时刻准备应对重大挑战、抵御重大风险、克服重大阻力、解决重大矛盾,以不畏艰险、攻坚克难的勇气,以昂扬向上、奋发有为的锐气,不断把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事业推向前进”。这一论述深刻揭示了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挑战对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事业的极端重要性。针对我国所面临的国家安全风险挑战的新形势,习近平同志适时提出“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并将其上升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基本方略,强调“必须坚持国家利益至上,以人民安全为宗旨,以政治安全为根本,统筹外部安全和内部安全、国土安全和国民安全、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自身安全和共同安全,完善国家安全制度体系,加强国家安全能力建设,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从而明确了依法防范化解国家安全风险挑战与“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之间的内在逻辑关系。“总体国家安全观”这一命题是“习近平依法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挑战论述”中具有原创性的理论贡献。“习近平依法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挑战论述”的内容极为丰富,主要包括:“防范化解重大风险,首要任务是维护以党的执政安全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安全为核心的国家政治安全”;“我们党要巩固执政地位,要团结带领人民加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保证国家安全是头等大事”;“……防范化解各类安全风险,不断提高人民群众的安全感、幸福感”;“……防范系统性风险,避免颠覆性危机,维护好发展全局”。这一系列论述型构了依法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挑战的目标任务,在党率领亿万人民迎接伟大复兴、打赢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挑战攻坚战的进程中,具有纲举目张的根本作用。

  

   (四)“习近平依法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挑战论述”的“科学内涵观”

  

   “习近平依法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挑战论述”的理论特色在于,其富有哲理面向,有一整套具有科学内涵的逻辑体系。这包括:

  

   1. 防范化解政治风险挑战。习近平同志明确提出了要“防范政治风险”的重大命题,并对如何防范化解政治风险作了深刻阐述。习近平同志强调:“新形势下,我国面临复杂多变的发展和安全形势环境,各种可以预见和难以预见的风险因素明显增多,如果得不到及时有效控制也有可能演变为政治风险。”如何防范政治风险?习近平同志指出:“全党同志特别是各级领导干部必须增强风险意识,提高防范政治风险能力。”

  

   2.防范化解意识形态风险挑战。意识形态安全是关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前途命运的重大问题。习近平同志把打好防范化解意识形态风险战提高到关乎党和国家前途命运、关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兴衰成败的重要战略高度,他强调:“意识形态关乎旗帜、关乎道路、关乎国家政治安全。”习近平同志旗帜鲜明地指出:“我们在集中精力进行经济建设的同时,一刻也不能放松和削弱意识形态工作。”基于对意识形态工作极端重要性的认识,习近平同志提出了“牢牢掌握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的重大命题,并围绕如何防范化解意识形态风险提出了“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指导地位的根本制度”“坚持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文化建设制度”“完善坚持正确导向的舆论引导工作机制”“落实意识形态工作责任制”等一系列新战略新举措。

  

   3.防范化解经济风险挑战。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是成就的背后也隐藏着不容忽视的风险与挑战。对此,习近平同志指出:“从经济风险的积累和化解看,过去,经济高速发展掩盖了一些矛盾和风险。现在,伴随着经济增速下调,各类隐性风险逐步显性化,地方政府性债务、影子银行、房地产等领域风险正在显露,就业也存在结构性风险。”为了防范化解经济领域的风险,习近平同志要求“既要保持战略定力,推动我国经济发展沿着正确方向前进,又要增强忧患意识,未雨绸缪,精准研判、妥善应对经济领域可能出现的重大风险”。他开出了防范和治理经济风险的“良方”,即平衡好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关系;稳妥实施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长效机制方案;加强市场心理分析,做好政策出台对金融市场影响的评估,善于引导预期;加强市场监测,加强监管协调,及时消除隐患;解决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加大援企稳岗力度,落实好就业优先政策;加大力度妥善处理“僵尸企业”处置中启动难、实施难、人员安置难等问题;加快推动市场出清,释放大量沉淀资源;采取有效措施,做好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后经济重振、社会秩序恢复的任务,他又提出了“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保基层运转”的六保举措,并明确指出“六保是我们应对各种风险挑战的重要保证”。这些论述不仅为我国经济行稳致远提供了理论导引,还为全球经济重振提供了“中国方案”。

  

   4.防范化解科技安全风险挑战。围绕科技安全风险的防范化解,习近平同志提出了一系列新观点新论断新举措,从而开辟了运用科技法治思维和科技法治方式防范和化解科技风险的新境界。针对网络安全风险的防范化解,习近平同志提出,要建立统一高效的网络安全风险报告制度、情报共享机制、研判处置机制,准确把握网络安全风险的规律、动向和趋势。与此同时,他还要求“加快网络立法进程,完善依法监管措施,化解网络风险”。针对我国人工智能安全问题研究薄弱、政府应对和法治建设滞后的局面,习近平同志要求“加强人工智能相关法律、伦理、社会问题研究,建立健全保障人工智能发展的法律法规、制度体系、伦理道德”。与此同时,习近平同志还对人工智能、基因编辑、医疗诊断、自动驾驶、无人机、服务机器人等领域提出了“加快推进相关立法工作”的要求。

  

   5.防范化解社会风险挑战。习近平同志从“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一体建设”的高度,把“坚持保障合法权益和打击违法犯罪两手都要硬、都要快,在打防并举、标本兼治上下功夫,创新完善立体化、信息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推进社会治理现代化,坚持和发展‘枫桥经验’,健全平安建设社会协同机制,下大气力解决好人民群众切身利益问题,全面做好就业、教育、社会保障、医药卫生、食品安全、安全生产、社会治安、住房市场调控等各方面工作,不断增加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作为从源头上提升维护社会稳定能力和水平的“高招”。为了应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条件下“风险挑战之严峻前所未有”的形势,习近平同志从加快建设“平安中国”“法治中国”的高度,强调要提高和改善民生水平,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加强社区治理体系建设,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强调要完善党委领导、政府负责、民主协商、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科技支撑的社会治理体系,建设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社会治理共同体,确保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建设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国。

  

   6. 防范化解生态安全风险挑战。如何破解经济快速发展积累下来的环境问题高强度频发的难题,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生态环境绿色发展,提升人民群众高品质生活,在全球生态治理中承担大国责任?习近平同志明确提出,生态环境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的重要保障,要始终保持高度警觉,防止各类生态环境风险积聚扩散,做好应对任何形式的生态环境风险挑战的准备。如何防范化解生态安全风险挑战?习近平同志指出,要加快构建生态文明体系,加快建立健全以生态价值观念为准则的生态文化体系、以产业生态化和生态产业化为主体的生态经济体系、以改善生态环境质量为核心的目标责任体系、以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为保障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以生态系统良性循环和环境风险有效防控为重点的生态安全体系。他从生态环境在人民群众幸福生活指数中的地位出发,高度关注水安全,提出“坚持预防为主、综合治理,强化水、大气、土壤等污染防治”。他特别强调,应增强水忧患意识、水危机意识,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高度出发,重视解决水安全问题。为了从源头上根治流域生态功能退化,他亲自组织对长江、黄河生态环境的大普查,领导和推动对长江流域、黄河流域的生态系统治理的科学规划,推动长江经济带、黄河经济带的科学发展。他明确要求,要“建立健全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监测预警长效机制,做到‘治未病’,让母亲河永葆生机活力”,“让黄河成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他从应对全球生态环境所面临的共同挑战与共同责任、推进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高度指出:“生态文明建设好了,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加分项,反之就会成为别有用心的势力攻击我们的借口。”为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五位一体”总体布局,总结生态文明建设的历史性成就和新鲜经验,并适时领导和推动将“生态文明”写入宪法,从而为防范化解生态安全风险挑战提供宪法保障。

  

7.防范化解生物安全风险挑战。生物安全风险事关国家安全和发展,事关社会大局的稳定。对此,习近平同志从保护人民健康、保障国家安全、维护国家长治久安的高度,把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明确要求全面研究全球生物安全的环境、形势和当前面临的挑战、风险,深入分析我国生物安全的基本状况和基础条件,系统规划国家生物安全风险防控和治理体系建设,(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441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