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维迎:法治是保护权利,不是保护利益

更新时间:2021-01-13 23:04:29
作者: 张维迎 (进入专栏)  
等等。创新在英国层出不穷地出现,英国率先成为工业化国家,无疑与英国的“权利优先于利益”有关。

  

   在第二次工业革命期间,英国在创新方面的相对衰落与其转向对既得利益的保护有关。19世纪中期之后,英国熟练劳工对新技术越来越采取敌视态度,为了获得更好的工资、保护自己的特殊技能和维护优越的工作条件,他们成功地阻止了在制鞋业、地毯制造、印刷业、玻璃制造、金属加工等领域引入新机器。纺织业强大的工会组织成功地减缓了纺织业的创新步伐,制造了敌视技术变化的社会气氛,阻止了环锭纺纱机替代传统的“自动行走骡子机”,致使作为英国旗舰工业的纺织业失去了国际竞争力 。

  

   类似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美国汽车工业和钢铁工业输给日本,很大程度上是美国保护汽车制造业和钢铁工人既得利益的结果。

  

   创新无禁区

  

   我还想进一步强调,创新也是每个人平等享有的权利,没有一个行业不可以创新。法治社会不应该对创新的领域设置限制,如规定哪些领域算创新,哪些领域不算创新。事实上几乎所有的创新都是从传统领域开始的。200多年前的工业革命从纺织业和冶金业开始,这些都是非常古老的行业,同样是创新最活跃的领域。

  

   创新是从一个生态系统中长出来的,不是规划出来的。生态意味着不同物种是相互依存的,没有什么物种是多余的。很可能有的企业家只是从事套利活动,但恰恰给别的企业家提供了创新的机会。不要以为禁止了地产商,就会出现高科技,没有了互联网,大家就会研发新材料。

  

   对于企业家来讲,创新就是解决具体问题,尤其是从解决技术问题开始,但创新的后果是事先难以预料的。企业家创新一开始可能只是想降低生产成本,或者让消费者体验更好,并不是想改变世界,但最后可能真的改变了世界,而且改变的程度完全超出任何人最初的想象。让我用蒸汽机的例子说明这一点。

  

   蒸汽机最初的用途只是替代人工绞车用于矿井排水,托马斯·纽科门发明蒸汽机后70年一直如此,没有人想到它有其他用途。即使詹姆斯·瓦特的分离冷凝罐大大提高了蒸汽机的效率,它仍然是个排水工具。后来在博尔顿的鼓励下,瓦特把蒸汽机由往复运动转变为旋转运动,蒸汽机才逐步替代了人力、马力、风力、水力,成为通用动力,不仅驱动石磨旋转,而且带动纺织机器运转。在理查德·特里维西克(Richard Trevithick)发明高压蒸汽机后,蒸汽机就变成了可移动动力,不仅能牵引火车,而且能驱动轮船。而瓦特本人一直反对高压蒸汽机,认为它太危险。在发电机出现后,蒸汽机还可以转动发电机,把机械能转化为电能。对蒸汽机的研究和改进产生了热力学,之后又有了内燃机、蒸汽涡轮机等新的动力机。有了内燃机,才有了汽车(燃油车)和飞机,也才有了农业的机械化。

  

   但动力革命的这种演化并不意味着它是唯一可能的轨迹。下面这样的假想轨迹也是完全可能的:一开始有人试图用机器替代马来拉车,结果发明了蒸汽机。但最初的蒸汽机太笨重,无法自行行走,创新算失败了。然而,有人用蒸汽机驱动石磨,却成功了。水泵发明后,有人用蒸汽机带动水泵在矿井排水,也成功了。蒸汽机不断改进后成为通用动力,最后也替代马用于拉车,终于有蒸汽车。

  

   还有必要指出,蒸汽机的扩散其实是一个非常缓慢的过程。第一台瓦特蒸汽机于1776年投入使用,但直到1830年,水力仍占据英国固定动力的半壁江山,只是在1830-1870年间,蒸汽机才取得绝对优势。但即便在此期间,水力的使用仍然增加了44%。在美国和欧洲大陆国家,蒸汽机的扩散更慢。迟至1869年,也就是瓦特拿到蒸汽机专利100年后,美国制造业中蒸汽机提供的动力才刚刚超过水力,而在新英格兰地区,蒸汽动力占比还不到30%。

  

   蒸汽机扩散之所以如此之慢,与水力效率的提升有关。水力是非常传统的能源,但随着水力学理论的发展,1750年-1850年的一百年间,水力技术有了很大改进。其中最大的改进是1750年代引入中射式水轮(breast wheel)替代传统的顶射式和底射式水轮。此后,中射式水轮又有了一些微创新。另一项重要改进是1840年代引入法国人发明的水轮机(water turbine)。所以直到1850年前,蒸汽机相对于水力的优势并不十分显著。

  

   水车的竞争与其说是延缓了蒸汽机的扩散,不如说是加快了蒸汽机进步的步伐。如同生物是在竞争中演化一样,技术也是在竞争中进步的。正是在与传统的水力竞争中,蒸汽机不断改进,燃料消耗和单位动力成本大幅度下降,终于在19世纪下半叶取代了水力,成为主导动力。可以设想,如果蒸汽机一出现,水车就被立法人为禁止,蒸汽机的进步就不会那么快。何况,水轮机后来使水力发电成为可能,还启发了蒸汽涡轮机(steam turbine)的发明,蒸汽机涡轮机极大地提高了蒸汽的利用效率。

  

   燃油车和电动车的争论是当前的一个热门话题。蒸汽机和水力的竞争给我们的一个启发是,厂家生产燃油车的权利应该受到法律保护。即便电动车最后能完全战胜燃油车,用法律手段禁止燃油车也是不恰当的。禁止燃油车虽然可以加快电动车的扩散,但一定会降低电动车的技术进步速度。拥护电动车的人应该认识到,如果上世纪20年代法律禁止了电动车,电动车就不大可能今天东山再起。

  

   把创新理解为想吃瓜就种瓜,想吃豆就种豆,是一种计划经济的思维。

  

   总之,法治需要保护的是权利,而不是利益。我们应该做的是,让每个人的权利得到保护,让每个人的创造性得到自由发挥,他想什么、说什么、做什么都是自己的事情,唯一要约束的是任何人不能侵害他人同等的权利。只要我们坚持做到这一点,中国一定会出现改变历史的创新,而且这样的创新我们今天根本就想不到。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4314.html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50人论坛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