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亮亮:对布伦纳利润下降式危机的若干批评

更新时间:2021-01-10 14:10:25
作者: 赵亮亮 (进入专栏)  
而在国民生产的统计中,服装设计行业是属于服务业的,设计新的服装款式的活动主要依靠灵感,取决于和设计者对流行趋势的把握,对于消费者审美心理的把握。这类劳动可以被归于知识型劳动,和生产面料、缝制衣服的生产劳动在质上有极大地差别。又如:一种新软件的开发要耗费巨大的人力成本,将它只制成光盘确实是属于制造业的生产过程,但是其成本和研发费用相比是微不足道的。再进一步,如果把新的服装款式视为一种新的知识,这类知识的生产活动对计算机、软件等行业的依赖再怎样强调都不过分。计算机处理能力的提高,新软件的开发都大大提高了知识生产的效率。在计算机等领域占据世界领先地位的美国,以信息技术为代表的知识生产企业创造的产值在GDP中有很高的比重。而这些行业的产值却被归入了服务也而不是制造业,即使其中有一部分环节也涉及到制造业,但是比例极低。

   可见,随着信息技术的突飞猛进和技术创新的地位的提高,根据传统产业划分计算出的利润率,并得出利润率下降的趋势,据此分析资本主义的演变,难免存在很大的偏差。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认为只有生产活动才创造利润,而服务业和流通领域只是参与利润的再分配。布伦纳的分析也是遵循这一标准,将服务业排除在外。从而得出了利润率显著下降并长期无法恢复的事实。如果要用剩余价值论分析当代资本主义的知识生产部门,似乎也并不存在太大困难,资本主义的知识生产企业中,同样存在着工人和资本家之间的对立,只不过在这里,工人成了技术专家,而资本家则是知识生产企业的所有者。其中同样存在着资本家对工人的剥削。在美国,像微软等企业之所以能够获得高昂利润,是因为它们具有强大的垄断势力,他们一方面通过生产知识,获取正常利润,更重要的是,它们还是能够通过垄断势力攫取其他行业的剩余价值。这说明,在信息技术的时代,剩余价值在不同行业和同一行业的不同企业之间的分配有了新的特点,知识生产具有较强的规模效益,市场扩张不需要像传统的产品生产部门那样耗费巨大的成本,比如新的软件可以通过网络下载,而要将汽车销售到 海外市场需要支付高昂的运输成本。无论如何,知识生产企业凭借垄断势力攫取的利润当然也是从全社会其他部门(乃至别的国家的企业)的剩余价值转化而来。自然,要研究利润率的演变,在统计上被归入服务业的知识生产部门获取的剩余价值就不应该被排除在外。综上所述,经验证据是无法支持利润率下降的观点的。

  

四、对新兴国家和剩余价值的国际转移的忽视

   主流经济学从多个角度对本次危机作了解释,包括过度的金融创新,监管不力,美联储货币政策失误等,全球失衡也是一个重要的维度。实际上,在马克思主义的解释中,必然也不能忽视从国际经济关系的角度去分析,对全球经济按照结构主义的方法加以分析的理论一度得到了很快发展,影响十分深远,例如沃勒斯坦的世界体系理论,中心外度说。以列宁的新帝国主义理论和卢森堡对剩余价值论的发展也为分析当代资本主义的世界体系提供了资源。

   在上世纪80、90年代以来,以跨国公司的兴起为代表,经济全球化的进展十分迅猛,但是全球化使得发展中和发达国家之间的关系表现出了新的特点,用列宁的帝国主义理论可能不足以分析这种模式的本质。

   对70年代以来的经济格局的把握,除了布伦纳提供的以日、德为代表的后起国家与美国之间的竞争加剧这一框架之外,还应该对新兴市场,特别是日本以外的东亚国家融入全球体系这一因素给予重视。东亚国家的开放和发展最主要的特征是,在国家主导的战略下,发展劳动密集型出口产业,大量的廉价劳动力得到利用,将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产品大量出口到美国。从剩余价值的国际转移来认识这一现象可能是恰当的,东亚通过提供廉价的劳动密集型产品,向发达国家转移了剩余价值,虽然其数量难以具体估计,但是规模可能十分庞大。这是因为,劳动密集型产品的行业比较容易进入,发展中国家在一段时期内大举推进出口导向型战略,它们之间的相互竞争会使其贸易条件普遍恶化。同时,在技术含量较低的行业,产品差异较小,更容易出现同质化的情形。刘易斯通过对19世纪末期国际贸易的分析,发现,南方国家出口的初级产品贸易条件恶化十分严重,由于大量极度贫困劳动力被投入使用,以至于这些国家出口越多,越是陷入了贫困。据一些研究估计,中国每年对美国的价值转移高达500亿美元左右[7]。

   剩余价值从新兴市场国家转移到发达国家的另一途径是跨国公司的投资,虽然直到80年代,美国跨国公司的投资主要对象还是欧洲,但是随着东亚的开放度提高,对这个地区的外国直接投资增长越来越引人注目。有资料显示,1996年FDI在中国获得的利润大约在60亿美元,2002年达到270亿[8]。外国跨国公司的利润汇入母国,在其国际收支平衡表中一般被计入经常账户下的收入余额,2005年,美国该账项下的收入只占其GDP的0.5%,似乎跨国公司的利润总量极小,和大量的投资额并不相符。但是,白重恩[9]等人的研究显示,中国的资本投资大约在20%左右,这说明国际收支账户并未反映真实情况,这方面更具体问题需要进一步研究。跨国公司很可能通过公司内部在不同国家之间的资源调配,掩盖了利润,从而对其缓解国内的竞争压力发挥了作用。

   另外,更值得重视的是,在本次危机发生之前,在不合理的国际经济金融秩序之下,美国凭借着“美元霸权”,攫取了巨大的剩余价值转移。东亚国家在快速成长过程中,普遍存在着高储蓄,为了维持较高的对外支付能力,尤其是受亚洲金融危机的教训,快速地积累起了高额的美元储备。作为资金相对稀缺的发展中国家,本应借入发达国家的储蓄进行投资,却因为本国金融体系不发达,国际经济秩序的不合理,被动地成为资金借出国,中国正是这方面的典型。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是在本次危机发生之前,美国已经开始采取机会主义的策略,大量发行美元,获取国际货币的铸币税,从发展中国家攫取不合理的剩余价值转移。

   总之,新兴国家通过出口和吸引外资,通过积累高额的美元储备,向美国等发达国家转移了剩余价值。使得发达国家的利润压力得到了缓解,也使美国的资金极为充足,为泡沫的发生创造了条件。即使承认布伦纳坚持美国利润率下降长期未能恢复是一个事实,但他对于这种下降的原因的解释似乎没有对新兴市场国家给予足够的重视,也较少注意到国际间剩余价值的转移。

  

五、小结

   本次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主流经济学遭到了严重的批评,遇到了重大的危机。众多经济学家都致力于解释危机发生的原因,提出应对措施并总结教训。但是主流经济学存在的问题是它主要是从市场本身存在的问题出发来分析危机。而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有点则在于它强调劳资之间的冲突,将新古典和凯恩斯经济学视为不变的制度因素纳入了分析之中,从而对现实问题得出不同的解释。正如樊纲所强调的,以上提及的三种理论之间的差异不在于他们研究的对象不同,虽然每一种理论都是片面的,但是它们都是各自的角度来分析经济社会,具有“片面的科学性”。所以他们之间是互补的并且有可能实现综合[10]。

   在本次危机之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已经对资本主义危机的规律作了大量的深入探讨,布伦纳更是预见到了危机的必然性。但是,正如本文所讨论的,布伦纳的理论存在着一些缺陷,对于现实的分析也有不合理之处,其理论的缺陷表现在过度竞争并不必然带来利润下降。马克思从资本有机构成得出了利润下降规律,而布伦纳的解释可能还不足以对成为一个替代性的解释。关于美国的利润率变化,本文对布伦纳的分析提出了一些质疑。在目前的文献中,虽然从统计数据来考察利润率变化的文献较多,但是由于利润上的仍然存在一些困惑,所以得出的结论分歧很大。要减少对利润率变动趋势的估计的分歧,最主要的是要解决两个问题,一是,对知识资本和技术革新带来的垄断利润应该如何认识,如何认识新兴的服务行业的利润;二是,在金融创新突飞猛进的今天,经济泡沫膨胀的在各个国家和地区频繁出现,而金融企业的利润也随之暴增,在这种新的情况下,在计算总体利润率时,是否应该计入金融企业利润,如何考虑由泡沫带来的利润虚涨。只有解决了这两个问题,利润变动趋势的估计,这一关系到马克思主义理论能否得到验证的工作才更具科学性。此外,在新的条件下国际剩余价值的转移也是需要进一步探讨的问题。可以说,本文对布伦纳理论的一些批评只是一些初步的讨论,它所引出的问题更多,也更重要,需要做更多深入研究。

   参考文献:

   [1] Robert Brenner. Uneven development and the long downturn: the advanced capitalist economies from boom to stagnation, 1950-1998[J]. New left review. 1998,229,May/June

   [3] 蒋宏达,张露丹. 布伦纳认为生产能力过剩才是世界金融危机的根本原因[J]. 国外理论动态,2009:(5)

   [6] 蒋建军,齐建国. 当代美国知识经济与“三率”的变化[J]. 数量经济经济技术经济研究,2002:(10)

   [2][美] 罗伯特·布伦纳,王生升译. 繁荣与泡沫:全球视角中的美国经济[M]. 北京:经济科学出版社,2003

   [7] 易纲. 人民币汇率变化背后的原因和制度性因素[J]. 中国经济报告,2010:(4),50-55

   [9] 白重恩、谢长泰、钱颖一. 中国的资本回报率[J]. 比较, 2007,第28辑,1-22页

   [4] 周思成. 欧美学者近期关于当前危机与利润率下降趋势规律问题的争论[J]. 国外理论动态,2010:(10)

   [8] 余永定. FDI对中国经济的影响[J]. 国际经济评论, 2004:(2)

   [5] Greta R. Krippner. The financialization of the American economy, Socio-Economic Review, Vol. 3, pp. 173-208

   [10] 樊纲. 现代三大经济理论体系的比较与综合[N].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年,149-161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4281.html
文章来源:《金融评论》2013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