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小章:“乡绅作为方法”与走出知识分子的“孤立化”

更新时间:2021-01-05 23:14:45
作者: 王小章  
又有什么需要或值得代表呢);而“帝国基本原则的内在化”,则使“乡绅”得以在站位边缘、代表地方时不至于与“中心”彼此对立。于是乎,我们看到,在这样一种“中心”与“边缘”关系下,乡绅去京城当官不一定欢天喜地,因为家乡是他最重要的意义世界。能外出当官固然好,但一不当官,一般就马上回乡。

   但是,正如不少学者纷纷指出的那样,中国近代在西方冲击下被动开启的现代化,使得城市和农村、中心与边缘的循环关系被打断了,权力和资源越来越集中于中心;更为关键的是,“地方”(边缘)的文化意义被抽空了,不再是具有自主性和自身意义系统的“小中心”,边缘的生活在人们心目中越来越成为“不值得过”的生活,人生的价值越来越与能否进入和留在“中心”联系在一起。有人指出,中国开始现代化的象征之一,就是官僚退休不回家乡了。时至今日,多少人“为了从边缘进入中心可以不择手段,进入中心之后觉得原来在边缘学到的那些做人的原则也可以统统不要”。商界如此,官场如此,学界也不例外。学者们研究、写作、言说,不再像“乡绅”那样向着并为着地方、边缘,而总是向着并为着进入学术和专业的“中心”。由此,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把“乡绅”作为方法同“中心”与“边缘”之关系问题的紧密关联,把“乡绅”作为方法是以重塑“中心”与“边缘”之间的平衡为前提的,或者说,把“乡绅”作为方法本身即是重塑“中心”与“边缘”之间平衡的愿望表达:必须扭转“中心”把“边缘”抽空的趋势,必须扭转老百姓总是想着要让子女去大城市、去北京的心理,要让他们觉得生活在地方小世界中也很有意义,至少很有意思。当然,今天的总体环境与传统乡绅生活的世界已大大不同了,今天我们是一个强大的国家,也确实需要一个强大的中心,因为有资源再分配的问题,有大规模的公共服务的问题,传统上那种“月照千湖”式的“中心”与“边缘”关系已不可能。如何在这样一種新环境下重塑“边缘”与“中心”的平衡?《方法》作者给出的建议是:经济上,市场要统一;资源上,通过行政力量进行合理再分配;与此同时,确立“文化和社会”的地方自主性,使地方重新成为具有自洽的意义系统的“小世界”。总之,就是要把“地方社会文化的自主性、经济和上层设计的统一性”结合起来。而知识分子,则要在这样一种结合之下,选择上面所说的以“乡绅”为方法,以“代表”为立场。就此而言,则走出知识分子的“孤立化”,非但不可能是像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那样重归“中心”,而是恰恰相反,要走出对于“中心”的迷恋,采取一种自觉的、积极的“边缘化”态度和立场。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4223.html
文章来源:《读书》2020年1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