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贾康:“十四五”时期发展前瞻与财税改革、政策调整

更新时间:2021-01-02 21:52:12
作者: 贾康 (进入专栏)  
推进财政支出标准化,强化预算约束和绩效管理。明确中央和地方政府事权与支出责任,健全省以下财政体制,增强基层公共服务保障能力。完善现代税收制度,健全地方税、直接税体系,优化税制结构,适当提高直接税比重,深化税收征管制度改革。健全政府债务管理制度。据此我觉得要强调如下几个要点:

   一个是“以政控财,以财行政”的财政分配体系,在管理和运行这方面,水平要上台阶。已经明确要求的三年为期的中期规划,要在"十四五"期间更好地表现出来它管理上面应有的水平。发达经济体的经验,是在政府理财方面,比较典型的做法(比如美国,这是技术管理层面一望而知的),预算不是按照一年一年的眼界编制,美国的联邦政府一编五年,州政府一般是一编三3年,而且每一年实际情况出来以后,往前再接着延伸一年,每次都通过5年或3年的预测、做5年或者3年的滚动编制。中国也必须学习这样的先进管理经验。党的十八大以后,就提出编制3年滚动预算,现实生活中间,从中央到地方,经济预测的水平达不到要求,后来实际上退了一步,叫做“三年中期规划”,在"十四五"期间,要让它的水平能够得到提高。再有一条,这里面特别突出的,就是科技自立自强的任务,要得到公共资源的有力支持,这事关全局。刚才孔丹理事长非常好地论证了它的重大意义,这是一种事关生死存亡的战略性的支持力量。财政对此的支持任务当仁不让,必须把它在新型举国体制下做成最好的财力安排和相关机制创新的安排。

   再一个是通盘要求的预算规范化。这种预算规范化,对于我们所有的市场主体来说是高标准、法制化营商环境里的一个组成部分。因为政府所有的行为都是要有财力匹配的,以政控财,以财行政,所有政府职能的履行离不开财力安排,并且必然直接、间接地影响企业和公民。怎么样有一个阳光化的、服务型的政府,结合着改革、结合着转变,使预算规范化,实际上关系到我们所有的企业、所有的纳税人。

   第二个大的层面就是体制改革,这方面已有多年的探讨,现在的切入点是从中央到省、到市县,要形成越来越清晰的三级事权和支出责任明细单。省以下体制必须攻坚克难,也与此紧密相关:实际上中国的省以下,在以后分税制税基的安排方面,应该就是两层,即省和市县,一般的区域里面,县以下是“乡财县管”,即乡镇市县级财政下管的一个预算单位,,不是实体层级了。农村区域的乡镇,没有条件给他们配等等这样的运行机制。我们珠三角核心,所谓,城乡一体化的进程中,基层原来的乡镇,就变成街道办事处作为派出机构去开展工作。在政府的事权有了中央、省和市县三层清晰的一览表以后,要把支出责任在中央和地方要共同承担方面最主要的部分也一一理清,(中央地方各自独立承担的,相对好办),合在一起,形成一个政府履职最好的一种权责明确的财力支持体系。

   这个省以下体制建设的任务,攻坚克难还必须结合第三条——税制改革,必须把地方税体系积极而稳妥地构建起来,这里面的直接税比重需要提升,中央对此已经提了多次。当然,可能在座的朋友们听到这个,是不是就想到了房地产税?前一段时间,舆论界有热议,深圳的房地产市场似乎热度太高,怎么样控制它?这么多年总是治标不治本,怎么治本?这就关系到房地产税作为直接税里面一个重要的制度建设、改革攻坚克难的问题,要有解决方案

   最基本的认识,我认为深圳作为先行示范区,别无选择,在全国层面的立法还有可能经历旷日持久过程的情况之下,我们要积极考虑深圳用自己特区的立法权,加入上海和重庆两地的房地产税试点——当然它的可行性需要有周密而稳妥的设计。

   第三还有税收的征管,也必须适应现代社会的要求。

   第四,是各位特别会关心的债务风险的防范。表述为优化债务。

   勾画了财政的这种宏观调控后结合实际运行,我们可以预计一下明年的经济运行态势。直观地看起来,经济增长速度由于今年的基数甚低,2021年会有恢复性的明显上升,有人预计要达到8%左右的增长速度,但它是恢复性的。在疫情冲击之下,还有叠加上的经济发展阶段转变,以及中美关系交恶以后,对我们形成的压力和冲击,合在一起,财政势必要以“积极”的处理方式来配合货币政策的总量调控,并特别发力于优化结构。    货币政策方面,信号已经非常清楚,需要从原来“去杠杆”变“稳杠杆”以后,再考虑重新更多按照“去杠杆”来把握它的稳健,但是中央也明确地说了,不做急转弯,应是一个柔性调整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关于宏观经济治理政策调控,建议文件里则有这样一段话:“完善宏观经济治理。健全以国家发展规划为战略导向,以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为主要手段,就业、产业、投资、消费、环保、区域等政策紧密配合,目标优化、分工合理、高效协同的宏观经济治理体系。完善宏观经济政策制定和执行机制,重视预期管理,提高调控的科学性。加强国际宏观经济政策协调,搞好跨周期政策设计,提高逆周期调节能力,促进经济总量平衡、结构优化、内外均衡。加强宏观经济治理数据库等建设,提升大数据等现代技术手段辅助治理能力。推进统计现代化改革”。我理解它有几个要点,一个是中央前所未有地明确了,什么叫“间接调控体系”,是说整个资源配置就是经济手段为主的两大政策——财政政策、货币政策作为主要调控手段,其他所有的政策如就业政策、产业政策、投资政策、经济技术政策、消费、环保、区域等等政策,是配合这些经济手段的运用,来形成一个好的调控体系的,这就是市场经济在宏观调控这方面的一条主线,探讨了多年。我们现在和今后,需要在这方面达到更为理想的境界。

   第二是预期管理和跨周期的政策设计一周期的调整能力的优化。中央高瞻远瞩特别强调,不要只看现在这样一个时期,还要考虑跨周期的政策,需有前瞻性的应对能力。在逆周期调控过程中间,既考虑这一段过程,又考虑下一段我们怎么掌握主动权。

   第三个视角上,有非常丰富的含义,是国际宏观政策的协调和内外均衡。关于双循环、内循环为主体,孔丹理事长已非常好地做了阐述。这是一个更积极掌握主动权的全局认识框架,绝对不是说缩回到更多考虑封闭,就是更高水平的全面开放,但是我们更好掌握内循环客观上可提供的支撑力和带来的主动权。那么国际宏观政策的协调其实包括着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中美关系,其他中欧、中日,以及与所有的经济体的协调,还要和我们内外均衡掌握在一起,这是中央面对全球、全局非常鲜明的系统论思维。

   再有,就是支持运行体系的数据,在信息时代怎么样更好地发挥应有的作用,我们的统计,怎么样对接现代化的状态?这些都在中央文件里面给出了重要指导精神。

   以上不成熟的看法请各位批评指正,谢谢大家!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416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