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礼堂 熊燃:唐代长江上中游地区的岁时节令

更新时间:2021-01-01 09:59:47
作者: 刘礼堂   熊燃  

   如上揭刘禹锡诗云“楚乡寒食橘花时, 野渡临风驻彩旗”;张说《襄阳路逢寒食》诗言“去年寒食洞庭波, 今年寒食襄阳路”;王建《江陵使至汝州》诗云“回看巴路在云间, 寒食离家麦熟还”。知寒食、清明节日在广大的长江上中游地区普遍存在。其次为“踏青”。清明正值春光明媚, 是踏青的好时节。长江流域各地多有此举。《全唐诗》来鹄《清明日与友人游玉粒塘庄》诗曰:

   几宿春山逐陆郎, 清明时节好风光……醉踏残花屐齿香。风急岭云飘迥野, 雨馀田水落万塘。不堪吟罢东回首, 满耳蛙声正夕阳[4] (卷642) 。

   来鹄, 为晚唐著名诗人, 曾长期游历于长江流域诸州郡, 留下不少有关荆楚风俗的诗篇, 如《鄂渚除夜书怀》、《鄂渚清明日与乡友登头陀山》、《洞庭隐》等。前述其《清明日》诗未言作于何地, 从其游历所及和诗中所提到的“岭云”、“万塘”等判断, 应在江南。知在当时, 江南一带民间在清明节前后踏青之俗与北方并无大别。 其三为文体活动。唐代寒食、清明节盛行各种文体活动, 甚至出现了“五人为火”的戏班子。据《酉阳杂俎续集》卷3载:“ (满川等) 五人为火……监军院宴, 满川等为戏, 以求衣粮, 少师李相怒, 各杖十五, 递出界 。”这种演艺活动当即民间艺人利用此节日以谋生即所谓“以求衣粮”的一种手段。

   此外, 本区的巴蜀一带还有一种称之为“蹙融”的棋类游戏。据《资暇集》卷中载:“今有弈局, 取一道人行五棋, 谓之蹙融。” [5] (第65页) 又据《酉阳杂俎续集》卷4载:“小戏中, 于奕局为一枰, 各布五子角迟速, 名蹙融。” [3] (第60页) 当然, 这两种棋类, 今已失传, 其棋盘及着法已不可考。

   此外, 唐荆楚地区在寒食、清明节还流行斗鸡、打秋千和施钩等游戏。具见《荆楚岁时记》[1] (第61, 64页) 。角抵这一节日体育运动在荆楚地区也可看到。据《酉阳杂俎续集》卷4载:“荆州百姓郝惟谅, 性粗率, 勇于私斗。武宗会昌二年 (842年) 寒食日, 与其徒游于郊外, 蹴鞠、角力。” [3] (第56页) 不知这种“蹴鞠、角力”在本区是否已成风俗。

   当时寒食节之食俗似主要有饧大麦粥。前引《荆楚岁时记》云:“ (寒食节) 禁火三日, 造饧大麦粥。” [1] (第36页) 从其制法看, 可能是将大麦熬成麦浆, 煮熟后再将捣碎的杏仁拌入, 冷凝后切成块状, 食时浇上糖稀, 如《玉烛宝典》卷2云:“今世悉作大麦粥, 研杏仁为酪, 别者一锡 (疑为“饧”字) 沃之也。” [6] (第84页) 此或许即后世所说之“麦糕”, 其中的原料大麦改以粳米代替。

   四、端午节

   五月初五是端午节, 又称端五、端阳、重午、天中节。端午是长江流域荆楚地区除春节外最隆重的节日之一。

   历史上的荆楚文化区一直是介于北方诸文化区和南方吴越、巴蜀等文化区之间的一个中间型文化区, 这种特殊的地理位置有利于兼收并蓄多种文化因素包括风俗习尚, 并通过为历史传说人物立祠奉享, 或围绕一个传统的小型节会活动聚会多种习俗因子等途径, 渲染、升华和组合出一个又一个大规模的节庆来。端午节的形成途径便是这样[7] (第418-419页) 。

   我们认为, 端午节的由来, 大体是荆楚之地的人们将中原民族以祈雨拜龙为主要内容的夏至节和南方水居民族传承已久的龙舟竞渡风俗, 以及先秦楚人口角黍类熟食投獬豸神兽的习俗, 纳为五月五日 (或五月十五日) 吊享屈原的节日活动内容, 并赋予竞渡活动以拯救屈原和为屈原招魂的新的涵义[8] (第87页) 。

   端午的节俗很多, 各地也不尽一致, 以荆楚地区而言, 则主要有几种习俗。

   一是所谓“龙舟竞渡”。《荆楚岁时记》云:“五月五日竞渡, 俗为屈原投汩罗日, 伤其死, 故并命舟楫以拯之, 舸舟取其轻利, 谓下之凫, 一自以为水军, 一自以为水马, 州将及土人悉临水而观之。” [1] (第8页) 《隋书·地理志下》也说:“屈原以五月望日赴汨罗, 土人追至洞庭不见, 湖大船小, 莫得济者, 乃歌曰:‘何由得渡湖 ’因而鼓棹争归, 竞会亭上, 习以相传, 为竞渡之戏。其迅楫齐驰, 棹歌乱响, 喧振水陆, 观者如云。诸郡率然, 而南郡、襄阳尤甚。” 《隋唐嘉话》卷下也说“俗五月五日为竞渡戏, 自襄州已南, 所向相传云:屈原初沉江之时, 其乡人乘舟求之, 意急而争前。后因为此戏” [9] (第73页) 。

   我们注意到, 唐代长江流域赛龙舟一般是由水乡人民自发进行的。元稹的《竞舟》诗描写了民间竞渡风俗和竞渡之前的准备工作。诗中写道:

   楚俗不爱力, 费力为竞舟。买舟俟一竞, 竞敛贫者赇。年年四五月, 蚕实麦小秋。积水堰堤坏, 拔秧蒲稗稠。此时集丁壮, 习竞南亩头。朝饮村社酒, 暮椎邻舍牛。祭船如祭祖, 习竞如习仇。连延数十日, 作业不复忧。君侯馔良吉, 会客陈膳羞。画蠲来四合, 大竞长江流 。建标明取舍, 胜负死生求。一时欢呼罢, 三月农事休[10] (卷3) 。

   这首诗虽然是以讽喻的手法, 告诫人们不要为竞渡而妨农害时, 但它给我们留下了很珍贵的江南水乡竞渡的民俗史料。

   端午节的食品之一是精制“角黍”。这是荆楚地区普遍盛行的一种风俗, 其意在祭奠屈原。对此, 梁吴均《续齐谐记》[11] (卷4) 言之甚明, 称:

   屈原五月五日投汨罗而死, 楚人哀之, 每至此日竹筒贮米, 投水祭之。汉建武中, 长沙欧回, 白日忽见一人, 自称三闾大夫, 谓曰:“君当见祭, 甚善。但常所遗, 苦蛟龙所窃, 今若有惠, 可以楝树叶塞其上, 以五彩丝缚之。此二物蛟龙所惮也。”回依其言。世人作粽并带五色丝及楝叶, 皆汨罗之遗风也。

   吴均这里讲述了筒粽改楝叶粽的由来和投粽于水的目的。那么, 粽子为什么又称作“角黍” 呢”, 据陈元靓《岁时广记》卷21“裹黏米”条引《岁时杂记》说:“端午因古人筒米, 而以菰叶裹黏米, 名曰角黍相遗, 俗作粽。或加之以枣, 或以糖, 近年又加松粟、胡桃、姜桂、麝香之类, 近代多烧艾灰淋汁煮之, 其色如金。古词云:‘角黍包金, 香蒲切玉’。” [12] (第43页) 这种粽子的由来或称谓可参李时珍《本草纲目》卷25《谷部四·粽》[13] (第78页) , 无须详说。

   有资料表明, 荆楚地区端午精制的粽子除了投入水中以祭奠屈原外, 还有其它用途, 诸如节日自食, 馈赠亲朋, 祭祀祖先, 小儿佩戴避邪和送斋僧道等。这似乎从一个侧面又证实民间信仰的多功能的特色。

   端午时期的又一民俗活动是采药、悬艾和饮菖蒲、雄黄酒。悬艾之习在荆楚地区较为普遍, 《荆楚岁时记》云:“五月五日, ……采艾以为人, 悬门户上, 以禳毒气。”又云:“以五彩丝系臂, 名曰辟兵, 令人不病瘟。”有资料表明, 这种习俗以后仍存在。唐代虽缺乏此类记载, 但结合以后的事例, 可以判断其是早有渊源的。

   我们认为, 端午节俗体现了唐人的民俗观念及对时间的理解。端午的节俗很多, 无论是悬艾、佩彩丝 、食粽, 还是竞渡、采药, 都脱离不了其避灾除祸的原始意义。

   五、中秋节

   八月十五日正值三秋各半之时, 故称“中秋”。中古时期民间逐渐形成一以赏月、拜月以及后世吃月饼等为主要内容的节日。唐代诗人欧阳詹《玩月诗序》曰:

   八月于秋, 季始孟终, 十五于夜, 又月之中, 稽于天道, 则寒暑均, 取于月数, 则蟾兔圆。况埃盖不流, 大空悠悠, 婵娟裴回, 桂华上浮, 升东林, 入西楼, 肌骨与之疏凉, 神气与之清冷[4] (卷274) 。

   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有关月亮的记述甚多, 以嫦娥奔月的故事最为著名。月亮神话传说在民间演变为中秋赏月之俗。不过这种风俗在唐以后南北地域内均普遍存在, 这里可略而不论。

   六、重阳节

   “重阳节”即夏历的九月九日。《易经》将九定为阳数, 两九相重故称“重九”, 又因日月逢九 , 两九相重, 故称“重阳”。民间于是日久有庆贺之俗。主要活动有登高、佩插茱萸、赏菊、食糕等。

   登高之俗始于西汉。

   佩插茱萸作为重阳节的另一项重要习俗也早见于汉代[14] (卷32) , 知六朝江南多处有此俗。

   至唐代, 此风更盛。王维《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4] (卷275) 诗早脍炙人口, 所说正是重阳登高、插茱萸事。而唐代帝王们在重阳节既要登高游宴, 又要赏菊赋诗, 还想射箭游猎, 很显然一天时间是不够用的。因此重阳节不是一天, 而是两天或三天。重九后一曰宴赏, 号“小重阳”。李白居湖北安陆时作《九月十日即事》诗曰:“昨日登高罢, 今朝更举觞, 菊花何太苦, 遭此两重阳。” [15] (卷20) 正谓此。《御定佩文斋广群方谱》卷5“登高条”引孙思邈《千金方·月令》, 视重阳登高为一项重要活动, 称:

   重阳日, 必以肴酒登高远眺, 为时宴之游赏, 以畅秋志。酒必采茱萸、甘菊以泛之, 既醉而归[2] (第104页) 。

   参据王维《奉和重阳节上寿应制》[4] (卷127) 、王缙《九日作》[4] (卷129) 、李欣《九月九日刘十八东堂集》[4] (卷132) 、皇甫冉《重阳酬李观》[4] (卷250) 诗可知唐代重阳前后登高、佩茱萸, 饮菊花酒之风是十分普遍的。如王维《九日作》云:“今日登高樽酒里, 不知能有菊花无。” 李欣《九月九日刘十八东堂集》:“风俗尚九日, 此情安可忘, 菊花辟恶酒, 汤饼茱萸香。”均可见唐人几乎是无菊无酒不重阳。

   七、除夕节

   除夕作为一岁的最后一日, 也是新年的前一日, 是世俗间相沿已久的重要节日, 除旧迎新是除夕节的主旨。除夕有一系列的节俗活动。可简述如下。

   首先除夕要更换桃符、春联、门神, 并有一些其它门饰。应劭《风俗通义·祀典》引《黄帝书 》称有神仙兄弟二人, 一名神荼, 一名郁垒, 居于风景秀丽的度朔山下, 他们把祸害人间的恶鬼都用苇索捆起来让虎吃掉。这个传说恐在当时广泛流行于民间。因此为防止恶鬼进家, 削桃木梗制成神荼、郁垒两人形象, 立于门上。于是便产生了中国门神的雏形。至魏晋南北朝, 时人认为刻木为人形太麻烦, 于是削成一块桃木板写上神荼、郁垒两人的名字。把这块桃木板挂在门上, 称之为“仙本”或“桃符”。此已见前引《荆楚岁时记》。宋人王安石《元旦》诗所写 :“爆竹声中一岁除, 春风送暖入屠苏, 千门万户疃疃日, 总把新桃换旧符。”这里的“新桃 ”和“旧符”, 都是指辟鬼祛邪的“桃符”。与此相关联的是举行驱鬼除瘟疫的仪式——逐傩。关于逐傩, 前文已述。此再略加补充。《太平御览》卷17引《荆楚岁时记》云:“卒岁大傩, 殴除辟厉……桃弧棘矢, 所发无臬, 飞碟雨散, 则瘴必毙。” [1] (第103页) 据《酉阳杂俎续集》卷4《贬误》载“俗好于门上画虎头, 书渐字, 谓阴刀鬼名, 可息疟疠也。予读《汉旧仪》, 说傩逐疫鬼, 又立桃人、苇索、沧耳、虎等, 渐为合沧耳也。” [3] (第126页) 前为六朝时事, 后者为唐代。宋代及以后亦然[16] (第105页) 。

其次是所谓“守岁”。除日象征着一年即将过完, 新岁快要来临, 人们甚至通宵不寐, 坐而守岁, 至少在南北朝时期, 长江流域的荆楚地区即出现此俗。(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4138.html
文章来源:武汉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 2008年0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