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弘 金玲:中欧关系70年:多领域伙伴关系的发展

更新时间:2020-12-29 21:32:49
作者: 周弘 (进入专栏)   金玲  

  

   内容提要:70年来,作为两大市场、两大力量和两大文明的中国与欧盟,既见证和参与了彼此的成长与发展,也共同发展为世界重要的和平与发展力量,更是当今不确定世界的稳定力量。在历史发展进程中,中欧关系虽因发展阶段、制度和历史的不同呈现出非对称性和复杂性,但共同的战略利益、巨大的经济纽带以及共同的对话精神,仍是密切中欧关系的驱动力。百年未有之变局下,中欧关系也面临新的机遇和挑战,但在过去70年成就和经验启示基础上,中欧能够继续把握战略共识、强化经济纽带,共同坚持“命运共同体”理念,建设好中欧四大伙伴关系。

   关键词:中欧关系;历史;多方位;伙伴;发展

  

   过去70年,中国和欧盟两大国际力量在经历了各自沧桑巨变的同时见证了双方关系的长期磨合和日渐成熟,经历了合作领域的不断扩大、伙伴关系的日益深入,以及相互了解的日趋全面。中国经过社会主义建设初期的艰难探索和40余年的改革开放,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国际舞台上扮演了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欧洲从战后的废墟上创造了和平与繁荣的一体化模式,是当今世界一体化程度最高、规模最大的发达国家联合体,亦是国际舞台上一支重要力量。

   作为两大市场、两大力量和两大文明,中国和欧盟关系的发展和变化,对中欧各自的发展、改革和转型都是不可或缺的外部资源。在多边舞台上,中欧携手推动国际金融体系的改革,联合打击索马里海盗,共同推动《巴黎气候变化协定》的持续以及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通过。中欧之间的合作关系也影响了国际格局的演变。

   由于欧盟是一支特殊的、超国家与国家间方式并存的经济和政治力量,而中国是一个快速发展的发展中大国,两者在治理结构和治理方式上存在很大的差异。中国与欧盟之间的关系兼具多边、双边和多层次的性质。广义的中欧关系至少包含三个层面的关系,中国和欧盟机构、中国和欧盟次区域合作以及中国与成员国之间的双边关系。不同层级的中欧关系不是简单的相互叠加,而是一个相互作用的关系体系。“无论从内涵、外延、方式和结构上看,其复杂和丰富程度都远远超过中美关系、中日关系、中俄关系等大国双边关系。”(1)此外,中国和欧盟关系又因为各自的发展阶段,以及政治制度、历史文化传统和治理体系的不同而呈现明显的非对称性和复杂性。同时,中国和欧盟都在经历快速的变化和转型,因此,这对关系也处于不断变化中。

  

   一 建立外交关系:突破冷战格局

   1949-1951年间,中国与当时的社会主义东欧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1964年,中法冲破美国的封锁建立外交关系。到了20世纪70年代,随着中美关系的改善,大批西欧国家相继与中国建交。1975年,中国与当时的欧洲经济共同体正式建立外交关系。“从新中国成立到70年代初,中欧关系主要围绕着建交这个核心问题而展开。”(2)弗朗西斯·施耐德教授将1949-1975年间中国和欧洲的关系定位为“新中国和新欧洲”之间建立外交关系的阶段。(3)新中国之所以新,是因为中国前所未有地选择了社会主义道路和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而欧洲之所以新,是因为欧洲史无前例地创造了一种全新的治理制度体系。两者之间的关系,从性质到内容,都是崭新的。

   冷战体系决定最初的中欧关系是“东西欧分野”的。在新中国成立之初,毛泽东主席虽然声明愿同“任何外国政府”在“平等互利、互相尊重领土主权的原则上谈判建立外交关系”。(4)但在冷战背景下,中国最初的对欧关系受制于两极格局,只能采取“一边倒”的外交政策选择,将欧洲分为“东欧”与“西欧”两个部分。新中国成立伊始,属于社会主义阵营的八个东欧国家就相继承认新中国并与中国建交。随后,新中国又与保持政治和军事独立的北欧国家以及瑞士建立了外交关系。一些东欧国家,如罗马尼亚、匈牙利和南斯拉夫等此后在中国抗美援朝以及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等问题上都给予中国积极的支持。

   中法建交是冷战夹缝中的中欧关系的战略性突破。冷战限制了西欧各国的外交自主权,多数西欧国家或出于意识形态原因,或出于美国的战略威慑,拒绝承认新中国。但是,20世纪60年代“相同的国际环境、国内政策需要和政治愿望”促使中法通过一系列的会谈,于1964年1月建立了外交关系。(5)中法两国超越意识形态和制度差异,做出建交的战略选择,既是各自独立自主外交政策的反映,也是双方共同反对美苏霸权的战略共识的结果。1964年,关于“中法建交达成协议”的《通报》指出,从战略的角度观察,“同法建交对我有利。这不仅直接打击了美帝,加深了帝国主义间的矛盾,也打击了苏修的美苏合作解决世界问题的阴谋”。(6)对于中法建交的历史性选择,法国前驻华大使艾蒂安·马纳克曾表示:“法中两国各自通过自主的思考,同意采取独立措施确保本国防务。这首先是各民族自己的事情,只有形成第三种力量或大国集团,其安全才能获得保障”。显然,中法建交体现了双方反对美苏霸权的理念。(7)

   中法建交意义深刻而影响久远,不仅在西方对中国的封锁墙上打开了一个缺口,而且为20世纪70年代西欧各国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定下基调,包括有关“一个中国”的立场以及对台湾地位问题的明确表态。中法建交也标志着“一边倒”外交政策的结束。此后,毛泽东主席提出了“三个世界”的理论,认为东欧和西欧在美苏争霸的世界格局中均属于“第二世界”,都是可以争取或联合的力量。法国前驻华大使马纳克曾评论说:“1964年中法建交表面上反响并不强烈。但是,在这一表象背后却孕育着历史进程上的飞跃……它是正义发出的一个带有强制性的信号,迫使两个超级大国就范。从这一意义上说,1964年为1972年做了准备。”(8)

   基辛格秘密访华之后,西欧国家快速调整战略,纷纷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1970-1973年间,除葡萄牙和爱尔兰外,所有的西欧国家都与中国建立了外交关系,同时中国与英国以及荷兰的代办级关系也升级为大使级关系。在冷战背景下,一些西欧国家在联合国大会上脱离了西方阵营,转而支持中国的立场,这是中国对欧外交的重大成就。此外,中国关于主权完整和“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等主张被写进了与西欧国家的建交声明,成为中国对外关系的基本原则,体现了中国对欧政策原则性和务实性的有效结合。

  

   二 中国改革开放:为中欧关系提供动力

   1975年中国与欧洲经济共同体建交,为中欧拓展并深化经贸领域里的合作铺平了道路。中国改革开放后形成的巨大市场潜力吸纳了大量的欧洲的商品、服务、资本和技术,而来自中国的需求也推动了欧洲的快速发展。随着欧洲一体化的深化,欧洲的市场不断扩大,中国的市场潜力也引起欧洲日益密切的关注。1980年,欧洲经济共同体给予中国普遍优惠制待遇,进一步促进了中欧之间经济贸易关系的发展。中国与欧共体成员国双边贸易额从1975年的24亿美元上升到1995年的403.4亿美元。(9)不仅中欧之间的贸易量呈现几十倍增长,贸易的质量也日益提升,集中表现在中国出口商品结构中制成品的比例不断上升,1985-1995年间从50%增至86%。(10)此外,双方的信贷和投资合作也加速展开,一批欧洲企业落户中国,在促进中国就业和技术更新的同时,也获得了巨大的市场回报。

   随着1975年中国与欧洲经济共同体建立正式外交关系,中欧关系具有了超越成员国双边关系的“双层结构”特征。在不同的结构层面,形成了不同的中欧关系规范。1978年,中国与欧洲经济共同体在后者享有权能的对外贸易领域里签署了一般性贸易协定,成立了中国/欧洲经济共同体混合委员会,以解决遗留的具体问题并最终促成了1985年中欧贸易和经济合作协议的签署。在科技领域内,双方于1981年开始合作,并于1991年成立中欧科技合作工作组。

   此后,伴随着欧洲一体化的深化和中国改革开放向纵深发展,中欧关系日益走向全面和立体。在战略和政治层面上,中欧之间出现了相互借重的趋势。“珍宝岛事件”后,中苏关系全面破裂,反对苏联霸权成为中国外交的首要目标,中欧在共同反对苏联霸权方面的共识显著上升。“这一时期的中欧关系基本上沿着反对苏联霸权主义和经济合作两条主线展开,但反霸是第一位的。”(11)在此背景下,中国看到日益联合的欧洲是可以平衡美苏霸权的重要力量。对此,邓小平在1975年访问法国时曾明确表示:“我们中法两国都不希望发生战争,但是人家要称霸世界、要打,你怎么办?……美苏要称霸,不征服欧洲是不行的。我们认为欧洲的政治作用、经济、军事力量是不可忽视的”。(12)同样,面对苏联威胁,欧洲也认为与中国发展关系可以制衡苏联的影响。正是在上述战略共识下,中国与西欧主要国家几乎全部实现了高层互访,并与部分国家确立了政治磋商机制,双方政治互信增强,在许多重大国际问题上形成相似的看法。中国和欧洲经济共同体于1980年举行了第一次立法机构会议,1984年举行了首次部长级政治磋商。

  

   三 中欧关系的蜜月期:1995-2005年

   20世纪90年代初,中欧双方克服了意识形态的干扰,开启了双边关系发展最为顺利和平稳的阶段,被一些学者称为中欧关系的“蜜月期”。(13)自1992年邓小平南行访谈以后,中国明确了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道路,改革开放进程向纵深全面发展。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进一步融入全球经济体系。同期的欧盟也经历了一体化进程中最快速发展的时代。欧元问世后,欧盟实现了历史性东扩。在日益全球化的世界中,开放的中国和一体化不断深化的欧盟相互依赖不断加强,“成为不稳定世界中的稳定性源泉”。(14)

   在1995年出台了第一份对华政策沟通文件后的近10年中,欧盟一直重视与中国发展超越经贸关系并具有国际政治与安全维度的双边关系,提出希望加强与中国在地区和国际重大问题上的合作,以应对全球性挑战。在1995年的对华政策文件中,欧盟基于中国的经济发展和政治影响态势,做出了致力于长远、具有全局性的对华政策定位:“欧盟必须有长期对华政策,反映中国在世界和地区范围内的经济和政治影响。中欧关系必将是欧洲在亚洲和全球范围内对外关系的基石。”(15)2003年欧盟出台的文件《成熟的伙伴关系:欧盟中国关系中的共同利益与挑战》更是明确了双方伙伴关系中的全球战略维度。该文件开篇即指出:“中欧作为战略伙伴在保护和推动可持续发展、和平与稳定等问题上的共同利益日益增加。中欧双方在很多全球治理问题上的利益重合。”(16)文件还将推动全球治理中的共同责任作为未来中欧关系的首要目标,突出中欧关系的“全面战略特征”。同年,中国出台了第一份对欧政策文件,指出中欧关系处于历史最好时期,双方共同点远超过分歧,中国致力于发展中欧长期稳定的全面伙伴关系。(17)

日益密切的经贸合作成为双方关系深化的内在动力,也是中欧关系的稳定器。随着欧盟统一大市场的建立以及中国不断融入世界经济体系,中欧均将对方视为世界经济舞台上重要的合作伙伴,双边经贸合作不断深化。2004年,扩大后的欧盟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双边贸易额达1773亿美元,是中欧建交时的74倍。欧盟还是中国第一大技术供应方和重要的外资来源地。到2004年年底,中国从欧盟累计引进技术19008项,合同金额809亿美元。欧盟在华投资累计设立企业19738家,合同外资金额754亿美元,实际投入425亿美元。(18)欧盟许多大型跨国企业积极参与中国重大项目建设,为中国现代化建设做出了积极贡献,同时欧盟企业也从中国获得了可观的经济效益,中国成为欧盟的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贸易伙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410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