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守英 熊雪锋:《民法典》与高水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更新时间:2020-12-21 09:12:21
作者: 刘守英 (进入专栏)   熊雪锋  

   其一,构建界定清晰、权能拓展的产权结构。一是总结新一轮土地制度改革成果,增设土地经营权并赋予各项权能。在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基础上,再次分离“土地经营权”,形成了“土地所有权→土地承包经营权→土地经营权”的承包地产权结构,在一定程度上体现着效率和公平两大价值的平衡。土地经营权人的权能是在合同约定的期限内占有农村土地、自主开展农业生产经营并取得收益。为保障交易安全及鼓励权利人对土地的投人和改良,流转期限五年以上的土地经营权可以进行登记,经登记后,可对抗善意第三人。《民法典》通过规定土地经营权权能的具体内容,为土地经营权的流转提供了操作依据;二是与新《土地管理法》衔接,确认和完善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和宅基地权能。《民法典》虽然没有明确规定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和宅基地的产权权能,但是规定“集体所有的土地作为建设用地的,应当依照土地管理的法律规定办理”“宅基地使用权的取得、行使和转让,适用土地管理的法律和国家有关规定”,实质上再次确认和肯定了《土地管理法》中关于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人市流转、允许依法自愿有偿退出宅基地、鼓励盘活利用闲置宅基地等制度创新;三是完善建设用地使用权权能。建设用地使用权是指权利人对国家所有土地占有、使用和收益的权利,建设用地使用权通过出让和划拨设立,使用权人有权将建设用地使用权转让、互换、出资、赠与或抵押。值得注意的是,《民法典》规定住宅建设用地使用权期限届满自动续期,非住宅建设用地期限届满需申请、缴费续期,建立了建设用地使用权产权保护的长效机制;四是创设居住权。为落实党中央“住有所居”的要求,认可和保护民事主体对住房保障的灵活安排,《民法典》在用益物权部分增加一章,增加规定居住权。一方面,明确当事人可以依据合同、遗嘱设立居住权,并“应当向登记机构申请居住权登记”,填补了以房屋为客体的用益物权体系空白。另一方面,强调居住权的无偿设立,禁止居住权转让、继承、出租。居住权期限届满或者居住权人死亡的,居住权消灭。居住权的创设为民事权利的利用提供了多样化的方式,有利于提高资源利用率和配置效率;五是完善知识产权制度。《民法典》不仅明确规定民事主体享有知识产权,还对其客体采取了“列举+兜底条款”的规范方式,使其客体变得非常广泛,包括作品、发明、实用新型、外观设计、商标、地理标志、商业秘密、集成电路布图设计和植物新品种等;六是顺应经济社会发展需要,设立新兴要素财产权。《民法典》第127条规定:“法律对数据、网络虚拟财产的保护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尽管《民法典》未明确数据、网络虚拟财产的产权性质,但是以指示适用规范的方式对其保护作出了规定,初步建立了数据、网络虚拟财产界定和保护制度。

   其二,形成平等和严格的产权保护格局。产权受到法律保护是市场经济的基本前提,《民法典》的首要编纂目的是“保护民事主体的合法权益”。一是将平等保护的范围扩大到所有财产权。《民法典》第206条明确“国家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保障一切市场主体的平等法律地位和发展权利”,尤其重视民事主体在民事活动和经济活动中一视同仁地享受平等法律地位,《民法典》第207条强调“国家、集体、私人的物权和其他权利人的物权受法律平等保护,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侵犯”,这些规定为营商环境的优化奠定了基础。二是赋予产权排他性权利,严格产权保护。《民法典》物权编将物权界定为“依法对特定的物享有直接支配和排他的权利”,其“排他”就意味着可以排除来自任何主体的不法侵害和不当干预。但这并不意味着物权具有绝对的排他性,国家的合法征收就是最重要的例外,但是征收必须基于公共利益,依照法律规定的权限和程序,且必须给予公平、合理的补偿。《民法典》侵权责任编有效保障市场交易中的权利,强化了对权利的保护。如规定故意侵害他人知识产权且情节严重的,被侵权人有权请求相应的惩罚性赔偿,非常有力地保障了知识产权,也间接鼓励了知识经济时代市场主体在科技领域的投人。

   第二,《民法典》中的市场交易规则。《民法典》构建市场交易规则是通过合同完成的,《民法典》合同编按照市场交易关系的不同发展阶段和运行状况,系统规定了合同的订立、效力、履行、保全、变更和转让、合同关系终止以及违约责任,构成了市场交易的基础规则。

   其一,健全了交易规则,增设了电子商务相关规则。一是制定了更为宽松的合同订立制度。《民法典》合同编进一步拓展了合同自愿原则,规定当事人订立合同可以采用书面形式、口头形式或其他形式,合同订立的方式不仅包括要约方式和承诺方式,还允许其他规定之外的形式,利用合同订立形式和方式的多样性保障合同自由;二是确立了更有弹性的合同履行规则。对于合同履行,《民法典》第533条确认了情势变更制度,规定在因为合同成立以后的基础条件发生变化,当事人如无法协商,可以请求变更或者解除合同,该规定为解决由于疫情等原因导致的合同纠纷提供了重要的法律依据。另外,合同严守原则下履行不能但不属于不可抗力和情势变更情形的,《民法典》第580条第2款采用了打破合同僵局的规则,允许违约方请求法院和仲裁机构终止合同关系。三是增加了通过互联网方式订约和履行的特别规则。关于合同的订立,《民法典》第491条第2款规定:“当事人一方通过互联网等信息网络发布的商品或者服务信息符合要约条件的,对方选择该商品或者服务并提交订单成功时合同成立。”对于合同的履行,《民法典》第512条则就通过信息网络订立的电子合同的交付时间作出了特别规定,明确认可通过互联网等信息网络订立的电子合同的标的为交付商品并采用快递物流方式交付的,收货人的签收时间为交付时间。这些规则以民事基本法的形式对电子商务交易进行规范,满足了信息化时代电子商务缔约需求;四是构建了丰富的合同类型。在现行《合同法》规定的买卖合同、租赁合同、借款合同、运输合同等15种典型合同的基础上,适应现实生活需要,《民法典》增加规定了保证合同、保理合同、物业服务合同、合伙合同等四种典型合同,使典型合同的数量增加至19种,除赠与合同外,其他合同均为市场交易中最常见的合同,契合社会经济现实。

   其二,完善了债的担保制度。一是采取兜底规定,将担保财产的范围予以扩充。《民法典》确认“集体所有土地的使用权”为抵押财产,解决了有关土地经营权担保体系定位的解释分歧。《民法典》第395条第1款明定,“法律、行政法规未禁止抵押的其他财产”均可充任抵押财产,极大地扩充了抵押财产的范围,为盘活闲置资源创造了法律基础;二是就动产担保交易制度采取了功能主义和形式主义相结合的立法方法。担保交易形式上的区分并未影响到基于相同担保功能的规则统一,如在设立和公示效力上,动产担保权主要采取登记对抗主义;在优先顺位规则上,均采取“先登记(公示)者优先”的基本规则;明确非典型担保交易的担保功能,为相关规则的统合提供解释前提;三是建立统一的动产和权利担保登记制度。《民法典》删除了有关动产抵押和权利质押具体登记机构的内容,为建立统一的动产和权利担保登记制度留下空间。动产和权利担保登记系统是一个基于互联网的电子化的统一系统,这一系统允许担保权人在网上自行完成登记、查询、变更和注销登记。动产和权利担保登记系统以声明登记为基础而构建,声明登记制之下的登记内容无须过多披露担保交易的细节,仅记载有关担保物权的极少内容。

   第三,《民法典》中的治理体系与秩序。《民法典》侵权责任编对防止和惩处恶意破坏市场经济秩序、妨碍社会主义经济健康发展的违法经营行为提供精准法律依据,建立责任主体明确、违法成本高的惩罚机制,激励市场主体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创造财富,保证经济发展的稳定秩序。其一,严格限制公权力滥用。《民法典》对公权力进行了严格限制,例如设定了征收的条件,《民法典》第117条规定“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依照法律规定的权限和程序征收、征用不动产或者动产的,应当给予公平、合理的补偿。”又如,《民法典》第1039条明确要求,国家机关、承担行政职能的法定机构及其工作人员对在履行职责过程中知悉的自然人的隐私和个人信息,应当保密;其二,大力规范市场主体行为。《民法典》第79条引导市场主体建立法人章程或行业标准,《民法典》第511条规定合同中对标的物质量要求不明确的,可以依照国家标准履行,如果没有国家标准,就按照行业标准履行,以此规范市场主体行为。同时,《民法典》第680条明确禁止高利放贷行为,借款行为不得违反国家有关规定,以维护金融安全和秩序;其三,完善侵权责任制度。一是扩大侵权责任保护的范围。第1164条删除了《侵权责任法》对民事权益进行列举的规定,规定“本编调整因侵害民事权益产生的民事关系”,避免了条文烦琐且不全面的问题,实际上将保护范围扩大为所有的民事权利及民事利益。二是完善损害赔偿规则,扩大和强化对民事权利和合法利益的保护。一方面扩展了精神赔偿的适用范围,《民法典》第1183条第2款使精神损害赔偿延伸到财产领域中具有人身意义的特定物。另一方面,扩大了惩罚性赔偿的适用范围,包括《民法典》第1185条增加规定侵害知识产权的惩罚性赔偿等。

  

余 论

   《民法典》的编纂和问世,是迈向高水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性举措。《民法典》根植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实践,在民事单行法的基础上通过制度改进和制度增设进行民事立法创新和体系化,构建了“民事权利确认与保护”的体系性制度和规则,从产权制度、市场交易规则以及治理体系与秩序三个方面成体系地构建了高水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制度基础。《民法典》构建的朝向高水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制度框架,有利于增加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可预见性和公平性,有效降低经济活动中不正当竞争、不完全信息和机会主义行为造成的交易成本,从而提高经济效率,推动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

   “天下之事,不难于立法,而难于法之必行。”高水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有效运行的关键在于依法治国基本方略真正得到贯彻落实。只有将《民法典》贯彻实施并不断完善,才能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构建起高水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从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第一,严格执法,公正司法。《民法典》是社会主义经济活动的基础,行政机关应当将《民法典》落实到“依法行政”的过程中,正确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避免损害市场主体权利和合法权益的行为。司法机关应当公正执法、司法,提升民事案件审判水平,保证契约严格执行和有效实施。市场主体应当在《民法典》规定的制度框架内依法行使法律赋予的权利、承担相应责任和义务,避免出现不正当竞争等机会主义行为扰乱市场秩序;第二,清理现有法律、法规、司法解释和行政法规等规范性文件。《民法典》颁布的同时,《物权法》等单行法即行废止,与这些单行法相关的配套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均须加以清理和完善,为民事司法奠定基础;第三,继续完善《民法典》。随着经济活动的更新以及改革的深人,应当继续按照统一逻辑对《民法典》法律条文进行丰富和完善,以适应新的经济情况对法治的新需求。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wangp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400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