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向阳:当代民粹主义思潮的疏导与应对路径

更新时间:2020-12-21 08:52:45
作者: 李向阳  
高度重视现实中的人民内部矛盾和普通民众利益诉求表达 方式的非程序化、简单化、情绪化,不以强行压制的办法简单去“灭火”,而是以包容的心 态给予这种表达以适当空间,使带有民粹色彩的社会利益诉求和表达找到有限度的、社会可 承受的“出气口”,形成社会稳定秩序的“减压阀”,从而达到回应关切、释放压力、协调 利益、消解矛盾的目的。 概言之,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充分发扬社会主义民主 ,推进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积极疏通民众的利益表达渠道,更加注重面向社会各阶层特 别是普通民众的人文关怀和心理疏导,以最大限度地消解民粹主义滋生的土壤。

   3.坚决抵制其极化。

   不可否认,民粹主义之所以被视为带有贬义和标签化的社会思潮,与其极端化、偏激 化的形态是密不可分的。尤其是民粹主义的“广场式政治”和“沉默的螺旋”特征,使其本 身包含的某些正面价值诉求很容易走向非理性、情绪化的极端和偏执。

   当代中国的民粹主义最突出的传播特点是以互联网为载体,这就加剧了针对某些热点 事件的非理性和极端化表达。因为,互联网的传播特征决定了只有那些吸引眼球、引 发共情、触动心理的话题才能获得广泛关注,极端、偏激甚至暴力性的表达和主张更容易吸 引和集聚民众。于是,仇富、仇官、反权力、反市场、反全球化等极端情绪,在网络环境 中极易得到宣泄释放, 并逐渐在网民的参与中扩展发酵成与精英、政府和主流意识形态对抗 的民粹主义思潮。

   同时,由于网络群体的同质性特点,极易形成心理暗示并相互影响,通过一种“集体 无意识”机制,形成极端化的舆论动员。勒庞在《乌合之众》一书中曾剖析过大众集体无意 识现象,强调在集体无意识心理中,异质性被同质性所吞没:“参与到群体中的个人,不但 能够变得‘偏执而野蛮’,而且在他只有一知半解甚至根本就不理解的各种‘理想’的鼓舞 下,他并不像大多数个人犯罪那样是受自我利益的支配”,“作为‘暴民’的群体,其残忍 程度常令人瞠目结舌,以致不断地有人因此而感叹人性之恶。”[10]这种群 体 极化的破坏作用是巨大的,是正常社会和谐稳定秩序的严重威胁,必须坚决反对和抵制。

   此外,随着世界范围极端民粹主义思潮的复兴,民粹主义对当代中国的传导、 倒灌的影响进一步加大了。在国际形势复杂多变、国 内外各种矛盾相互交织的情况下,同时混杂着美国等西方国家对社会主义中国的意识形态敌 视与战略遏制企图,对民粹主义思潮更要高度警惕,更需要不断增强忧患意识和战略预判, 加强主动防范和风险管控。

  

三、有效应对当代民粹主义的路径

   以上三条原则是我国疏导民粹主义的策略把握,在此基础上,需要进一步采取行之有 效的举措,实现积极回应、妥善处置,形成有效应对当代民粹主义挑战的中国路径。

   1.深入研析和批判民粹主义思潮。

   当代民粹主义对我国主流意识形态颇具挑战,威胁到国家意识形态安全。作为疏导、消解民 粹主义的一项基本措施,必须直面矛盾和挑战,旗帜鲜明,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 方法对民粹主义进行分析、研判,充分解析民粹主义的话语陷阱,深刻揭示民粹主义的真实 面目,引导民众认清民粹主义的实质与危害。

   加强党对意识形态工作的全面领导。党的十九大提出,要牢牢掌握意识形态工作领导 权,建设具有强大凝聚力和引领力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这是一个关系到国家长治久安的 重大命题,也是有效化解民粹主义思潮的关键手段,必须从领导权、管理权、话语权等方面 综合发力。领导权至关重要,是执政地位和执政能力的根本体现,只有把意识形态工作领导 权牢牢掌握在执政党手中,任何时候都不旁落,才能确保执政党的指导思想和主流意 识形 态占据主导地位,才能确保马克思主义始终在意识形态领域发挥统摄作用。“所谓领导权, 不 是一天到晚当作口号去高喊,也不是盛气凌人地要人家服从我们,而是以党的正确政策和自 己的模范工作……使他们愿意接受我们的建议。”[11]管理权体现领导权,是执政党在掌握国家意识形态机器的基础 上,通 过建立从上到下、由纵到横、全面覆盖的党政管理体系,对意识形态工作进行具体掌控和把 握,反映在党管宣传、党管媒体、党管思想教育、党管意识形态等各方面。话语权是领导权 和管理权的具体抓手,通过强化主流意识形态话语和表达方式在全社会的主导支配地位,增 强民众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毫无疑问,这是 从根本上批判民粹主义思潮的重要前提。

   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旗帜鲜明地支持正确思想言论, 更 重要的是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和方法指导下坚决反对和抵制包括民粹主义在内的各种错 误观点。要加大马克思主义理论辨析力度,对于国内的民粹主义思潮,对于世界范围内民粹 主义的复兴趋势,保持理论上的清醒和思想上的警惕,组织专业力量持续深化相关研究,正 确区分政治原则问题、思想认识问题、学术观点问题,特别是要把民粹主义与我们党所坚持 的马克思主义人民观和“以人民为中心”的根本立场区别开来,与社会主义民主区别开来, 与人民群众的正当利益诉求区别开来,防止简单套用西方“民粹主义”理论来研究中国的具 体情况和问题,防止把“民粹主义”的标签泛化滥用,从而厘清一些人别有用心宣扬“民粹 主义”的真实意图,切实达到澄清是非、划清界限、纠正谬误、端正认识的目的。

   2.精准施策改善民计民生。

   当代中国的民粹主义思潮往往不是根本上挑战和反对现有的制度,而是更多反映出民 众“对公平正义的极端渴望和共享改革发展成果的不安与焦虑”[12]。因此我们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 的发展思想,着眼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精准推进民生建设,解决 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

   大力提高和改善民生水平。“无论从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学说和党建学说来 看,还是从历史发展规律来看,是否依靠人民保障和改善民生事关民心向背,事关党和国家 事业的生死存亡与兴衰成败”[13]。要强化底线思维,准确把握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变化的新 特点,坚持宏观政策 要稳、微观政策要活、社会政策要托底,围绕“六稳”“六保”任务,紧紧扭住民众最关心 最直接最现实的就业、教育、医疗、养老、住房、食品药品安全、社会保障、环境保护等 问题,坚守底线、突出重点、完善制度、引导预期,办好民生实事。 统筹推进常态化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坚持完善就业创业扶持政策和激励机制,推动解 决结构性就业矛盾,做好返乡农民工、高校毕业生等重点人群就业工作,减少就业失业问题 带来的震荡。大力加强社会保障体系建设,推进全民参保计划,实施社会保障兜底工程,推 动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持续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推动发展成果惠及所有社会群体特别 是基层民众。

   大力加强和创新基层社会治理。要加强党和政府大政方 针、有关政策、法律法规宣传教育,倡导和坚持基层民众依法办事,越是疑难复杂问题,越 要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分析解决,立“明规矩”,破“潜规则”。要完善基层群众自治机 制,调动城乡群众、企事业单位、社会组织自主自治的积极性主动性。要完善城乡社区民主 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机制,提高基层干部的个人素质和工作水平,防止因基层工作决 策或干部素质问题引发官民之间的矛盾甚至民粹事件。要健全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和心理疏导 机制、危机干预机制,最大限度舒缓消解社会戾气,塑造理性平和、诚信友善、积极向上的 社会心态,杜绝极端的民粹主义情绪。同时,还要大力构建完善基层社会公共安全应急体系 ,特别是要完善应对重大公共卫生事件、重大自然灾害、重大安全生产事故等应急体系,提 升基层快速报告和迅速响应能力、应急疏散与社会动员能力、救援处置与综合保障能力,增 强基层社会危机治理的“韧性”。这既是保证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稳定有序和正常运行的基础 ,也是消弭化解包括民粹主义在内的各类极端情绪和舆情炒作的重要保证。

   3.积极稳妥推进民主政治。

   从某种意义上讲,当前中国的民粹主义“是一种非制度化的政治参与”,“是人民权 利意识增强但又不成熟的产物”[14]。这从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角度提示了疏导和消解民粹主 义的重要途径,即通过坚持人民主体地位、健全人民当家作主制度体系、发展社会主义民主 政治,体现人民意志,保障人民权益,激发人民创造活力,有效引导民众理性表达自己的利 益诉求,从而消解民粹主义滋生的可能。

   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在当代中国,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 的关键是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党的十九大指明了发展当代 中国民主政治的正确方向,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这是近代以来中国人民长期 奋斗的历史、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必然结果,也是践行中国共 产党的根本宗旨的必然要求,符合当代中国发展的基本国情。易言之,要通过“积极稳妥推 进政治体制改革,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制度化、规范 化、程序化,保证人民依法通过各种途径和形式管理国家事务,管理经济文化事业,管理社 会事务”来实现,并着力推进基层直接民主的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制度化”是强调 确立宪法和法律的权威、健全保障人民当家作主的制度体系;“规范化”是强调社会主义民 主政治的制度执行应依法依规、科学民主;“程序化”是强调国家民主政治的基本环节 和运行过程要遵循既定路径。这些目标措施,彰显着贯彻群众路线、充分发扬民主、保 证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内涵,是应对和消解民粹主义的重要途径。

   畅通利益表达渠道和民主沟通、民主协商机制。如果利益表达和沟通协商机制不够畅 通,就可能加剧民众对具体社会问题的某些不满。从这个角度讲,必须积极推动利益表达和 民主沟通、民主协商机制的畅通有效。要从各个层次、各个领域最大限度扩大民众有序政治 参与,允许普通民众和弱 势群体表达自己的利益诉求,积极引导社会成员通过规范合理的渠道和载体,实现利益表达 与情感宣泄。还要通过各种政策宣导和媒介宣传,引导广大民众 增强自律意识,依法维护权益。同时,还应 大力发展社会主义的基层协商民主,积极推进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的制度化 实践,以多种方式开展基层协商,因地制宜探索多样的民主参与渠道。 妥善处理利益纠纷,消除利益相关者之间的隔阂、猜忌,化解由于层累和积压形成的不满情 绪。最终,在包容差异的基础上各得其所、凝聚共识。

   4.持之以恒深化国家治理。

   从根本上讲,民粹主义冲击和危害国家治理,其疏导也应从国家治理的角度有的放矢、系统 推进。

现代国家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平衡国家”,是现代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的动态平衡[15]。从这个意义上说,国家治理体系和治 理能力的现代化本质上是一个持续推进的过程,国家治理现代化始终“处 于某种进程之中而不存在所谓的‘历史的终结’”,如果“满足于既有制度水平而疏于治理 创新,则会使国家治理在不断变化的新的历史条件下,逐步失去适应性并日趋失衡而陷入制 度性困境,并滋生民粹主义等政治乱象”[16]。因此,民粹主义的滋生在事实上折射 出 国家治 理面临的挑战,凸显了在“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目标下同步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 能力现代化的重要性、紧迫性。从理论上讲,现代化的国家治理意味着政治秩序、社会秩序 和经济发展秩序的全面平衡,要求在构建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制度体系基础上 ,加强全方位、系统性治理,实现政府、社会与市场治理的良性互动,并充分彰显国家制度 的优越性。(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wangp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400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