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爱娟:马克思《资本论》当代价值解读

更新时间:2020-12-14 21:29:52
作者: 陈爱娟  
雇佣工人参股分红,以及那种疾风骤雨式的暴力革命需求在下降等等。于是不少学者对这样一些资本主义新变化抱有乌托邦式的自信,忽视或掩盖了相关社会问题,没有看到背后蕴藏的重重危机,所以,当代资本主义的任何新变化都改变不了其走向危机的必然性。{7}当代社会主义中国在占有、利用资本的过程中必须时刻保持清醒,对资本的野蛮性和必然灭亡的历史命运有客观正确的认识。

   (一)资本必然灭亡的命运

   《资本论》探讨资本发展路径,揭示资本积累一般规律、剩余价值规律及无产阶级贫困理论等,论证了资本逃不掉灭亡的命运,这一客观规律的存在。正如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第一版序言中所说的,“问题在于这些规律本身,在于这些以铁的必然性发生作用并且正在实现的趋势”。{8}马克思是一个冷静深刻的观察者,只是将客观的原本的资本主义社会运行规律(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原因在于资本的自作孽)揭示出来,展现在大家面前。而以亚当·斯密,李嘉图等为代表的古典经济学派,以直观扁平的研究视角看待商品、劳动和资本,认为商品是抽象意义上的商品,劳动是指所有的劳动(抽象意义上的纯粹),劳动和资本在交换之前是完全独立的,而交换完成(即物化)之后资本就享有了对劳动的支配权,在支配过程中便产生了“节约”,因此资本家可以凭借支配权获得利润,因此资本的增殖过程是非历史性的,这一过程只存在交换和法权关系,而交换是公平的,交换关系本身是没有矛盾,资本主义的财富仅是财富的一般形式,因此所谓的“支配权”和“节约”理论非常完美地维护了资本主义的生产资料私人占有制度,同时也巧妙地抹杀了资本本身的内在矛盾。但是无论承认与否,资本主义社会的内在矛盾,资本的内在逻辑是客观存在的。深谙黑格尔内部运动论的马克思指出,真正资本主义批判的最核心部分应该是——资本的限制是资本本身,而不是不公平的劳资交换或者资本家对劳动者的不公平统治。资本积累的规律证明了资本与雇佣劳动两极分化的必然趋势,劳资之间存在不可逾越的鸿沟,资本家购买雇佣工人的劳动并无偿占有其创造的剩余价值,资产阶级财富的积累和无产阶级贫困的积累相应而生,由此造成了两极分化,贫富差别。皮凯蒂的《21世纪资本论》一书中主要指出,由于投资回报率倾向高于增长率,贫富不均是资本主义固有的,所以需要对富人征收累进的全球税收来保护民主社会。{9}尽管作者的用意在于抨击和批判资本主义收入的各种不平等,但另一方面在某种程度上恰恰进一步证明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积累的一般规律。

   (二)当代社会主义中国需对资本合理利用和引导

   当前多数资本主义国家在经历了20世纪中期前后的“黄金”发展时期后,纷纷采取增加福利性开支,吸收工人参与企业管理,推行职工持股计划等措施,必须承认的是,这在一定程度上的确缓和了阶级矛盾。此外资本主义国家还借鉴了社会主义国家的宏观调控策略,以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形式,缓解经济危机。从表面的经验主义层面上来看,资本的内在矛盾似乎被解决,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变成了可以永久延续下去的“神药”。但是,站在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方法论的角度看,冷静理性地切入当前资本主义理论与实践研究,便能找出一条清晰的逻辑线索,来显现整个当今资本主义新变化的实质:劳动过程的非物质化趋向使得资本无法直接征服或占有劳动过程及劳动关系;全球化条件下资本增值的最终受益主体已经复杂化。而在这些变化之后不变的是贫富分化的加剧、雇佣工人的边缘化以及由此而来的金融经济的内在危机。{10}任何假定当代资本主义霸权性是无懈可击的观点是不能接受的。

   从历史唯物主义的角度分析,不管资本的表现形式发生多大的变化,它的逐利本质决定了其无法解决资本主义社会的内在矛盾。当代中国,在运用资本和占有资本过程中要时刻保持警醒,对资本的作用和本性合理扬弃。以当前金融资本在当代中国的运用为例,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认为“虚拟资本”本质上是资本主义商品经济中信用制度和货币资本化的产物,信用化的过程即是虚拟化的过程,肯定虚拟资本对社会经济巨大推动作用的基础上,深刻揭示了金融资产中虚拟资本会带来的泡沫虚幻性。米歇尔·阿尔贝尔就曾这样形象的描述金融资本主义:“靠自己的储蓄买东西,是等而下之。靠借款买东西,已经强一点了。仅仅靠自己的签名就从市场捞到资金,这才是金融之神的本色。”{11}金融资本集团使经济关系异化为金融关系,社会资产异化为金融资产。由于金融资本的私人占有性质,带有巨大体系风险的大金融机构成为私人盈利的工具,当资产泡沫破裂,承受风险和损失的只能是普通劳动者,美国次贷危机生动地说明了这一点。不仅如此,金融资产阶级还将雇佣劳动者的收入金融化,利用信贷、保险等金融部门来运作,由此,雇佣劳动者的收入在被无偿占有剩余价值后再次受到金融资本的盘剥,普通劳动者的利益进一步向资本家阶级转移,导致资本与劳动的矛盾进一步加剧。从而说明了金融垄断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矛盾更为严重,阶级矛盾更加尖锐。因此当代中国一方面明确金融活动的全球化是资源在世界新配置和经济落后国家与地区跃进式发展的重要原因;另一方面也要清醒地认识到金融是机遇也是挑战,过分脱离实体经济,甚至主宰整个经济生活将会造成泡沫经济,给国家和人民带来难以估计的后果。

   注 释:

   {1}{8}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1.871,8.

   {2}马克思1850年作的社会主义定义:这种社会主义就是宣布不断革命,就是无产阶级的专政,这种专政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差别,达到消灭这些差别所产生的一切生产关系,达到消灭和这些生产关系相适应的一切社会关系,达到改变由这些社会关系产生出来的一切观念的必然的过渡阶段.——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462.

   {3}邵腾.资本的历史极限与社会主义[M].上海:上海大学出版社,2005.36.

   {4}肖冬松.治国理政现代化[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14.

   {5}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166.

   {6}贾英健.论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现的平等[J].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03):21.

   {7}{10}唐正东.当代资本主义新变化的批判性解读[M].北京:经济科学出版社,2016.

   {9}严法善,颜建南.对资本主义积累一般规律和历史趋势的思考——《资本论》与《21世纪资本论》的比较[J].毛泽东邓小平理论研究,2014(12):42.

   {11}[法]米歇尔·阿而贝尔.资本主义反对资本主义[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9.47.

   參考文献:

   〔1〕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0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2〕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3.

   〔3〕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4〕马克思.资本论(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

   〔5〕卢德之.资本精神[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8.

   〔6〕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文件汇编[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5.

   〔7〕栾文莲.金融化加剧了资本主义社会的矛盾与危机[J].世界经济与政治,2016(07).

   〔8〕吴兵,杨雪.从形式平等走向实质平等:马克思平等观的理论内涵及其实践意义[J].中共四川省委党校学报,2014(08).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3927.html
文章来源:赤峰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20年10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