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马俊毅: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现代性内涵

更新时间:2020-12-03 08:28:48
作者: 马俊毅  
使得人们能够高度地热爱和认同这个国家。“观念中的国家”实质上是国家的软实力。软实力是一个国家真正强大的标志。相比民族精神,多民族国家民族精神共同体是一个更具有现代性的、政治学与民族学交叉的、具有治理价值的概念,尤其是在多民族国家,其涉及如何建构更高层次的共同体及共同体精神,使得各个民族有机地团结为一体的问题,其过程更为复杂,值得深入研究。换言之,民族精神共同体是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现代性内涵的理论表达。

   (一)民族精神共同体的研究拓展了以往关于民族精神的研究

   民族精神共同体的研究拓展了以往关于民族精神的研究。 相比单一民族国家,多民族国家的历史过程、国家建构、治理与发展是一个更复杂的体系。一个单一民族国家尚且可能面临治理失败、经济低效、国家凝聚力下降等问题,何况多民族国家以一种系统化、规模化的方式在更多或更多样化的人口、地理环境、生产方式之上建构共同体并进行有效的治理,其难度无疑更大,也更彰显了其国家政治的成功和国家建设的成效。因此,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如何建立有效的团结并由此得到有效治理与发展,这是政治学、民族学应该深入研究的重大议题。

   学界有关民族精神的既往研究取得了不少成果,在类型及特点上表现为:一是从纯粹的民族文化角度进行,侧重于将某个民族的文化、精神气质、价值观、共有意识和信仰、民族自我认同等进行归纳,据此还可以就不同的民族精神进行对比。每个民族都倾向于认为自己民族具有许多高尚的品质及宝贵的精神遗产——但这种民族精神的竞赛和展示有时会走向民族优越感和民族中心主义。二是从民族学、政治学等视角进行某一民族或民族国家一体的民族精神探析,这类研究即使是结合国家来研究,民族精神也是局限于一个民族。三是在研究多族群或多民族国家的民族精神时,存在着以民族国家的理路去归纳、界定多族群国家的民族精神的倾向。例如有学者认为,美国的价值观应以盎格鲁-撒克逊文化为基础,对美国国家文化和价值的多元化表示忧虑。四是有关多民族国家的民族精神,一些研究对特定的多民族国家的民族精神进行了很好的研究,但没有回答如何将多元与一体融汇在多民族国家民族精神建构中的问题,没有涉及现代多民族国家如何直面多民族、多元文化,协调多元与一体,建构民族精神共同体的路径的理论思考。民族精神共同体的创新之处在于,其应对于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建构的历史与现实,不再以一族一国的观点出发,即从族裔主义的路径归纳多民族国家的“民族精神”,而是以一种“共同体”思维,将统一多民族国家历史上各民族文化上交流交融,经济上相互补充吸纳,政治上协力奋斗建构国家的共同经历、团结意愿等等“珍贵遗产”与“价值信念”作为“精神共同体”的结构性内容。民族精神共同体的理念既适合于所有谋求团结稳定和谐发展的统一多民族国家,也能更准确地阐释出中国统一多民族国家建构进程,以及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历史过程,是中国国家和中华民族的政治哲学。以民族精神共同体为核心概念展开的政治哲学,能够巩固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对于我国的国家建构及治理现代化具有深远意义。在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中,我国需要“以政治文明、法治、理性等精神包容传统的民族文化与精神,并实现民族精神共同体的现代性建构”[6]。

   (二)民族精神共同体阐释“精神层面国家能力”的治理价值

   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是新时期国家治理现代化背景下对于民族精神的建构与升华。在我国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征程中,国家治理面临着重大任务和挑战。这些挑战来自日趋复杂多变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环境与公共安全、民粹主义、贫富分化、种族主义等。一个国家建立在正义、团结和协调能力基础上的共同体精神是应对这些挑战的关键的国家能力,为了建立这样的国家能力,就需要“建立最大公约数”,充分调动、凝聚、团结一切力量形成紧密的共同体。同时,以这种共同体的理念和精神,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

   1.以民族精神共同体理论视角考察,国家认同需要重视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的文化认同才能水到渠成。

   国家治理现代化需要文化认同,民族精神共同体理论的文化认同基础是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精神共同体”强调了精神、文化认同对于一个国家形成紧密团结状态的重要性。人类社会具有不同形式、不同层级的共同体,小到社区、行业,大到民族、国家。民族为国家的形成提供了人口、伦理与社会的基础,国家为民族实现了更具有组织化的机制,国家与民族相互影响,彼此成就。民族精神也是爱国主义的重要情感来源,当民族与国家结合,国家不再是冰冷的国家机器、理性的治理机构,而是寄托着民族强盛与复兴的信念,与一种深沉的情感紧紧联系在一起。

   需要强调的是,在多民族国家,固有的民族精神概念应该与爱国主义的民族情怀对应。每个亚国家层次民族都有自己的民族精神,应统一于以国家为单位的民族共同体精神。这说明,假定为同质、内部结构单一的民族精神的概念、内涵不能够满足多民族国家的共同体精神构建之需。

   中华民族的形成经历了历史上长期的交往、交流、交融,经历了从秦皇汉武至今的“大一统”传统,经历了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与政策主张的民族平等、民族团结、共同繁荣,这一“民族的精神共同体”具有历史文化的渊源和积淀。中华民族具有“以礼治天下”的优良传统,继承这一传统,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思想基础,需要更正对于国家工具化的单一认识,将其作为“社会中的国家”,以建立起与各民族人民群众内心紧密的联系。

   2.民族精神共同体理论认为,需要通过治理现代化有意识构建新时代的民族共同体精神,才能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现代国家是理性与历史情感结合的产物,文化认同固然是其重要内容,但现代国家是政治共同体、法律共同体,其本质是以契约建立的平等的共同体,包括人人平等、民族平等。虽然现代国家具备了更强大的国家机器、行政管理能力、更复杂完备的科层制,但相比前现代国家,其治理目标的实现,更多是以一种对契约与承诺的践行实现。中国作为社会主义的政治民主与文明的国家,其政治理念是“以人民为中心”,十九大以来所强调的“不忘初心”,突出地体现了这一追求。这也意味着现代国家,尤其是作为致力于治理现代化的社会主义的中国,追求更具有说服力和在价值、情感方面更具有自发认同特征的政治文化。因此,十八大以来,我们党反复强调的“共同体”精神,可以视作基于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更深层次的认识,对于中国国家建构逻辑中“不忘初心”,强化政府与民众之间、各民族之间、社会各阶层之间的“互信”“团结”的强调。具体到民族共同体精神,则是由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组成。

   总之,民族精神共同体不但要构建“民族”的精神,还要构建“共同体”精神。共同体是一个具有哲学意义的概念,这一概念中贯穿着合作的善意和有意识的团结。“和而不同”“包容差异”“有容乃大”的中国传统文化与精神,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历史进程,中国共产党的民族理论与实践,都生动阐释了“民族精神共同体”是中国的政治哲学,在中国国家建构和治理中具有重要价值。

   (三)民族精神共同体强调国家治理现代化进程中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升华

   民族精神共同体是现代国家的共同体意识及凝聚力,其与传统的民族精神相比,是在国家现代化基础上的传统民族精神的重构、更新与升华。这一民族精神的现代化与国家治理现代化相辅相成,一个国家的现代化,最终要体现在民族精神的现代化。民族精神共同体建构是民族精神的现代化过程,一是体现在民族精神的理性化、文明化;二是体现在其内部结构具有多元性、包容性、整合性;三是其基本道义与人类文明价值具有一致性与协调性。

   多民族国家民族精神共同体,揭示了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现代性建构的治理路径。统一多民族国家中,如何面对差异和多元,差异和多元的实质是什么,在共同体的建构中如何看待并包容多元,以及在公共事务治理中怎样进行各个群体之间有效的讨论、协商,保持共同体的团结,这是东西方政治领域中共同关注的话题。建构兼具共同性与包容性民族精神共同体是民族事务治理现代化的重要基础和精神动力。在国家治理现代化进程中,要通过民族精神共同体的建设,实现民族精神的现代化,为各民族的平等、协商提供理性的精神指导;在民族事务治理方面,应坚持我国的族际政治文明的理念,正确对待公共治理领域中的差异和多元,在包容的基础上强化各民族对共同体的认同。在政治哲学维度上,民族精神共同体是一种人类文明社会更高级的、跨越族性的共同体价值,反映了民族在包容理性、交往理性、合作理性方面的进步。

   以民族精神共同体展开的研究成果深刻阐释了建立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认同核心。这是因为,民族精神共同体能够阐释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五个认同”等背后的深刻学理逻辑。中华民族共同体是历史共同体、文化共同体、政治共同体,也是经济共同体、地理共同体,学界从以上各个层面进行了论述,这些层面的共同体建设都是中华民族共同体的题中应有之义。然而,如何促进中华民族共同体建设,除了具象的共同体之外,还要从思想意识、文化内涵、民族精神、政治哲学、道路与制度等各个方面建立对中华民族、中华文化、中国国家的认同。

   对民族精神共同体这一跨学科(政治学、民族学)概念的研究,是从历史制度主义的路径对于国家认同、多民族国家建构、民族精神进行的复合性研究,是对于中国道路的政治哲学的研究。其研究的主题是:中国国家和中国人民跨越历史,形成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过程中,是在怎样的政治哲学、制度路径与治理实践中形成一个精神共同体;同时,不断总结这一精神共同体在各种现实的坎坷历程中合众为强、淬炼至精的伟大精神、宝贵价值与优良经验,以及未来如何继承制度优势、发挥治理效能,实现中华民族“精神现代化”的转型。换言之,民族精神共同体理论是从比较政治学的角度对于中国道路进行的重要研究。

   从某种意义上讲,中国作为一种文明,一个国家和一个多民族的集合体,其自身就是一个跨越历史与现实的“精神共同体”。中国在历史上就形成了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并在20世纪实现了现代国家的转型。近年来,贸易战、信息技术战、反全球化等使得国际形势波诡云谲,国际环境竞争激烈,中国的国家建设、国家能力提升的过程中,国民精神的内省与团结也达到前所未有的深度,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成为学界十大学术热点[7]。2020年,新冠疫情这场突如其来的重大公共事件,以政府的高度重视与迅速应对、14亿人的勠力同心得以及时控制,其所显示出的精神被总结为“伟大的民族精神”“中国精神”。笔者认为,可从学术上将其归纳为“中华民族共同体精神”,这次危机的应对,也是对于中华民族精神共同体凝聚力的验证。

   由此可见,民族精神共同体概念是一个通约的民族理论与政治哲学概念,这一概念的土壤是人类历史建构现代多民族国家的恢弘进程,但更重要的启发性的思考是建基于中国国情的国家建构,因此,其兼具学术话语的创造性与本土性。在此基础上,民族精神共同体作为以规范的哲学社会科学路径对多民族国建设的“抽象能力”“软实力”进行的思考与升华,可成为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哲学理念和精神内涵的集中性体现与概括。

  

   四、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现代性内容的实践要求

  

   (一)推进民族事务治理现代化,进一步提升法治化水平和各族人民主体性

在处理民族问题方面,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实践要求,决定了在价值方面要坚持中国特色解决民族问题的正确道路,“把民族平等作为立国的根本原则之一”[8]。在建设中国特色的族际政治文明方面,面临新时代的变化,需要完善发展族际政治文明的理念,从制度和治理层面加强落实。要加强党对民族工作的领导,(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3753.html
文章来源:《中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20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