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行之:有特朗普主义吗?

更新时间:2020-11-29 16:07:40
作者: 陈行之 (进入专栏)  
这里的原因,除了其极端性、残忍性之外,就是超乎逻辑的意外性、偶发性,而这正是他完全没有构成系统的价值理念,一切都取决于其畸变人性的或然性选择,如此而已。

  

   综上种种,我们当然也就有理由确认,“特朗普主义”只有特朗普而没有“主义”。

  

   4

  

   这里又出现一个新的问题:那特朗普主义中的‘主义’是从哪里来的呢?要回答和这个问题,我们需要进入两个层面进行考察,一是社会事物的自然机理,一是政治运行的一般规律。

  

   社会事物的自然机理是,权力具有赋予一个人他并不具备的品行的奇幻魔力,也就是说,一个人一旦拥有权力,权力自然就会赋予其光环,使他成为他并不是的那个人。说具体一些,这种现象的起源极为古老,甚至可以认为起源于图腾时代的原始人性,它已经伴随着人类数十万年,虽然随着文明的深化,人类已经不大像崇拜蛇、鼠、熊、龙那样崇拜权力,但他们仍旧隐隐地畏惧掌握生杀予夺大权的人,畏惧生发想象,“使他成为他并不是的那个人”只是其中之一。这就是说,很多顶戴着圣者光环的人,其实不过是肉眼凡胎,是民众的想象赋予了他高大全的假象。世界上很多“伟大政治家”、“伟大领袖”,很多自称“我是你们的父亲”的独C者,其实都是这样的人。即使是很正派的政治家,也在有意无意利用这一点。人民很难看清被权力光环遮罩着的人的本真面目,这在不自由不民主的社会尤其如此。既然“权力光环”是人类普遍的精神或心理的镜像,那么,难免会受到条件的制约,镜像出现残缺或者扭曲,在这种情况下,人模狗样的权力者也就非常有可能进入到“什么都不是也就有可能什么都是”的惬意境界了。

  

   怎么就叫“什么都不是也就有可能什么都是”呢?意思是,此人平凡庸俗,目光短浅,既无格局,又无胆识,四六不成才,可是他自从拥有了权力,甚至是最高权力,人们看他的眼光就会发生改变,对他一言一行的解读就会被人为地拔高,其结果就有可能是“什么都不是也就有可能什么都是”。这方面一个典型例子是金家王朝连续三代人统治北朝鲜,每一代人不管智力如何,治国是否有方略,都被塑造成为全世界绝无仅有的天才,甚至制造出“没有你我们就会死”(朝鲜歌颂金正恩歌曲的歌词)的政治幻象,这就是“权力光环”所能够制造出来的最奇异的光谱效果。

  

   特朗普不是政治家,但“总统”是。无论特朗普说话做事多么幼稚多么离谱,人们都会想当然地认为“特朗普总统”拥有完整健全的道德意识,其所言所行是完整人格的一部分,凡事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的国家行为就会与特朗普的个人行为发生奇妙的并和,从而强化特朗普个人作为“主义”的特征显现,这就是四年来我们从特朗普现象中看到的东西。导致特朗普2020年败选肯定有很多种原因,但是“看清了特朗普本真面目”肯定是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也正因为这样,2016年曾经选择站在特朗普一边美国中部摇摆州,才大幅度变蓝,选择站在了民主党拜登一边。

  

   于是新的问题来了:如果我们确认“特朗普主义”没有“主义”,那么又该怎么看待被表上特朗普主义标签的美国的国家行为呢?这就牵涉到第二个层面的问题,即国家政治运行的一般规律问题了。一个国家的政治运行,就像是一部机器,是由很多种动力传送装置、很多种部件组合而成的,在这个意义上,所谓的特朗普主义,实际上也就成为了美国的国家行为方式——对国际国内问题的政策选择和应激处理方式——的代称。这没有什么问题。问题是,假如这架机器某个部件——比如最重要的核心部件——出了问题,会是怎样的情形呢?情形一定是不妙的。在我们的话题中,这个出了问题的核心部件,就是特朗普。

  

   特朗普的素养无论如何都无法使他对这个伟大国家实行有理性的能够一以贯之的领导,他只能东打一榔头西打一棒子假装着在领导,他的精神集注点实际上全部在他自己身上——他自己的威望尊严,他自己的权力影响,他自己的风光荣耀……这将导致一种点状的而非系统性的作为。这种状况必定会造成对国家运行来说极为危险的空缺与断裂,必定会造成某种异己力量侵入到国家意志之中,悄然完成一种对国家权力的僭越。我们看到,这种侵入和僭越,是随着蓬佩奥、班农、纳瓦罗等极右翼政客鱼贯而入白宫而极为顺当地完成的,这些心怀叵测的家伙们完成了特朗普意识中那些点与点之间的勾连,并且成功地使之成为了美国的国家意志,成为了美国的国策。

  

   我们举例美国的对华贸易战。

  

   是的,在2016年大选竞选中特朗普就曾经扬言在贸易上惩罚中国,但这里除了他始终无法摆脱的房地产商人的利益算计之外,并不带有明显的政治恶意,是蓬佩奥、纳瓦罗、班农等极右翼政客将特朗普简单的“漫天要价,坐地还钱”的贸易思维转变成了带有敌视性的国家政治策略。如果说特朗普是没有意识形态的,那么这伙子人就不是了,这些极右翼政客拥有极为偏执的意识形态主张,正是他们接续并强化了美国霸权主义的精神脉流,将其导引到了冷战的方向,而这一切,都是打着特朗普的旗号进行的。某种意义上,他们是在投特朗普所好,做自己的勾当。他们为特朗普挖了一个大大的坑,而特朗普这个傻叉也就蒙然坐雾般跌了下去,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退路了。跌到坑底的特朗普曾经承认,与中国打贸易战有些得不偿失,但是我相信,直到那个时候他也不知道是谁把他推到了坑里,是心中的恶念还是身边的魔鬼?他不知道。

  

   事情还不仅于此。蓬佩奥之流颇为惬意地玩儿了一回特朗普之后,发现这个不可一世的家伙很好玩儿,只要顺着毛摩挲,他就会很舒服,很乖,就会答应他们去做任何事情……很可以再继续玩玩儿,于是对中国又掀起了带有国家战争性质的科技战。仍旧跌在坑里还辨不清东南西北的特朗普好勇斗狠,十分想对在贸易战中损害不大的中国施行进一步加害,结果蓬佩奥之流又如愿以偿,于是事情开始螺旋式恶化,就连基辛格老人也忧心忡忡警告说,如果不能迅速制止中美关系恶化,在中美之间将会爆发热战。可以断言,中美关系落体式恶化的主要原因不在特朗普,而在形成为一种不可小觑力量的美国极端右翼势力。我们看到,这股势力在美国大选这段时间完全丧失了理智,前所未有的对台军售、放肆地打台湾牌、迫不及待构筑美日澳印亚洲版“小北约”、跑遍全世界兜售“中国威胁论”……所有这一切,都是以蓬佩奥为首的极右翼暗黑政治势力的话题,却未必真是特朗普的话题,这一点,我们等待着历史做出证明。

  

   这就是说,在这个层面,所谓的“特朗普主义”中既没有“主义”,也没有特朗普。

  

   5

  

   那么,我们是不是据此就有理由认为“特朗普主义”是偶然出现的国际政治现象,与美国传统的内外政策没有什么关系呢?是不是有理由认为随着特朗普时代的结束,所谓的“特朗普主义”也就将寿终正寝,世界仍旧会回到四年前的样子呢?显然不能这样以为,我甚至想要强调说,绝对不能这样以为。

  

   “特朗普主义”的出现绝非偶然,它是美国社会内在矛盾和国际情势演变的双重产物。所谓美国社会内在矛盾和国际情势演变,其实就是相较于新兴国家的崛起使美国在感觉上落后了,这个从来都自诩为上帝的选民、将美国视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山巅之城”的民族,无法承受这种现实,特朗普“让美国重新伟大”的口号无意间击中了美国人这个不可触摸的痛点,于是,非理性的甚至带有某种狂躁粗野特性的意识形态反应出现了。特别需要强调指出的是,这种反应并非自特朗普时代始,远在1997年,美国学者就在一本名为《即将到来的中美冲突》的著作中,细致描绘出了美国人的忧虑与恐惧;美国立足于围堵中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是奥巴马时代成形并付诸实施的;截止目前,防范中国、遏制中国已经成为美国两党共识,这一态势还会长久持续下去,并不会随着特朗普的离开、拜登上台而终止。特朗普是暂时的,美国的国家意识形态以及政治传统却是长久的,一以贯之的。

  

   就我们的话题来说,所谓的“特朗普主义”不过是对美国国家意识形态和当下政策选择的简单概括而已,严格说与特朗普没有什么关系。如果非得要从这里寻找特朗普的痕迹,那么可以认为,这个并不精准的词汇强调了特朗普以民粹主义做为支点的国内政策、“美国优先”的国际政策、以超高压手段对付中国的冷战思维的特性,仅此而已。这是带有权宜性质乃至于投机色彩的特性,特朗普的影响不会长期存在。特朗普不是美国政治传统必然性链条中的一环,他仅只是一个偶然性的变异。特朗普之于美国的意义——消极的或积极的意义——目前被普遍夸大了。2020年美国大选特朗普败选、拜登成为新一届美国总统,很可能意味着特朗普永久性地成为过去式,美国会回到传统,回到它正常时的样子。

  

   过后一百年,人们说起特朗普,不会有人说:“那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个家伙,他为美国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相反,人们会说:“哦,特朗普!我的上帝!这是美国历史上一个最像小丑的疯子。”这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着,美国历史的主轴,或者说美国历史发展的主要脉络,仍旧会是被1776年开始的那种严谨的历史意志所支配的,任何个人和政党都不可能改变这种情境和趋向。

  

   我们还可以进一步认为,如果说特朗普是美国的疼痛的话,那么这种疼痛很可能仅只是一种撞击性的疼痛,它不太可能形成为久治不愈的病灶。这句话的意思是:美国政治制度远比我们想象的更为坚韧,而自由民主(也就是人民享有的广泛的政治权利)是其稳固和强大的根源与基石。人民极为神圣高贵的自由民主权利,就体现在1776年的《独立宣言》中——宣言体现了英国哲学家约翰·洛克的宪政思想的三项基本原则:自然权利、政府的合法性来自被统治者和被统治者改变政府的权利)中。体现在1787年的《美国宪法》中——宪法确认了人民主权:政府由人民控制;共和政府:决定政策的代表由人民选举;受限政府:政府的行为受法律的限制;权力划分:三权分立,防止一个部门独大;联邦体系:保证州级政府的权力)中。体现在自1789年到1992年通过的历次宪法修正案中。人民享有的这些政治权利,也正是美国并没有由于遭遇各种各样国内外危机而独步天下的最值得美国人骄傲的缘由之一。

  

   只要这些东西还在,你就没有理由怀疑美国的旗帜还能打多久,在我们的视野之内,美国仍将强大下去,美中之间的意识形态对立,也就是所谓的价值观冲突,仍将长期存在,并且非常有可能在某个历史节点上酿成骤烈的危机,而这,与特朗普无干。

  

   6

  

2020年11月23日,也就是本文收笔的时候,一直不服输的特朗普终于间接承认败选,拜登组建政府和接收政府权力的工作保证也正在如期进行,不出意外的话,(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370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