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胡兴东:中国古代死刑中替代刑的运用问题研究

更新时间:2020-11-29 09:23:30
作者: 胡兴东  
行之二年, 其法不便, 乃罢。大观元年, 复行。四年, 复罢。” [28]从这里可以看出主要适用于强盗罪中判处死刑的人犯。

   通过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宋朝在死刑的替代刑上主要是采用配隶或称为刺配。这一制度的采用大大的减少了宋朝死刑的具体执行数量。如北宋神宗熙宁三年记载有“天下死刑大抵一岁几及二千人, 比之前代, 其数殊多……自来奏请贷死之例颇有……特议贷命别立刑等”。[30]

  

   六、元明清时期:充军、发遣

   元朝时在死刑的替代刑上在继承宋朝的刺配中略有变化, 主要是采用籍流。《经世大典》中有“斩首之降一等, 即为杖一百七籍流”, 即死刑的替代刑是杖107下后籍流。“田禹妖言, 敕减死流之远方”;[31] “壬子, 洺磁路总管姜毅捕获农民郝进等四人, 造妖言惑众, 敕诛进, 余减死流远方”。[32]在流刑上元代有明确的地点,

   那就是南方人流于“辽阳迤北之地”, 北方人流于“南方湖广之乡”。[33]此外, 还保留了配役, 只是方式上略有不同。元朝配役是“今带镣居作”。[34]元朝由于疆域辽阔, 所以国家在配流等使用中开始出现明朝时充军的前身, 即把死刑人犯发到边疆驻军处从军。

   明朝在死刑上替代刑主要是充军。充军可以说是明朝前期真犯死罪与杂犯死罪的法定执行刑之一。明代充军的性质是非常明确的, 与流刑没有什么联系。清人沈家本认为“所以实边, 与流罪之加等, 本毫不相涉……随事编发, 本以充逃亡之什伍。”[10] (1276)

   这里明确说出明代充军不是流刑的加等刑, 它最初是死刑的替代刑或说减死刑, 目的是补充卫所中的军人损耗。在充军迁发时没有固定的里数和地点, 是根据临时需要决定。而明朝的流刑是有明确的地理范围和里数规定的。

   明朝充军分为终身与永远。终身是指人犯死后子孙可以回到原籍, 而永远则是罚及子孙, 当事人死后子孙也不能回到原籍。由于二者的处罚程度有所不同, 所以在适用上是有较为严格的区别的。永远型充军“皆以实犯死罪减等者充之”, [26]就是永远型充军主要适用于真犯死罪减死者。对此, 明宣宗时虞谦上奏还说:“旧制, 犯死罪者, 罚役终身。今所犯不等, 宜依轻重分年限。”[35]

   明朝在充军中主要根据死罪的类型而不同, 即对于杂犯死罪与真犯死罪在充军上是有不同的。对于杂犯死罪明朝在充军时主要有以下多种方式, 具体有发到卫所和战略要地驻军处工役终身、输粮到边卫充作军人、运砖、养马等。充作军人, 如洪武十五年春正月戊戌命法司“凡将校士卒杂犯死罪者免死, 杖发戍边”;[36]洪武三十年五月甲寅有“杂犯死罪者自车牛运米输边,

   本身就彼为军”;[37]宣德三年五月辛酉有“其非真犯死罪者杖一百, 发戍边。”[38]发到边卫所做工役的, 如洪武三十五年八月“杂犯死罪输役终身”。[39]6迁发到边卫种田, 主要是发到边境地区开荒垦殖,

   以供军响。永乐年间主要是迁到北平种田。如洪武三十五年九月甲午规定“自今凡人命、十恶死罪、强窃伤人者依律处决, 其余死罪及流罪令絜家赴北平种田, 流罪三年, 死罪五年, 后录为良民”, “军士及其户丁杂犯死罪发北平卫所屯田”。[40]还有就是采用发去养官马等,

   如宣德七年“发杂犯死罪应充军者, 于陕西行太仆寺养马”。[41]

   明朝在杂犯死罪中往往采用赎刑作为替代刑。赎刑中有一种就是纳一定数量的物资到特定的边境地区。如正统元年 (1436年) 十二月就有“命河南罪囚于陕西兰县纳米赎罪, 死罪二十石”;[42]宣德七年二月甲午有“边截实封, 临守自盗宥死, 杖一百戍辽东。受枉法赃、常人盗仓库、钱粮、诬告人致死, 纳米赎罪”。[42]

   此外, 就是对斩、绞的杂犯死罪的减死刑采用徒五年。“有准徒五年, 斩、绞杂犯减等者”。[43]对此, 《清史稿》中明确指出“杂犯斩、绞准徒五年, 与杂犯三流总徒四年, 大都创自有明。”[44]明清时期在死罪, 特别是杂犯死罪的具体适用上采用徒五年刑作为替代刑。这是因为中国古代自唐朝以后, 宋元明清诸朝中徒刑的最高年限是三年, 所以才把徒五年作为死刑中特定种类的减死刑。以上制度的出现导致唐朝以来的杂犯死罪成为仅有死刑之名, 没有死刑之实的罪名。

   清代在这一方面继承了明代的相关制度, 《大清律例》中对“极边烟瘴充军”规定适用的人犯是“强盗免死及窝留强盗三人以上”。[45]清朝时期充军刑具有流刑的加重刑与死刑的替代刑的双重性质。清朝时官员犯了死罪后有把所犯官员发遣到边疆军队中为军奴的制度, 称为发遣。清朝中后期主要是发到新疆。如林则徐在鸦片战争后就被发遣到过新疆。

  

   结论

   通过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 中国古代死刑法律制度中替代刑的广泛使用大体达到了多判少执行的死刑适用目的, 同时也让国家获得了刑罚的威慑目标和获得大量的无偿劳役。在死刑替代刑的使用上, 最早是作为放“恶”于远方, 让恶者不在人君之旁, 但到了秦汉以后就成为国家获得大量无偿劳役、充实边疆与开发边疆的人员来源。虽然仍有放“恶”于远方的目的, 但从徙、配流、配隶、充军来看, 其主要目的上已经有很大的变化了。

  

   参考文献

   [1]李学勤.尚书正义.舜典[M].卷3.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1999.75.

   [2] [宋]罗泌.路史.后纪.夏后氏纪[M].文渊阁四库全书影印本.

   [3] 李学勤.尚书正义.吕刑[M].卷19.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546.

   [4] 孝经纬[M].守山阁丛书本.

   [5] [唐]房玄龄.晋书.刑法志[M].卷30, 北京:中华书局点校本,1974.

   [6] 睡虎地秦墓竹简[M].北京:文物出版社,1977.150.

   [7] [东汉]班固.汉书.高祖纪[M].卷1, 北京:中华书局点校本,1962.

   [8][南朝宋]范晔.后汉书.明帝纪[M].卷2.北京:中华书局点校本, 1965.

   [9][东汉]班固.汉书.景帝纪[M].卷5.北京:中华书局点校本, 1962.

   [10]沈家本.历代刑法考[M].北京:中华书局, 2006.570.

   [11][南朝宋]范晔.后汉书.光武帝纪[M].卷1.北京:中华书局点校本, 1965.

   [12][东汉]班固.汉书.外戚传[M].卷97.北京:中华书局点校本, 1962.

   [13][唐]房玄龄.晋书.陆机传[M].卷54.北京:中华书局点校本, 1974.

   [14][北齐]魏收.魏书.源贺传[M].卷41.北京:中华书局点校本, 1974.

   [15] [北齐]魏收.魏书.奚康生传[M].卷73.北京:中华书局点校本,

   1974.

   [16] [唐]魏征.隋书.刑法志[M].卷25.北京:中华书局点校本,1973.

   [17][唐]长孙无忌.唐律疏议.名例律.老少及疾有犯[M].卷4.北京:中华书局, 1985.

   [18] [后晋]刘?.旧唐书.刑法志[M].卷50.北京:中华书局点校本,2002.

   [19] [唐]李林甫.唐六典.刑部[M].卷6.北京:中华书局, 2005.

   [20] [宋]欧阳修.新唐书.刑法志[M].卷56.北京:中华书局点校本.

   [21] [唐]长孙无忌.唐律疏议.名例律.除名[M].卷2.北京:中华书局, 1985.

   [22] [唐]长孙无忌.唐律疏议.名例律.应议请减杀[M].卷2.北京:中华书局, 1985.

   [23] [后晋]刘昫.旧唐书.睿宗纪[M].卷7.北京:中华书局点校本,2002.

   [24] [后晋]刘昫.旧唐书.宣宗纪[M].卷18.北京:中华书局点校本,2002.

   [25] [宋]李眆.册府元龟.刑部[M].卷610.北京:中华书局, 2003.

   [26] [清]薛允升.唐明律合编.名例律.边远充军[M].卷6.北京:法律出版社, 1996.

   [27] [清]徐松.宋会要辑稿.刑法四.配隶[M].北京:中华书局, 1985.

   [28] [元]脱脱.宋史.刑法志[M].卷201.北京:中华书局点校本,1977.

   [29] 庆元条法事类.刑狱门.编配流役[M].卷75.北京:中国书店, 1990.

   [30][清]徐松.宋会要辑稿.刑法一[M].北京:中华书局, 1985.

   [31] [明]宋濂.元史.世祖纪[M].卷6.北京:中华书局点校本,1976.

   [32] [明]宋濂.元史.世祖纪[M].卷8, 北京:中华书局点校本, 1976.

   [33] [明]宋濂.元史.刑法志[M].卷102, 北京:中华书局点校本,1976.

   [34] [元]徐元瑞.吏学指南[M].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1998.78.

   [35][清]张廷玉.明史.虞谦传[M].卷150.北京:中华书局点校本, 1974.

   [36]明实录.太祖实录[M].卷141.台北: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校印本.

   [37]明实录.太祖实录[M].卷253.台北: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校印本.

   [38] 明实录.宣宗实录[M].卷43.台北: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校印本.

   [39] 明实录.太宗实录[M].卷11.台北: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校印本.

   [40] 明实录.太宗实录[M].卷12.台北: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校印本.

   [41] [清]张廷玉.明史.职官志[M].卷75.北京:中华书局点校本,1974.

   [42] 明实录.英宗实录[M].卷25.台北: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校印本.

   [43] [清]张廷玉.明史.刑法志[M].卷93.北京:中华书局点校本,1974.

   [44] 赵尔巽.清史稿.刑法二[M].卷143.北京:中华书局点校本,1977.

   [45]大清律例.名例律.徒流迁徙地方[M]卷5.北京:法律出版社, 2001.133.

  

   注释

   1 (4) 对此, 《宋代司法制度》一书中认为“宋初仅适用于贷死罪犯, 此后适用范围日益扩大, 至南宋孝宗‘淳熙配法, 凡五百七十条’, 包括徒以上‘盗贼’, 犯罪军士及杂犯中的重罪”。参见王云海著:《宋代司法制度》, 河南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 第19页。

   2 (5) 此内容原始出处在元祐六年(1091年) 十一月十九日刑部的一个奏折中。“刑部言配沙门岛人, 强盗亲下手或已经杀人放火, 计赃及五十贯, 因而强奸, 亲殴人折伤, 两犯至死, 或累赃满三百贯, 赃满二百贯, 以谋人杀人造意, 或加功因而致死, 十恶本罪至死, 造畜蠱毒药, 已杀人不移配, 并遇赦不还而年六十已上, 在岛五年, 移配广南牢城;在岛十年依余犯格移配;笃疾或年七十, 在岛三年已上, 移配近乡州军牢城, 犯状应移而老疾者, 同其永不放还者, 各加二年移配。从之”。具体参见《宋会要辑稿·刑法四之三一·配隶》。

   3 (1) “象刑”之说虽然历代有争议, 但多有记载。如《尚书》、《尚书大传》、《白虎通》、《慎子》、《荀子》和《晋书·刑法志》等。

   4 (2) 如《宋会要辑稿·刑法》中提到“加役流”的次数不少于三次。

   5 (3) 宋代的“配隶”或说“配流”与流刑是不是同一刑种呢?从相关史料来看宋代的配流具有流刑的加重刑或者是死刑的减死刑, 或说是替代刑的特征。因为在《宋会要辑稿·刑一·配军条例》中有:“品官五犯流, 不得减赎, 除名配流”。从这里可以看出宋代流刑与配流不是同一刑种, 它是作为死刑的替代刑大量适用。

   6 此时已经是明太宗朱棣时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3705.html
文章来源:昆明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