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田少颖 李倩瑗:德国统一进程中的安全架构研究述评

更新时间:2020-11-28 22:45:04
作者: 田少颖   李倩瑗  

  

   内容提要:两个德国实现统一迄今已逾30年,晚近的西方相关研究以各国解密档案为基础,已可复现在统一过程中,各主要国家以“二加四”谈判、东西方裁军谈判、欧安会等进程为场所和工具所进行的复杂互动。美苏和西德等国的谋划及其与苏联的互动塑造出的两德统一相关安全架构,深刻影响了世界战略力量对比、欧洲格局转变和苏联政局演变。后冷战时期,俄罗斯因北约东扩和美欧龃龉不断,学者们近年就两德统一过程中美苏领导人在安全架构上所做决策的评价问题长期争论。通过考察这些研究,可以更深入地理解当年互动场景,加深对两德统一过程中的多元变量及统一的溢出效应、地区意义的理解。近年来,乌克兰危机引发美俄、欧俄关系紧张,西方学界又就两德统一过程中美国、西德是否和苏联就“北约不东扩”达成确定交易问题热烈争鸣,新材料、观点不断涌现,推动了对冷战终结、大战略和大国外交各方面的研究。

   关键词:地区与国别政治 ;德国统一 ;多国互动;冷战终结;北约东扩

   作者简介:田少颖:天津师范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讲师(邮编:300387);李倩瑗:西北工业大学外国语学院助理教授(邮编:710072)。

  

   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意外开放。此后,西德和东德在329天内快速实现统一。两德统一导致北约和华约两大集团对峙局面终结,牵涉到美苏和东西欧各国的重大政治利益,影响到其安全保障,东西方主要国家的领导人为此展开密集互动。大国互动塑造的相关安全架构影响深远,时至今日,世人仍可感受到其引发的震荡。

   近年来,西方学界相关研究取得长足进展,已可回答两德统一前夕或在此过程中的重大问题:美国和西德等和苏联进行了何种谈判,多国互动形成了何种安全架构;苏联为何能够接受这一安排,这和戈尔巴乔夫等对未来东西方关系框架的构想有何关系;人们应如何评价戈尔巴乔夫等人当年的抉择;在“北约不东扩”问题上,美国是否对苏联进行了欺骗。

   1990年代,以美国国安委、国务院官员为代表的两德统一过程亲历者所撰写的研究著作,初步揭示了当年多国互动的场景、主题、博弈过程和结果,但其观点带有西方赢得冷战的“胜利论”色彩。日后,随着各国档案解密,国际学界努力还原历史场景,逐步剔除了西方胜利论影响,对两德统一安全架构的实质及其深远影响做出了更深入分析。本文即选取重点著作和文章,考察西方对当年多国互动场景、相关安全架构实质和领导人责任、统一进程与北约东扩因果关系的研究进展。

  

   一、西方对统一过程中多国互动及其安全架构的研究

   在德国问题上,苏联长期主张统一的德国应中立化、非军事化,一贯宣传北约、华约两大集团应消亡,或化入未来的欧洲集体安全体系。遏制德国、驱美离欧是苏联长期战略。然而,在两德统一过程中,美国和西德对苏联提出“九项保证”,说服后者同意以统一后原东德地区享有“特殊军事地位”为核心,形成了关于两德统一的安全架构。最后,美军留驻统一后的德国,苏联驻军和平撤离原东德。这一安全架构形式上模仿了苏联一度坚持的立场,即统一的德国应在东西方间“中立化”。然而,东德虽有所谓“特殊军事地位”,但并未如苏联在谈判过程中所愿那样非军事化。《北大西洋公约》关于集体自卫权的第五条和第六条适用于统一后的原东德地区,使北约管辖权实现了向东延伸。以此为基,北约日后才能实现实质上的扩张。

   对两德统一相关安全架构的剖析,是理解苏联长期主张与两德统一地缘后果强烈反差的关键所在。多年以来,西方学界相关研究极为丰富。在此,仅选取一些代表性文章和著作勾勒其演进过程。

   (一)关于美国对两德统一相关安全架构谋划的研究

   两德统一达成后,标榜美国促使冷战终结、促成德国统一功绩的作品相继出现,“美国中心主义”“西方胜利论”等倾向较为明显,以今日眼光来看,学术价值已不高。在档案材料大规模解密,能为各国学者利用之前,美国政府内部人士的著作揭示了关于两德统一的安全架构的谋划和实施过程,这对理解美方对美欧关系、后冷战欧洲秩序的战略布局极为重要。

   1995年,乔治·H.W.布什政府国安委前官员菲利普·泽里科(Philip Zelikow)和康多利扎·赖斯(Condoleezza Rice)出版了《德国统一与欧洲转变》一书,该书对两德统一过程中的多国互动有详细介绍和深入研究。泽里科和赖斯在书中利用了大量尚未解密的档案材料,详述了以下内容:第一,在两德是否应统一问题上,美国压制了苏联和英法等国的反对、抵制,否决了苏联和英法希望召开第二次世界大战四大战胜国会议(以下简称“四强会议”)处理两德统一问题的提议,更不许被苏联寄予厚望的欧安会成为处理统一问题的平台;第二,在用何种外交框架和谈判平台处理统一问题上,美国和西德通力合作,创设了“二加四”谈判框架,把两德统一问题分为内部和外部方面。美国事先设定“二加四”谈判的目标就是为促进两德统一,使其权限十分有限,不许其处理与统一相关的安全架构问题。这些问题要交由欧洲常规裁军谈判进程,由美苏和西德三国相互谈判加以解决;第三,在统一的形式和速度问题上,美国大力支持西德按照其基本法第23条“吞并”东德,快速实现统一,给苏联造成既成事实;第四,在与统一相关的安全架构上,美国要防止两德统一损及美方在欧洲的政治和军事地位,要确保美军留驻新德国,北约不会因丧失西德而瓦解,而是因纳入新德国而加强,并以北约更为政治化的说辞,向刚刚民主化的东欧各国扩大政治影响力。为此,美国和西德对苏联提出了“九项保证”,促使戈尔巴乔夫接受了相关安全架构;第五,在两德统一过程中,苏联内部出现立陶宛等波罗的海三国宣布独立的危机,布什政府为避免苏联内争导致两德统一受到冲击,既压制苏联,迫使其难以对三国采取强硬措施,又多次表示支持苏联改革,尤其是支持戈尔巴乔夫的个人地位,以此表示美国要和日渐式微的苏联成为合作伙伴。在波罗的海三国独立危机和两德统一孰轻孰重当中,美国做出了选择。

   泽里科和赖斯此书也存在显著问题:首先,此书对美国促使苏联接受相关安全架构的作用有所夸大;其次,此书对法国、英国等在两德统一过程中的作为及作用的看法,贬损过多。比如,书中宣扬美国人在劝说戈尔巴乔夫同意新德国参加北约上有首功:1990年5月底至6月初,戈尔巴乔夫访美,布什总统以1975年欧安会最终文件规定欧洲国家有权自选军事联盟归属为辞,劝说戈尔巴乔夫同意德国人有权在此问题上自决。实质上,1990年5月时,西德已派出总理外交顾问特尔切克和两名银行业巨头访苏,讨论西德对苏联提供大额贷款,统一的德国对苏联展开全面合作并签订“大条约”等。这对促使戈尔巴乔夫在新德国军事归属问题上做出决断作用显然更大。此外,在戈尔巴乔夫访美前五天,他在基辅接待了法国总统密特朗。他提出统一的德国在北约内模仿法国的地位:只在政治上参加北约,不参加军事一体化结构。密特朗奉劝苏联领袖不要在这个问题上坚持己见,以致造成苏联孤立,因为西方完全可以自行宣布新德国参加北约。[8] 法国在两德统一安全架构形成上的作用不能夸大,也不容小视。

   1997年,布什政府国安会另一高官罗伯特·L.哈钦斯(Robert L. Hutchings)出版了《美国外交和冷战终结》一书。哈钦斯写到:第一,在德国统一问题浮现前,美国就已预想到统一前景,所以,当统一问题重现时,美国的应对比其他主要大国都好;第二,美方限制“二加四”谈判权限的意图是,使苏联等难以利用这一论坛处理两德统一所涉安全架构。美方坚持安全架构要用欧洲常规裁军谈判等论坛进行处理,为此,大力推动欧洲常规裁军谈判加速,促使苏军尽快离开德国领土,而使美军继续留驻德国;第三,美国人还非常担忧苏联和德国的邻国们联手,限制统一的德国的主权,因而,美国人比德国人自身还积极呼吁,要给统一的德国完全主权,要让苏联看到国际上一致支持给新德国完全主权。哈钦斯称当时他为此设计了17种方案,最后落实的是第2种——原东德领土在军事上有特殊地位,这对新德国的主权稍有限制,但已是极佳结果;第四,哈钦斯认为,美国在两德统一过程中的对苏战略是“孤立”(Isolation)和“安抚”(Reassurance)两手并用,要通过统一进程,在欧洲建立一个可行的秩序,使苏联在这一秩序内有地位,但在这一点上不太成功。 在本书中,哈钦斯对法、英在德国统一时的态度和作用,与泽里科和赖斯一样,多有贬损。

   美国弗吉尼亚大学教授梅尔文· P.莱夫勒(Melvyn P. Leffler)2007年出版了《人心之争:美国、苏联与冷战》一书。此书表明,在冷战史研究中美国学界对美国中心主义的修正已取得较大进展。首先,莱夫勒分析了布什政府高层人员对苏联深刻的战略疑虑,指出布什确定的对苏联战略,无论其言辞怎样说要“超越遏制”,要把苏联引入美国主导的国际体系,实质上都是要求苏联重整其军事机构,放弃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才能融入资本主义民主国家阵营。只有这样,美国人才认为冷战真正结束了;其次,布什政府团队的裁军重点开始从里根政府的核裁军谈判,转向欧洲常规裁军谈判,要利用其削减华约集团军力优势,通过大大降低苏联在欧洲驻军数量,促成东欧国家摆脱苏联控制,结束欧洲战后分裂。布什为此提出“完整而自由的欧洲”构想,对戈尔巴乔夫的“共同欧洲家园”构想提出挑战;第三,当柏林墙倒塌,德国统一问题重现之后,布什和欧洲各国领导人不同,他认为统一的德国将是民主国家,能够被纳入北约和欧共体等超国家结构,和美国继续通力合作。他坚定认为,不会出现一个中立的德国,在他领导下,美国政府展开多边外交,力争在这一过程中美国利益不受损,并能塑造欧洲新秩序。莱夫勒最后指出,并非里根而是戈尔巴乔夫终结了冷战。里根的贡献在于他使美苏间从充满敌意转向相互信任。布什则谨慎稳健,与戈尔巴乔夫发展出某种热诚友爱关系,但这是以苏联在国内外的劣势为条件的。

   国际学界对美国在两德统一过程中战略、策略的研究,有力地揭示了德国统一所涉及的安全架构,是美国为主进行谋划,依靠大国间复杂互动达成的结果。两德统一最后按西方方案快速完成,各方得失也由此确定。美国对欧安会和欧洲集体安全体系都不热心,尤其防备苏联等国要求的以欧安会或二战当中对德宣战所有国家参加的“和会”为平台处理两德统一问题。为此,美方推出其“切分性”方案:一方面,将德国统一问题分为内部问题和外部问题两方面,以方便两德,尤其是西德能够抓住内部统一主导权,不让四强介入;另一方面,在统一的外部问题上,美方也要“多进程相互配合”,为此设计了限制苏联和英法遗留的四强权利的“二加四”谈判框架,以此作为处理德国统一问题的论坛,而把欧安会的功能定位为服务于东欧民主化巩固,向市场经济转型及民族争议调解等,不使其有向全欧安全体系发展的机会。在布什政府大力支持下,西德吞并东德,两德很快统一。最终,美国实现了其战略目标:避免新德国中立化,造成北约瓦解,而是使统一的德国加入北约;迫使苏联退出欧洲,而美军继续留驻欧洲,留驻德国。

   (二)关于苏联对欧洲政策构想与两德统一关系的研究

   诚如西德人在立国之后的认识:两德统一的钥匙掌握在苏联手中,因而,分析戈尔巴乔夫时期苏联对欧洲外交构想中体现的经济和安全需求,及苏联与两德三角关系中外交重点向西德的转移就极为重要,这是理解苏联对两德统一立场急速转变的关键。随着时日迁延,西方学界对戈尔巴乔夫时期苏联的外交构想及其对西方战略的研究不断深入,使两德统一进程的背景、结果及其广泛影响都得到了更全面的考察。

这方面著作首推加拿大蒙特利尔魁北克大学教授雅克·勒维克(Jacques Levesque)的《1989之谜》一书。(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370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