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邢斌文:“忠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法理解读与规范分析

更新时间:2020-11-26 23:03:16
作者: 邢斌文  
就要求宣誓人在行使职权、履行职责的过程中以宪法为最高准则和最终依据,根据宪法而不是根据“恶法”或违背宪法的命令做出最终判断,保证宪法的实施不因法律和其他规范性文件的干扰而受阻。 [38]而在下位法与宪法并不抵触的情况下,宣誓人还需要服膺于所有由宪法所衍生出的法秩序。其次,“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在实定法层面上表现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这一宪法典,包括全国人大通过的宪法修正案和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的宪法解释,但不包括宪法社会学意义上的宪法惯例、党章和宪法学说和宪法性法律等“不成文宪法”。[39]如果将不成文宪法纳入“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范围之内,则有可能混淆宪法规范与法律规范及其他规范之间的界限,加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这一概念的不确定性,动摇宪法的最高性,使宪法单列失去意义。而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理解为宪法文本,也与《宣誓决定》中“左手抚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宣读誓词”的程序要求相一致。

   综上,在“忠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这一条款中,“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代表着中华人民共和国,也是构建政权的基本政治原则的化身,同时还是现行法律体系的根源,在形式上表现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这一文本。“忠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意味着忠于现政权,忠于宪法所表达的政治取向,忠于宪法在法律体系中的最高效力。

   (二)从“拥护”到“忠于”:概念辨析

   如上文所述,“忠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表述,在我国建立宪法宣誓制度之前,不曾出现在我国的法律文本中。《决定》草案中原本采用的表述是“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但在审议时将“拥护”变为了“忠于”。对于这一变化,徐显明教授给出的理由是“‘拥护’的分量不够”;“‘拥护’是一种政治态度,只是表示赞成和支持。但宪法是国家最高法律规范,光赞成和支持是不够的。所以建议把‘拥护’改成‘忠于’。‘忠于’包含着遵守和捍卫的含义”。[40]韩大元教授认为“拥护”和“忠于”具有“完全不同的性质”:“拥护是一种态度,赞成,它是对整个社会成员而言的。但是公职人员,掌握公权力的人群,对宪法不是拥护的问题,必须要忠于宪法,你内心里面尊重宪法,捍卫宪法,因为所有的公权力来自于宪法。”[41]王旭也认为:“从宪法学上来说,拥护仅意味着不反对,而对于由宪法赋予权力履行公职的人员来说,忠于宪法应该是一种基本义务和要求。”[42]事实上,从我国宪法和法律文本出发,“拥护”和“忠于”的差异远非程度上的不同,还需要结合法律文本进一步分析。

   1. 拥护:认同、遵守与维护的三位一体

   “拥护”一词在中国自古具有浓烈的政治色彩。周厉王胡簋铭文即有“经拥先王,用配皇天”之说,即通过拥护先王的法令获取上天的认可。[43]自古至今,汉语里的“拥护”都有“赞成并全力支持”之义,“卫护”亦是“拥护”的古义之一,[44]并沿用至民国而不衰,在民国时期的诸多文献中“拥护宪法”即是“保卫宪法”之意。[45]日语中的“擁護”则兼具了中文“拥护”的古今含义。[46] “拥护正义事业”、“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拥护社会主义(制度)”则是新中国历部宪法中涉及“拥护”的不同表述。 [47]

   从我国现行法律文本中来看,“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从事公务员、法官、检察官、人民警察、驻外外交人员、律师、公证员和人民陪审员的法定基本要求(如表1所示),上述职业的从业人员必须是“宪法拥护者”。而法律除了规定上述人员需要“拥护宪法”之外,还有其他“遵守宪法和法律”、“忠实执行宪法和法律”等责任和义务(如表2)。

表1 “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条款在我国现行法律文本中的分布

表2 “宪法拥护者”的“宪法忠诚”责任 [49]

   从立法的表述来看,“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同样采用了“国号全称+单列宪法”的表述方式。在这一基础上,法律中的“拥护”事实上包含了认同、遵守与维护的意涵,理由如下:

   第一,这一论断能够获得比较法的支持。《美国联邦宪法》第六条及第十四修正案中有“拥护宪法”的表述, [50] 《美国联邦宪法》第二条关于总统宣誓的规定对“拥护宪法”的内涵进行了进一步阐述,即“恪守、维护并保卫合众国宪法”。[51]美国法院对“support the Constitution”的定义大体上是“承诺遵守宪法体制”(a commitment to abide by our constitutional system)。 [52]  Thurgood Marshall大法官认为,“support the Constitution”意味着“拥护与保卫”(uphold and defend)州和联邦宪法。 [53] 《日本宪法》第九十九条规定,天皇和其他公职人员负有“尊重与拥护宪法的义务”。 [54] 对于“尊重和拥护宪法”的含义,宫泽俊义和芦部信喜认为这指的是“忠实地遵守宪法规定及其精神的义务”,“‘尊重’是指遵守宪法,‘维护’(拥护)是指抵抗违反宪法者,为确保宪法的实施而努力,两者之间并不存在根本区别。” [55] 阿部照哉等学者亦认为,“尊重”和“拥护”宪法是指“遵守宪法,确保宪法的实施,二者在内容上没有本质差异,不妨将二者解为一体”。 [56]

   第二,从立法原意上考察,“拥护宪法”包含了“认同宪法”、“遵守宪法”和“维护宪法”等内涵。根据权威的法律释义,“拥护”首先意味着主观上的一种主动认可,“不仅仅是形式上的态度,更重要的是对宪法的完全赞成与支持”,“负有积极认同与维护宪法秩序的责任”, [57] 在工作的过程中要“时刻维护宪法的尊严”。 [58] 可见,“拥护”较之于“遵守”和“维护”更强调一种自发的、主动的、积极的主观认同,“拥护宪法”不是一种限于被动接受的行为和状态,更意味着对宪法价值的主动认同,在这个基础上,“遵守宪法”、“维护宪法的尊严”是认同宪法的自然结果。

   第三,从体系解释的角度来看,单独的“遵守”、“忠于执行”等具体行为都无法涵盖“拥护”这一行为的全部内涵。 在宪法层面,“以宪法为根本活动准则,维护宪法尊严,保证宪法实施”是宪法明文规定的每一位公民的职责,“遵守宪法和法律”是我国宪法所规定的公民的基本义务。“遵守宪法+维护宪法的尊严+保证宪法实施”事实上已经完成了“拥护宪法”在宪法文本中的内容建构,“拥护宪法”在宪法文本中虽无其名却已有其实。在法律层面,根据“拥护宪法”条款和其他“宪法忠诚条款”在法律文本中所处的位置来看,“拥护宪法”的行为是上游行为,而“遵守宪法”、“忠实执行宪法”等具体行为是下游行为,两者具有对应和承接关系,但部分的下游行为不能等于上游行为。“拥护宪法”是职业准入的条件,在满足这一条件和其他法定条件后,公民才能够取得公务员、法官、检察官、律师等相应身份,然后才有资格接受相关立法的拘束,行使相关职权或享有相关权利,履行相应的义务,因此有关的下游行为都可以溯源至“拥护宪法”这一对应的上游行为。

   第四,从“职业”和“公民”的双重身份角度分析,“拥护宪法”和“遵守宪法”的标准和要求也是不一样的。从七五宪法、七八宪法到八二宪法中公民“遵守宪法和法律”的基本义务条款的变迁过程来看,国家对公民的政治要求逐步放宽。而根据我国《国籍法》的规定,即便是归化者也只需“遵守宪法和法律”,即“服从、不违背宪法和法律”, [59] 就已达到了立法者对公民要求的标准。[60] 但是对于特定职业而言,仅仅“遵守宪法”是不够的。特定主体“模范(严格)遵守宪法和法律”的义务虽然显示了其“模范公民”的理想形象,但还不足以体现职业身份的特殊性,因为这只是立法者对公民基本义务的重复,“模范遵守”只是程度上的强调。况且“模范”与“严格”是典型的“不确定法律概念”,殊难定义。“拥护宪法”则是立法者在形式上的创制。这种创制与重复相比,应该包含着立法者对特定主体更高的“宪法忠诚”要求。公务员、法官、检察官既是公民,也是具有公权力色彩的“国家工作人员”, “基于公务员的双重身份和特殊地位,公务员首先要对宪法负责,承担宪法责任”。 [61] 他们所负担的“宪法忠诚责任”就应当比普通公民更大。律师在执业过程中亦具有“公民”和“律师”的双重身份,享有特定的权利,也负有特殊的使命和职责。 [62] 因此,律师也要承担比普通公民更加严格的“宪法忠诚责任”。

   第五,虽然我国法律中并未对“拥护宪法”的行为内容进行具体列举,但通过观察我国《宪法》和法律文本中明确规定的有损宪法尊严、有碍宪法实施的情形,有助于从反面理解“拥护”的内涵。这些情形主要包括 “违反宪法和法律”、“反对宪法所确定的基本原则”、“与宪法相抵触”、“超越宪法和法律”等。虽然这些宪法和法律所禁止的情形并不仅仅针对法定的“宪法拥护者”,但 “拥护宪法”必须要避免、阻止这些情形的出现。

   综上可见,在“拥护宪法”的语境下,“拥护”这一行为具有极大的包容性,能够吸收和包容“认同”、“遵守”、“维护”等具体行为。在这个基础上,“忠于执行”、“遵守”、“维护”等宪法和法律文本中出现的、一切有助于维护宪法尊严,保证宪法实施的行为都可以纳入“拥护”的涵盖范围之内。

   2. “忠于”的内涵分析

   从字面上看,“忠于”较之于“拥护”更强调效忠的程度和力度。但根据上文对“拥护”的分析,“拥护”绝非仅限于“赞成”、“不反对”,厘清“拥护宪法”与“忠于宪法”的区别,还需要进一步对“忠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进行规范分析。

   首先,从词义上讲,“效忠”、“忠于”和“拥护”之间本来就存在着相当程度的重合,[63]甚至可以说“效忠”与“拥护”是“同体词”或“伴生词”。 [64]“拥护”同样包含“维护”和“遵守”的含义。因此,从词义上来看,不宜过度区分“忠于”与“拥护”的差别。[65]在制定《驻外外交人员法》时,有全国人大代表主张将草案中“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改为“忠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但相关意见没有被采纳。[66]从誓词内容上看,“忠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作为宣誓的第一句,后面的誓词自然也就构成对此句内容的解释,“维护宪法权威,履行法定职责,忠于祖国、忠于人民,恪尽职守、廉洁奉公,接受人民监督,为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努力奋斗”具有坚实的宪法文本依据,[67]自然也是“忠于宪法”的应有之义。

第二,从我国法律文本的表述来看,涉及“忠于”的表述有:驻外外交人员“忠于祖国和人民,忠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法律”的义务,军人需要“忠于祖国”[68]、“忠于共产党”[69],公务员、监察人员、军人有“忠于职守”的义务。[70]由于驻外外交人员工作性质的特殊性,立法者尤其强调驻外外交人员对国家和政权效忠的重要性。[71]由于宪法具有至上性和根本性,“忠于祖国”、“忠于人民”这些表述都可以通过法解释学的渠道被“忠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所吸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3677.html
收藏